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31回 论剑喷烟施绝技 还珠留谒显神通

作者:梁羽生

松石道人“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厉害了么?你要比别样也成,磕头认输了再说!”他以道对方是因抵敌不了他的剑法,故而提议比试别的。他可不容对方胡混过去。

哪知青衣汉子却是说道:“也还不知是谁要向谁磕头呢?先说大话可没有什么好处!你有多少本领尽管施展,我的意思只是在领教你剑法的同时,再领教你的听风辨器的功夫!你明白了么?”

松石道人冷笑说道:“你要使用暗器尽可请便。我可没工夫与你罗嗦!”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就在这说话的时间,又已踏遍了八个方位,接连刺出了九剑!

武学中所谓“听风辨器”,一般显指接暗器的功夫,是以松石道人以为对方是想放暗器。

哪知青衣汉子却又冷笑说道:“听风辨器就只有在暗器上才可施展么,好,你既然还不明白,我就做个样子让你瞧瞧。”突然闭上了双眼,只凭听觉来接松石道人迅如闪电的剑招!

松石道人的剑法正在使到紧处,他也想不到对方忽然闭上眼睛,当然不会收手。只听得“嗤嗤”几声响,青衣汉子的衣裳已经穿了几个小洞,头发也给削去了一大片。可是他闭上眼睛,在“九宫八卦阵”剑法之下,居然没有受伤,这份“听风辨器”的功夫,也确是难能可贵了!

松石道人怒道:“白日青天,做什么瞎子?睁开眼来,否则你就是自己找死!哼,你要胡混,我可没兴致与你瞎闹!”

要知松石道人毕生精力都是用在钻研剑法上的,“听风辨器”的功夫并非他的擅长,而按照比武的规矩,也并非对方提出什么,就一定要跟着对方做的,他当然不愿闭上眼睛,陪对方“瞎闹”。不过他是名家风范,在对方没有睁开眼睛之前,他也把剑收了问来,没有继续进击。

青衣汉子哈哈笑道:“我并不强迫你闭上眼睛,但只怕你不想陪我‘瞎闹’也不成啦!”笑声未已,蓦地大口一张,登时浓烟滚滚而出,转瞬之间,数丈方圆之内,就似在浓雾笼罩之下一般,伸手不见五指!原来他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呵以把吸进肚中的烟积贮起来,一下子全都喷出。烟倒不是毒烟,但却制成了“烟幕”。

浓烟中但见剑光闪烁,说时迟,那时快,蓦听得“叮当”一声,松石道人从烟幕中钻了出来,但已是双手空空,他的长剑早已给对方打落了。青衣汉子大笑道:“得罪,得罪!承让,承让!我可不用向你磕头了吧?”

青衣汉子得意洋洋,又装了一斗烟,旁若无人地大吸特吸,一摇三摆的正要回去,忽听得有人喝道:“慢走!”

出场的竟是武当派的掌门人雷震子!

青衣汉子打了一个哈哈,说道:“武当派的大掌门肯予赐教,那真是何幸如之!”

雷震子铁青着脸,说道:“姓竺的!你们也未免欺人太甚了。

你敢光明正大的与我比试一场么?”言下之意,即是指他的管家用的不过是拉机取巧的功夫,算不得真实本领。

竺尚父笑道:“雷大掌门言重了。以武会友,胜者为强,各有各的打法,怎能算是欺人?武当派的镇山剑法我们已经领教过了。你还是请回去吧。”

雷震子嘿嘿冷笑道:“九宫八卦剑法,我师弟所施展的不过十之一二而已。就这十之一二,也并非你的管家所能破解。你就敢大言不惭了么?嘿嘿,井蛙窥天,盲人摸象。可笑,可笑!”

竺尚父情知雷震子是要激他动手,他却偏要把雷震子再气上一气,说道:“雷大掌门,你若定然要与我较量,那就请你依前例,胜了我的仆人再说!”照一般比武规矩,青衣汉子既然胜了松石道人,他是有权再打一场的。

青衣汉子走上来笑道:“主人有命,我只好舍命陪君子,再接雷大掌门的高招了。可是得有话在前,我的打法是否光明正大,我可是不知道的啊!”

雷震子正是要先替师弟报仇,再斗竺尚父的。当下接着怒气,冷笑说道:“管你用什么打法,总之,我仍是用九宫八卦阵的剑法,十招之内,我倘若胜不了你,我给你磕头!”

