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45回 打破牢笼飞彩凤 喜从王手接金钗

作者:梁羽生

就在秦柱尊的“黑煞掌”即将劈下之际,忽听寻“嗤”的一声,一缕金光。电射而来,却原来是叶慕华将耿秀凤的第二支金钗当作暗器,人还未到,暗器先射到了。

这支金钗是对准了秦柱尊掌心的“劳宫穴”射来的,“劳宫穴”若给刺个正着,秦柱尊的毒掌功夫,就要破了。秦住尊是个武学行家,一听这暗器破空之声,不由得心头一凛,连忙缩手闪升。说时迟,那时快,叶慕华已是如飞赶到。

旁边有个堡丁是归少灵的随从,“啊呀”一声叫道:“日间闹事的就是这个小子!”归古愚大怒喝道:“原来是你这小贼捣的鬼!”一掌便向叶慕华劈去,用的竟是少林派真传的大力金刚掌功夫。

叶慕华冷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接招!”叶慕华的“般若掌力”专伤奇经八脉,是介乎正邪之间的一种极厉害的功夫,归古愚的功力虽然深湛,却也禁受不起。双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验中,主体直接把握流动中的对象,并与之完全融合在一起。 ,归古愚全身一震,胸中气血翻涌,内息竟有收束不住之势。归古愚大吃一惊,吓得连忙跳过一边,调匀气息,看看自己有否受了内伤。

秦柱尊过来援救,“藤蛇棒”使出一招“翻江倒海”,横扫叶慕华的下三路。叶慕华剑已出鞘,剑光一闪,一招之间,遍袭秦柱尊的七处大穴。秦柱尊识得厉害,连忙转攻为守,舞棒防身,登、登、登的连退三步。他的本领稍微比归古愚高明一些,叶慕华不能将他一招击败,但也吓得他不敢便拼了。

叶慕华脚尖一挑,把耿秀凤跌落的那把短刀挑起,说道;“耿姑娘,你的兵刃!”耿秀凤心乱如麻。不知是该恨他还是谢他,面上一红,将短刀接下,立即便转过身去,给她的那两个丫鬟解围。

叶慕华微微一笑,趁着秦柱尊已经给他迫退,而归古愚未曾再上之际,一弯腰将他刚才所发的那支金钗也拾了起来,说道:“耿姑娘变法又称“更法”。指为应世变,除弊图强,自上而下地 ,这支金钗也一并物归原主了吧。”耿秀凤此时已是手舞双刀,和娄人杰交上了手。也不知她是在激战之中不能分神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却当作听不见叶慕华的说话。

叶慕华见她没有回头接钗,心里想道:“以后再还给她也不迟。”当下运剑如风,杀得秦柱尊步步后退。袖出身来,倏地向娄人杰攻了一剑。

娄人杰对付耿秀凤已是有点招架不住,此时他又认出了叶慕华就是万家庄的那个“盗马贼”,娄人杰曾是他手下败将,焉敢招架?但饶是他退得快,肩头也已着了一剑。险些挑穿了他的琵琶骨。

耿秀凤杀退敌人,救出她的两个丫鬟。那四个使狼牙棒的汉子,亦已杀出重围,与她会合。其中只有一人受了一点轻伤,并无大碍。此时在广场上狼奔杀突的马群著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 ,逃入各处大街小巷,亦已散失了一半有多。广场上騒乱的情形,也渐渐平静下来了。

归德堡的团练在这场騒乱中纷纷逃走,此时还剩下的不到三成,逃跑的趋势也还在继续。归古愚大怒,命令他的得力手下在路口拦截,并吹起号角,要将余众招集,重整旗鼓。

耿秀凤一来急于去解救自己被围的队伍,二来目前他们虽然暂占上风,但整个形势,究竟还是众寡悬殊,若侍归古愚重整旗鼓,他们势将再次陷入重围。耿秀凤当机立断,叫她的手下各抢坐骑,冲出归德堡。

騒乱尚未平息,们古愚的手下也未曾齐集,不敢来追。耿秀凤抢了一匹健马,跳上马背,一声长啸一。激烈反对儒学,影响颇大。主张“兼爱”、“尚贤”、“非 ,说道:“归老贼听着,今晚只是给点颜色你瞧瞧,若敢估恶不梭。下次再来,定当取你狗命!”她出了一口心头之气,可是又不禁暗暗惭愧,觉得自己未免有“冒功”之嫌,心里想道:“今晚若不是得这姓叶的小子帮忙,只怕我还不易逃出这归德堡呢。显了‘颜色’给归老贼瞧的是他,可不是我。”

