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34回 凭籍师门担大任 预留对策嘱英雄

作者:梁羽生

原来江海天与竺尚父的谈话,早已被人偷听了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凌风的同谋者——蒙永平。

蒙永平是个精明老练的姦细,他的身份够不上与各派首脑同坐一起,便在较远的地方密切注意,当他看见江、竺二人走出来的时候,已估计到他们很可能是有些秘密要到僻静之处商谈,便预先埋伏在树林中了。无巧不巧,江、竺二人谈话的地方,恰恰就在他藏身不远之处。

江海天也是一时大意,当时他四顾无人,没有进一步的细加搜索,便放心与竺尚父交谈。蒙水平躲在茅草丛中,丝毫不露声息,将他们的谈话,都听进耳中。

江、竺二人一走,蒙永平也立即从另一条路回来,赶忙通知叶凌风。两人趁着江海天在葯王庙耽搁的这段时间悄悄的溜到山上,商量应付的办法。

叶凌风本来不会小擒拿手法,但蒙永平却是会的,且还不止一套而是两套。一套是风从龙所授,一套是他混人青城派之后,由他的师父韩隐樵教授他的。叶凌风十分聪明,立即抓紧时间,跟蒙永平学了这两套小擒拿手法,学得半生不熟,他又索性凭着他的一些鬼聪明,将这两套手法混合起来,加上自己的变化,就用来当作是竺尚父教他的蒙混江海天。

江海天虽然有点奇怪,觉得以竺尚父的武功造诣,他的小擒拿手法不该如此平庸,但叶凌风既然说得出这个事实,他又不能把竺尚父追回来与叶凌风对质,只好暂且相信其真。

当下江海天便向叶凌风问道:“你跟竺尚父学过一套武功,为何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叶凌风道:“要不是师父迫我显出这手功夫,我到现在也不敢和师父说的。”

江海天道:“什么缘故?”

叶凌风道,“当年我们与竺尚父同游西昆仑之后,我爹爹一再向我告诫叫我今后对任何人都不要提及竺尚父的名字。我当时也很奇怪,间我爹爹什么缘故。我爹爹只说:‘各人有各人所不愿意泄漏的秘密,比如是我,我就不愿意外人知道我的身世之秘。这位竺老先生也像我一样,有他难言之隐。你一个小孩子也不必问这么多了。总之,你若泄漏了有关他的消息,对他是只有害处的。’我并不知道竺尚父的身世,但我猜想他是曾经告诉我的父亲的。当时爹爹也没想到要我拜姑父为师,所以并没特别声明准我告诉姑丈。”

叶凌风这一说,江海天倒是不能不有几分相信。要知竺尚父的身份是库车国的王子,他正在图谋复国,当然不愿意让人知道。江海天以前碰到他的管家以及他的襟弟上官泰,也都不敢说出他的姓名来历,就可以作为佐证。这次是因为江海天先救了他的性命,他又深感于江海天的肝胆照人,这才肯推心置腹的。

叶凌风又道:“师徒犹如父子,对师父当然用不着隐瞒。但我爹爹告诫在前,我以为此事无关要紧,师父既然没有问起,我也就没想到应当禀告了。请师父原谅,我并非有意欺瞒。”

江海天倒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是因为竺尚父说起这件事情,我想看一看他的独门小擒拿手法,这才考考你的。”

江海天口气一软,叶凌风心里好不得意,但却装作惶恐的样子说道:“可惜徒儿自从学了这套手法之后,十年来疏于练习,差不多都已忘了。”

江海天道:“这又为何?”

叶凌风道:“我爹爹不喜欢我多学别派的武功。当时是竺老前辈自己要教我的,我爹爹只好装作高兴的样子,其实他是不大看得起竺老前辈的武功,认为他是邪派的。”

叶冲霄素来骄傲,叶凌风这么一说,又恰恰符合了他的为人。江海天心里道:“原来如此,怪不得风侄使的这套手法甚是平庸,这都是他学未到家的缘故。”

叶凌风又道:“我爹爹说他是邪派,我也一直当他是邪派。

这次竺老前辈前来挑战,与会群雄初时人人都是不满于他,是以徒儿初时也只能把他当作敌人,不敢与他论旧了。”

这个理由,连竺尚父也曾经如此想过,而且替叶凌风向江海天辩解过的,江海天当然更没怀疑了。

江海天想了一想,忽地问道:“凌风,你今年几岁?”

