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29回 魑魅幽林施毒手 英雄大会究姦徒

作者:梁羽生

钟灵大吃一惊,忙把江晓芙交与钟秀,说道:“阿秀你照顾江家妹子,我去捉贼。”抬头一看,杨梵已经上了对面那座山峰,钻进高逾人头的茅草丛中了。好在他是背着一个大布袋,摇摇摆摆,弄得茅草似波浪般起伏,故此在这面山坡,还是可以隐隐看见他的行踪。

钟灵一面追赶,一面呼喊,“捉姦细啊!”的声音这才四方纷起,响彻了山头,

钟灵展开八步赶蝉的轻功,追到山顶,终于追上了杨梵。杨梵提起布袋,一个转身,抡起布袋作为兵器,朝钟灵劈面打来,冷笑道:“你不要这小子的性命,你就出剑!”

哪知钟灵武功远非江晓芙可比,杨梵用这个办法可以克制江晓芙,却难不倒钟灵。只听得钟灵哈哈一笑,说道:“我的剑是长着眼睛,只伤姦细的。你瞧着吧!”唰的一剑刺出的差别误认为是实质上的差别。 ,果然便似长着眼睛一般,并没碰着布袋,剑尖直指杨梵的肩井穴。

杨梵身躯一矮,抱着布袋作为盾牌,避开了钟灵的连环三剑。钟灵见他抱着数十斤重的布袋,步法还是这么轻捷,也不禁暗暗惊诧。

钟灵喝道:“小小年纪,如此狠毒。再不放人,我可不能饶你性命了!”天山派的追风剑式一展,乘暇抵隙,剑剑直指杨梵要害。妙在他的剑招虽是疾如暴风骤雨,但却总是刺向布袋遮拦不到的地方,杀得杨梵手忙脚乱。

眼看杨梵就要伤在他的剑下,忽听得一声长啸,远远传来,钟灵冷笑道:“小贼,放人!否则等不到你的党羽前来互斗争关系的哲学范畴。其实质是矛盾关系,并构成事物的 ,我就先毙了你。”

钟灵正要使出本门的杀手神剑,杨梵忽道:“你要人么?给你!”突然把那布袋一抛,但却并非抛给钟灵,而是抛下山谷!

钟灵大惊,百忙中无暇思索,立即抢去救人,一个起伏,刚好在悬崖旁边,把那布袋接下。杨梵喝道:“你也领教领教少爷的剑法!”

这一下主客势易,是钟灵背着布袋,杨梵挥剑进攻。钟灵当然不能够用布袋中的林道轩当作兵器,还要处处小心,防杨梵刺着布袋。几招一过得也,得也者,谓其所得以然也。”韩非也认为德为事物之道 ,险象环生,差点儿给他挤下悬崖。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瘦长的汉子已似一溜烟的来到,替下了杨梵,只是一个照面就把布袋夺了过来。

钟灵去了“包袱”,立即抢攻,“呼”的一掌打出,那瘦长汉子把布袋在后面一摔,身形一侧,反而踏上一步,就在悬崖旁边,挥掌相迎。

钟灵用的是“须弥掌力”,刚柔兼济,本来是十分纯厚的内家掌力,莫说是人,石头给他打上一掌免地陷入了自相矛盾。因此,康德的结论是:人的认识能力 ,也得粉碎。哪知双掌相交,钟灵只觉触手之处,柔若无物,掌力有如打到虚空之处,身体失了重心,不由自己的一个跄踉。

钟灵方觉不妙,那汉子猛地大喝一声:“下去!”陡然间掌力尽发,排山倒海般的向钟灵推挤过来。钟灵身在悬崖之边,立足不稳,登时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应声而落,坠下深谷。

这瘦长汉子不是别人,正是杨梵的父亲杨钲。

原来杨钲果然是暗中接受了清廷“礼聘”的武林败类,他打听得江海天尚未回来,便放胆偷上氓山,与蒙永平等人串通,阴谋破坏氓山之会。

可是氓山防范森严,来历不明的人绝不能轻易混进。杨钲只能叫儿子跟着蒙永平,在玄女观附近活动。而自己则匿伏山头,伺机行事。他的儿子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认作蒙水平一个同党的徒弟,年纪轻轻的少年;不比陌生面孔的大人之容易受人注意,所以容易蒙混得过去。果然一出马便立了“大功”,活捉了林道轩。而杨梵向这座山头逃跑,也正是与父亲约好的。

杨钲是一派宗师,那次在天柱峰上与江海天比武,也有接江海天三数十招的能耐,论本领自是高于钟灵,但钟灵本来也不至于一招落败的,只因他一来是在悬崖之边,给对方占了地利,二来杨钲的邪派独门武功,钟灵又未能够一下子适应,故此只一掌便给他打下悬崖。

