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37回 娥眉此去悲前路 小侠归来痛故园

作者:梁羽生

竺清华大怒道:“岂有此理,上官纨,你,你……”她要想骂的是:“上官纨,你竟然要与鹰爪联手来杀害我么?”但只说得半句,鹿克犀那柄锋利的叉子已刺到了她的胸前,竺清华给他几招狠辣的毒招,杀得手忙脚乱,只好全神应付。

杨梵故意大呼小叫道:“小贼,你斫我一刀之仇,我是非报不可!”舞起竹杖,抢上来便打李光夏。

李光夏喝道:“好呀,我正要斩断你的狗爪!”刀光霍霍,狠扫过去。杨梵用了个“醉八仙”身法,身躯东倒西歪,李光夏闪电般的疾劈三刀,都未劈中。但在旁人看来,杨梵已是岌岌可危,似乎便有性命之忧。

上官纨无暇思索,便即说道:“梵哥退下,让我给你报仇!”柳叶刀横削出去,只听得“当”的一声,李光夏打了一个圈圈胜宗十句义论古代印度胜论派的哲学著作。作者慧月。汉 ,险险跌倒。而上官纨的柳叶刀则损了一个缺口。原来李光夏用的是家传宝刀,刀质胜于上官纨的那把柳叶刀,但武学造诣,却是远远不及上官纨,上官纨那一招藏有借力打力的柔劲,故而把李光夏迫得团团乱转。

杨梵趁势收科,说道:“对啦,纨姐,你别忘了你的爹爹还在他们手中,对敌人是不能再讲客气的了。”

上官纨脑中混乱之极,一咬牙根,说道:“不错,你们欺侮我的爹爹,斫伤我的梵哥,这两件事情既然都是真的,你们还有何辞可辩?竺清华,这是你们理亏,你还敢骂我岂有此理,这才真正是岂有此理了!”

竺清华对她父亲囚禁上官泰之事,本是内疚于心,要想解释,决非三言两语所能说得清楚。而且,她在鹿克犀猛攻之下宪政体。主要著作有《全部知识学的基捶、《知识学导言》、 ,也不能分神说话。只好索性闭口不言,全力应付鹿克犀的攻势。

上官纨虽然话是如此,但她毕竟还顾念一些表姐妹的情份,竺清华刚才那一剑可以伤她而没有伤她,她也是心中明白的。因此她毕竟还是不忍亲自下手伤害表妹,而是把竺清华让给鹿克犀,自己则独自对付李光夏。

竺清华剑术精妙,身法轻灵,按说本不输于鹿克犀。但一来是功力不足;二来是一晚未睡,精神不济;三来是临敌的经验也是远远不及对方,交起手来,就只有招架的份儿了。但鹿克犀要想把她活捉,却也不是三五十招所能办到。

李光夏的本领与上官纨差得更远,不过,上官纨此时的精神状态,也正是在混乱之中,尽管她一时间受了杨梵的指使这一学说的各个不同方面也就不能不分别提到首要地位。文 ,但这样做是对是错,她也还在感到惶惑不安。李光夏则是沉着镇定的应付她,上官纨下不了决心施展杀手,事光夏倒也还可以应付。

杨梵在旁观战,眼看有好几招上官纨即将得手,却给李光夏避开,不禁连声叫道:“可惜,可惜!”心中好生奇怪:“怎的纨姐的本领竟似大大不及平时。莫非是对我已有怀疑,故此不肯全力助我?”

杨梵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道:“这小贼凶恶得很,纨姐,我来助你!”上官纨忙道:“不必,不必,你受了伤,怎可动手?”杨梵道:“我怕你打不过他,我拼着再受点伤,也是要报这一刀之仇的。”上官纨道:“你不用着急,我是一定可以赢得他的。”杨梵道:“好,那么,你赶快把他拿下,否则我就下场了。”杨梵这番言语,是故意说来试探上官纨的,试出上官纨对他仍然十分关心,这才消了心头的疑虑。于是用激将之计,催速上官纨快下杀手。

竺清华冒险用了一招猜妙的剑法,迫得鹿克犀暂时要转攻为守,趁此时机,抽空说道:“夏弟,把原因告诉纨姐!”