蒙永平已经把江、竺二人谈话的内容,一句不漏地告诉了叶凌风。叶凌风对每一个细微的破绽,都已作好弥缝的准备,当下立即说道:“徒儿今年二十四岁。但我是八月生的,所以按照实龄计算,则是二十三岁。”叶凌风的岁数,是在投亲之时就告诉了江海天的,故已不能更改,只好在虚龄实龄的计法上弥缝破绽。”

竺尚父所说的真叶凌风的年龄是二十三岁,其实与这个假叶凌风相差一岁的。但西域小国计算年龄的习惯,虚龄实龄都有人采用。江海天见叶凌风答得头头是道,重要事实他既然说得出来,对这点小节,江海天也就不怎么注重了。

江海天抬头一望,只见月亮已挂枝头,是应该回去的时候了。但江海天疑团未释,想了一想,又再问道:“竺尚父的事不必说了,我问你另外一个人,华山医隐华天风老前辈你可认识?”

叶凌风装出几分惊诧的神气,说道:“我记得去年我来拜师之时,师父似曾问过我的。”

江海天道:“是么?我记性太坏,所以再问你一次。”

叶凌风道:“华老前辈的女儿,是我来曾见过面的婶婶。我本来应当以小辈之礼去拜见他的。但我恐怕消息传回本国,我叔叔会把我我回去立我为王,这就违背爹爹当年让位之衷了。所以我虽然三过华山,却始终没有去拜候过他老人家。”

叶凌风为了拖延时间,故意说了一些闲话。但因前言后语总要相符,所以他也不得不再次承认是未曾见过华天风。

江海天道:“那么,你在拜师之前,可曾把你的身世来历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时凌风正是要师父有此一同,否则他就无法给自己“解释”了。当下,他装作想了一想的神气,说道:“只告诉过一个人。”

江海天诧道:“是谁?”

叶凌风道:“是我的结拜大哥萧志远。我本身的秘密,本来不想告诉外人的。但萧大哥可不是外人。我与他既然撮土为香,结成手足,就似乎不应再瞒他了。我想萧大哥是个至诚君子,想必也会为我守口如瓶的。不知师父认为我做得对否?”

江海天是个最重视义气的人,说道:“是萧志远么?那你告诉他倒也无妨。”

叶凌风说道:“师父听说你这次上了华山,不知可曾从华老前辈那儿,听到我萧大哥的消息?”

江海天道:“什么?萧志远不是已回小金川了吗?”

叶凌风道:“萧大哥前次与我分手之时,曾与我提过,他想到华山一行,向华老前辈讨一点葯;然后再回小金川的。就不知他去了没有?”

萧志远的祖父萧青峰和华山医隐是同一辈的好友,萧青峰去向他讨葯以备日后军中应用,这也在情理之中。江海天不由得又相信了儿分,心中想道:“怪道我义父对凌风的底细知得清楚,原来是萧志远和他说的。”

但虽然如此,江海天也还未能全然无疑。江海天正在用心思索,准备再找些问题问他的时候,忽地有人匆匆跑来,远远的就高声叫道:“江大侠,江大侠!”

原来是氓山派的长老路英豪,来找江海天回去开会。

江海天很是不安,说道:“其实你们不必等我的,如今却是教我耽搁了大家的时间了。”

路英豪笑道:“今晚这个机密会商,大家都是唯江大侠马首是瞻。别人可以少得,就是不可以少了你。所以我也顾不得失礼,来催你了。”

江海天不愿以私害公,只好将盘问叶凌风之事搁在一边,连忙与路英豪回去。

叶凌风得钟展打通了三阳经脉之后,功力大增,与路英豪已是不相上下。江海天虽然轻功超卓,但为了礼貌,不能把路英豪太过抛在后头,只好稍稍放慢脚步,与路英豪并肩而行。叶凌风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三人展开轻功,不消多久,就到了葯王庙。江海天忽道:

“凌风,你不必进去了。你原来是住在什么地方的,早点回去安歇呢。”

路英豪笑道:“叶少侠是你的掌门弟子,我正想请他参加此会呢。”

江海天道;“不必了,咱们这个会说好了是各派首脑之会,不可乱了规矩。”

路英豪道:“江大侠,你也太古板了,多一个人又有何妨?

