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48回 情场恶浪多风险 战地腥云伏祸胎

作者:梁羽生

宇文雄被这一掌打得满天星斗,脑痛慾裂,迷糊中恍惚听得杨钲叫:“梵儿,快跑!”宇文雄只听得清楚这一句,尚未看见来人,便即昏迷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宇文雄渐渐恢复了知觉,眼皮还未睁开,便听得身边有人谈话。先是一个女予的声音道:“可惜仍是给杨钲这姦贼跑了!”随着一个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说道:“这姦贼吃了我一掌,虽然逃得性命,伤也不轻,咱们总算是给灵儿报了氓山上的一掌之仇。”

这声音似曾在哪儿听过似的?宇文雄的记忆一下子未能恢复,慢慢才想了起来,原来就是在他昏迷之前,喝骂杨钲父子的那个人的声音,杨钲就是因为看见这人来了,才叫他的儿子逃跑的。

宇文雄心里想道:“难道我不是落在杨钲手中,却给这人救了?”

那女子道:“好了,好了,他会动了。只需要醒了过来,就好办了。老韩,可以把粥端进来啦!”

宇文雄气力也恢复了一些调但慢睁开了限睛,发觉自己是在一间茅屋之中,躺在土坑上,坑前是一男一女,大约都是在五十来岁年纪。男的三缕长鬓,相貌戚严。女的则带着笑容,态度慈祥,像是母亲一样的看护着他。

宇文雄大难不死,几疑是梦,正想说话,那威严老者已先问他道:“你是江海天的徒弟吧?你叫什么名字?”

宇文雄道:“弟子宇文雄,是前年投入江大侠门下的。多谢老前辈救命之恩。”心想:“这老者是谁,我从未见过,怎的他却知道我的师承?”

那老者笑道:“是天山派的钟展。我见你使的大须弥剑式,料想你一定是江海天的弟子,果然不差。”

宇文雄又惊又喜,这才恍然大悟。原夹“大须弥剑式”源出天山剑法,三十年前宇文雄的师祖金世遗得天山派老掌门唐晓澜的指点,揉合了天山剑法与乔北溟武功秘复的精华,另创一派,他所增变演化的大须弥剑式也就成了天山剑法的旁支。同源分流,各俱佳妙。正因“大须弥剑式”源出天山,所以钟展一见便猜中了他的师门来历。

钟展上次参加氓山大会之时,宇文雄不在场,他们现在是第一次见面。但以前虽未见过,宇文雄却是早已听得师父说过钟展的了。钟展是现任天山派掌门人唐经天的师弟。在武林中的辈份和他的祖师金世遗是同辈,师门的渊源是非常之深的。

那女的说道:“这么说,叶凌风是你的大师兄了,我的一子一女,都在你大师兄那儿。嗯。你的大师兄不但是文武双全,还是个指挥若定的将才。他们这支义军打得很出色,听说已快要打到小金川了呢。你是去辅佐你的时师兄的吧?”这个女人是钟展的妻子李沁梅,她的一子一女,便是当日在氓山大会之后,参加援川义军,随同时凌风入川的钟灵和钟秀。

宇文雄听得李沁梅如此称赞叶凌风,一时不知如何说好。李沁梅见他好半晌没有说话,翟然一省,笑道:“对啦,你刚刚醒转,身子虚弱,还是吃点稀饭养养精神吧,不必忙于说话。”

一个披着兽皮缝制的衣服,看来像是个猎户模样的人,用筐子盛了一大海碗的稀饭和四个小菜进来,宇文雄试试气力,已经可以不用人扶坐起。他正感饥饿,当下向那猎户道了声谢,吃了大半碗稀饭。

钟展给他把了把脉,说道:“你的内功底子不错。再养息两天,大约可以走路了。”李沁梅接着笑道:“你不知道,你晕迷了这么多时候还未醒来,可真把我们急煞了。”

宇文雄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我昏迷了多少时候了?”

李沁梅道:“整整一天一夜,”

宇文雄失声叫道:“糟糕,糟糕!竟耽搁了这许多时候么?”

钟展道:“你的后脑受了震荡,瘀血堆积,我给你推血过宫,化开瘀血。幸亏你内功底子不错。我本来以为你还没有这么快醒转的呢。你安心养息吧,什么事情都暂且抛开再说,反正也不过只需养息两天。”

宇文雄道:“不行啊,这,这事是不能耽搁的。这,这是什么地方?”

