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36回 巧言佞色施姦计 密意深情错付人

作者:梁羽生

李光夏急于找寻林道轩,而且他与竺清华二人也无必胜的把握,鹿克犀既然跑开,他们也就不再纠缠下去了。李光夏恨恨说道:“今日杀不了你,终须有日找你算帐。”杨梵在店内面听得他们的脚步声远去了,这才放下了心。

李光夏有点江湖经验,一看马蹄的痕迹向着北去,不觉又担起心来,说道:“劫走林兄弟的倘若是自己人,应该向回头路走才对。如今他们是向北走,只怕当真是独角鹿他们的人了。”要知向回头路走可以回到氓山,向北方走则很可能是将人押去京师。

竺清华安慰他道:“我刚才在店内隐隐所得外面有厮杀之声,似是那头独角鹿和人动手,倘若他们是自己人,绝无动武之理。”李光复听她说得有理,稍稍安心。但一路跟着马踪追去,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那马蹄的痕迹却忽然消失。令得他们茫然不知所向。

原来这是宇文雄所弄的玄虚。

宇文雄为人诚朴,但他是镖头之子,江湖上一些常用的应付敌人的伎俩他是懂得的。他侥幸逃脱之后,本来是要赶往氓山的,但为了迷惑敌人,提防后有追兵起见,遂故意走了一条相反方向的路,一口气跑了二三十里,到了一处三岔路口,这才停下马来。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宇文雄撕了一件衣裳,包裹了四条马腿,再骑马跑进附近的树林。他是准备在林中歇息一会,并把林道轩放出来。待到天黑,然后向回头路跑,这样部署,即使后有追兵,也将是向北方追寻,而不知道他们又赶回氓山了。

到了林中,宇文雄打开了布袋,林道轩滚了出来,打了一个筋斗,竟然不能站立,宇文雄吃了一惊,连忙将他扶稳,只见他面色苍白,气息奄奄的样子,不觉更是吃惊,正要问他,林道轩已是叫道:“闷死我也!你是何人?”宇文雄听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很响亮,却也不似受伤的模样,这才放下了心。原来林道轩被困在布袋之中,一日一夜,滴水不进,早已饿得四肢无力了。

宇文雄道,“我是你的师兄,你叫什么名字?”林道轩道:

“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怎知我是你的师弟?”宇文雄道:“你是江大侠江海天的弟子不是?我是江大侠的第二个徒弟,你年纪比我小,想来也是入门在后,应该是我的师弟了。”林道轩防他假冒,仍不放心,说道:“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宇文雄报了姓名,跟着拔剑出鞘,使了一招大须弥剑式,剑锋过处,一技树枝断为三截,这才收剑笑道:“你可以相信我是你的师兄了吧?”

林道轩拜师之时,江海天是时他说过大师兄叶凌风,二师兄宇文雄的名字的,此时见宇文雄使的又果然是师门剑法,心中再也没有怀疑,这才见过同门之礼。

宇文雄道:“林师弟,你饿坏了,吃点东西再说。”背他到山涧边,让他先喝了几口水,然后把随身所带的干粮,给他吃了个饱。

林道轩精神稍稍恢复之后,忙即说道:“三师兄怎么样了?

宇文师哥,你为什么只是救我,却不救他?”

字文雄怔了一怔道:“哪一个三师兄?”

林道轩道:“就是李光夏呀!师父说过,已答应了收他做记名弟子的。我拜师之时,他虽然尚未进门,但师父许诺在先,所以按照排行,他应该是我的三师兄。”

宇文雄吃了一惊,道:“你说的是李文成的儿子李光夏?不错,我知道师父上次出门就是为了寻找他的。可是他在哪里?”

林道轩道:“怎么,你还没见着他吗:在茶店里和杨梵动手的就是他呀!”

宇文雄道:“我尚未踏进那个茶店,我从前也未见过李师弟,即使进了那个茶店,也不认识他的。”

林道轩道:“糟了,糟了!杨梵武功很高,再加上那头独角鹿,李师哥只怕已经落在他们的手上了,”

字丈雄道:“李师弟有没有人和他作伴?”

