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39回 教主深藏图大事 夫妻义重劫天牢

作者:梁羽生

李光夏咬牙说道:“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轩弟给他们抓去吗?”戴均道:“当然不能,但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你要知道林教主正在筹划干一场惊天动地的事业,咱们拼了几条性命不打紧。连累了教主,坏了大事,这罪过就无可挽回了。”

李光夏翟然一惊,这才冷静下来,说道:“那咱们怎么办?”戴均道:“他们要套问你轩弟的口供,一定不会就下毒手的。待咱们打听了确实的消息,再回去禀报教主。”

囚车过后,街上的警卫还未撤退,屋子里的人心急如焚,直到傍晚时分,才有一个人偷偷回来,说道:“我已打听到确实的消息,轩哥儿是押在刑部大牢。那家房东,鹰爪们是明知与咱们没有什么关系的,因此在勒索了一大笔钱之后,已经把他们放了。”

戴均道:“外面风声如何?”那人道:“外面风声仍紧,但西面和北面的警卫已经撤了。你们可以从石驸马胡同那边出去。”

戴均早已替宇文雄与李光夏换过服饰,当下趁着天黑,偷偷溜走。戴均熟悉路道,人又老练机警,一路回到总舵,侥幸没有给敌人发觉。

此时已是将近三更时分,林清还未睡觉。他们一回到总舵,只见议事厅上灯火通明,林清和教中的几个首脑人物都在那儿。

还有一个竺清华站在林清面前,正在和林清说话。

竺清华不是天理教中人,李光夏见她在议事厅上与林清说话,而且是在三更时分,平日她是应该早就睡了的。李光夏觉得奇怪,正要问她。竺清华已先说道:“光夏,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祈姑姑走了!”

李光夏吃了一惊,道:“怎么祈姑姑走了?”竺清华道:“我等你回来,没有睡着。见祈站姑换了一身夜行衣,说是要去一探天牢。她叫我不可声张,但我想了想,还是告诉林教主的好。”原来祈圣因急于救她丈夫,等了十多天,见林清毫无动静,误会林清不肯尽心尽力,故而独探天牢。

李光夏道:“糟糕,糟糕。但这件事情还小,林伯伯,我有一个更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林清道:“听说铁帽胡同那边出事,有人给鹰爪捉了去。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位是谁?”

李光夏急忙说道:“可是你还未知道捉去的是谁呢?是轩弟呀!”他喘过一口气,才给宇文雄介绍,说道:“他就是我的二师哥宇文雄,轩弟是和他在一起的。”

北京分舵副舵主崔进说道:“怪不得敌人如此紧张,刚才接到的消息。明日起就要隔绝京师的内外交通,进行九城大搜了。

教主,发生了这件意外事情,恐怕,恐怕会影响咱们明天晚上的计划了。咱们也得紧急应变才行。该当如何处置,请教主示下。”

戴均道:“轩哥儿是押在刑部大牢,今晚天牢的防卫定比平时倍加严密,祈女侠单身犯险,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戴均是想提议劫狱,但他知道林清的脾气。倘只为了他的儿子,他是一定不肯的,故面戴均要强调析圣因可能遭遇的危险,好打动林清。

林清道:“弟兄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崔进道:“弟兄们都在等候命令。”林清道:“明晚之举,你和阎、刘二人可曾商量定妥?”

崔进道:“我和他们已喝了血酒。他们誓作内应。可是明日就要九城大搜,咱们怎能……”

林清双眸炯炯,蓦地击案说道:“事已如斯,这个险是非冒不可了。明晚的计划提前今晚执行!崔舵主。你马上去向阎、刘二人发出联络信号,我和大队随后就到。”崔进应了一声“是!”领了令箭,飞奔而去。

林清接着说道:“戴香主,你与光夏前去接应析圣因。人手不够,我只能派一小队弟兄作你们的后援,再多就不行了。所以,你们只要能令析圣因脱险就行,轩儿救不出来,你们也就不必勉强了。”

宇文雄道:“请教主准许我与李师弟同去。”林清道:“好,你和光夏、道轩都是同门,我也不和你客气了,你就去吧。”竺清华道:“我也去!”林清道:“你、你也要去?这个、这个可是性命相搏的事情呀!”竺清华道:“我是光夏的姐姐,你可不能把我当作外人!”林清微微一笑,道:“好,那就去吧!”

