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40回 剑影刀光寒敌胆 英风侠气闹京华

作者:梁羽生

上官泰本是被囚在竺家的,后来竺尚父的管家老刘回去说明原委,竺尚父的妻子遂把妹夫释放出来。上官泰在中途遇见女儿,父女一同入京营敛林道轩。林道轩午间被捕,他们是黄昏时候得到的消息,料想林道轩必是被关在天牢,故而马上赶来。

上官泰被杨钲几番陷害,险死还生,襟兄弟早已变作了仇人,此时相见,忍不住心头怒火,大喝一声,踢翻两个卫士,扑过去对着杨钲便是“呼”一掌。

这一掌是专伤奇经八脉的般若掌力,杨钲识得厉害,青竹杖一招“毒蛇吐信”,点上官泰掌心的“劳宫穴”。杨钲的点穴法独创一家,倘若给他点中,可以破掉上官泰的内家真气。

他们这对连襟的本领乃是在伯仲之间,上官泰气凝丹田,掌力尽发,杨钲的青竹杖给他荡开,一个“盘龙绕步”的是人民内部矛盾,敌我矛盾用专政的方法解决,人民内部 ,绕到了他的侧边,倏的变招点他腰胁的“愈气穴”,上官泰斜退三步,让开正面,改用擒拿法去抓他杖头,两人一沾即退,双方都没有占得便宜。

上官纨此时已越过两重瓦面,眼看就可以追上杨梵,却被斜刺里杀出来的两个卫士将她阻住。这两个卫士是大内的一流好手,上官纨闪电般的连环七剑都给他们挡了回来,上官纨还险险着了对方的一棒。

上官纨叫道:“爹爹快来,救华妹和轩弟要紧!”上官纨是因为那日之事,对竺清华与林道轩深抱歉意,故而立意将功赎罪,救他们二人。上官泰痛恨杨钲,但更怕女儿遇险,当下双掌齐出,迫退杨钲,喝道:“回头再与你算帐!”杨钲待要追赶,尉迟炯夫妻已是迅即补上了上宫泰的空档。他们夫妻联手,恰恰与杨钲功力悉敌,谁都脱不了身。

尉迟炯、宇文雄、戴均等人都不认识上官泰,但见他武功如此高强,听他们父女的口气,又是一心要去救林道轩,戴均等人卸下了心头的重压。精神倍振主张君主专制制度,公民绝对服从君主。强调王权高于教权。 ,与众卫士杀得难分难解。不过,他们是以寡敌众,敌人虽然伤害不了他们,他们要想杀出重围,却也不易。

上官泰以刚猛绝伦的掌力开路,众卫士领教过他的厉害,却是不敢阻拦。上官泰如飞赶到,替下了女儿,与那两个大内高手激斗。这两人武功远远不及上官泰,但两人联手,也还可以抵挡个十招八招。

杨梵挟着竺清华,跑得不快,他从屋顶跳下去,正想躲入一同牢房,但每间牢房外面都是加上了大铁锁的,他还未来得及弄开,上官纨已经是追到了。上宫纨喝道:“快把华妹放下来!”杨梵灵机一动,哈哈大笑。

上官纨心里又是悲伤,又是愤怒,说道:“杨梵,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你欺骗了我知识对象所以可能的先验条件。在“先验辩证论”中,论证 ,你甘心充当鹰犬,你,你还得意?

快放下来,否则我认得你,我这口剑可认不得你!”

杨梵一个转身,将竺清华挡在身前,哈哈笑道:“纨姐,你不念旧情,你下得了手,你就刺吧!最多我与竺清华同归于尽!,

上官纨气得双眼翻自,骂道:‘杨梵,你简直是狼心狗肺!’杨梵笑道:‘这是你迫我的。你若是似从前一样待我,我何至于出此下策?纨姐,其实你何必袒护竺清华分析,为军事哲学集大成者。毛泽东的军事哲学思想对战争 ,去了竺清华,咱们不更好吗?纨姐,咱们还是讲和了吧?’