此言一出,连武当派的弟子也都觉得惊奇。

“九宫八卦阵”剑法是松石道人以毕生心血钻研出来的,创立不过十年,直到目前为止,武当派也只有他一人会使,他所教的几个弟子,还未曾出师。雷震子虽然是他的师兄,但在武学上各有所长,武当派的弟子平时也从未见过掌门人练过这套剑法。而且雷震子说是要比剑法,但他却是空着双手出场的,腰间可没配剑。

青衣汉子心里想道:“十招之内,我不必喷烟,你也未必赢得了我。”他刚才斗松石道人,在喷烟之前,就已经斗到百招开外。于是有待无恐地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

十招之内,我倘若输了给你,我也给你磕头。雷大掌门,请亮剑吧!”

雷震子冷笑道:“对付你何须用剑?废话少说,进招!”

此言一出,众人不觉又都是一怔。要知雷震子是曾讲明要用“九宫八卦阵”剑法在十招之内胜这青衣汉子的,以他一大门派掌门人的身份,当然是不能自食前言改用别的招数的了,但没有剑义如何能使剑法?

竺尚父是个非常自负的人,有其主必有具仆,这青衣汉子是他管家,样样效法主人,平生除了佩服主人之外,对各大门派的掌门人,老实说也不大放在他的眼内。听了雷震子此言,不觉人怒,哼了一声道:“且看你十招之内如何胜我?”铁烟杆扬空一抖,抖起了几朵枪花,似是枪刺,又似笔戳,小花枪中兼有判官笔的招数。

雷震子喝声:“来得好,看剑!”只见他手捏剑诀,骈指如锋,瞬息之间,已是踏遍八个方位,“刺”出了一招九式!更妙的是,尽管他出手如电,而招式又非常繁复,但这一招九式,却是干净俐落,人人都看得分明,果然是松石道人刚才使过的那“九宫八卦阵”剑法。所不同的不过是他以掌代剑,剑刺变为指戳而已。

青衣汉子大吃一惊,连忙把烟杆撤回防守。雷震子口中数着“一、二、三、四……”招式越展越快,顿时间,只见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子,捏着剑决,骈指刺戳!指头戳到之处,“嗤嗤”有声!他的内功比师弟松石道人深厚得多,这是他的内家真力,力透指尖,激荡气流所至。刚才松石道人使剑刺削,也没有他如此威势。场中不乏武学行家,登时彩声雷动!

竺尚父当他使了四招三十六式,也不禁点了点头,赞了一个“好”字,跟着微笑道,“你使的这个九宫八卦剑法,果然是比你师弟高明得多,但可惜也还有一两处破绽,未能尽善尽美。”旁人是赞赏雷震子的内功,竺尚父则是着眼于他的剑法。

雷震子暗吃一惊,心道:“这人好厉害的眼力!”原来他虽然不似师弟之以毕生心血钻研这套剑法,但由于这套剑法是从武当派的镇山剑阵而来,雷震子身为掌门,对于这剑阵的微妙变化,当然比师弟懂得更多,是以松石道人每逢碰到疑难之处,总是向他师兄请教。他为了要成全师弟之名,将创立这套剑法之功尽都归与师弟,自己也没有在门人面前练过这套剑法,恫其实却是要比师弟高明得多。不过,这套剑法以一人替代一个剑阵,变化也实在是太过复杂,有几处关键的变化,雷震了也还未曾琢磨得透。

雷震子一惊之后,心里想道:“我与师弟以数十年之力,竭尽心智,尚未琢磨得透,即使还有破绽,谅这姓竺的也决计不能破解!”于是冷笑说道,“是么?你等一等吧,我马上就要向你请教了!”口中说话,招式丝毫未缓,继续数道:“五、六、七……”

那青衣汉子接到了第七招,已是险象环生,无法招架,迫得重施枚伎,一大口浓烟喷了出来。

可是雷震子却非他的师弟松石道人可比,青衣汉子所喷的浓烟,对他丝毫也不发生作用,只见他脚底仍是踏看九宫八卦方位,手中的招式也丝毫未变。浓烟刚一喷出,便化成了一股烟柱,袅袅升空,转眼间已是随风而逝!原来他虽然没有使用劈空掌的功夫,但那深厚的掌力已是随着招数无声无息的发出,就似有一把无形的扇子把浓烟迫上空中。

