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30回 青袍怪客来挑战 黄石奇招未奏功

作者:梁羽生

谷中莲凛若冰霜,冷冷说道:“有什么好笑?”

青袍怪客仍是哈哈笑道:“你们号称英雄大会,这‘英雄’二字是自封的么?为什么要你邀请的才能算是‘英雄’?才可以参加此会?哈哈,这不是可笑得紧么?”

谷中莲道:“英雄必须是侠义之士,这是要武林中大多数人承认的。来历不明的人,我们碍难把他当作英雄招待。”

青袍怪客又大笑道:“这话越发不通,武林中人有多少?你们今日在此聚会的人又有多少?你计过数么?还有,如何才算‘侠义’,是否要你们点头才算?更何况行侠仗义,不贵宣扬样式拉丁文modus的意译。一译“样态”。一般指物体在 ,难道不为武林中大多数人所知的就不是英雄了?”

青袍怪客词锋咄咄迫人,倒也有他几分歪理。谷中莲不知他的底细,又不能明白地告诉他,这其实是共商抗清大计的秘密聚会。

氓山长老之一的路英豪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按捺不住,已是咆哮起来道:“我们可没工夫与你歪缠。哼,哼,你与杨梵这小贼同来,分明就是鹰爪一路,还敢自称英雄,要想参加我们的英雄之会?谁信你的鬼话,这才是可笑得紧呢!掌门人,咱们不能为他耽搁时间,请你发命!”

谷中莲沉声道:“把这些人都赶下山去!把杨梵这小贼留下来,叫他们拿人来换!”

青袍怪客大叫道:“好,那咱们就凭武功胜负,判断谁是英雄!”

眼看双方如箭在弦,一触即发,忽听得有人高声叫道:“且慢动手!”这个苍老的声音,各大门派的首脑人物无不熟悉,都不禁愕然,立即约束门下弟子,与青袍怪客那一班人暂时成了两阵对圆的相持局面。

转瞬之间,那人已是跑上山来。却原来是丐帮的帮主仲长统。

仲长统本来在北方有事,他派弟子元一冲来参加大会,曾经有言交代,他未必能够及时赶来,叫大家不必等他的。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若论在武林中的辈份与地位,仲长统尚在谷中莲以及各派首脑人物之上,足可以与天山名宿钟展比肩。是以群雄看到仲长统赶了到来,都是又惊又喜。欢喜的是英雄大会又多了一大高手,一大支柱;但惊愕的却是:他为什么给这青袍怪客说情?

仲长统到了青袍怪客面前,抱拳说道:“阁下可是玉屏山的竺尚父么?”

青袍怪客怔了一怔,原来他与仲长统以前也是未曾会过面的。不过他从群雄对仲长统的称呼之中,已知对方是丐帮帮主。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青袍怪客倒也不敢失了礼数,一怔之后,还了一揖,哈哈笑道:“人道丐帮消息灵通,果然不假。竺某一个山野鄙夫,想不到仲帮主你居然也知道贱名。”话语之中,对不识他来历的与会诸人,暗暗刺了一下。

群雄仍然是十分纳罕,俱在想道:“玉屏山的竺尚父,这是什么人啊?怎的从没听过他的名字?”

只有谷中莲一人恍然大悟,心中想道:“此人姓竺,嗯,把李文成的孩子捉去作书重的,想必就是他了。”

谷中莲也是第一次听到竺尚父的名字,不过林道轩回来之后,已经把江海天所探听到的关于李光夏的消息都告诉了她。江海天曾见过竺尚父的女儿竺清华,竺家的仆人把李光夏捉友,江海天也是早已知道了的,所不知道的只是竺尚父的名字而已。后来上官泰也曾向江海天证实这个消息,并告诉他竺家父女对李光夏很好,叫他放心。

但谷中莲所知道的也只是她丈夫叫林道轩告诉她的这么多而已,至于竺尚父的来历如何,是好是坏,谷中莲却是毫无所知。她本想在英雄大会之中,托武林同道广为查访的,想不到竺尚父自己来了。

谷中莲疑惑不定,心里想道:“仲帮主赶来调停,想必是知道此人来历,且听他说些什么。”当下把手一挥,叫氓山派的弟子暂且退后。

只见仲长统面色一端,朗声说道:“我倒知道阁下的事情,却只怕阁下不知道自己的事情!”

