《风雷震九洲》

第20回 慾结朱陈施巧计 心怀叵侧动姦谋

作者:梁羽生

江海天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害怕隔墙有耳,在屋内谈话,怕我偷听!岂有此理,他们把我当作什么人了?”江海天在武学上的造诣何等高深,见杨钲肩头微动,已知他是要转身张望,立即闪到一棵树后。他动作迅捷无声,莫说是在黑夜,即在白天,杨钲也难发觉。

上官泰道:“二哥,你究竟有什么机密的事情,要拉我出来说话?又为什么要瞒住客人?想那老叫化是一帮之主,而那姓江的,据你所说,也是武林中极有身份的人,难道他们会来偷听?”

江海天本要走开,但听了这些话,却禁不住心头一动,“是啊!他们有什么事耍瞒住我?想必是和我有关的了,疑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要瞒着我,我倒非偷听不可了。

仲叔叔到底是老江湖,早看出他们心怀鬼胎。哼,这姓杨的适才对我何等殷勤,想不到背地里却是如此鬼鬼祟祟。”江海天决意弄个水落石出,索性飞身上树于由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就在他们头顶,偷听他们说话。

只听得杨钲说道:“我当然相信得过那两个客人,但这件事情,关系咱们的身家性命。隔墙有耳,万一泄露出去,那就大大不妙了。”

上官泰惊疑不定,说道:“二哥,咱们都是隐居深山,与外界很少往来。也没有什么极厉害的仇家,哪来的飞来横祸,你说得那么严重!”

杨钲道,“此事么,可大可小。为祸为福,都只看你如何处置。三弟,你少安毋躁资产阶级哲学学说和派别之一。产生于19世纪上半期,创始 ,且听我慢慢道来。

“好,我先从儿女之事说起。我先问你,你的纨丫头和我家那小子今年都是十五岁,看他们平日形迹亲密,你不察觉他们彼此都是心中有意么?”

上官泰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个爽直人,本来这话儿我也早就想对你说了,只怕你家的梵小子嫌我的女儿。”原来上官泰独生一女,宝贝异常,他的女儿上官纨的确是钟情杨梵,她母亲向她查问,她也曾含羞默认过的。只是杨梵的态度却是有点轻挑,上官纨也摸不透他是否真的是喜欢她。

杨怔笑道:“纨丫头长得如花似月,我只怕我家小子配不上你女儿呢!”

上官泰喜道:“这么说,你是有意和我亲上加亲了?”

杨钲道:“他们两小无猜,年貌也正相当,亲上加亲,实是最好不过。”说到此处,忽地叹了口气道:“唉,只是——可惜,可惜!”

上官泰怔了一怔,道:“可惜什么?”杨钲道,“可惜咱们没有早一点为儿女打算,现在议婚,已是迟了!”上官泰道:“此话怎说?”

杨钲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次我到了竺家,竺大哥也和我提起了儿女的婚事,像你一样,想与我亲上加亲,结成秦晋之好!”

上官泰道:“哦,原来他也想把他的女儿许给你那小子作媳妇。清华这丫头不是还很小吗?”

杨怔道:“小是小,但不算很小,今年十二岁了。比我的梵儿小三岁,竺大哥还说,丈夫应该比妻子大一点才好呢。但我知道我的梵儿只是把她当作小妹妹看待,他真正喜欢的只是你的纨丫头。”

上官泰道:“竺大哥怎的会突然想起要为他女儿定亲?早不说,迟不说,恰恰现在和你说?”

杨钲道:“三个月前,他女儿第一次单独出门,是偷偷离家的,你猜她是上哪儿?”

上官泰道:“是上你家找她的梵表哥吗?”