林清交待完毕,匆匆就走。戴均叫道:“教主,你不和我们同去吗?”林清虎目一瞪,说道:“戴均,你好糊涂,我怎能只顾我的孩子!”

戴均不敢作声,只得带了宇文雄、李光夏、竺清华三人立即赶去天牢接应。林清拨给他的那一小队弟兄随后启行。

李光夏刚才未得余暇向林清发问,心中纳闷,在路上就忍不住问戴均道:“林怕伯为什么不能去救轩弟?他是要去哪儿?

提前执行的计划又是什么?”

戴均悄声说道:“你的林伯伯是要和大伙儿同去攻打皇官!”李光夏那么胆大,听了此言,也不禁吓了一跳,失声叫道:“什么?他们是去攻打皇宫!”

戴均道:“不错。教主这半个多月废寝忘食,日夜辛劳,为的就是筹备攻打皇官。本来约定明晚举事,内外都有接应的,如今外援己断,就只能靠皇宫的内应了。唉,但愿吉人天相,教主马到成功。”

原来林清为了响应各地义军,冒险进行政打皇宫的计划,倘若能够俘虏了满清皇帝,即使不能根本推翻朝廷的统治,也可以令得天下震动,敌人胆寒,而大大有助于各地义军的抗清了。

林清并非莽夫,他决定攻打皇宫,是有着缜密的计划的。宫内有两个太监,一个名叫阎进喜,一个名叫刘全,这两个人本是天理教的教徒,为了要到皇宫“卧底”三年之前,不惜牺牲自己,净了身充当太监的。今次林清计划攻打皇宫,就是预先和他们联络好了,到时由他们来作内应。

外援方面,林清也约好了张士龙明晚带兵前来攻城、张士龙本来是米脂藏龙堡的堡主,与林清是八拜之交,当年天理教总舵被破。林清就是到他那儿避难的。后来藏龙堡又被官军所破,林、张二人逃了出来,张士龙藏在直隶河南边界的滑县,离北京三百多里,那里聚集有一千多名天理教的教徒,张士龙到了滑县之后,林清把这一千多名教徒交给他指挥,作为骨干,另外又再秘密招兵买马,组成了一支义军。这次林清混入了京城,定好了攻打皇宫的日期之后,就派人通知张士龙,叫他采取夜行晓宿,化整为零的秘密行军办法,算准时间,把这支义军带到北京城外。双方约好明晚三更时候,城里城外同时举事。

但不料恰恰在约好日期的前一日发生了林道轩被捕之事,明日就要九城大搜,隔绝内外交通。这一来不但京城内的天理教的秘密机关有被发觉的危险,张士龙的攻城计划也必将受到阻碍。为了应付这个紧急的局势,林清迫不得已把攻打皇宫的计划提前在今晚执行。

皇宫的防卫比刑部大牢当然更要严密百倍,戴均是一个对教主非常忠心的人,故而当他把林清现在是去攻打皇宫这件事告诉李光夏之时,不觉忧形于色。

李光夏虽不知道详细内容,也知攻打皇宫是要比他们去劫天牢危险百倍,恨不得能够分身去助林清。

戴均知道他的心思,说道:“教主的命令必须执行,咱们只有赶快去接应祈女侠,希望劫牢成功,然后才能赶去相助教主,攻打皇宫!”

李光夏霍然一惊,说道:“不错,祈姑姑此刻只怕已在和敌人血战了。还有轩弟也在天牢,今晚非把他劫出不可!”他记挂着祈、林二人的安危,恨不猖插翼飞到天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祈圣因单身劫牢之事。

这晚月黑风高,正是适宜于夜行人活动的“好”天气。祈圣因轻功超卓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便似一溜烟的直扑天牢,街头上虽有巡逻,却哪能发现她的踪迹。

刑部天牢是一组独立的建筑,并非附设设署之内,它有一道三丈六尺高的围墙围住,比普通县城的城墙还高。好个祈圣因,艺高胆大,从暗器囊中摸出一枚铁钉,一扬手把铁钉插在围墙上一大多高之处,纵身一跃,鞭梢缠着铣钉,再一翻身,已是跳上了墙头,神也不知,鬼也不觉。

祈圣因往下一看,只见下面静悄悄的连守卫也不见一个,这个情形大出祈圣因意料之外。试想天牢关禁的都是重要的犯人,岂有不严加防卫之理?