竺尚父剑眉一竖,愠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仲长统道:“杨钲是你的襟弟,但你可也知道他已经投靠了朝廷么?你来替他出头,受他蒙蔽,你不觉得羞惭,我老叫化却要为你感到不值了!”

竺尚父面色倏变,道:“你,你胡——胡说什么?无知之辈的谰言,你身为丐帮帮主,竟也轻信么?”他本想骂仲长统“胡说八道”的,总算是由于仲长统的身价,给了他几分面子。

仲长统道:“杨钲甘为鹰犬,我是握有凭据的。并非仅仅因为他掳了江大侠弟子一事而已。哼,只怕轻信人言的正是阁下!”

竺尚父”哼”了一声道:“你又有什么证据了?”

仲长统道:“你可知杨钲要和上官泰联手来对付你,为了上官泰不肯与他合谋,他把上官泰打伤了?他又安排了陷阱,要令你与江大侠两虎相斗。为的什么?就是因为他已经做了清廷的鹰犬,是以要从中挑拨,使得你与天下英雄彼此相残!”

竺尚父板起脸孔道:“还有别的没有?”

仲长统怔了一怔,道:“你还嫌证据不够么?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上天笔峰一看,只怕上官泰的伤还未完全好呢。他自会告诉你的。”

竺尚父冷笑道:“上官泰早已到过我的玉屏山了。他们两人是我襟弟,他们之间为何斗殴,我全都明白。总之,这是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来挑拨离间!”

仲长统大怒道:“你把我姓仲的当作什么人了?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意图开宗立派,不肯臣服朝廷,是也不是?杨钲就是因为知道你有这个意图,才煽惑上官泰一同反对你的!”

竺尚父淡淡说道:“我知道上官泰把他天笔峰上的金创葯草任凭你取,为的就是要讨好你,以便得到外援。有上官泰做你的耳目,你知道我的一些事情有什么稀奇?”

原来竺尚父深信杨钲的说话,把他当作心腹,反而把上官泰当作背叛他的人。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竺尚父要把女儿嫁给杨怔的儿子杨梵,杨梵也很能体会父亲的意思,对这位大姨父大加已结。父于两人反而诬捏上宫泰要杨梵做女婿,又加上另外一些煽惑言辞,说上官泰如何如何不服气给竺尚父欺压等等,使得竺尚父全都相信了他们。

且说仲长统以丐帮帮主的身份,给竺尚父一顿排植,气得七窍生烟。好一会子,这才叫出声来,“岂有此理,你简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竺尚父冷笑道:“多谢你这位好人了。好吧,我就姑且从好处着想,你是上了上官泰的当了。但不论是你上当也好,串通也好,我的家事,决不能任你外人干预,你也休想从中挑拨!”

仲长统一片好心,竟给竺尚父口口声声骂他挑拨,气得说不出话!

谷中莲道:“仲帮主,对一个不分好歹的人,你也不值得为他生气。好吧,竺老先生,你不相信杨钲是坏人,那也罢了。咱们言归正传,杨钲掳了我们的人,你又有何解释,作何交代?”

竺尚父淡淡说道:“杨钲此举,也不过是报在天笔峰上所受的一掌之辱而已。怎能就把他说成是朝廷的鹰犬了?”

仲长统刚歇过口气,听得竺尚父如此说话,不禁又动了怒火,说道:“什么一掌之辱?不错,江大侠在天笔峰上是曾打了杨钲一掌,但你可知道江大侠是为了什么打他的吗?当时杨怔正在暗算上官泰,江大侠是为了救上官泰的性命!这才打了杨钲一掌的。至于杨钲又何以要暗算上官泰呢?正就是因为上官泰识破了杨钲要充当清廷鹰犬的秘密!”

竺尚父道:“只是上官泰一面之辞,你们既然没有别的真凭实据,就不能胡乱含血喷人,诬蔑杨钲。咱们今日只该就事论事,请别节外生枝!”

竺尚父说什么也不相信杨钲是朝廷鹰犬,仲长统没有办法,只好忍着口气说道:“好,那就只论今日之事吧。杨钲父子把江大侠的徒弟捉去,这事情该当如何了断?你替杨钲出头,你说!”