杨钲道:“是呀。她偷偷离家,来和我那小子玩了几天。她家里可闹得天翻地覆。除了她自己之外.家里的人都派出来找他那宝贝的女儿了。”

江海天听到这里,这才知道,厚来那次碰到的和那小姑娘同在一起的青衣汉子,以及后来那一伙来寻觅他们的人,都是竺家的仆人。他们大举出动,在江湖上也闹得沸沸扬扬,却原来是为了这样一桩小事。

江海天心里想道:“这位竺老前辈宠爱他的女儿也未免太过了。但他的手下,对黑白两道全不卖帐,他女儿吃了祁连三兽的亏。祁连三兽和朝廷鹰爪勾结,他的手下也就把朝廷鹰爪斩杀了一大批。从大处看来,这位竺老前辈,还是可以结纳的人物。”

杨钲接着说道:“我本来也把这丫头当作小孩子,她偷偷来我家玩,我也只看作是孩子的淘气,不知江猢凶险,胡乱行事。

但竺大哥可不是这样想,——他女儿第一次离家,就来找我家的小子,这一件事提醒了他,他女儿已经渐渐长大了,除了父母之外,心中就只有一个表哥了。一因此,竺大哥才想到要与我联亲,早早为他女儿定下名份。”

上官泰道:“你答应了没有?”

杨钲苦笑道:“我能够拒绝竺大哥吗?他不是和我商量的,他是用命令的口吻叫我备办三书六礼的。”

上官泰呆了半响,说道:“竺大哥也真是的,对亲家本是两厢情愿之事,岂能出以命令施行?唉,但既然如此,我也不愿与他争了!”

杨钲愤然说道:“是不是呢?你是第三者已经替我不平了!

你想我怎能咽下这口气?莫说我家小子本来是喜欢你的女儿,就是没有这档事情,我也不能让我的梵儿受他们父女的欺负!”

上官泰道:“清华侄女还小着呢,看她性情,虽然骄纵,却还不似她爹爹的不可理喻。”

江海天暗暗好笑,上官泰本人就是个不大讲理的人,而这“不可理喻”四字却从他口中说出来,那么他这姓竺的襟兄,敢情真的是天地间最不讲理的人了?“或许是上官泰恼怒他的襟兄要抢他的爱婿,故意把那姓竺的说得过份了些吧?但他却也给那姓竺的女儿说好话,可见也还是个有几分公道的人。”江海天心想。

江海天听他们谈论的尽是儿女私事,本来不想再听下去,但他是躲在树上,上官泰与杨钲就在树下。此时他若溜走,却没把握令得他们毫无知觉,江海天转念一想,域许从他们的谈话中,也可以稍稍知道一点那姓竺的来历,就打消了溜走的念头。

只听得杨钲说道:“有其父必有其女,清华这丫头现在已然骄纵,焉知长大了不是和她父亲一般?古语有云:齐大非偶,即使我那梵小子受得了老婆之气,我也受不了亲家之气。”

上官泰不觉笑道:“事情都已经定了,你诉苦也没有用。”他这笑听来是对杨钲的嘲笑,实在也是自己的苦笑。

杨钲道:“不,我虽然不敢拒绝,但也没有答应。所以我才来与你商量的。”

上官泰诧道:“此话怎说?”

杨钲道:“我推说这件事情,总也得让我回家告诉梵儿的妈。

反正他们年纪都小,也不必急在一时。”

上官泰道:“竺大哥怎么说?”

杨钲道:“他起初很不高兴,说我的浑家和他的浑家是妹妹,还会不同意吗?我说我习惯了事事和妻子商量的,我也知道她决无异议,狙先告诉她一声,让她也高兴高兴,再来备办三书六礼,不更好吗?竺大哥说不过我,只好依从我的意思,但他却又提出一事,要我约束我的儿子。嘿,嘿!这件事情和你们父女也有关系了!”

上官泰吓了一跳,道:“怎么扯到我的身上来了?”

杨钲道:“你的纨丫头和我的梵小子上个月不是结伴到过他家吗?我就是因为梵小子久不回家,才到他那里探望的。”

上官泰道:“哦,莫非是竺大哥因此犯了心病了?他们表姐弟、表兄妹从小就是喜欢在一处玩的,不过小时候是跟大人去,现在大了,不用大人陪伴而已。这也算不了什么一回事呀!难道咱们还讲究‘男女授受不亲’这一套吗?”

杨钲道:“是啊!可竺大哥不是这么想。正因为孩子大了,他既然有意将他女儿许配我家小子,可就不愿看到你的纨丫头也插在中间了。所以他要我约束梵儿,不许再与你的阿纨往来!他还要我告诉你,叫你也要管柬管柬你的女儿!”

上官泰最宠爱女儿,听了这话,不觉暗暗恼怒,说道:“我的女儿,不用别人来管。”

杨钲冷冷说道:“咱们和他是襟兄弟,他一向也是把咱们当作下属管柬呢!他要你做什么,几时许可你道个‘不’字的?”