祈圣因是个江湖的大行家,怔了一怔,心道:“莫非对方是诱敌之计?”但她救夫情切,明知山有虎。也是要到虎穴闯一闯的了。

祈圣因看清楚了地势,便从后墙跳下庭院。脚尖刚刚着地,底下果然便出现了敌人,为首的一个哈哈笑道:“祈夫人,你来探监么?我们在此等候多时了!”这个人正是半个月前曾在保定和她交手的那个御林军副统领贺兰明。

祈圣因斥道:“你侥幸在林清刀下逃生,还要助纣为虐么?”长鞭挥去,贺兰明以水磨钢鞭格开,哈哈笑道:“对啦,我正要问你,林清怎么不和你同来了你今晚没有林清助阵,那是决计逃不脱的了。不过、你若肯把林清的住址告诉我,我倒可以让你们夫妇相会,你喜欢什么时候走,我们也不阻拦,这桩交易你做不做?”

析圣因骂道:“无耻狗贼,你想我卖友求荣,哼,哼,拿你的性命来做这桩交易吧!”长鞭翻飞,短剑挥舞,登时刹得贺兰明只有招架的份儿。

另一条黑影窜上来骂道:“这个泼妇无理可喻,她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泪不流的。贺兰大哥,和她多说什么?将她拿下,三十六种大刑让她一一尝遍,怕她不供出林清的秘密!”这个人是另一个御林军副统领李大典,他在东平县被祈圣因打伤。因此对祈圣因特别痛恨。

李大典与贺兰明是同样官职,本领则稍差一些,但既然能充当御林军的副统领,武功当然也是不弱。祈圣因与贺兰明单打独斗,可以稍微占点上风,加上一个李大典,她就不能不感到吃力了。此时聚集在这院子里的卫土已有十数人之多,贺兰明点名留下四个从大内调来的一等待卫,说道:“这儿用不了这许多人,牢中还有更紧要的人犯,你们各回原防去吧。”留下的四个侍卫分在四方,防备析圣因逃跑。

祈圣因奋勇力战。但双拳难敌四手,二十招过后,招数发出,已是力不从心。激战中李大典“唰”的一刀,几乎从她的鬓边削过。贺兰明笑道:“李大人,你怎的没有怜香借玉之心?你要知道祈夫人号称千手观音,你在观音面上划了一刀,不是太杀风景了么?”李大典道:“我倒是愿意把这尊观音供奉起来,就只怕请她不动。”

贺兰明卷起一团鞭影,裹住了祈圣因的身形,说道:“祈夫人,你抛下兵器,我让你们夫妻相会。”

此叶责兰明与李大典占了绝对上风,最怕的倒是祈圣因拼死了。要知他们倘若能够生擒祈圣因,一来可以迫她供出林清的行藏,二来可以用她去威胁她的丈夫,迫尉迟炯叶出历来所劫的赃物。这当然要比把她杀死好得多。可是祈圣因的武功非同泛泛,他们二人联手,要把她杀死不难。要将她生擒却是不易。故此贺兰明以许她夫妻相会为饵,诱她投降:

祈圣因早已看出他们的用意,心道:“大大夫宁死不辱,我虽是个女人,岂可不如男子?死则死耳,但只可惜不能在临死之前,见我丈夫一面。”想至此处,遂把生死置之度外,大声叫道:“大哥,你可知道我是来会你么?你不知道也不打紧,我已尽了心事,我也就可以死而无憾了!”此时祈圣因因为气力不佳,招数已是渐见散乱。她打算以最狠辣的招数,再战一二十招,若不能伤着敌人,就行自尽,免得落在敌人手中。

刑部有百数十间牢房,祈圣因在决死之前自表心迹,原也不期望她丈夫听到的。可是出乎她的意外,她的丈夫却听到了。

尉迟炯所在的这号囚房,与这院子的距离虽然隔了几十间房子,但尉迟炯是关东马贼,最长干“伏地听声”,此时他还未睡着,但已经躺在地上,祈圣因这么大声叫喊,他是每一个字都听进耳朵去了。尉迟炯一听得是妻子的声音,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这一喜也当真是非同小可!惊喜交集之下,尉迟炯忍不住要跳起来。可是他却跳不起来。

要知尉迟炯是江湖大盗的身份,牢头怕他越狱,对他自是加意提防,特别加重了枷锁的。他手上戴有手铐,脚上担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教主深藏图大事 夫妻义重劫天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