耿秀凤这一帮人是在塞外的草原驰骋惯的,马术十分精熟,那些负伤奔审的怒马,本来是几个壮汉也未必能够降伏的,给他们一跨上马背,便能控制自如。此时马棚的大火,已烧到了街上,耿秀凤这帮人冲了出去,归古愚的手下也要忙于救火了。

叶慕华也抢了一匹坐骑,跟着耿秀凤出去,耿秀凤却不理他,一马当先,自顾自的奔跑。她的两个丫鬟紧紧跟在后面,再后就是那四个使狼牙棒的汉子。这一群人有时急促的交谈几句,所说的都是他们内部的事情。

叶慕华不好意思赶上前去与耿秀凤并辔同行,只好孤单单地吊在最后面。他隐隐听得那四个汉于提起“朱家兄弟”,朱家兄弟那一伙不知是否已在騒乱中先逃跑了,并没有跟来。可是却没有一人提及叶慕华,就好像没有发觉他同在一起似的。

叶慕华心里有许多疑问,要想向耿秀凤间个水落石出,心里想道:“此时她急于要去给部属解围,可不是说话的时机。但却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解围,只怕要误了字文雄之约了。”叶慕华抬头一看,只见东方已露出了鱼肚自。他和宇文雄是约好了在天亮之后在乌龙铺见面的。

救兵如救火,耿秀凤快马加鞭,一心赶路,叶慕华哪有机会和她谈话?心里想道:“好不容易碰上了她,这次我与她并肩御敌,即使说不上什么恩德,至少也是助了她一臂之力。正好藉此时机,和她解开这个梁子。”想至此处,不觉又是心里暗暗好笑,“这个梁子因何而结,我也还是莫名其妙呢。要是这次不向她问个清楚,以后恐怕很难有同样的机会了。宇文雄的事情固然也是极为重要,但我迟到一两个时辰,想来他也不会见怪我的。怕的就是他也急于赶路,不肯等我,要追上他所骑的那匹骏马,可就不太容易了。不过,我与他的交情已非一日,想未他也不会不等我的。”

叶慕华反复思量,不知不觉跟着耿秀凤又跑了一程。此时已出了归德堡,走在山路之上,隐隐听得前面山谷中的厮杀声了。叶慕华按捺不住要查究个水落石出的必情,心想:反正已和她来到了这儿,为人为到底,送佛送到西,索性再助她一臂之力。”

东方的鱼肚白己变为满天金色的朝霞,转眼间一轮旭日亦已透出云层,山谷间弥漫的雾气在阳光之下消散的,层峦叠嶂,就似被揭开了一层薄雾轻绡,豁然显露。远远望去,山头上已是隐约可见幢幢人影,似在四散奔逃,一时间难以分清敌我。

耿秀凤挥舞双刀,快马疾驰,远远的扬声喝道:“归德堡已给我们攻破,归老贼的祠堂也给我们烧为干地了。你们受了归老贼几个臭钱?何苦为他卖命!”她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将声音远远的送出去,这一喝果然有震慑敌人的功效,更多的人逃跑上山,这时可以看得清楚逃胞的是归德堡的团练了。

只见山谷里有一队衣衫不整、满身尘土,混着点点斑斑的血迹的喽兵跑步出迎,为首的头目报道:“好,寨主你回来了。

我们正放心不下寨主,你回来了可就好了。”耿秀凤道:“哦,你们已经打了胜仗了?”

那头目虎目含泪说道:“敌人是打退了。可是,咱们的弟兄,哎,咱们的弟兄可也——。”“伤亡不少”这四个字他不忍说出来,但山谷中敌我两方伤亡遍他的情形耿秀凤也早已看到了。那头目接着说道:“这都是我指挥不当,误中敌人埋伏之故。请寨主处我以应得之罪。”

耿秀凤的手下都是她带出来的她父亲的部属,在死者伤者之中,有许多是看着她长大的。耿秀凤看了死伤之惨,当然也是忍不住泪咽心酸。当下说道:“这不关你的事,快快救死扶伤要紧。”

耿秀凤亲自给几个老人家敷葯,那两个丫鬟说道:“小姐,你歇歇吧,这些事情你交给我们好啦。”

叶慕华知她心情恶劣,又见她正在忙着,一时踌躇不敢上前。还是那两个丫鬟发觉了他的这副神气,有一个抿嘴偷笑,有一个大约是觉得于心不忍,就扯了扯耿秀凤的袖子,悄悄说道:

“小姐,人家救了咱们的性命,你也不多谢一声?”

