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24回 挥刀救友真英杰 问罪登门枉好人

作者:梁羽生

祈圣因大喜叫道:“岳大哥,你来了?”李大典则在大怒骂道:“好小子,有种的出来!”

奇怪的是,那个人既没有现身,也没有应声。

这个人虽然没有发现,但依理推测,一颗小小的石子,绝不可能是从很远的地方打来的。这人必定是藏在附近,所以才能用石子打歪李大典的刀锋。

祈圣因心里奇怪极了,寻思:“岳大哥难道早已埋伏在这儿了?但以他那样火爆的性子,绝不会看见我遭受围攻,还能忍耐这许多时候才发暗器的道理。发了暗器,又不肯出来?嗯斯》两文,作为代序。选集采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的 ,这大不像他的为人了,难道是另外的朋友?”

祈圣因受伤极重,在李大典他们看来,已是瓮中之鳖。卫涣说道:“这小子是个无胆匪类,不敢出来。要不要我把他先揪出来?”李大典喝道:“先杀了这贼婆娘,再揪这小子。留神点儿,防备暗器。”李大典是惊弓之乌,祈圣因虽受重伤,他也还是有几分顾忌生怕分薄了人力,自己拿不下祈圣因。

祈圣因听得卫涣用激将之计,那个人还是没有给他“激”出来,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知道这个人绝不是她所期待的那个岳老大了。

卫涣应了声:“是!”水磨钢鞭一招“秋风扫叶”,向祈圣因拦腰便扫,祈圣因横剑一封,她实在是力竭筋疲,手脚都不听使唤了为世道之盛衰,“乃国君所取之”,非天意之所为。承认自然 ,招数用得很对,可惜有气没力,只听得“当”的一声,右手剑已给卫涣的钢鞭打落。白涛道人看出便宜,争先抢攻,“唰”的一剑刺到了祈圣因背后的“魂门穴”。

就在祈圣因性命俄顷之际,那个人又发出了两枚石子,“叮”的一声,先把白涛道人的剑锋打歪,接着“卜”的一下,这枚石子却打中了卫涣的虎口,卫涣的钢鞭也给打落。他们两人本来已经是非常留神,防避那人偷发暗器了的,但结果却仍然没能躲开。这人的本领显然是远在他们之上。

白涛等人都是江湖上的大行家,这一惊自是非同小可。但在吃惊之中,却也猜想得到那人的用意,那人似乎只是不许他们杀祈圣因,却没有和他们作敌的意思。要不然他的石子就应该是打向穴道要害,而不仅仅是打他们的兵器了。

李大典朗声说道:“阁下是哪条线上的朋友?这贼婆娘乃是钦犯,阁下倘非与她一路,请留个交情!”口气已是一变而为讨好那人了。

那人仍然没有答话。白涛道人在李大典耳边悄声说道:“这贼婆娘受伤极重,决计逃跑不了。咱们先对付那个小子,我已经听出了他掷石的方向,他准是躲在那土堆后面。合咱们三人之力,可以杀得了他!”白涛在三人之中武功最强,随身也有几件毒辣的暗器,是以颇为自恃。对这暗藏的敌人,不似李大典的害怕。

李大典心意踌躇,一时未决。忽听得马蹄之声急如暴风骤雨。这座山岗的背面就是东平镇,有两骑马正是从东平镇那面跑来。转眼之间,已上了这座山岗。骑在马背上的是一对中年男女。

那男的面如锅底,五岳朝天,相貌极是丑陋。李大典喝道:

“来者何人?”祈圣因大喜过望,原来这次来的才是她所期待的那个“岳老大”,而且连他的妻子也来了。

岳老大发出一声长啸,远远的扬声问道:“祈弟妹,这几个是什么人?”祈圣因吸了口气,用力说道:“鹰爪孙!”

李大典与白涛道人同一心思,同时扬手,向祈圣因飞出暗器。李大典发的是三支袖箭,白涛道人则是两枚蒺藜,都是喂过毒的暗器。要趁这对中年夫妇未到之菌,把祈圣因射杀。

土堆后面一条黑影暮地长身而起,用“天女散花”的手法,撒出了一把铜钱,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于耳,把李大典与白涛所发的暗器全部打落!