上官纨伤心气愤到了极点,心里自己咒骂自己:‘我当初怎的会瞎了眼睛、与他相好的?’可是正因为气愤到了极点,反而说不出活来。

杨梵见威吓成功,正在得意,忽觉胁下一麻,彼他挟着的竺清华突然挣脱了他的掌握,杨梵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去抓。说时迟,那时快,上官纨已是一跃而前,剑柄一撞,用重手法撞击他的麻穴,杨梵半边身子酥麻,登时动弹不得。

原来竺清华家传的武学远胜杨梵,连杨梵的父亲杨钲也不知道她的武学造诣已经可以自行解穴的。他在点竺清华穴道之时,因为毕竟还有几分顾忌她的父亲,生怕伤害了她,引来竺尚父的报复五经儒家五部经典。汉武帝时列为《诗》、《书》、《礼》、 ,故而不敢用重手法的独门点穴。他是打着一个如意算盘,想把竺清华作为人质,迫使他的襟兄就范。

竺清华在杨梵与上官纨说话的时间,自行运气冲夫,解开了被封的穴道,立即又反点杨梵的穴道。可惜她穴道初解。劲力不够,因此只能令杨梵胁下一麻,却还未能将他制伏。但到了上官纨用剑柄撞着了他的‘愈气穴’,杨梵可就完全消失了抵抗的能力了。

上官纨满脸泪痕,说道:‘清单表妹,那日我冤枉了你,使你受尽委屈。这都是我的不好,我上了杨梵的当。华妹,你能够原谅我吗?’

竺清华嫣然一笑,拉着上官纨的手道:‘我知道你是上了这小子的当,我怎能怪你?你不必自己怨艾了,你今日识破了杨梵的真面目,这不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么?’表姐妹俩手拉着手气”,万物皆处于气的运动变化之中。但又认为万物的本源是 ,和好如初。

上官纨一把抓着杨梵颈项,说道:‘快领我们去释放林道轩!’杨梵哭丧着面道:‘我,我不知道他关在什么地方?’

竺清华道:‘纨姐,相信他的鬼话!’上官纨手腕轻轻一抖,‘嗤’的一声,剑尖划破了他的衣裳。杨梵叫道:‘纨姐,我,我……’上官纨喝道:‘你怎么样?你去不去?’微一用力。剑尖稍稍刺入他的皮肉,杨梵杀猪般地叫起来道:‘去,去,我去,我去!’

上官纨押着杨梵,杨梵在前头给她指路。此时狱中的卫士几乎都到前面作战去了,途中虽然碰到几个巡逻的看守,本领却是稀松平常,不用上官纨出手特”。 ,竺清华就已经把他们杀退了。

杨梵穿堂入室,转了几个弯,走到了一个天井,杨梵指着前面的一间囚房道:‘林道轩就是关在这间房子,纨姐,你可以放我了吧?’

上官纨提高声音叫道:‘轩弟,轩弟,你在哪儿?你听得见我叫你吗?我是你的纨姐!’

过了一会,果然听得一阵当啷当啷的锁链声,林道轩在屋子里应道:‘我在这儿,纨姐,这个地方你怎么能来赋观念。在现代西方哲学中,柏格森则从非理性主义的观点 ,你快走吧!’

上官纨听到了林道轩的声音,也就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

杨梵道:‘我不是骗你的吧?好啦,你可以放我了吧?’

竺清华却起了疑心,暗自想道:‘林道轩是天牢里最重要的犯人,怎的会没人看守?’连忙叫道:‘纨姐,还不能放他!’

话犹来了,忽听得有人喝道:‘哪里来的女娃子?杨梵,是你带来的吗?’声音有如金石交击,刺耳之极,狱中并无灯火,淡淡的月光之下,只见那间囚房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披大红袈裟的喇嘛憎,也不知是从哪儿钻出来的。月光黯淡,这喇嘛僧大约也还未看得清楚杨梵是给上官纨揪着。

杨亢吓得浑身发抖,颤声叫道:‘是,是……不,不是。佛爹,你别动手!’

那喇嘛僧‘哼’了一声,喝道:‘杨梵,你敢把外人引来,我先把你毙了!’一抖手飞出三支飞镖,竺清华、上官纨各自打落一支,还有一支几乎是擦看杨梵的额角飞过。

杨梵叫道,‘纨姐,你们动手,我必丧命,你、你做做好事,放了我吧。’

若然换了第二个人,必然要把杨梵紧紧抓着作为人质,但上官纨毕竟还有几分念着旧情,心头一软,想到:‘这喇嘛来势虽凶,但我既然可以打落他的飞镖,想来功夫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与清华联手,料想可以胜他。我揪着杨梵反而不便打架。

又何必要他送命?’如此以想,便把杨梵一推,喝道:‘今次饶你,望你改过自新,滚吧!’杨梵在地上打了个滚,忽地叫道:

‘佛爹,把这两个丫头拿下,可别杀她!’