李沁梅道:“这里是云雾山,离开你受伤的地方约有百里之遥。这是我们相熟的一家猎户:你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养伤要紧,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抛不开?”

宇文雄道:“我、我是要到小金川去的。”

李沁梅笑道:“你放心,我们也是想去你的叶师兄那儿探望我的儿女的,过了两天,待你气力精神都恢复了,我们和你一道走。你是到你大师兄那儿的吧?”

宇文雄道:“是,不,不是。我是要去找叶凌风,但,他他可不是——”

武林中最重尊卑之别,师弟是不能直呼师兄之名的。李沁梅莫名其妙,不待他把话说完,便很不高兴地问道:“怎么,你‘只’是去找叶凌风,难道叶凌风不是你的师兄?”

宇文雄道:“从前是的,现在不是了!”

钟展浓眉一皱,峻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沁梅也赶忙问道:“他不是你的师兄又是什么?”

宇文雄撕开衬衣,从夹层里取出四川总督叶少奇的那封密折,说道:“钟老前辈,你看了这个就明白了。”

钟展看了几行,神色大变。李沁梅凑近去看,吓得比丈夫更甚,哑声说道:“叶凌风、他,他竟是朝廷的姦细?”

宇文雄道:“晚辈正是因此要赶往小金川揭发这件事情。一方面是为义军除此姦细,一方面也是替师父清理门户。家师嘱咐:到了小金川,恐怕还得请令郎令媛一同处置这个好贼呢。”宇文雄就是因为师父有这个吩咐,而他又早已知道天山派的师门渊源,所以才敢把这些秘密,全部告诉钟灵、钟秀的父母的。

李沁梅六神无主,把密折交还了宇文雄,叠声说道:“这可怎么是好?这可怎么是好?”

原来李沁梅因为受叶凌风的外表所欺骗,对他十分“赏识”,颇有将女儿许配于他之意。她准女儿随军入川,私人方面的原因,就是希望钟秀与叶凌风多点接近的机会。如今不料叶凌风竟是叛徒,叫她怎能不急?她初时怕女儿不领会她的用心,还曾向女儿屡次夸赞过叶凌风。如今则颠倒过来,生怕女儿受她影响,上叶凌风的当了。

宇文雄更为着急,说道:“是呀:事情如此紧急,我怎能等待两天?”

钟展沉吟半晌,忽然说道:“好,我教你今日可以动身便是。”当下,默运玄功,力透指尖,片刻之间,点了宇文雄身上的七处穴道。钟展的指尖所到之处,宇文雄便隐隐感到有一股热气从穴道中钻进来,有说不出的舒服。

钟展歇了一歇,说道:“少阳经脉已通,接着我要替你打通大阳经脉和厥阴经脉;可能会有一些痛楚,你忍着点儿。”少阳、太阳、厥阳是为三焦经脉,打通三焦经脉是修练上柔内功所必然的途径。以宇文雄目前的造诣,若要打通三焦经脉,最少得化五年功夫。

事文雄喜出望外,想要表示谢意,钟展道:“别说话,气沉丹田,意存天枢。”随刻出指如风,不消片到,又点了宇文雄的太阳经脉和厥阴经脉的十四处穴位。

钟展所甩的时间无多,他连点二十一处穴道,俨如蜻蜓点水,一掠即过,看来也似毫不费力。但实际却是累得满头大汗,原来他替宇文雄打通三焦经脉,自己也耗了三年动力。

宇文雄只觉全身熬热,如火内焚。钟展取出一颗碧绿色的葯丸,让他吞下,过了大半个时辰,宇文雄将真气导人丹田,始觉遍体清凉,精神陡振。

原来这颗葯丸乃是用天山雪莲为主葯而制炼的碧灵丹,具有清热、解毒、固本、培原等等葯效。给人打通三焦经脉,除了要耗掉本身的功方之外,还必须有这样的灵丹相助,才可以保得对方的安全;所以只有天山派的高手方能做到。

钟展本来可以代宇文雄报讯的,但觉得还是宇文雄自己去更好,一来他不愿抛下宇文雄,二来宇文雄还兼有代师清理门户的任务,这是钟展所不能替代的。故而钟展不惜灵丹、功力,成全了宇文雄。半年前钟展在氓山大会之时,也曾为叶凌风打通三焦经脉,助他大增功力。那时他是因为想招叶凌风为婿,赠他这份“厚礼”的。如今则是为了挽救义军,又给宇文雄打通经脉,两者的意义自是大不相同。钟展回想起当日之事,不胜感慨。

宇文雄恢复了功力,心里想道:“风从龙骑的是骏马,可惜我这匹赤龙驹——”心里正想到赤龙驹。忽地便听得赤尤驹在外面嘶鸣:

宇文雄这一下更是喜上加喜,说道:“赤龙驹也夺回了么?”