林道轩道,“我在布袋里看不见,却听得出是一个女子和他在一起的。杨梵叫那女子做表妹。不过,奇怪得很,后来杨梵那表妹却似反而帮了三师兄。”

宇文雄对杨梵、竺清华等人的来历毫无所知,但李光夏是他师父“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人,他是知道的。刚才本来可以“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不料却又失之交臂,宇文雄又是后悔,又是着急。

宇文雄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已过了这许多时候,李师弟若有不测,咱们也没办法可想了。这个时候,想来他们也已离开那个茶店了。”

林道轩道:“李师兄是死是生,最少咱们得知道一个确实的消息。回去那问茶店打听打听如何?”他还未知道茶店里的伙计,早已被杨梵杀个精光。

宇文雄也想到要打听一个确实的消息,不过他却有所顾虑,这顾虑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林道轩。

宇文雄不知林道轩本领如何,见他精神刚刚恢复,怎敢带他再去冒险?宇文雄自忖斗不过鹿克犀,又不知杨梵业已受伤。

只怕在路上碰上他们,弄得不好,非但救不回李光夏,反而连林道轩也落人敌人之手。

林道轩何等聪明,见宇文雄沉吟不语,早已知他顾虑什么,忽他说道:“二师哥,请你指教小弟几招!”

宇文雄在江家养伤一年有多,所学的只是内功心法与一套大须弥剑式;而林道轩与师父一路同行,相处数月,所得的传授却实在比宇文雄多了许多。不过林道轩是多而未精,宇文雄则是已得了大须弥剑式的神髓。

大须弥剑式深奥无比,倘若两人真个较量,林道轩当然不是字文雄的对手,但此刻乃是师兄弟拆招。而且是林道轩突然出手的,宇文雄的大须弥剑式可就不能用上了。

林道轩使的是近身扭打的小擒拿手法,这是江海天融会各派擒拿手法的精华自创的新招,当然非同小可。宇文雄冷不及防。给林道轩闪电般的就扭着了臂肘。

宇文雄内功己有几分火候,本能的生出反应,手臂一振,登时把林道轩的手指弹开。可是林道轩也只不过晃了一晃,并未跌倒。宇文雄吃了一惊,忙去扶他,他手腕一翻,又抓着了宇文雄的手掌。此时宇文雄心里已有准备。知他乃是试招,不再运用内力弹他,两师兄弟拉着手哈哈大笑。

宇文雄赞道:“林师弟,你的功夫很不错啊,这两招擒拿手法我就远不如你。不过——”林道轩抢着说道,“我知道我还斗不过那头独角鹿,不过他想在十招八招之内擒我,谅也不能。咱们这匹马跑得很快,倘若遇上敌人,打不过咱们不会跑吗?”

林道轩说的是实在活,他的武功当然远远未到一流境界,但以他年纪而论,也算得是出类拔萃的了。比宇文雄原先的估计要强得多,可以做得宇文雄一个很好的帮手,而无须宇文雄怎样照顾他了。

宇文雄给他激起了豪情,说道:“好,你小小的年纪也知道同门义重,我岂可抛开李师弟不管,最少咱们也得知道他的下落。好,这就去吧。”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两人骑马出林,马蹄是用布包裹了的。

地上没有留下蹄痕。轻骑疾驰,发出的声响也只是近处方能听见。李光夏与竺清华刚好走过三岔路口三五里路,继续向北追踪。双方又错过了一次可以相见的机会。

师兄弟在路上交谈,林道轩这才把自己的姓名来历,拜师经过,简略的告诉了宇文雄。

宇文雄道:“原来你已到了师父家中了。家中各人都好么?”宇文雄当然也怀念师母师兄,但他最记挂的人则是江晓芙。

林道轩道:“各人都好。二师哥,你为什么单独一人出外?”

宇文雄道:“怎么,他们没有告诉你么?”

林道轩道:“告诉什么?”

宇文雄道,“你有没有向他们问过我的事情?”

林道轩道:“我问过二师兄去哪里的。师姐说你要过几年才能回来,叫我不要在师母师兄面前提起你。我见她根难过的样子,我也不知什么缘故,后来师母、师兄都没有和我说过你,我记着师姐的话,也不敢去问他们。二师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字文雄苦笑道,“这事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吧。”

宇文雄从师弟的话中得到了安慰,心里想道:“毕竟还是芙妹最关心我。但听师弟之言,似乎他对师母,师兄都有点抱怨,这倒是我的不好,累得他们之间有了芥蒂了。”

马驰迅疾,不消多久,又回到了那间茶店门前。

宇文雄与林道轩悄悄下马,只见店门虚掩,透出灯光。他们正想进去察看,忽听得里面似有人声。宇文雄把林道轩拉住,耳贴门上,听得真切,竟然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那少女道:“岂有此理,李光夏竟有这么胆大,砍伤了你。

我明天一早就去追赶他们。”

接着杨梵的声音道:“你不怕竺清华了吗?”

