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47回 尽释恩仇迎侠女 分清斜正叛师门

作者:梁羽生

话犹未了,只听得“刷”的一声,一柄匕首已是遥掷过来。

风从龙在百忙中抓起马鞍一挡,他的功力仅仅恢复两三成,马鞍虽然击中匕首,却未能将它打落。匕首余势未衰,给马鞍一碰,斜飞出去,“噗”的一下在他肩头划开了一道伤口,血流如注。这还幸亏是他得到那老婆婆的提醒,要不然匕盲早已插入他的后脑了。

只见在那土堆后面,乱草丛中,出现了三个汉子,其中两个打扮成黑自无常的模样,还有一个形状更是古怪,发如乱草,满面血污,明明是个男子,却穿着女人的衣裳,那件衣裳又是给撕破了的,露出个黑茸茸的胸膛。

原来这两个扮作黑自无常的汉子,正是昨晚在归德堡给耿秀凤充当内应的那对朱家兄弟。那个满面血污的汉子,则是和他们一伙的扮作“女鬼”的那个人。

昨晚一场激战,“女鬼”给归古愚的大力鹰爪功抓伤,伤得颇重。朱家兄弟也受了一点轻伤,还能跑路。他们背了受重伤的同伴先逃出归德堡,未能与耿秀凤会合。本来他们是准备到一个相熟的人家养伤的,半路跑不动了,而受重伤这个“女鬼”又必须急救,故而只好在这山上躲藏起来,藏匿之处,恰恰就是叶慕华刚才审问风从龙的附近。

他们起初是因为不知叶慕华与宇文雄的底细,一时不敢露面。后来虽然知道他们是侠义道,但听他们正在审问风从龙,事关机密。而江湖上的避忌之一,就是不可偷听别人的秘密,他们一来是为了避嫌,二来是不想打扰叶慕华的审问。因此决定暂不露面,待他们的审问告一段落之后再说。不料刚终结之时,那老婆婆又来了。朱家兄弟识得这老婆婆的厉害,更加不敢露面了。

待到宇文雄与时慕华联手,和那老婆婆打成乎手之后,朱家兄弟才松了口气,老婆婆是在半路上截住叶慕华激战的,离他们藏匿之处有十数丈之遥,他们屏息呼吸,老婆婆的全副精神用于对付敌人,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直到那“女鬼”掷出匕首之时,老婆婆方始发觉。

朱家兄弟从刚才听到的“审问”中,已知风从龙的鹰爪身份,而且不是普通的鹰爪,倘若给他逃跑,祸害不小,在这关键的时刻,朱家兄弟再也顾不得本身的危险,双双跃出土堆,便向风从龙扑去。扮作“女鬼”的那个汉子,擅长暗器,因受伤太重,敷了金创葯之后刚刚止了血,却还不能走动。他飞出一柄匕首,用尽了气力,此时又晕倒在那土堆后面了。

那匹“一丈青”受了惊吓,跑了开去,说时迟,那时快,朱家兄弟已是双双扑到,各使用一对佛手拐,一左一右,夹攻风从龙。

若是平时朱家兄弟绝对不是风从龙的对手,但此际风从龙的功力仅恢复了两三成,朱家兄弟虽然也受了一点轻伤,但两人联手,却是胜过他了。

风从龙的大力鹰爪功使不出来。只能用马鞍遮拦格挡,不过数招,险象环生,眼看就要毙在朱家兄弟的拐下。

那老婆婆“哼”了一声,喝道:“有我在此,谁敢动风从龙,的半根毫发,我就要他的性命!”话犹未了,只听得“卜”的一声,风从龙的马鞍给朱老大的佛手拐打碎,朱老二手起拐落,就向他的天灵盖敲下来。

风从龙吓得魂飞魄散,没命叫道:“欧阳大娘快来救我!”就在朱老二的佛手拐将落未落之际,蓦地里一枚暗器闪电般的射来,却原是那老婆婆飞出一枚指环,正中朱老二的“愈气穴”,朱老二的佛手拐未打着风从龙,自己先跌倒了。

叶慕华的母亲复胜欧阳,娘家原是住在终南山的。叶慕华听得风从龙的口中叫出“欧阳大娘”的名字,忽然想起了此地正是终南山,不禁心里一惊,想道:“难道,难道这妖妇竟是我外婆家里的长辈?”