原来竺清华本身虽在危急之中,但对于李光夏这边的交战情形,仍是十分注意。她是深知上官纨的武功的,一看就看出了是上官纨未下决心伤害李光夏,因此找紧时机,匆匆忙忙提醒李光夏一句。她力战强敌,不能分出心神多说话,必须要靠李光夏来揭破杨梵的诡计。

上官纨怔了一怔,喝道:“对啦,你为什么要斫我的梵哥?”杨梵叫道:“我不是早就对你说过了吗?是竺清华妒恨咱们,故意纵容这小贼斫我的!”杨斫话犹来了,李光夏已在大怒骂道:

“放你的屁,倘不是你捉了我的轩弟,我怎会无缘无故与你动手?”

上官纨耳朵同时听进了两人的说话,却向李光夏问道:“哪个轩弟?”李光夏道:“他名叫林道轩,是一位抗清的大英雄的儿子。”上官纨道:“在哪儿捉来的?”李光夏未曾见着林道轩,林道轩被擒的经过他其实并不知道,但推想杨梵是从氓山来,想必也是在氓山捉的了。此时他无暇把自己的推测详加解释,干脆就只答了两个字:“氓山!”

上官纨心头一震,想道:“他说的话和林道轩的话相符,倘若是真,我的梵哥岂不是,岂不是……”

杨梵大笑道:“竺清华和这小贼从家里出来,根本未曾到过氓山,他怎知氓山之事?”

上官纨一片茫然,不知相信谁的说话才好,杨梵说话之后,连忙用暗器来打李光夏。他气力不济,但暗器仍是打得很准的。

李光夏舞起一团刀光,东躲西闪,左拦右磕,身法刀法,全都用上,仍是不免着了两颗铁莲子。幸而杨梵气力不济,铁莲子打在他的身上,也不过稍稍感到一点疼痛而已,并无妨碍。不过,杨梵也不是意慾伤他,而是要把他打得手忙脚乱,无法分神说话。

上官纨此时若要把他活捉,易如反掌,但上官纨在听了双方言语之后,心中越发混乱,虽然没有退下,却也无意伤害李光夏了。

竺清华却不知道李光夏有否受伤,见他着了两颗铁莲子,急得大骂道:“杨梵你好卑鄙,你想杀人灭口么?”她想要冲过去保护李光夏,但马上就给鹿克犀拦住了去路,她心神一乱,更处下风。

上官纨霍然一惊,猛地想道,“不错,梵哥为什么竟似要把这小书童置之死地?是为了报一刀之仇还是另有其他缘故?他答应过我不杀他的,何以现在又似乎改了主意了?嗯,这小书童的说话虽然未可尽信,但他所说的与轩弟说的相符。至少他是在那茶店之中见着轩弟被梵哥所俘的了。但梵哥却只说是给李光夏斫了一刀,并没提及他们两人已经相见之事,这又是什么缘故?”上官纨越想越是起疑,虽然她还不敢相信杨梵就是朝廷鹰犬,但林道轩为他所俘之事,她已经相信了几分。

杨梵继续发出暗器,一面说道:“纨姐,你不把他拿下,怎能审问他的口供?”上官纨一听,又觉“有理”,说道:“好吧,我就拿他,但你却不必再发暗器了。”

杨梵住手,心中暗笑:“你一拿了他到了我的手中,那就任凭我的处置了。我拼着与你推翻脸,那也算不了什么。天下美人儿多着呢,到了京师,怕找不到一个比你更漂亮的?”

上官纨不想误伤李光夏,当下插刀归鞘,改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捉拿李光夏。李光夏东躲西闪,到了紧急之际,才劈出几刀,又应付了二三十招。但上官纨此时己是认真使出本领,李光夏虽然有刀在手,也是打不过她。三十招过后,李光夏气喘吁吁,眼看不消片刻,就要给上官纨活捉过去。

竺清华冲不破鹿克犀的封锁,心慌意乱,形势更为危险。只听得“当”的一声,鹿克犀的鹿角叉一翻一绞,竺清华的长剑脱手飞出,与此同时,上官纨喝声“撒刀!”李光夏的手腕给她五指一拂,宝刀也给上官纨夺了过去。

鹿克犀与上官纨正要追上去,各自擒人,就在此时,忽见一骑快马飞来,有人大声喝道:“住手!”上官听得这个声音,不觉猛可里一怔。

这声音好生熟悉,上官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道:

“怎么会是老刘?”说时迟,那时快,那一人一骑已经来到,骑在马上的是个瘦长汉子,拿着一根烟杆,可不正是竺尚父的管家老刘?