上官泰愤然道:“咱们的子女,他都要伸手来管,那也未免太欺负人了!”

杨钲道:“上官兄,只要你下得决心,咱们就结亲家,气一气他!”

上官泰默然不语,半晌说道:“那就是要与他公开决裂了!”

杨钲道:“不错。我就是要和你商量此事。咱们两人联手,以后再也不听他的话!”

上官泰道:“咱们联手,也未必就敌得过他!”

杨钲道:“至少也可以打个平手吧?”

上官泰道:“襟兄弟动起手来,这有什么好意思?”

杨钲道:“难道你就甘心一生受他欺负?还要连累咱们的儿女也受他欺负?本来是好好的一对,却要给他拆开?”

上官泰想起了女儿的终身幸福,似看见了女儿的满面泪容在他眼前摇晃,心道:“纨儿知道了此事,不知多难过呢!”他几乎就要冲口而出,答应与杨钲联手对付他们的襟兄了,但终于还是咬牙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杨钲冷笑道,“你还是害怕他!”

上官泰道:“不是怕他。唉,你不知道……总之我是不愿与他交手。”

江海天躲在树上。居高临下,看见上官泰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不但声调激动,神情也颇有几分异样。猜想他必是另有隐情,所以不论杨钲怎么游说,他都不愿意与襟兄交手。

杨钲哈哈一笑,说道:“我倒有个法子,不必咱们亲自出马,就可以将他除去,不知你可愿意促成此事?”

上官泰怔了一怔,半晌说道:“你,你是想借刀杀人?”

杨钲道:“不错。依我看来,当今天下。只有江海天可以与竺太哥匹敌。咱们想个法儿,令他们二虎相争,即使不能将他除去,至少也可以弄得他们两败俱伤!“

江海天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心中想道:“怪不得这姓杨的向我泄漏他襟兄的武功秘密。哼,他倒是打得如意算盘。且看上官泰如何回答?”

上官泰道:“什么法儿?想必你己是胸有成竹的了?”

杨钲阴恻恻他说道:“你是想竺大哥去找江每天拼命呢?还是想江海天去找竺大哥拼命?”

上官泰道:“要竺大哥找江海天拼命,须得如何?”

杨钲道:“那就要你受点委屈,你把自己弄伤,说是江海天将你打伤的。我给你作证明。我再教你一番说话,非挑拨得他与江海夭拼命不可。你虽然身受一时之苦,但为了儿女,似乎也还值得。”

上官泰冷冷说道:“你倒真是把咱们竺大哥的脾气摸透了。

尽管他对我严苛,倘若我真是受了外人之伤,他是非出头拼命不可的。嘿,嘿,你这条‘苦肉计’为什么不施之自己?”

杨钲道:“恰巧你有与丐帮这一段纠纷,江海天今日与仲长统上山,你也曾与仲长统动了手了。虽说江海天是给你们调解,但你不可以说成江海天暗算你吗?你右这段过节,这‘苦肉计’由你来唱,比我适合。”

上官泰冷笑道:“嘿,嘿!好,好一条苦肉计,亏你想得出来!”

杨钲瞧他神色不对,连忙说道:“我早说过,我有两个法子。

这条苦肉计不过供你参酌而已。你不愿意,咱们另行商议。”

上官泰道:“另一条是要江海天去找竺大哥拼命了。人家是侠义道,你今日不是已试探过他的口风了?你想利用江大侠给你拼命,这不是痴心妄想么?”

杨钲哈哈笑道:“上官兄,你也未免太老实了!”

上官泰怔了一怔,道:“杨兄,此话怎说?”

杨钲打了一个哈哈,皮笑肉不笑他说道:“咱们说不动江海天,难道不会想个巧妙的法儿,叫他自动去找竺大哥拼命吗?”

上官泰道:“好,我倒要听听你这智多星有何妙计?”

杨钲道:“江海天有个记名徒弟叫李光夏的,现在正在竺家。

做竺清华的书童。江海天为了我回这个失落的徒儿,这几个月来,走遍了黄河南北!”

上官泰道:“这些事情,我都已知道了。但这和你说的‘妙计’,却有什么关连?”

杨钲阴恻恻地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慾结朱陈施巧计 心怀叵侧动姦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