但那人一露出行藏之后,就不再停留,打落了晴器,便一溜烟地跑了。他穿着二身黑色衣裳,帽沿压得很底,祈圣因连他的面貌也看不清楚,只是从背景看来,凭着祈圣因的目光阅历,大致可以判断是个少年。轻功非常特别,与中土各派都不相同。

祈圣因诧异之极,她和丈夫相识的朋友之中,井没有这样一个人。这人始终不肯现身,此际,祈圣因的友人来了,他才匆匆而走,却也未曾与祈圣因打一个招呼。显然,他也并不认识祈圣因,不想卷入这个漩涡。

祈圣因疑团塞胸,百思莫解,此人既非相识,何以却又在暗中救了她的性命?但此际她已无暇琢磨了,李大典的暗器刚被打落,卫涣拾起地上的钢鞭,又在向她打来。

祈圣因见到了丈夫的朋友,精神陡振,挥鞭迎敌,居然一鼓作气,化解了卫涣三招狠辣的招数。

说时迟,那时快,岳老大夫妻已是联骑冲到。岳老大舌绽春雷,声如霹雳,喝道,“好呀,老子正要杀尽你们这班鹰爪孙!”

这“岳老大”名叫岳霆,是尉迟炯在关外做马贼时的结拜兄弟,性情刚暴,外号人称“霹雳火”。妻子葛三娘也是一帮马贼的首领,武功不在丈夫之下,性情却甚温柔。他们夫妻二人因在关外被军官围袭,立足不住,逃进关来,找寻尉迟炯。费了许多气力,才与祈圣因接通消息,约定了在这东平镇会面。

岳霆听得啸声,勿匆赶来,一见祈圣因受了重伤,不由得怒火勃发,飞身下马,亮出了厚背斫山刀,一招“力劈华山”,便向李大典搂头斩下。

李大典横刀招架,只听得“当”的一声,火星蓬飞,李大典的雁翎刀损了一个缺口,虎口竟给震得裂开,沁出血丝。幸而雁翎刀还没有脱手。

白涛道人见势不妙,剑走偏锋,刺岳霆的“肩井穴”,岳霆心道:“这牛鼻子的剑术倒还有两下子。”大喝一声,刀锋斜掠。

给他一个强攻猛打。白涛道人知道此人不可力敌,慌不迭的撤招,却绕到他的背后偷袭,岳霆反手三刀,都给他躲开了。

卫涣水磨鞭霍地卷来,哪知岳霆的轻功虽然不甚高明,腿上的功夫却极了得,觑个真切,一脚踏下,恰恰踏着鞭梢。手上的斫山刀仍然向李大典劈去。白涛道人连忙出剑刺他膝盖,解卫涣之危。岳霆舌绽春雷,喝声:“去!”蓦地双脚齐飞,分踢两人。白涛们身闪过,李大典的雁翎刀却给他踢得飞上了半空。

卫涣因对方蓦然放松,而他则正在用力抽鞭,也不禁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险些栽倒。

岳霆杀得性起,叫道:“浑家,你去照顾弟妹,这三个鹰爪孙都让给俺吧!我这口宝刀已有多时不饮人血了,今日须得杀个痛快!”

岳霆这话却提醒了李大典,他跳出了日子,接下雁翎刀,抛升岳霆,却去攻击受了重伤的祈圣因。

葛三娘还未来得及给祈圣因裹伤,只草草的给她敷上了金创葯。见李大典杀到,冷笑道:“好不要脸,就懂得欺负受伤的女人。”她挡在祈圣因面前,待得李大典刀锋堪堪所到,才倏地一剑刺出。

李大典只道女流之辈较易对付,哪知葛三娘的剑招奇诡绝伦,后发先至,唰的一剑,就在李大典的手臂上划开了一道伤口。这还是因为卫涣的长鞭也已经打来,葛三娘需要分神应付,要不然这一剑就可以把他这条手臂削下。

卫涣的鞭法溜滑之极,采取了避强击弱的战术,一根钢鞭舞得呼呼风响,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不与葛三娘硬拼。却是寻暇抵隙,每一招都向着祈圣因的身上招呼。祈圣因大怒,忍不住样鞭还击,刚敷上金创葯的伤口,又再血流如注!

葛三娘道:“祈弟妹,你暂且歇歇。这两个鹰爪孙我对付得了。”她的武功本是在卫涣之上,但鞭长剑短,卫涣与他绕身游斗,急切之间,却是无奈他何。李大典虽然稍弱,对葛三娘也不无威胁。葛三娘吃亏在要照顾受了重伤的祈圣因,每一招都必须抢在前头,替祈圣因对付。如此一来,也就禁不住有点手忙脚乱。