杨梵对上官纨编织的那番谎话,是说竺尚父出门之时,把她的爹爹交给管家老刘看管的。在他回家之前,任何人想见上官泰,都必须得到老刘的允许。照这么说来,这个老刘当然是不能随便离开竺家的了,但现在这个老刘却出现在上官纨的面前,而且他是从氓山那一边来的,显然不是从家中赶往氓山,而是从氓山回来。

上官纨登时花容失色,只觉寒意直透心头,她不是害怕这个老刘,而是害怕杨梵说的果然都是谎话。当下颤声问道:“老刘你怎么会来的?”

老刘盯了杨梵一眼,然后对上官纨说道:“我正是奉了主人之命,要到你家通知你们母女的。哈,想不到在这里遇上,可真是巧极了。哼,还有你这个小子,我以为你已经到京师领赏去了,也还在此地方?”

杨梵喝道:“刘三,无札!我与你家小姐虽然有点误会,这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私事,我好坏是你半个主子。”

竺清华大骂道:“不要脸,谁是你的主子。老刘,他欺负我,把他拿下。还有这头独角鹿,也不能饶了!”

鹿克犀十分狡猾,他是深知竺尚父这个管家的厉害的,见他到来,早已有所准备,倘若杨梵能用竺家女婿的身份压服他,那就好说,但如今一听得这个老刘竟把杨梵唤作“小子”,鹿克犀立知不妙,竺清华还未叫出他的浑号,他已经跳上坐骑,一溜烟的跑了。

老刘不去追他,却向杨梵冷笑道:“从前你或许算得上是我半个主子,如今却不是了。哼,你们父子干的好事,你当我的主人还未知道么?”

上官纨大声问道:“他们父子干了什么好事,还有,我的爹爹,大姨父不是交给你看管的么?”

在上官纨说话的同时,竺清华则在叠声催促他的管家:“老刘,老刘,快把这小子拿下再说!”

杨梵听得此言,吓得魂飞魄散,急急忙忙也跳上了坐骑,老刘说道:“大小姐,你爹爹会对付他们父子的,你既然没有上他的当,就让他去吧。”原来竺尚父的家规极严,他给仆人的命令,仆人就只能照他的命令去做。如今他这管家只是奉命到上官泰家中禀报事情,所以不敢擅自捉拿杨梵。

杨梵上马逃了,上官纨站在路上,呆若木鸡。到了此时,孰真孰假,谁是谁非,已经昭然若揭了。但上官纨还抱看最后一点幻想,等待老刘的回答。

老刘缓缓说道:“上官姑娘,你放心,你的姨父已经赶回去释放你的爹爹了。这次你爹爹所受的委屈,都是杨钲父子从中捣的鬼,是他们挑拨你的姨父以致弄出这场误会的。”

上官纨做梦也想不到她所心爱的人,竟是陷害她父亲的坏蛋。这刹那间,她只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倏的变成一片空虚,人未昏迷,却似乎失了知觉了。她不能用脑筋思想,甚至也不感觉伤心,整个人就似坠入漆黑的深渊,神经都麻木了。好半晌上官纨才喃喃说道:“是杨钲父子捣的鬼?他,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老刘说道:“因为杨钲已变成朝廷的鹰犬,而你爹爹是知道他的阴谋的一个人,我如今奉命到你家中,就是要告诉你们母女这些事情,一来为我主人致歉,二来也免得你们再上杨怔父子之当的。”

竺清华心生怜悯,说道:“纨姐,幸而咱们都没有上杨梵的当。过去的事忘了吧,我们还是一样的好姐妹。”

上官纨忽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跳上坐骑,竺清华叫道:“纨姐,你去哪儿?”上官纨道:“你别管我!”刷刷几鞭,催得坐骑四蹄如飞,向杨梵所逃的方向追去。

老刘说道:“她哭得出来,就没事了。”竺清华道:“不知她是不是去找杨梵算帐?老刘,你的马快,你去照顾她。”

老刘说道:“我猜想她也未必就是去找杨梵。她这时候正是深感惭愧之时,所以不愿意见任何相识的人。不过我当然还是要去照顾她的。”

老刘一面上马,一面说道:“小姐,你怎么又和夏哥儿偷跑出来。你爹爹已经回家了,你们也赶快回去吧。”

竺清华道:“这么说,我爹爹没有与江大侠比武,也没有两败惧伤么?”

老刘笑道:“没有的事,这是谁说的?”

竺清华道:“杨梵说的。”

老刘道:“杨梵的话你还能相信么?刚刚相反,你爹爹非但没有与江大侠动武,他们还成了好朋友呢。说来话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娥眉此去悲前路 小侠归来痛故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