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27回 峭壁留痕惊恶报 名山逑旧儆凶顽

作者:梁羽生

“再也猜想不到的人?难道是那黑衣少年给人救起?难道是祈圣因死里逃生?难道是宇文雄重返师门?”叶凌风心中七上八落,央求江晓芙道:“好师妹,你就告诉我是谁吧,省得我瞎猜了。”

江晓英笑道:“反正一会儿你就见到,着急什么?怎么?你好像有点害怕?”

江晓芙今日的心情很好,有意捉弄她的师兄,叶凌风却给她弄得越发谅慌,硬着头皮道:“师妹说笑了。我只是好奇而已,何来害怕。昨晚鹰爪孙拿毒针打我,我都不害怕呢。这次来的想必是哪位武林前辈,师母要我见客吧。”

江晓芙笑道:“你猜错了。要见你的人恰好是你的同辈,妈从来没见过他,但今后就要把他当作家人骨肉一般看待,要留他和咱们同住的。这,你可难猜了吧。”

叶凌风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道:“如此说来,不是那黑衣少年是谁?”几乎就要转身逃跑,但已经来不及了,说话之间,他们已到了客厅前面,只听得谷中莲叫道:“风侄,快来,爷爷已经回来了。”

叶凌风一听,心中大石放下,说道:“原来是爷爷,师妹,你怎么胡说一通?”话犹未了,只听得江南说道:“凌风,我给你带来了一位师弟,你们快来行过见面礼。”

只见在江南身后,闪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说道:“这位是大师兄吧?叩见大师兄。”叶凌风一看,既不是黑衣少年,也不是宇文雄,这才完全定下心来,大喜过望,连忙将这孩子扶起,道:“你是李光夏师弟么?”

那孩子道;“不是,我名叫林道轩,李家哥哥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也知道现在又与他是同门了,但师父还未找到他。”

谷中莲道:“这孩子是你师父在米脂新收的徒弟。他的爹爹就是天理教的教主林清。”

叶凌风一听,林道轩有这么大的来头,不禁暗暗有点妒忌,心道:“这小子的父亲是教主。天下钦敬的反清英雄,他长大之后,凭着他父亲的声望,我这个掌门大师兄的光彩只怕都要给他夺去。”心中不舒服,脸上可还是一副高高兴兴的神情,拉着林道轩的手道:“好极了,我可多了一位好师弟啦!师父呢,怎么却不见他?”

谷中莲道:“你师父上华山看他义父华天风去了。”

叶凌风不觉又是心头一跳,问道:“就是那位被称为天下第一国手的华山医隐么?”

谷中莲道:“不错。他的女儿是马萨儿国的王后,也正是我的二嫂,你的嫡亲婶婶呢!你不知道么?”

叶凌风道:“这事爹爹是说过的。但爹爹曾再三向我叮嘱:

在马萨儿国的太子未继位以前,不许我踏上本国土地认亲,也不许我泄露本身来历,只能让姑姑你们一家人知道。所以我始终不敢去见华爷爷。免得传到叔叔耳中,他要把我找回去继承王位。”

叶凌风早已知道那黑衣少年的身世秘密,所以说来毫无破绽,但他害怕的却是另一件事情。这“华山医隐”华天风的名字突然触起了他的一重疑虑。

那黑衣少年当时伤得很重,叶凌风是在他断气之后才离开的,后来他却怎么会活转过来?是谁有这本领使他起死回生?

但叶凌风随即在心中暗笑:“那小子是在麦积石山受的伤,与华山相距何止千里?哪有这样凑巧的事,恰好遇上华天风来救了他?他当时曾服了小还丹,也许是一时断气昏迷,后来苏醒过来?

“这小子直到前天才知道我冒充他的身份,即使他见了华天风,我的秘密他们还是未能知道的。何况这小子要遵守父亲之嘱,不能上华山去见华天风!

