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38回 豪杰横刀歼小丑 姦人指路捕孤儿

作者:梁羽生

李光夏要报当年受骗之辱,一招得手,跨步进刀。羊吞虎喝道:“好小子,你还要性命不要?”化抓为掌,反手劈出。掌力一吐,李光夏胸口登时就似给人打了一拳,身形摇晃。不由自己地退了三步。竺清华一惊之下,冒险扑攻,刀剑联防,这才稍稍阻遏了羊吞虎的攻势。

要知羊吞虎在“祁连三兽”之中虽然排行第二,但武功却是数他第一。竺、李两人的本领虽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但认真厮拼起来,却还不是他的敌手。幸在李光夏是朝廷所要缉捕的钦犯之子,羊吞虎只能将他生擒,不能将他杀死,有了这一重顾忌,竺、李二人联手,还可以勉强与他周旋。

与祈圣因交手的那个贺兰明,身为御林军副统领,在御林军中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武功比羊吞虎更强,解了祈圣因几招之后,杀得性起,哈哈笑道:“难得碰到使鞭的行家,看来咱们倒是旗鼓相当的好一对呢。好,我就与你认真较量较量吧!”

语带双关、颇涉轻薄。祈圣因大怒,长鞭一抖,矫若游龙,鞭梢点穴。鞭身缠颈,一连几招的意义。它是语言句子中稳定不变的关系。各民族语言的表 ,招招都是杀手。贺兰明钢鞭一振,呼呼风响,把祈斤圣因的招数尽都化解,反打过来。嘻嘻笑道:“千手观音,你怎的没有一点惺惺相惜之心,下得如此辣手?幸亏我没给你打着!”

原来两人虽是同样使鞭,但家数却是截然不同。祈圣因使的是金丝软鞭,贺兰明使的则是水磨钢鞭。祈圣因的软鞭胜在较为灵活,但贺兰明功力却要胜她一筹,钢鞭正合于气力强者使用。一柔一刚,斗在一起,祈圣因竟然无法使出以柔克刚的神鞭绝技。

贺兰明笑道:“你的鞭法胜不了我的,何必再打下去?我带你去见你的丈夫吧。嘿,怎么你还要打?你当真想做小寡妇吗?

哎,对啦!尉迟炯这丑汉子本来就配不上你。你是不愿意再见他啦!”

祈圣因柳眉倒竖,蓦地喝道:“狗贼,叫你知道我的厉害!”话声未了,手中蓦地多了一把精芒耀目的短剑,左鞭右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登时向贺兰明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祈圣因绰号千手观音,又称“鞭剑双绝”,暗器、鞭法、剑法都是一等一的功夫,如今鞭剑井用,不必再加暗器,已是非同小可!贺兰明功力虽然较高,但在她两种不同性能的兵器的奇幻招数迫攻之下,却也只能有招架的份儿了。

但祈圣因虽然占得上风,要胜贺兰明也是不易。而且在她占得上风的时候,竺清华、李光夏那边却是越来越吃紧了。

竺清华剑术虽然精妙,可惜气力不佳,三十招过后,已是汗如而下,气喘吁吁。李光夏奋勇力战,刀法亦已渐见散乱。

祈圣因长鞭挥舞,短剑翻飞,一连几招狠辣的招数,迫得贺兰明忙于招架,不敢分神。此时羊吞虎也正以雄浑的掌力荡开了竺清华的剑尖,五指如钩,再次向着李光夏的琵琶骨抓下。

眼看就要得手,忽觉劲风飒然,祈圣因一声叱咤,已是使出“回风扫柳”的神鞭绝技,尚未回头,反手就是一鞭!

双方的距离本来在三丈开外,祈圣因是向后滑步,突然反手打鞭的。羊吞虎正在得意,想不到这一鞭突如其来,大吃一惊,已是无法拆解,百忙中唯有猛的一提腰劲,将身躯平地拔起,希望躲过这一鞭,饶是他闪躲得快,胫骨亦已着了一鞭,一个倒栽葱跌下。

但当着祈圣因向后滑步,反手打鞭之际,贺兰明身手何等矫捷,趁此时机,也是蓦地一声大吼,飞身追上,唰的便是一鞭!