杨钲哈哈大笑,眼看钟灵就要摔成肉饼,却忽地在空中一个猴子翻跳,减弱了下坠之势,恰恰抓着了峭壁上横生的一枝虬松。杨钲心道:“想不到这小子还有这一手轻功。此时若不除他,他年又是一个劲敌。”

杨钲正想找一块大石砸下,忽听得有人高宣佛号:“阿弥陀佛,氓山之上,岂能容你擅开杀戒?”跟着又有人霹雳似的一声断喝,“大胆姦贼,往哪里逃?”原来是少林派的罗汉堂长老大雄禅师,与氓山派名宿甘人龙已经赶到!

杨钲一听,就知来的二人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当下顾不得伤害钟灵,忙即吩咐儿子道:“你先把这小子带走,不用惊慌,我给你抵挡追兵。你只须翻过这座山,就有人备好马匹,接应你了。”

杨梵兴高采烈,说道:“爹爹,我才不害怕呢。咱们爷儿俩这么一闹,已足令这许多自称英雄豪杰的面上无光了。明儿大姨父一来,便管教天下英雄丧胆!”他自小在父亲薰陶之下,根本不分是非,只知恃强逞能,想在人前露面。

杨钲眉头一皱,说道:“别提你的大姨父了,快走!”

杨梵刚刚跑开,大雄惮师与甘人龙随后赶到。大雄祥师喝道:“施主留人!”把一串佛珠一抖,一百零八颗念珠都变作了晴器,雨点般的向杨钲洒下来!

这手“佛珠降魔”的功夫是少林寺三大绝技之一,当年少林寺的前任方丈痛祥上人就曾以这手功夫震慑过孟神通。一百零八颗念珠看似冰雹乱落,其实却都是打向人身穴道。

杨钲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舞起一根青竹杖,只见漫天碧影,点点寒星,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在那根青竹杖纵横扫荡之下,念珠向四方飞散。杨钲纵声大笑。却不料那一百零八颗念珠互相激荡,有几颗念珠竟然拐弯打到,杨钲在大笑,忽地“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少阳”“曲他”“风府”三处穴道,同时给念珠打中。

杨钲一连退出了七八步,仍是脚步不稳,身躯摇晃,好似风中之烛,但也还没有倒下。甘人龙冷笑道:“哼,你这贼子口出大言,却原来也只是这么一点能耐,看你还敢目中无人么?”大踏步上前,使出大擒拿手法,便来抓杨钲的琵琶骨。

甘人龙以为杨钲已经受伤,这一下还不是手到擒来,哪知杨钲待他抓到,蓦地一声喝道:“教你识得我的本领!”反手一拿,咔嚓一声,竟把甘人龙一条手臂,硬生生拗折!

原来杨钲的痛苦神情,仍是伪装出来的。大雄禅师的“佛珠降魔”虽然厉害,究竟还比不上当年的痛禅上人;而杨钲的武功虽然也及不上当年的孟神通,但两相比较,仍是杨钲比大雄禅师稍胜一筹。但他自忖决计抵敌不了大雄禅师与甘人龙联手,故而施用诈术,预先运了闭穴的功夫,让念珠打中,假作受伤,来引甘人龙上当。

甘人龙也是一时不察,以为杨钲已经受了重伤,为要留下活口审问,那一抓就不敢使出内家真力,生怕将杨钲抓死。却不料冷不防的就着了道儿,反而给杨钲把他的一条手臂拗折了。

甘人龙是江南七侠中甘凤池的后代,家传武学,百步神拳,非同小可。受伤之后,负痛狂呼,独臂挥拳,猛地捣出,仍是拳风虎虎,威不可当。但杨钲狡猾非常,一击得手,立即便闪过一旁,“蓬”的一声,百步神拳的拳力,把他十步之外的一棵松树震得叶落枝摇。杨钲待他凭着的这股气发泄之后,劲力松散之时,蓦地绕到他的背后,冷笑道:“你也该歇歇了,倒下吧!”青竹杖倏然戳出,以重手法点了他的穴道。

大雄掸师见伤了好友,低眉菩萨也登时变成了怒目金刚,脱下袈裟,扑过来道:“好个恶贼,你伤了两人,还想生下氓山么?”

一件柔软的袈裟,拿在大雄禅师手中,变作了十分厉害的武器,只见他迎风一抖,便似平地里起了一片红霞,向杨钲当头罩下。方圆数丈之内,沙飞石走!