钟展笑道:“赤龙驹很有灵性,我替它赶跑了杨钲,它便服服帖帖地跟我了。此时正在外面吃草呢。”

宇文雄大喜道:“有赤龙驹就好了,我只耽搁了一天一夜,今后兼程赶路,或许还可以赴在风从龙的前头。”

钟展夫妇送他上路,钟展说道:“你的马快,你先走一步,我随后也要来的。你的武功已胜从前,杨钲受了我的掌伤,你即使碰上了他,料想也可以胜过他了。好,你放心去吧!”

宇文雄忽地想起一事,说道:“弟子有件事情,想拜托老前辈。”

钟展道:“不必客气,说吧!”

宇文雄道:“弟子这次入川。是和一个友人同行的。他的坐骑较慢。走在后头。我和他约定,每走十里,就给他留下一个记号的。昨日我受了伤,记号中断,他不见记号,一定很是担心。如今他多走一天的路程、不知是否已赶在我的前头。假使未曾赶过,还在后头的话,老前辈若然碰上,请代为告诉他一声,免他担心。”

钟展道:“好的。你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相貌如何?”

宇文雄说了叶慕华的名字。仔细描绘了他的相貌。钟展怔了一怔,忽地对妻子道:“沁梅,你还记得前两年咱们给识一个哈萨克族的酋长,他说曾有姓叶的父子二人,好几年前在科尔沁草原帮他们打过仗。他们姓的是汉姓:但却用胡人名字,也不知他们是否汉人。不过,儿子的相貌,看起来却比父亲更像汉人。”

李沁梅道:“不错。是有这事。当时你还疑心那人是叶冲霄,不过,咱们没有机会到科尔沁草原,后来也没有再进一步打听了。”

钟展道:“你还记得姓叶的那个儿子的名字吧?”

李沁梅笑道:“倘皆他是叶冲青的儿子的话,那就当然是叫叶凌风了。四川总督叶屠户的儿子冒用这个名字,才教江海天相信他是内侄的。”

钟展道:“不,我是说他的胡人名字。”

李沁梅想了一想,说道:“当时那个哈萨克族的酋长是说过的。西域有许多小国,也不知他是哪一个的姓氏名字?那几个字怎么念我也忘记了。不过,意思是还记得的,大约是对中华上国极为仰慕的意思。”

钟展拍了拍手,说道:“这就对了!宇文雄的那位朋友叫叶慕华,可不正是仰慕中华上国之意?”

宇文雄呆了一呆,蓦地恍然大悟,说道:“一定是了!叶慕华一定就是真叶凌风,怪不得他对于假叶凌风的事情了如指掌,首先揭发那个姦贼的阴谋、原来那好贼就是冒充他的!”

钟展很是高兴,说道:“一定是这样的了,哈哈,江海天错认亲戚,如今咱们给他找回真的内侄,将来说不定还有真假叶凌风对质的好戏上演呢。这也真算得是武林趣事了。”

李沁梅一瞪眼睛道:“还说‘趣事’呢?秀儿要是上了他的当,哼,我只怕你哭也哭不出来!”她数说大夫,自己的眼眶却先自红了。但此事却不能埋怨丈夫,只能埋怨自己。

钟展忙道:“好,宇文世兄,你的事情要紧,赶快走吧。我会替你留心叶慕华的行踪的。”

李沁梅也赶着嘱咐宇文雄道:“你见了钟灵和钟秀,告诉他们,我马上就会来的。祝你一路平安,将这姦贼手到擒来!”

宇文雄跨上赤龙驹,兼程赶路。一路之上,仍然没有发现风从龙的行踪,也打听不着消息。不知他究竟是在前头还是后头?

宇文雄担着两重心事,除了怕风从龙赶在他的前头之外,就是挂虑他的师妹江晓芙了。

李沁梅害怕女儿上当,他则是害怕师妹上当。马在飞奔,一幕幕的在事在他心头翻过。幽谷里的相互扶持,师门中的一同练武。还有,东平湖畔的笑语盈盈,小山坡上的衷情吐露。他们并没经过山盟海誓,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回 情场恶浪多风险 战地腥云伏祸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