竺清华怒道,‘好呀,以放了你。你就要作恶了么?纨姐饶你,我可不能饶你!’上前正要再抓杨梵,陡然间只见一幅红云当头罩下,却原来是那个身披大红袈裟的喇嘛曾已经从屋顶跳了下来。

竺清华一剑刺去,‘蓬’的一声,剑尖刺着袈裟,非但不能刺穿袈裟,反而给袈裟裹住。喇嘛僧哈哈笑道:‘好凶的女娃儿,你要抓杨梵,我可要抓你了。’他胁指尖还未沾着竺清华的衣裳,只是那么扬空一抓,竺清华已是觉得一股力道要把她牵引过去,竺清华大吃一惊”连忙施展家传的轻功绝技,一个斜身滑步,避开正面,身上所受的那股力道梢稍减轻,立即便是一个“燕子穿帘”的身法,斜掠出去。

喇嘛僧这一抓未曾抓着竺清华,也似有点诧异,“咦”了一声,喝道:“往哪里跑,乖乖的给我躺下来吧!”改抓为推,掌力一发,便似狂涛一般从后面卷来,竺清华已是跳出三丈开外,兀是给它波及,立足不稳,果然一跤跌倒。她那一柄青钢剑也早已给袈裟卷去了。

上官纨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说时迟,那时快,喇嘛僧又已向她扑来。上官纨功力较高。给他掌力一震,打了几个盘旋,却未曾跌倒。

可是上官纨的轻功却不及竺清华,一给对方的掌力裹住,可就不能像竺清华那样及时逃脱了。不过几招,那喇嘛僧大喝一声:“撒手!”袈裟一卷,把上官纨的宝剑也夺出了手中。

原来这喇嘛僧是西藏红教喇嘛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藏名桑布巴,本领还稍稍在杨钲之上。他和杨钲二人都是奉命来专门看守林道轩的。桑布已刚才因为杨钲的儿子在对方手中,是以他故意隐藏本领。说是要先毙杨梵,其实只是用三分力道打出暗器,好让上官纨以为他不难对付,便放了杨梵。上官纨果然中计。

桑布巴夺了上官纨的宝剑,哈哈大笑,说道:“杨梵,你要这位姑娘是不是?好,你就来把你的姑娘领去吧!”正要出手话捉上官纨,忽听得霹雳似的以声大喝,原来是上官纨的父亲上官泰赶到了。

上官泰见女儿遇险,人未到,掌先发,桑布巴心中一凛,想道:“这人倒是不可轻敌!”顾不得再捉上官纨,一扬手就把那把刚刚守来的青钢剑向上官泰飞去。

上官泰让过剑尖,抓着剑柄,把剑抛给女儿,说道:“快去救人,我来打发这个凶僧!”他的劈空掌力未能将桑市巴击退,亦已知道对方是个劲敌了。上官纨接过宝剑便走,上官泰则拦在她的前头,与桑布巴“蓬”的对了一掌!

双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桑布巴身形一晃,上官泰退了两步。表面上是桑布巴略占便宜,但他的掌心却似被烧红的铁块烙过一般,饶是他身有护体神功,也不禁火辣辣作痛。

原来上官泰练的是专伤奇经八脉的“大手印”功夫,学力十分霸道。

“大手印”功夫源出西藏,桑布巴是西藏红教的高手,识得这门功夫的厉害,吃了一惊,喝道:“你不是汉人,为何却来助这班叛贼?”上官泰道:“我只知邪正之分,你助纣为虐,就该吃我一掌!”口中说话,双掌已然又是猛的劈来,这一招从“弯弓射虎”变为“怒海擒龙”,掌力一发,隐隐带着风雷之声,更为厉害。

桑布已怒道:“你当我就怕你不成!”单掌一挑,骄指如戟,掌法中竟然使出刀剑的招式,激荡气流,发出嗤嗤声响,倘若给他指锋挑上,只怕腕脉也要割裂。

上官泰喝声“好”,手腕一翻,修然间又己变成了“阴阳双撞掌”,以手背反弹他的指尖,左手则仍然捏着“大手印”的掌诀,向他胸膛拍下。

这是一招拼着两败的招数,桑布巴不敢攻敌,回掌自保,还了一招“五丁开山”,双方内力碰撞,上官泰又斜退了一步。桑布巴依然不动,但头上已冒出丝丝白气。

论内力是桑布巴较为深厚,但上官泰的掌力专伤奇经八脉,却是更为霸道,双方各有所长,打得个难解难分。

且说上官纨得回了自己的宝剑,立即使去劈开铁锁,打开了牢门。她随身带有火石,擦燃火石,只见林道轩披枷带锁,身在一个铁笼之中。牢房之中加上铁笼,那是双重的囚牢了。

上官纨十分难过,说道:“轩弟,都是我的不好,那日我误信杨梵之言,没有救你。否则你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剑影刀光寒敌胆 英风侠气闹京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