青衣汉子口中喷烟,精神不免略分,若能生效,也还罢了,一不见效,心里慌乱,败得更快。只听得雷震子刚数到一个“八”字,喝一声:“倒!”那青衣汉子果然应声而倒。但却又不是全身倒下,而是双膝跪地,“咚、咚、咚”的向雷震子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下倒是颇出众人意料之外,想不到这青衣汉子居然言而有信,输了便当真磕头。

众人哪里知道,这青衣汉子虽然曾与雷震子打过赌,十招之内,他若输了,便即叩头,但他现在却不是心甘情愿地叩头的。原来他是给雷震子点着了膝盖的“环跳穴”,雷震子的内力使到恰到好处,就似波浪一般,一个浪头过了又是一个浪头,留下了三重后劲。这青衣汉了刚要跳起,膝盖义发麻跪倒,穴道受了三次冲击,就不由自己地叩了三个响头。

群雄看得义是好笑,又是惊咤,笑声彩声,混成一片。竺尚父忽地冷冷说道:“雷大掌门,你胜了我的仆人,难得,难得!

好啦,你的威风逞够了吧?”

冷冷的几句说活,把雷震子说得满面通红,当下针锋相对地答道:“打狗要看主人面,这我不是不知。但天下尽多狂妄之徒,若不略施薄惩,怎能平息众怒?再说,我若不如此,只怕也请不动阁下的大驾呢!”

竺尚父道:“咱们且别斗嘴,我请问你,你要如何与我比试?”

雷震子道:“你适才说我剑法之中颇有破绽,我仍然用这路剑法向你请教。弟子,把剑拿来!”主仆身份不同,雷震子改用真剑,一来是他自忖空手,没有取胜的把握;二来也是表示尊重对人。

竺尚父微微一笑,忽地折下一枝树枝,以掌代刀,削成了一把“小巧玲珑”的木剑形式,不过二尺来长,就似小孩于常用的玩具刀剑伙。

雷震子睁大了眼睛看他,竺尚父笑道:“雷大掌门别客气,说真的,我倒是要向你请教。请你看看我使的这路‘九宫八卦阵’剑法对是不对?”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雷震子这才知道对方竟是要用这把木剑,而且是使他武当派的镇山剑法来对付他。

雷震于不由得勃然大怒,喝道:“岂有此理,你竟敢戏弄于我?”话犹未了,竺尚父已是唰的一剑刺来,仍然微笑着说道:

“我是诚心向你讨教的,怎说戏弄?请问这一招‘八方宾服’使得对是不对?”

他这把木剑刺出也是嗤嗤有声,而且也果然是“九宫八卦阵”的“起手式”,瞬息之间,踏遍了八个方位,连环刺出九剑!

雷震子识得厉害,一看他使出如此劲道凌厉的剑势,倘若给他刺中,只怕纵有护体神功也是抵挡不住。到了此时,不由他不用手中的长剑招架。

“九宫八卦阵”剑法每一招都是一招九式,天下任何一种剑法都没有它这么复杂。双方都用这种剑法,兵器一定是会碰上的。竺尚父使的虽是一把木剑,但他也并不闪避,只见雷震子的剑光匹练般地卷将过去,叮的一声,已是碰着了他的木剑。

雷震子本以内功见长,力透剑尖,使出去隐隐带着风雷之声。但说也奇怪,他那锋利的剑刃,明明已削着了对方的木剑,却竟然不能将之削断。竺尚父的木剑就似贴在他的剑上一般,随着一晃,倏然又已变了另一路一招九式,微笑说道:“这第二招‘七星伴月’,可是这样使的么?”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除了寥寥几位本领最高的武林名宿之外,谁也看不出其中奥妙,不解木剑何以能够不被削断。

原来竺尚父的内功已练到了最上乘的境界,比雷震子还要高出一筹。雷震于的剑招一发,便给对方用了个“卸”字诀化解了他的内力。木剑轻飘飘的似一张纸“贴”在他的剑上,随着剑风左右摇晃,丝毫也不受力,雷震了宝剑虽利,却如何能将它削断?

不但如此,竺尚父的木剑使出的剑招虽然轻如柳絮,但雷震于倘若稍一疏神,它又忽而猛若洪涛,骤然压至。到了此时,雷震于哪里还敢稍有丝毫轻视对方的木剑?

两人使用同一剑法,就似师兄弟“拆招”一般,看得众人无不喷喷称异,心中但是想道:“这套剑法千变万化,竺尚父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论剑喷烟施绝技 还珠留谒显神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