“总之他遇上华天风的机会是微乎其微。我可不必瞎疑心了。”

叶凌风正在心思不定,只听得谷中莲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你爹爹的一片苦心,他是自责太深了。”歇了一歇,笑道:

“这些旧事不谈了。你师父可看实惦记着你呢。这是他给我的信,上面提到你——你可以拿去看。”

原来江海天、仲长统等人,那日与上官泰分手,下了天笔峰之后,仲长统带几个徒弟北往落阳,处理一件待他解决的帮中事务,却叫大弟子元一冲陪江海天师徒南行,先去参加氓山之会。

江海天一心是要回家的,不料才走了三天,途中忽然接到他义父华天风托丐帮代传的书信,信写得很简单,只是说有紧要的事,要江海天立即去见他。义父有命,天大的事情也只好暂时搁下。于是江海天遂把林道轩交给元一冲,叫元一冲带他回家,自己先往华山去见义父。

德州的丐帮分舵舵主杨必大是元一冲的师叔,元一冲送林道轩在东平县江家,道经德州,在杨必大家中住宿。恰巧就在那天晚上,江甫也来到了德州的丐帮分舵报讯,元一冲就把林道轩交给了江南,让江南带他回家。

江海天写给妻子那封信,除了说明他暂时不能回家的原因外,还提到了叶凌风。信中嘱咐,倘若叶凌凤已经回到家中,就叫谷中莲带他赴氓山之会,在天下英雄之前,正式宣告他是江海天的掌门弟子。

武林中一个新门派成立,掌门弟子的地位非常重要,通常总要邀请若干武林前辈,举行仪式的。如今江海天虽然免去这个仪式,但藉氓山之会,介绍他的掌门弟子,那是更显得隆重了。江海天信中还说他尽可能在独臂神尼的忌辰赶到氓山,主持此事。但要是因事耽误,就由谷中莲以叶凌风师母的身份代为宣告,不必等他。

叶凌风看了此信,心花怒放,却装作一副惶恐的神情说道:

“师父是武林第一人物,弟子德簿能鲜,缪膺掌门之选,只怕见笑天下英雄。”

谷中莲道:“江湖上以侠义为先,你与萧志远在泰山舍命相救李文成父子之事,江湖上也有不少人知道了。你如今武功虽未大成,但以你的聪明,他日必将为本门放一异彩。你已薄有侠名,又是你师父的掌门弟子,谁还敢看轻你。”

江晓芙也为叶凌风高兴,说道:“大师哥,这次你可以在天下英雄之前露面啦!你不必假客气了,你应该大大的得意才是。”江晓芙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其实是未存有讥讽之意的。叶凌风听了,却不由得满面通红。

谷中莲道:“芙儿,你说话真没分寸,好在你师哥懂得你的性情,不会多心。不过风侄,我也希望你以本门的掌门弟子身份,见过了天下英雄之后,必须格外谦虚,切戒骄傲。我知道你为人谨慎,本来也无需我嘱咐你的了。”

叶凌风道:“姑姑的教训,侄儿紧记在心。师父恩重如山,弟子决不敢损了师门声誉。”当下跪下来向谷中莲磕了一个响头,表示领取师门教训。

谷中莲道:“好了,好了。我是要你对外人谦虚。对自己人可不必大多繁文缛礼。你收拾几件替换的衣裳,咱们就可以走了,爷爷,请你留在家中看守。轩儿,你也随我去见见世面吧。

你一路奔波。身体可觉疲累?”

林道轩道:“不累,我天无跟着师父跑路,早已惯了。这两天爷爷要我骑马,我反而不惯呢。”

江南笑道:“这娃娃倒是个天生的练武根骨,能吃得苦,人又聪明。他师父教他的换息吐纳的功夫,才不过一个多月吧,他已经很能够运用了。”“换息吐纳”是一种上乘的运气功夫,可以令人气力悠长,善于耐劳,久战不疲。叶凌风听了,心中更是隐隐妒忌。

江南又道:“武林中求名师难,求佳弟子也是不易。海儿一年之中,收了三个徒弟,还有一个已经名列门墙,尚未找到的李文成的儿子。四个徒弟都是天资好人品也好的好徒弟,说起来也是武林奇遇呢!”

谷中莲笑道:“爹爹,你总是欢喜夸赞自己人,也不怕人笑话。”

江南道:“这是事实,并非我自赞自夸。”说至此处,忽地叹口气道:“可惜字文雄身受嫌疑,给你赶了出去。”谷中莲难过得很,说道:“在我的处境,我是不得不然。”

江南道:“我知道,我并不怪你。但我总觉得宇文雄这孩子诚厚朴实,不像是会做坏事的。但愿他能够早日洗脱嫌疑,重新回来。”接着笑道:“我是把海儿的几个徒弟,都当作我的孙儿一般,不分彼此的呢!”