杨钲冷笑道:“大和尚,你少林寺武功虽好,只怕也未必就能将我留下!”青竹杖一挑,发出嗤嗤声响,恰似一片红霞之中有一条青色的光芒划过,将红霞戳破了一角。

大雄惮师连番猛扑,每一次的猛扑,都给杨钲的竹杖将他的袈裟挑开。可是杨钲的竹杖点穴,也都给大雄惮师的袈裟挡仕,无法攻进大雄掸师身前三尺之内。

就在此时,山寨又出现了两条人影,正是钟展与谷中莲一同来到。谷中莲已经见过了女儿,因为给女儿解开穴道,稍微耽了一些时候,但仍然是后发先至,赶在众人的前头。

谷中莲扬声叫道:“轩儿,轩儿!”听不见林道轩的回答,又惊又怒,厉声喝道:“姦贼,你把我的轩儿怎么样了?你敢伤他一根毫发,我就要你性命!”她尚未知杨梵已把林道轩带走,恐防敌人将他加害,先扬声警告。

杨钲听她的声音从山腰传来,竟然刺耳如针,吃了一惊,心道:“这婆娘若然赶到,只怕我不是她的对手。”不敢恋战,青竹杖一桃,挑开了大雄禅师的袈裟,转身便逃,大雄禅师喝道:

“往哪里走?”跟在背后,紧紧追来。

杨钲早已想好脱身之计,猛地把手一扬,冷笑道:“我接了你的念珠,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暗器。”只见一个暗赤色的圆球飞来,忽地“蓬”的一声爆裂,化作了一团焰火,向大雄掸师当头罩下。

大雄掸师怒道:“好歹毒的晴器,但又能奈我何哉!”袈裟一荡,火光流散,转瞬之间,已是烟消火灭。

不料杨钲又是把手一扬,这一次的毒火弹却是打到甘人龙身上。甘人龙是早就给他点了穴道躺在地上的,当然躲避不开。

大雄禅师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赶回去扑救。杨怔哈哈大笑道:“大和尚,你安安份份念你的往生咒去吧。失陪了!”大笑声中,早已去得远了。

大雄掸师扑灭了火焰,可怜甘人龙已是给烧得焦头烂额,气息奄奄。幸而还未曾毙命。大雄掸师给他解开了穴道,连忙施救。

不多一会,谷中莲与钟展双双赶到。谷中莲见甘人龙给烧成这个模样,也是吃惊非小。甘人龙是她师伯,她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只好把追捕姦细的事情暂搁一们,帮忙大雄禅师救治。

甘人龙嘶声说道,“谷掌门,捉拿姦细要紧,我,我没甚么。”大雄禅师也道:“甘师兄性命无妨,谷掌门放心去吧。”

谷中莲摸过了甘人龙的脉息,知道他伤得虽重,但也不至于便有性命之忧,而大雄祥师有少林寺的“小还丹”,这是天下第一治伤圣葯,这才把心上的一块石头放下来。

捉贼、救徒,两件事情一样重要,谷中莲问道:“我那徒儿呢?”大雄禅师道:“一个小贼将他装在市袋之中,已逃跑了。是向着那一个方向逃的。”杨钲、杨梵父子逃跑的方向不同,谷中莲略一踌躇,觉得还是救林清的儿子要紧,于是拜托钟展追捕姦细,自己则向杨梵所逃的方向追去。

可是就在此时,钟灵呼救的声音也从峭壁下传了上来,原来他攀住了虬松,已是精疲力竭,无法上来。钟展在悬崖边望下去,见他儿子双手攀着一条不过蜡烛般粗大的树枝,身子悬空,摇摇摆摆,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这景象大雄禅师也看见了,说道:“钟大侠,还是救人要紧,”钟展父子连心,叹了口气,也只好放松杨钲不追,先下去救自己的儿子了。

在钟展将儿子从峭壁下拉上来的这段时间,各派弟子,陆续来到。

叶凌风在路上会见了江晓芙、钟秀二人,神色仓皇,满头大汗地赶来,一见着大雄禅师,立即问道:“我那小师弟呢,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关心、焦急之情,尽都见之辞色。刚听到一半,“哇”的便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捶胸叫道:“这怎么好?

这怎么好?”

江晓芙连忙将他扶住,说道:“大师哥,你别着急。妈已经追下去了。”

钟展道:“秀儿,你照料哥哥,我去追擒姦细。”

叶凌风如梦初醒,猛地敲了一下额头,说道:“对,咱们大伙儿都去捉贼!”

江晓芙道:“师哥,你歇歇吧。你优心过甚,气色太差,莫把自己也弄出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魑魅幽林施毒手 英雄大会究姦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