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28回 姦徒得意英雄会 黑网伸张覆武林

作者:梁羽生

叶凌风口头上不能不答应,心头上却是老大的不愿。他坐在一方,听辛隐农数他父亲的劣迹,一众英雄也在异口同声骂他父亲,更是如坐针毡,十分难过。

幸好不久又有远客到来,是天山派的钟展夫妇和他们的一对子女钟灵、钟秀。天山氓山两派渊源极深,天山派的老掌门唐院澜,一向是氓山的好朋友,他的妻子冯瑾、小姨冯琳,当年曾与谷中莲的师祖吕四娘合称“江湖三女侠”;钟展的妻子与谷中莲的义母谷之华当年也是情同姐妹。当真可以说得是几代交情。如今天山派的老掌门唐晓澜早已去世,由他的儿子唐经天接任掌门。只因天山氓山相隔万里,唐经天不能多派人来。但钟展是唐晓澜的大弟子,在天山派中的地位仅次于掌门师兄唐经天,由他们夫妇带领子女前来,这份情谊也是十分隆重的了。

钟展一家人来到,谷中莲自然是要以晚辈之礼加意款待,各派的首脑人物也都来和他们叙旧倾谈。这么一来。话题方才移转,不再骂叶凌风的父亲了。

叶凌风耳根暂得“清净”,心中可是百倍愁烦。此时重要的客人都已来齐,不用叶凌风再当知客了。叶凌凤听一班武林前辈叙旧谈道,根本插不进话。他也无心听他们说话。坐了一会,便出外面闲逼究孟子的主要资料。东汉赵岐、南宋朱熹、清焦循、戴震均 ,他需要静下来想想心事。

“我若是入川相助义军,这不是父子成为敌对了么?”尽管叶凌风也曾经有过“驱除鞑虏,还我河山”的抱负,但要他与自己的父亲为敌,他却是连想也没有想过的。何况自从给风从龙捏着了他的把柄之后,他那早年的“抱负”也己渐渐淡了下来,变成个患得患失的小人了。

叶凌风又曾经打过一个如意算盘,有朝一日,他倘若在义军中有个较高的地位,便得审度情势,为自己打算了。倘若义军得势,他打算策动他父亲反正,以他父亲的兵力扶助他当上义军的领袖,自己来做“开国之君”。倘若义军失势,甚或土崩瓦解的话,则在最恶劣的情况之下,回到父亲身边,也还不失为一条后路。

叶凌风再四思量:“我若是现在就与父亲敌对,率领义军与他厮杀,只有闹个两败俱伤,这如意算盘就打不通啦。还有一层,我父亲手下卢卡奇(gyorgylukájs,1885—1971)匈牙利哲学家、 ,认识我的人不少,我若人川,只怕秘密难保不被揭破?”

叶凌风正自心烦意乱,偶惘前行,迎面忽然来了个人,向他打了个招呼。

叶凌凤一看,认得是自己刚才接待过的客人,似乎就是辛隐农带来的那十二个青城派门下弟子之一,但却不知他的名宁。

叶凌凤此时正是心烦意乱,哪有闲情与人应酬,但为了礼貌,不能不还了一礼,并请教他的姓名。心中想道:“此人大约是来巴结我的认为六经是夏、商、周三代典章政教的记录,非“圣人”的 ,看在青城派的份上,且敷衍他一下。”

心念未已,只听得那人哈哈一笑,忽地低声说道:“日月无光。嘿,嗯,是自己人!”

叶凌风这一惊非同小可,手指直打哆哮,目光都吓得呆了。

那人笑道:“此处人多,咱们找个地方说话去。小心,别露出可疑的神色,叫人看出了破绽。”

叶凌风心里叹了口气,想道:“我以为可以摆脱他们,哪知还是给他们缠上了。”无可奈何,只好强摄心神,貌作镇定,跟那人走。

到了一个僻静的所在,四顾无人,那人说道:“叶公子,咱们不妨先作小人,后作君了,把话言明。实不相瞒,在这氓山之上,我们的人来的不少,知道叶公子秘密的也不仅仅是我一人。叶公子,你可别打杀人灭口的主意。”

叶凌风确实是曾动过这个念头,不料这人比他更为精明厉害,一开口先就点破。叶凌风暗暗吃惊,强笑说道:“兄台忒也多疑了,都是自己人,小弟岂能下此毒手?”