螳螂捕禅,须防黄雀在后。祈圣因何尝料不到有此危险?但她为了解竺、李之危,却不能不甘冒险。这一鞭祈圣因也是躲闪不开,此时她的长鞭已经打出,只能用短剑招架。但短剑使不上劲,却敌不过对方的钢鞭,只听得“嚓”得一响,祈圣因手背现出一道血痕,这还是幸亏她侧身闪躲得宣,仅仅是给鞭梢扫着。

李光夏又是吃惊,又是感动,叫声:“姑姑!”奋不顾身伪就来替她招架。羊吞虎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也跳起来了。他被打着胫骨,伤得比祈圣因更重。但他练有一身硬功,虽是受伤,骨头并未断折。竺、李二人忙于为祈圣因招架,错过了可以使得羊吞虎受重创的机会。

祈圣因沉声说道:“快聚拢来,小心应敌。”此时,她已稳在了身形,左鞭右剑,长鞭远攻,短剑则近身防守,处处照顾,竺、李二人,抵挡了对方两名高手七成以上的攻势。

双方一变而为混战之后,祈圣因这边是一个大人加上两个还未成年的大孩子,力量还是稍弱一些,不过,已经可以勉强支持了。

双方正在激战之中,入屋搜索的那两个御林军军官业已出来,向贺兰明禀报道:“我们已经仔细搜查过了,屋内并无人影。”贺兰明道:“好,那你们就替我把这两个孩子先拿下来吧。天色快要亮了,咱们可不能再拖延时候啦!”贺兰明为了急于交差,也顾不得御林军副统领的身份了。

这两个军官本领比羊吞虎稍弱,但亦非庸手,最少对付竺、李二人乃是绰绰有余。

这两人一个使链子锤,一个使熟铜棍,都是沉重的兵器,仗着械重力沉,向着竺清华与李光夏步步进迫,但却不去攻击祈圣因。

祈圣因业已棱了贺兰明与羊吞虎七成以上的攻势,很难再分出力量替竺、李招架。竺、李二人年纪小,气力弱,本来就已感到不支,怎禁得对方又来了两个生力军,而且是全力向他们攻击的。

正在十分吃紧之际,祈圣因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忽又听得屋顶上似有衣襟掠风之声。祈圣因心头一凛:“如今已是应付艰难,倘若多来几个鹰爪,只伯难免落在敌人之手了。罢。罢!与其受辱,毋宁自弑!”

心念未已,只听得贺兰明大喝道:“来者是谁?报上名来!”显然他也发现了夜行人来到,但却不知是友是敌。

话犹未了,只见一条黑影已从瓦背跳了下来,陡地一声大喝,斥道:“无耻狗贼,胆敢在我兄弟家中欺负妇人孩子!”

李光夏一听得这个熟悉的声音,大喜若狂,叫道:“林伯伯,你来了!”那人也是惊喜交集,叫道:“夏侄,是你!”

李光夏一个疏神,“当”的一声,手上的宝刀给链子锤磕得飞上了半空,那人猛地喝道:“住手!否则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声如霹雳,使链子锤的那个军官蓦地一惊,左手链子锤打出,竟然失了准头,李光夏一溜烟地跑了出去,那人亦已迈步上来,把身体挡住了李光夏。

贺兰明比那军官更是吃惊,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人是谁。但仍禁不住问一声道:“来的可是林教主么?”

林清冷笑道:“不错!你们不是四出擅捕我么?如今我自行投到,有本领你们就来拿我吧!”

贺兰明做梦也想不到林清竟敢公然出现在保定城中,心中暗暗叫苦:“早知如此,该多邀几名好手来。如今只好与他一拼了。

那两个军官未曾见识过林清的本领,见他双手空空,尚未放出兵刃,心中存了侥幸的念头,想道:“林清是天理教的总教主,要是能够将他擒获,这可是天大的一件功劳。”两人不约而同,都冲了上去:

链子锤先打到林清跟前,林清喝声:“倒!”让过锤头,抓着锤链,那军官虎口流血,果然应声倒地。林清夺过链子锤,振臂一抛,使熟铜棍那个军官叫声:“不好!”登时脑袋开花,跟着也倒下去了。

林清拾起李光夏那柄家传宝刀,仰天大笑三声,说道:“李贤弟,你给鹰爪所害,哥哥如今就拿你这柄宝刀给你报仇,以慰你在天之灵!”