另一边,岳霆也正在与白涛道人恶斗。白涛道人是剑术名家,武功高于济辈,但比之岳霆,还是颇有不如。不过在三五十招之内,却可以勉强应付得来。

岳霆一声怒吼,疾劈三刀,白涛道人招架不住,连连后退。

岳霆不去理他,扑过去先解祈圣因之因。

他们夫妻会合,李大典等人如何抵挡得住?不过数招,只听得“当”的一声,岳霆一刀削去了李大典的顶戴花翎,不是李大典藏头缩颈得快,只差三寸,就要削去了他的半边脑袋。

白涛道人只好鼓勇上前,再与岳霆交手。双方形成了混战之局,在人数上倒是相等,三个对付三个。可是岳霆夫妇要照顾祈圣因,实际上还不如他们夫妻应数。

但尽管如此,还是他们夫妻大大的占了上风。岳霆刀重力沉,无人敢与他硬拼;葛三娘展开了一套绵密的剑法,只守不攻,防护着祈圣因,饶是白涛、卫涣如何溜滑,也休想攻到他们身前。

李大典忽地退出圈子,摸出一支号角,呜呜地吹了起来。岳霆怒道:“好呀,你还要请救兵来么?老子先请你去见阎罗!”泼风似的一轮快刀,杀得白涛、卫涣都慌不迭的闪开,岳霆扑上前去,便要斩杀李大典。

李大典叫道:“再支撑些时,这贼婆娘就要死了,咱们的人也就要来了!”卫涣要已结长官,只好拼命缠着岳霆。白涛道人则按剑一旁,监视着葛三娘。葛三恨正在替祈圣因再敷伤葯,无暇理会他了。

李大典没有听到回应的角声,心中惊疑不定。忽听得自涛道人喊道:“大事不妙,大白楼起火了!”这座山岗的脚下就是东平镇,白涛道人看见了镇上的火光,正是他们那间黑店所在的方向。

李大典见机得快,一听得大白楼起火,虚晃一刀,转身便走。卫涣本是与他联手御敌的,李大典突然问跑开,也不与他打个招呼,等于将他卖与敌人。待到卫涣发觉,大吃一惊之时,已是迟了。

岳霆一声大吼,一手抓着鞭梢,呼的便是一刀劈去。祈圣因急忙叫道:“刀下留……”一个“人”字未曾出口,岳霆这一刀已是劈去了卫涣的半边脑袋。

祈圣因无暇再说,一扬手,用尽平生气力,飞出一柄匕首,追上了李大典,“卜”的一声,插入了他的肩头。可惜气力究竟是差了一点,插入不深,李大典虽然痛彻心肺,依然还是带着匕首逃跑。他的坐骑是久经训练的战马,跑到了他的身边,待到岳霆劈了卫涣,要去追他之时,李大典已经跳上马背,冲下山岗,白涛道人也早已跑了。

葛三娘道:“大哥,你好胡涂。应该留个活口的。”岳霆大是尴尬,讪讪说道:“反正是鹰爪孙害人,何须再加审问?”他哪里知道,祈圣因是要留个活口,问清楚宇文雄怎样与他们勾通的事情。岳霆这一刀杀了卫涣,等于间接帮了叶凌风一个大忙,死无对证,祈圣因认定了宇文雄乃是好细,更是不会疑心到叶凌风了。

祈圣因心里想道:“虽然抓不到活的证人,想来江夫人不至于不相信我的说话。”此时她已是全身气力耗尽,伤口复裂,血流如注。葛三娘赶忙给她再行裹伤,岳霆走了过来,见她嘴chún开合,似乎想说什么,岳霆道:“祈弟妹,你歇歇再说。”

祈圣因吸了口气,挣扎着说道:“不,这事非说不可。多谢大哥相救,但我受伤太重,性命只怕难保。有两件事要拜托大哥。”岳霆看她伤成这个样子,心里也着了慌、只好将耳朵凑到她的嘴边。祈圣因说道,“第一件事,拜托你打听你兄弟的下落。”岳霆道:“这个当然。否则要我这个做兄弟的何用?”

祈圣因接着说道,“第二件事,要你立刻去办的。你去告诉江大侠的夫人,他那个二徒弟宇文雄是姦细!今日这班鹰爪孙是他勾引来的!记着是宇文雄!”她生怕岳霆听不清楚,把宇文雄的名字再说一遍,说了之后,最后的一点气也已经用尽:“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便晕过去了!葛三娘连忙将她抱住。

岳霆大惊道:“祈弟妹,你怎么啦?”可怜祈圣因已是人事不省,还怎能回答?

葛三娘道:“气息未绝,心头也还温暖,或许还救得活的。

你先别惊慌!”话虽如此,她口中劝尉丈夫,脸上也自变了颜色了。

岳霆当机立断,说道:“此地不能再耽搁了,你和祈弟妹先走,我到江家报讯,随后就来。咱们还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挥刀救友真英杰 问罪登门枉好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