那少女叹了口气,说道:“梵哥,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杨梵道:“我怎会骗你?你要知道,我心上只是有你,我是迫于无奈,才假意答允大姨父与清华订亲的,他们欺负你的爹爹,我是满肚子气说不出来!”

宇文雄林道轩二人以为杨梵早已离开的,不料他还在店中,大感意外。但另一个意外之喜则是:从杨梵的谈话中,他们知道了李光夏早已经逃脱了,并没有落在敌人手上,要不然杨梵就不会唆使那女子去追赶李光夏了。

原来杨梵因为流血过多,鹿克犀给他止血之后,他还是未能走路,只好暂时留在那茶店之中养伤。

竺、李二人走后约莫一个时辰,正是黄昏时分,暮霭苍茫中又有个女子骑马而来,这女子经过茶店门前,听得杨梵在里面呻吟的声,大吃一惊,连忙下马,叫道:“是梵哥吗?”这少女是上官泰的女儿上官纨。

上官纨听见杨梵呻吟的声音,又惊又喜,连忙跑进茶店,一看果然是杨梵坐在血泊之中,鹿克犀一旁正自替他裹伤。地上还有三具尸体,那是给杨梵打死的茶店伙计,一个个头颅碎裂,死得很惨。

上官纨大惊道:“梵哥,你怎的伤成这个样子?”她一心只在杨梵身上,当然无暇查究那三个伙计的死因,也无暇盘问杨梵又问以与鹿克犀同在一起了。

杨梵故意多呻吟两声,这才说道:“说给你听也没有用,你又不能给我报仇的!”上官纨着急道,“敌人是谁?武功很厉害的么?我打不过他,还有我爹爹呢!再不然还有大姨父呢!为什么你不肯说出来?”

杨梵冷笑道:“你还指望依靠大姨父吗?哼,哼,你不提大姨父也还罢了,你一提他,哎呀,我、我,……”

上官纨连忙接替膝克犀的工作,给杨梵裹伤,说道:“梵哥,你怎么样?伤得很紧要吗?”

杨梵道:“身上的伤并不重,我的心却痛得很。”上官纨轻轻摸了一下,知他骨头没有断折,身子的虚弱,只是失血过多所致,这才稍稍放心。

上官纨给他裹好了伤,说道:“究竟怎么回事?何以我提起了大姨父,你反而伤心?你、你和清华表妹的事怎么样了?”她还以为是因竺尚父要迫杨梵为婿,故而他对大姨父不满。

杨梵叹口气道:“且别提他们父女,我先问你,你要在哪儿?”

上官纨道:“我正是要到大姨父家里的。不提可不行呵。”

杨梵道:“你为什么要到他家?”

上官纨诧道:“你不知道么?上个月我爹爹去探大姨父,说过最多半个月就回来,现在尚未回来。我妈、她、她怕出了什么事,叫我去找爹爹回来。上个月你不是在大姨父家中么,可见过我的爹爹没有?”

杨梵装作很为难的神气,终于一咬牙根道:“纨姐,事已如斯,我只好对你说实话了。我劝你可千万不要再到大姨父家去。”

上官纨吃一惊道:“为什么?”

杨梵道:“你爹爹已给大姨父扣押起来了。其中缘故,一半是因为大姨父已知道你我之事,他要你爹爹约束你,不许你与我来往,你爹爹不答应;另一半原因则是因为你爹爹指责大姨父残暴,不是把他当作亲戚,而是把他当作下属看待,两人吵翻了面,大姨父立即把你爹爹关入囚房。”

上官纨大惊道:“有这佯的事?”

杨梵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大姨父的脾气?他只是把你爹爹打入囚房,已算是好的了。当时他那咆哮如雷的凶恶模样,我在一旁也自心惊,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巧言佞色施姦计 密意深情错付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