叶慕华硬着头皮过去,施了一礼,耿秀凤抬起头来,说道:

“哦,你还没有走吗?”叶慕华道:“耿小姐,请恕我打搅你一会儿,我、我想和你说几句后。”以目示意,希望耿秀凤和他走过一边,离开众人远些,方便说话。

耿秀凤懂得他的意思,却不移动脚步。只是站了起来,说道:“叶公子,我和你没有什么话说,从今之后,你也不必再管我的事情了。”

叶慕华呆了一呆,心想:“天下竟有如此不通情理的人!”忍不住说道:“好,那么这次算是我多管闲事了。”

耿秀凤柳眉一扬,说道:“叶公子。你昨晚帮了我们的大忙,我应该感谢你。但我们绿林儿女,讲究的是恩怨分明。你要我先向你磕头道谢,然后咱们再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呢?还是恩怨相抵,以后各走各的,两不相干呢?”

叶慕华吃了一惊,说道:“江湖上理该患难相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事属寻常。我绝不敢自认对你有恩,但却也不明何以与你有怨?小姐,你的话再说得清楚些好不好?”

耿秀凤手下那四个手持狼牙棒的汉子不知什么时候已围在叶慕华的四圈,其中一个说道:“姓叶的小子,你做过的事情,你自己知道。还嫌我们小姐的话说得不够清楚么?好吧,你既要查根问底,就待我来说吧。你是我们小姐杀父的仇人,但你昨晚又救了我们许多人的性命。小姐的意思是有两条路任你挑选,一条是既报恩,又报仇。这就是先向你磕头,后和你动手。

一条是既不报恩也不报仇,这就是各走各的了,你还不明白么?

我劝你还是选后一条,趁早走你的吧,别在这里多事了。”

叶慕华大为惶惑,说道:“这就奇了,我和耿小姐的今尊大人从来没见过面,怎会杀他?”说至此处,忽地想起他昨晚曾经听到的秦柱尊的说话,便接下去再说道:“耿小姐,令尊大人不是给朝廷冤屈处死的么?这却和我有什么关系?实不相瞒,我还是和朝廷作对的呢!”

那四个手持狼牙棒的汉子,分立耽秀凤两旁,对他怒目而视。其中一个说道:“你不必自报山门,你的身份,我们早已知道。哼,要不是因为你和翎廷作对,我们的大人怎会受你株连?”另一个道:“我们的大人虽然不是你亲手阶杀,但也总是受你陷害的!你想不承认是我们小姐的仇人么?”

叶慕华听了他们的口气。开口“朝廷”闭口“大人”,心里想道:“原来他们只是为了故主被朝廷处死,这才投入绿林竹,却并非与义军一路。”当下忍不住气说道:“不错,你们的大人是朝廷总兵,我是朝廷叛逆。但这就是更加扯不到一起了。我纵然罪该千刀万剐,却又与你们的总兵大人何关?”

耿秀凤的心情本来就很不好,此时听得他们一再堤起她的爹爹之死,不由得更是心中伤痛,也就生起气来,说道:“我爹爹是知道你曾经和他敌对的,但他可并没有害你之心。你却为何将他陷害?”

叶慕华按下怒气,说道:“我怎样将他陷害?我自己可还一点也不知道呢!”

耿秀凤冷冷说直:“你还记得那日我与你在麦积山之约么?”

叶慕华剑冒一竖,火气见上心头,大声说道:“原来你还记得那日之约?哼,我不敢说是你们父女想要害我,但我到了麦积百山上。却不见你耿小姐的芳踪。在山上等着我的是十三名大内高手?”

耿秀凤吃了一惊,道:“你说的当真?”

叶慕华道:“我的身还留着十几处伤痕呢!侥幸的是我没有死,而你们的那十三名高手却全都死了。不过,虽然他们没有留下活口,你也总该知道吧?”

耿秀凤道:“为什么我会知道?”

叶慕华道:“我与你的约会之事,若不是你透露出去,我怎会这么巧碰上那十三名鹰爪?”

耿秀凤现出惊疑的神气,心里想道:“难道是我爹爹泄漏出去的?”想起了当日,她将约会叶幕华之事,在帐中秘密告诉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坚不许她赴约,但也曾亲口答应过她,不追究这件事情,也决不会伤害她的朋友。她是信得过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回 打破牢笼飞彩凤 喜从王手接金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