那老婆婆十指套着指环,已经打出四收,还有六枚。叶慕华心念未已,那老婆婆一弹指,“铮”的又发出一枚。

叶慕华不顾一切,剑掌兼施,向那老婆婆猛攻,宇文雄也改用追风剑法,配合叶慕华的攻击,他们两人摆不脱那老婆婆,那老婆婆在他们的联手猛攻之下,也袖不出身子去助风从龙。

朱老大功力较高、距离又远,哪枚指环打着他的麻穴,力道不足,他晃了两晃,未曾跌倒。

老婆婆应付了他们一轮猛攻,经过口气,“铮”的又发出一枚指环。但恰好在她发射暗器之时,宇文雄的剑招刺到她的前面,她略一分神解招,暗器的准头稍偏,这一枚指环擦着朱老大的肩头飞过,没打中他的穴道。

但朱老大给她的第一枚指环打中麻穴,虽然没有跌倒,一条手臂已是不听使唤,气力也弱了一半,风从龙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大,已是将他迫得拐法大乱。

老婆婆正想再发指环,就在此时,忽听得马铃声响,一个红衣少女骑着一匹枣红马飞快地跑上山来。这红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耿秀凤,她骑的那匹枣红马却是宇文雄留在山下的那匹坐骑。

那老婆婆打向朱老大的第三枚指环发出,耿秀凤的快马及时赶到,马鞭一挥,卷着了朱老大。她使的是股巧劲,轻轻一拉,将朱老大拉过一边,恰巧避过了那枚指环。耿秀凤因为这是师父所发的暗器,所以不敢将它打落。

耿秀凤拉开了朱老大,跳下马来,连忙叫道:“师父手下留情,他们是和弟子结盟的朱家兄弟,是自己人。”

朱老大也连忙叫道:“这厮是朝廷鹰爪。耿女侠,你赶快把他料理了再说!”他们都在抢着说话,耿秀风代朱家兄弟求情,朱家兄弟则在催她杀风从龙,变成了各说各的。待到朱老大听清楚了耿秀凤叫那老婆婆做“师父”,方始大吃一惊。

耿秀凤刚刚来到,一时间还弄不清楚目前的这个局面是怎么回事。听得风从龙是个朝廷鹰爪,也不觉吃了一惊,正要去对付他,那老婆婆已在喝道:“秀风,住手!这个姓风的是我所要保护的人,任何人不许伤他一根毫发!”

师命不敢不遵,耿秀凤只好住手。风从龙在他们说话的时间,已经追上了那匹“一丈青”,他生怕有甚变卦,急急忙忙跨上马背,便自跑下山去了。

叶慕华大叫道:“耿姑娘,这姓风的是叶屠户的护院,叶屠户是陷害你爹爹的人,你怎可将他放了?放走了他,祸患不小。

快快去追,还来得及!”

那老婆婆也在同时叫道:“秀凤,过来!这姓叶的是你的仇人。你过来,我让你亲手杀他!”要知那老婆婆对付他们二人联年,刚好是半斤八两。此时耿秀凤若然来杀叶慕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那老婆婆是想要她徒弟助她取胜。

耿秀凤茫然不知所措。师父为何与叶慕华交手?又为何要保护那个被朱家兄弟指为“朝廷鹰爪”的风从龙?她都是全不知情。同样那老婆婆也不知道她的徒弟与叶慕华之间的曲折。

在风从龙刚刚骑上“一丈青”的时候,耿秀凤若然立即去追。两匹坐骑脚力差不多,风从龙气力未曾完全恢复,耿秀凤是可以追得上他的。几时风从龙已经去得远了。而且在师父的严命之下,叶慕华也知道她是不会听自己的话了。

叶慕华叹了口气,一面抵敌那老婆婆,一面叫道:“耿姑娘,一误不能再误。我不是你的仇人,你我之间的误会完全是叶屠户陷害的。不信,你问朱家兄弟!你我即使不是同一路的人,也不应该是仇敌!”在叶慕华说话的同时,那老婆婆则在连声催促:

“凤儿,还不过来!”

朱老大说道:“耿寨主,这位叶少侠说的都是实情。我刚才亲耳听得那姓风的鹰爪向他招供的。”于是一五一十的将他无意中偷听得知的真相,向耿秀凤和盘托出。

叶慕华、宇文雄拼命抢攻,使得那老婆婆无法腾出手偷发暗器。老婆婆怒道:“凤姑,你怎么啦?你不听为师的话,难道是想背叛师门么?不错,那姓风的是给朝廷当差,但这又有什么碍得着你了?你的爹爹还做到朝廷的总兵呢!他们编造这姓风的口供,是假是真,还不知道。即使是真,你的仇人也只是叶总督。叶总督手下多少当差的人,难道你都要杀个一干二净么?报仇是一回事,但你可犯不着和朝廷作对的贼人混在一起。”