那人笑道,“对啦,你明白就好。咱们是利害相关,休戚与共,倘若秘密泄漏,我不打紧,别人知道你是叶屠户的儿子,只怕有人要把你乱刀宰了。”

叶凌风抹了一额冷汗,连声说道:“是、是、是。但凭老兄吩咐。现在可以请教你的大名了吧?老兄可是青城派门下?”

那人道:“你记性不差,我正是青城派的弟子,业师韩隐樵,辛隐农是我掌门师伯,你的义兄萧志远论起辈份是我师弟。嘿,嘿,这么一说,你可以知道咱们是有双重关系,更是‘自己人’了。小姓蒙,贱名水平二字。”

叶凌风道:“风大人风从龙和蒙兄是怎么个称呼?”

蒙永平笑道:“你不查根问底,料你也不放心,我就和你一发说个明白了吧。风从龙是我顶头上司,我就是他派到青城派卧底的,已有十多年了。我的身份,和你完全一样。你还有什么怀疑的么?”其实并不完全一样,蒙永平是”混进来”的姦细,叶凌风是被“拉出去”的叛徒。

这些“小节”,叶凌风当然无心分辩,当下苦笑说道:“蒙兄约小弟来此,有何见教?”

蒙水平笑道:“一来是给你贺喜;二来咱们自己人也该认识认识,有事才好商量啦!”

叶凌风怔了一怔,道,“喜从何来?”

蒙永平一脸正经地道:“我们的辛掌门要你入川相助义军,这不是天大的喜事么?”

叶凌风苦笑道:“我可正在为这件事情愁烦呢!”

蒙水平阴冷的眼光盯了叶凌风一眼,阴恻恻他说道:“这样的喜事你还愁烦?哦,莫非你还是首鼠两端,一颗心未肯完全向着朝廷?”

叶凌风翟然一惊,连忙说道:“蒙兄可别误会。小弟是年轻识浅,碰上这样麻烦的事情不知如何应付?还得请老兄指教。”

蒙永平哈哈笑道,“你是个聪明人,还用得着我指教吗?嘿嘿,有了这个机会,你就可以为朝廷立大功啦!”

叶凌风心里己然明白,不由得暗暗打颤,装作糊涂,讷讷说道:“小弟愚鲁,还是请老兄细道其详。”

蒙永平道:“好,灯不点不亮,话不说不明。你的地位与我不同,我办不到的事正好可以由你来办。你要知道这次辛隐农是来给冷天禄请援兵的,除了你之外,一定还有许多所谓‘江湖义士’的一同入川。但你是江大侠的掌门弟子,这一支援军的首领,十九是你无疑。辛隐农是一派掌门,尽管他赞助义军,却是不便公开出面的。所以只要你好自为之,入川之后,以你和萧志远、冷铁樵他们的关系,不难将冷天禄、冷铁樵叔侄那支义军也拿了过来,大权在握,那时,哈、哈!你还不可以为所慾为吗?你可以暗通消息,使得义军一败涂地;你也可布下陷阱,把那帮‘江湖义士’一阿打尽!”说到“一网打尽”四个字,还咬牙切齿地作了一个手势。

叶凌风又是吃惊,又是着急,这倒并非是由于他忠于义军,或对“江湖义士”有所厚爱,而是因为蒙水平的打算不合乎他的“如意算盘”。叶凌风暗自思量:“这么一来,就是一面倒向朝廷了。以后我如何还能够在侠义道中立足?而且我若公开叛了义军,师父他不会来取我性命?”

蒙水平似是知道他的心意,笑了一笑,说道:“叶公子有甚为难之处,不妨明言,我一定会给你好好解决,让你毫无顾虑!”

叶凌风道:“现今民变四起,反叛朝廷的亦不仅是冷天禄这支义军,要想把江湖义士一网打尽,我看这是决计办不到的。”

蒙水平道:“那么你的意思怎样?”

叶凌风道:“小弟倒是愿意为朝廷多多效力,但若在入川之后,便露出本来身份,那么即使扑灭了冷天禄这支义军,也还是无补大局。”

蒙水平翘起大拇指道:“好,好!叶公子你当真是抱负远大,志向不小。这又可以说得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父了俩竟是英雄所见彼此一般,不仅是‘略同’而已。”

叶凌风怔了一怔,道:“我爹爹他也知道了我的事情了?他说些什么来着?”