你新建门派,你的掌门弟子,也算得是一派首脑了。”

江海天道:“有我在此,就不必再要他参加。怎可以因为我的关系,让小辈乱了规矩!”

叶凌风满面通红,原来他本是想混进会场的,给师父斩钉截铁的拒绝,只好应了个“是”字,灰榴溜的走开。

江海天进入秘密会场,合派掌门人与有资格参加此会的武林名宿,都已到齐,就只等待他来,就可以开始了。

谷中莲惴惴不安,上来接他,佣眼色探间。江海天面露笑容,微一摇头,表示还找不出可疑之点。这是他们夫妻之间做惯的一种表情,谷中莲一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大为快慰。

她怎知道丈夫虽然找不到可疑之点,其实却也对时凌风多少有些怀疑的了。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中,不便公开和她谈论而已。

会议按照计划进行,在谈了各方今后应该如何紧密联络合作抗清的一些具体方案之后,第二部分,就谈到如何支援各路义军。

当前已有小金川,闽南和鲁西三处的义军起事,其中形势最危险的则是小金川一路。青城派掌门辛隐农受了小金川义军首领冷天禄之托,呼吁立即征召可靠的好手,火速入川。辛隐农第一个就提出叶凌风的名字。

辛隐农道:“江大侠,令徒想必已经禀告你了?”江海天道:

“禀告什么?”辛隐农道:“凌少侠已经答应了入川赴援。”江海天一皱眉头,说道:“是么?我还未知道呢!”

辛隐农以为他们师徒俩谈了这许多时候,这件事情必定早已商量过了,哪知江海天竟然还未知道,而且又似乎有不乐意的样子,辛隐农不觉大感诧异。

仲长统道:“事情是这样的,小金川的冷家叔侄和萧志远都希望令徒能够入川相助,他们托辛掌门捎来了口信。当时你还没有回来,令徒不敢自己作主。是我拍了胸膛担保你一定同意,他才敢答应的。要怪你只能怪我,可不能怪他。”

辛隐农笑道:“后来你的夫人也以师母的身份同意了的。想来你不会不准许吧?”

谷中莲隐隐感到蹊跷,她是熟知丈夫的性格的,若在平时,江海天是个“赴义恐后”的人,不必别人提出,恐怕他也要命令徒弟参加,但现在他却是这副神气,

谷中莲心里想道:“难道海哥对风侄还有怀疑?但他刚才不是已经盘问过的?既然没问出可疑之处,就该相信他才是。”

辛隐农既然提起了谷中莲刚才的说话,谷中莲理该替他证实,当下说道:“风侄虽然入门未久,武艺未成,但难得有这个机会,让他跟着大伙儿历练历练也好。”

谷中莲说话甚为得体,替丈夫找了个藉口,免得众人发生误会。江海天暗自思忖:“凌风虽然有点可疑,但想来不至于便是姦细。”他碍着仲长统的面子,只好哈哈笑道:“仲帮主言重了,我只是怕小徒本领不济,难堪重任。既然仲帮主要保他去,我岂有不许之理!”

辛隐农笑道:“江大侠客气了,你的掌门弟子,本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我正要和你商量呢,谷掌门刚才说是让你的弟子跟着大伙儿,我的意思恰恰相反,是想他走在大伙儿的前面,作个头儿!”

江海天吃一惊道:“这怎么可以?”

辛隐农道:“你且别忙着推让,先听我说说。这次咱们选派入川赴援的义士,必须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才行,对不对?”

江海天道:“不错啊!如今差不多可以断定是有姦细混进来了,当然应该格外谨慎才是。”

辛隐农道:“着呀!这么说,叶少侠就是再也适当不过的了。

第一,他是大家都相信得过的;第二,他和萧志远是结义兄弟,与冷天禄的侄儿冷铁樵又是老朋友,将来和小金川的义军配合,由他领头,办起事来就方便得多。”

江海天拗不过众人,只好答允。

辛隐农道:“救兵如救火,这一支援军,明天就要出发。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凭籍师门担大任 预留对策嘱英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