竺尚父笑道:“何必如此紧张,武林中人争的只是一点面子,这点小小的过节,也算不了什么。你叫江海天来给杨钲赔一个罪,包在我的身上,叫他交还江海天的徒弟便是。”

竺尚父所提的这个办法,其实乃是杨钲的主意。竺尚父哪里知道,杨钲说得轻松,其实却正是他的一个大阴谋。杨钲是明明知道江海天未曾回来的,何况即使江海天在场,也绝不会向他赔罪。他怂恿竺尚父出头,一来是企图使得竺尚父这班人与群雄闹得个两败俱伤;二来他还有个非常毒辣的阴谋,以后再表。

一切都在杨钲意料之中。谷中莲果然说道:“江海天今日不在场,在场也绝不会向杨钲赔罪。你是杨钲襟兄,你替杨钲出头:我是江海天的妻子,他的事情,我也可以全部承担。闲话少说,我可要向你讨人了!请你把杨钲父子与江海天的徒弟都交出来!否则你就划出道儿来吧!”

竺尚父道:“好,江海天既是不在场,那我还有两个办法,随便你们选择。第一个办法是,几时江海天回来,你叫他定下日期,仍然邀请今日在场之人来作见征,我也请杨钲到来,由他向杨钲赔罪。第二个办法是,你们着想今日了结,就冲着我来,只要你们哪一位胜得了我,我也负责把江海天的徒弟交还。”

原来竺尚父也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准备了多年,意慾开宗立派,做一番事业,所以特地选择了这个时机,在英雄大会之中露面。为的就是想技压群雄,扬威立万,至于替杨钲出头,那不过是适逢其会,他就顺便拿了做个藉口而已。

此时谷中莲对于竺尚父的来历虽然略有所知,但毕竟还未摸到他的底细。心中想道:“听仲帮主之言,此人似乎也是与朝廷作对的。但仲帮主乃是从上官泰那儿间接听来的,并没有任何事实可以作为佐证。倒是此人处处袒护杨钲,倒不能不令人怀疑他是杨钲一路!”

正因为谷中莲有此怀疑,遂决意把他当作敌人看待,当下说道:“第一个办法不必谈了,第二个办法倒是干脆得很,咱们就按照江湖规矩,在武功上分个输赢,定个曲直!但还有一样我要先问个明白的是,你带来的这些人,是给你助拳的还是只作见证的!”

竺尚父哈哈笑道,“他们有些是我的朋友,有些是我的家人奴仆,但却都是不远千里而来的。好容易来这一趟,碰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是想以武会友的了。你们不是有人说我的家人没资格参加你们的英雄大会吗,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班英雄是否都能够胜过我的家人?不过最后决定胜负的当然还是由我!”

群雄都为他的狂妄态度所激怒,许多人己在跃跃慾试,叶凌风忽地振臂大呼道:“让我先来!”几乎是在同一时候,江晓芙也跑出了场,说道:“大师兄,让我先来!”

叶凌风道,“不,我是师父的掌门弟子,这位竺先生要向师父挑战,师父不在这儿,理该由我替代师父领教竺先生的高招!”

竺尚父冷笑道:“你的武功,依我看来,在小一辈中是过得去的了。但若要与我较量。那就只是白白送命,你知道么?”

叶凌风昂然说道:“江门弟于,岂是怕硬欺软之人?宁可死在你的手下,也绝不能有辱师门!”

其实叶凌风是早已料到竺尚父不会拿他当作对手,他才敢出场挑战的。何况即使退一万步来说,竺尚父倘若当真要和他动手,有他师母以及这许多前辈高人在场,,也绝不会让他白送性命。他乐得表示一番英雄气概!

果然叶凌风这一慷慨激昂的态度,赢得了如雷的掌声!

竺尚父冷笑道:“你不怕死,我却怕给人笑话。你不配与我动手,退下去吧,别在这里混搅了,哼,你还不走开?”说到一个“走”字,声音就似一把利刀似的,“戳”穿耳膜,直“刺”进叶凌风的心窝,吓得叶凌风心头一震,不由自己的如奉纶音,接连退出了六六步才站得稳。钟展夫妇连忙挡在叶凌风身前,喝道:“不许吓唬小辈!”

叶凌风退下去,江晓芙却走了上来,竺尚父盾头一皱道:

“女娃儿,你也要胡闹?”江晓芙道:“什么胡闹,你有你的过节,我有我的过节,只许你上氓山来找我的爹爹,就不许我找这小贼算帐么?”说到此处,蓦地向站在竺尚父身旁的杨梵一指,喝道:“小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青袍怪客来挑战 黄石奇招未奏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