蒙水平道:“令尊与风大人早已谈过你的事情,而且给你考虑得很周到了。他们的意思也正是要长线放远鸾,香饵钓大鱼。

你若入川,他们给你掩饰还来不及呢,怎会急功近利,马上就要你表露身份。比如说他们可以故意让你先打几场胜仗,官军决定放弃的地方也可以让你先去占领。不过冷天禄这支义军,最终也还是要扑灭的,入川的那帮‘江湖义土’也还是要斩尽杀绝的。只要你和我们忠诚合作,我们定可以给你安排得天衣无缝。不过或者要令你多少受点委屈,官府会把你当作反贼缉拿,甚至要你受些皮肉之伤。嘿嘿,时公子你是聪明人,如何做法,临机应变,也不必我一一举例了。总之,我们可以做到令他们那些所谓侠义中人,决不会怀疑到你身上!”

叶凌风道:“我虽然是自小离家,但爹爹的手下,认识我的恐怕还是不少。”

蒙水平哈哈笑道:“这你就更不必顾虑了。他们绝不会泄漏你的秘密,他们还要装作对你痛恨,到处骂你,并故意散布谣言,说你是官军的死敌,朝廷的叛逆。总之把你打扮成义军的英雄,这样你可以满意了吧?”

叶凌风大喜道:“这样我就放心去了。”

蒙水平忽地又换过一副教训的口吻,说道:“你今天的说话虽然机灵,但当辛隐农要你入川相助义军的时候,你的态度言语还嫌不够热心。记着,你是要当义军首领的,凡事必须争先,说话定要漂亮!叶公子,以你的绝顶聪明,你应该懂得这些道理!”

叶凌风道:“是,是。多谢蒙大哥指点了。”

蒙水平道:“好,义军的事不谈了。现在我要向你打听一个人。”

叶凌风道:“不知蒙兄要打听的是谁?”

蒙水平道:“天理教教主林清。”

叶凌风心头一震,说道:“林清?他的名头我倒是知道的,他的下落我可是半点不知,”

蒙水平冷冷说道:“当真是半点不知么?但据我所知,你的师父就是到米脂去会林清的。”

叶凌风道:“我师父是单独前往米脂,我并没有跟他同去,这件事风大人是知道的。我师父如今也尚未回家,我何从得知林清的消息?”

蒙水平道:“这正是风大人要我向你打听的。他说你师父交游广阔,纵然人未返家,难道就不会托人捎个信儿么?你要知道林清是朝廷的首名钦犯,我们绝不能放过任何一条可以打听他的线索!风大人要你记着他和你说过的话,你和我们早已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谁也离不开谁,不论是生是死,是祸是福,你都得依靠我们的了,你明白么?”

叶凌风有气没力地答道:“明白。”

蒙永平狞笑道:“明白就好!我们帮忙你是尽心尽力的,你也得尽心尽力帮忙我们。嘿,林清的消息,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盈盈笑语,远远传来。正是江晓芙和林道轩的声音。叶凌风竖起了耳朵,隐隐听得林逍轩说道:“大师哥不知在哪儿,怎的总是见不着他?”

江晓芙道:“别管他了,咱们找地方玩去,有了他咱们反而玩得不痛快了。嗯,你瞧,那边的山杜鹃开得多好看,我给你编个花环。”林道轩道:“芙姐,你似乎有点讨厌大师哥?”江晓芙道:“我倒也不是特别讨厌他,只是觉得合不来。”说到这里,笑了一笑,接道:“小林子,你对大师哥倒似乎佩服得很,想要和他多多亲近是么?那你就去找他吧,我不反对。”林道轩道:

“他是掌门师兄,我理该尊敬他的。但姐姐你既然不欢喜和他一起,那我也不找他了,”

叶凌风作贼心虚,害怕给他们瞧见自己与蒙永平一起,躲在树后面屏息呼吸,不敢露出声息。待到他们去得远了,叶凌风方始探出头来,叮了口气。

蒙水平道:“原米是你的师弟师妹。嗯,你的师弟是姓林的么?”

叶凌风心乱如麻,善恶交战。阳春三月,山上犹有余寒,但他额上的汗珠却已似黄豆般的一颗颗滴下来!

蒙水平阴冷的眼光迫视着他,道:“叶公子,你怎么啦?”

叶凌风讷讷说道:“你刚才问起天理教的教主林清,嗯,这个,这个——”

蒙水平道:“怎么样?你干嘛吞吞吐吐,快把林清的消息说出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姦徒得意英雄会 黑网伸张覆武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