使链子锤的那个军官伤得不算很重,爬起来正想逃走,只见刀光电闪,“卡嚓”一声,一颗人头已是应声而落。林清的刀法之快,实是难以形容。

林清道:“祈弟妹,请退下!”祈圣因道:“好,我把这两个狗贼交与你了。”他深切林清的本领了得,自是用不着她插手帮忙。

羊吞虎见林清一举杀了那两个军官,心中早已慌了。顾不得讲同僚义气,打定了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主意,趁着祈、林二人换防之际,撇下贺兰明,扭头便跑。他人高腿长,几步跑到墙边,一纵身就上了墙头。

李光夏叫道:“林伯伯不能让这厮跑了!他是我的仇人!”林清道:“跑不了!”“呼”的一掌拍出,喝道:“滚下来!”羊吞虎刚刚踏上墙头,只觉已股大力如狂涛般的猛地涌到,就似给一只无形的巨手推下来似的,跌了个四脚朝天。祈圣因的暗器亦已连珠般的发出,登时在他身上穿了几个透明的窟窿,当然是活不成了。

林清一掌拍出,立即迈步进刀,刀光如雪,把贺兰明的身形罩着。

贺兰明是御林军中数一数二的好手,武功远在羊吞虎之上。

此时他虽然亦已气馁,仅决不肯俯首就擒,当下打了个,“败中求胜”的侥幸念头,一交手便使出了他的看象本领——尉迟鞭法中的杀手绝招。

只见刀光电闪,鞭影翻飞。数丈之内,沙飞石走。贺兰明使的这招鞭法名为“八方风雨会中州”,水磨钢鞭打出。一圈接着一圈,就似波浪般的层层推进,威势也确是骇人。

林清笑道:“技尽于此了么?看刀!”猛地喝声“着!”刀光如练,刹那间便似化作了一道银虹,从水磨钢鞭打成的圆圈中穿进,贺兰明大叫一声,身形箭也似的斜掠出去,原来肩上但是着了一刀。

他虽然着了一刀,轻功还是甚为了得,掠出的方向正是朝着李光复所在的方向。李光夏在一边正看猖出神;他的宝刀已给了林清,手上并无兵器。

祈圣因叫道:“不好!”连忙过去保护,林清早已防备他有此掳人要胁的一着,后发先至,抢到了李光夏身边,喝道:“还想逞凶么?呔,往哪里跑!”

哪知贺兰明忽地中途改了方向,一个倒纵,就上了墙头。原来他用的是“声东击西”之法,故意作势要去掳动人质,引得林、祈二人都向李光夏那边跑去,这样才好乘机逃跑的,要不然,他的本领再强一倍,也脱不了身。

林清始知上当,眼看贺兰明就要翻过墙头,林清大喝一声:

猛地一掌击去,就像刚才对付羊吞虎一样,意慾再次以劈空掌力,击倒贺兰明。

只听得贺兰明“哎哟”一声,认墙头上跳起一丈多高,但是他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却跌落墙外,而不是像羊吞虎刚才那样的跌落墙内。祈圣因暗器打不着他,跳上墙头看时,只见贺兰明已经上马跑了。他的坐骑乃是御苑良驹,要追也是追不上的。原来林清的掌力虽然厉害,但贺兰明的功力都要此羊吞虎高得多,而劈空掌力究竟也不如直接打着他的身体,故而他虽然受伤,还能逃跑。

林清道:“可惜,可惜,还是溜走了一个。”祈圣因跳下墙头笑道:“你杀了三个鹰爪孙;也已经够痛快的了!贺兰明这狗贼虽然逃脱,我看他最少要休养十天半月的伤。”

林清抹去了刀上的血迹,把宝刀交还给李光夏,说道:“好孩子,三年不见,你的功夫长进了许多啊。好好的使用你父亲这柄宝刀吧!”李光夏接过宝刀,叫了一声“林伯伯!”不觉眼泪盈眶,万语千言,也不知打哪儿说起。

林清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出了城再说吧。”此时己是五更时分,但城门尚未打开。保定是直隶省会,不比普通县城,城墙有四五丈高,以竺、李二人的气力,还跳不过去。林清笑道:“我给你们开路,你们跟着我上。”他是可以跳上去的,但他却改用“壁虎爬墙”的功夫,掌心贴着城墙移动,就爬了上去,每爬上五六尺,手指一插,就挖掉两个砖头,好让跟在后面的人,有可以攀缘之处。竺清华也看得好生佩服,悄悄说道:“你这位林伯伯的功夫可真是不错呵,他使的这手大力鹰爪功,不费吹灰之力,我爹爹也不过如是。”

一行四众,出了保定,展开轻功,一口气跑了十多二十里;天色已亮,林清道:“好啊,咱们可以但些走了。夏儿,你可知道你轩弟的消息么?”

李光夏十分难过,悦道:“我在路上曾碰见他,不,他是在布袋里,我还没有见着,不过我却听到他在布袋里叫我,只恨我无能救他。”林清诧道:“他怎的会在布袋里面?”

李光夏将那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豪杰横刀歼小丑 姦人指路捕孤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