耿秀凤对师父的话置若罔闻,却用心的听朱老大说明了真相。她知道朱家兄弟是绝对不会欺骗他的。

不错,在耿秀凤的初意,是只想为父亲报仇,还没想到要反叛朝廷的。但当她在绿林中经过一些时日之后,她已渐渐明白,这个“朝廷”是庇护一切像她仇人叶屠户之类的坏官的,她也渐渐知道了更多的“官迫民反”的事情。即使她还没有决心反叛朝廷,但她也预感得到,她这一生是绝不会恢复“官家小姐”的身份、势将是走上和“朝廷”作对的路了。

此际,她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了这个姓叶的少年非但不是她的仇人,反而是她的恩人,她还焉能违背良心,听从师命,恩将仇报,助纣为虐?

叶慕华叫道:“这姓风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公差,他是专门为朝廷杀害江湖义士的鹰爪,他也是叶屠户倚为靠山的护院。”其实,不用他说、耿秀凤在听完了朱老大的说话之后,也早已明白了。

耿秀凤又是伤心,又是惶惑。这次她本来是到终南山来拜见师父的,却想不到师父竟是和她的仇人有关连的人。她要庇护叶屠户的“护院”,还要自己去杀于己有恩的叶慕华。耿秀凤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有一点她是明白的:她绝对不会这样做。任凭师父怎样处罚她,她也不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的。

耿秀凤含着眼泪,说道:“师父。你只当没有这个徒弟吧!”正要跨上那匹枣红马,忽地一眼瞥见晕在土堆后的那个昨晚扮作“女鬼”汉子。耿秀凤解开了朱老二的穴道,又给了朱老大一包葯,说道:“这匹马留给你们。你们救醒五哥,也赶快走吧。”她自己可是片刻也不想再留了,交代了这几句话。便即掩着泪痕,独个儿下山去了。

那老婆婆怒道:“好呀,你羽毛丰满要飞了么?看你可飞得出我的掌心?且待我收拾了这两个小贼,再抓你回来算帐!”

叶慕华怎能让她脱身,剑中夹掌,越攻越紧。那老婆婆说了大话之后,气力却似越发不加,她本来是把那绸带使得夭矫如龙的,此时也渐渐缓慢起来。

激战中只听得“嗤、嗤”两声,叶慕华与宇文雄双剑交叉削过,把那条绸带削为三截。剩在老婆婆手中的只是短短的一段。

老婆婆索性不用任何武器,把绸带一抛,双手一搓,蓦地发出一声长啸。霎时间只见她掌心俨若涂脂,变得血红。

叶幕华心中一凛,虽然不知道她要使出什么杀手,也知道这是一门邪派功夫,连忙叫道:“宇文兄,小心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老婆婆掌挟劲风,已是双掌一齐劈出。

她那掌风竟然是热呼呼的,触人如烫!

说也奇怪,她刚才还似气力不支的样子。突然间掌力却似浪涌波翻。叶幂华抢在宇文雄前面接招,青钢剑被老婆婆的掌力荡开,叶慕华只得使出般若掌力,硬接那老婆婆一掌。

叶慕华曾用般若掌力与她对过三掌,虽然给她破解,但也是彼此无伤而已,叶慕华并不怎样吃亏,而那老婆婆也似乎对他的专伤奇经八脉的般若掌有些顾忌,所以叶慕华才敢大胆使用。

不料,这一次却是大大不同。双掌相交之下,叶慕华的掌心竟似给一块烧红的铁块烙过似的,火辣辣作痛。顿时间只觉气血翻涌,五脏六腑,都好似要翻转过来。

原来这老婆婆用的是“雷神掌”的邪派功夫。她丈夫的“雷神掌”是武林一绝,不过她这“雷神掌”、是跟她丈夫练的,火候尚还未到,不能说用就用,而每次使用,又颇伤元气。她是因为没有其他办法可以速胜,所以直到现在才决意使用的。

叶慕华身不由己地退了几步,老婆凄哈哈笑道:“你知道我的厉害了么,看在你母亲的份上,你母亲虽然得罪了我。究竟也还是欧阳家的人,你跪下来磕头吧,我不杀你!”

宇文雄防她伤害叶慕华,以“大须弥剑式”挡在他的身前,替他防护。宇文雄的本领不及叶慕华,但大须弥剑式却是最上乘的护身剑法。老婆婆急切间破他不得,冷笑说道:“好,你这小子要逞英雄是不是?我就先要了你这条小命!”

叶慕华喘过口气,说道:“宇文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尽释恩仇迎侠女 分清斜正叛师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