江晓芙听他们提起了字文雄,更是黯然神伤,比她母亲还要难过。但事情早已成了定局,她也不好埋怨母亲了。

谷中莲不愿再提宇文雄之事,说道:“轩儿的父亲是鞑子朝廷的第一号钦犯,此去氓山,与会的虽然都是正派中人,但也难保没有坏人混入。你们对轩儿的身世,必须给他保住秘密。”叶凌风与江晓芙同声答道:“我们懂得,师母母亲放心。”

叶凌风答了这一句话,回房收拾行装。心中却是七上八落。

暗自想道:“去年朝廷为了追捕李文成父子,费了那么大的气力。

林清是天理教的教主,比李文成重要得多,朝廷对他的儿子,想必是更慾得而甘心的了。幸亏镇上的黑店已毁,要不然他们若来向我打听,我可不知怎么对付呢?说与不说,都是为难!”

叶凌风匆匆拾好行装,回到客厅,刚听得师母说道:“华老爷子自从那年到过一次马萨儿国之后,又已有将近二十年不下华山了。这次他把海天找去,不知是为了何事?”

江南沉吟道:“华天风比我年长,今年怕有七十高龄了吧。”答非所间,谷中莲诧道,“这又怎样?”江南笑道:“人老了就特别容易感到寂寞,华天风独隐华山,想找一个人和他聊聊天都找不到,过这样的日子还有不难受的吗?”谷中莲道:“爹爹真会说笑话。这么说,华老爷子是找海天陪他聊天去的了?”江南笑道:“我最怕没人陪我说话,想来别人也是一样。”

大家笑了一阵,江南说道:“说实在的,我虽然不知道华天风为了何事把海儿找去,但料想对海儿是只有好处,决无坏处。

你以前生怕他有甚意外,如今已经知道他的下落,也应该可以放心了。”

谷中莲点头道:“这个当然,他去他义父那儿,我还有什么下放心的?”

这时叶凌风已进了客厅,站在一旁,听他们的谈话。江南所说的笑话无关紧要,谷中莲那几句话他却非常留意,心里想道:“原来华天风已有将近二十年下下华山,那我更是不用担忧了。他将师父找去,总不至于是和我的事情有甚干连?”叶凌风哪里知道,华天风要与江海天所说的事情恰恰就是与他相干,而华天风,前两年也曾下过华山,不过谷中莲不知道罢了。此事以后再表。

且说谷中莲带了女儿和两个徒弟,当日便启程前往氓山。一家人路上有说有笑,倒也热闹。叶凌风使出浑身解数,既已结师母,也讨好师妹。但江晓芙对他总是比较冷淡,反而与林道轩亲近得多。林道轩比她小三岁,两人就似姐弟一般。不过江晓芙也并非对叶凌风存有恶感,只是不喜欢他那股“气味”,觉得性情不投,因此就不大愿意和他接近,甚至迹似敷衍了。

谷中莲是以氓山派掌门的身份,提前赶去主持开山祖师独臂神尼的祭典的。这日到了氓山,距离正日还有三天。谷中莲本来担忧带着一个孩子走路,可能要多走一两天,在会期前夕才到达的。如今早到三天,可以有比较空暇的时间与本门长幼两辈相聚,商量大小事情,心情自是十分舒畅。

氓山春日风景绝佳,谷中莲的心情又特别好,于是一路上山,一路和他们谈说氓山派历代祖师的事迹。不多一会,已到主峰,山峰上有一条瀑布,似是一匹倒挂的锦缎,瀑布流量不大,但在丽日下洒起金色珍珠的泡沫,景色却是十分奇幻。峭壁上有个茶杯口大,四边干整,似是人工凿开的痕迹。谷中莲笑道:“你们看见了石壁上的裂痕么?你猜这是怎么来的?”

江晓芙道:“这似乎不是天然的裂痕。妈,为什么在好好的石壁上凿一个窟窿?”

谷中莲道:“不错,这是人工造成的,但却非有心开凿。这里面有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故事。”

江晓芙道:“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妈,说给我们听听好不好?”

谷中莲道:“好。这故事对于你们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这个窟窿是了因和尚的禅杖戳开的。”

“氓山派开山祖师独臂神尼门下有八个弟子,以了因居首,号称‘江南八侠’。了因不但是大师兄,武功也是以他最强。他的六个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峭壁留痕惊恶报 名山逑旧儆凶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