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49回 万里飞骑传警报 中霄探帐破姦谋

作者:梁羽生

江晓芙暗暗吃凉,心中想道:“他是从下面上来的,该不会是存心偷听我们的说话吧?”

心意未已,叶凌风已走到她们眼前,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你们真好兴致,这么晚了,还未睡么?”

钟秀道:“我心情有点紧张,睡不着觉,和芙妹出来说话,说得高兴,忘记了时刻了。”

叶凌风道:“你们在谈些什么?这样高兴?”钟秀略一迟疑,笑道:“也不过是些家常闲话。现在什么时候了?”

叶凌风道:“也不算太晚,大约是三更时分。嗯,月色很好,我也不想睡了。我陪你们聊聊天吧。”

江晓芙故意打了个呵欠,说道:“你不想睡,我可想睡了。

秀姐,咱们回去吧。”

叶凌风道:“军务繁忙,咱们难得相聚,再待一会儿何妨?

对啦,我这两天在练轻功。其中有个运气的诀窍,我正想向钟姑娘请教呢,明天一打仗,又不知什么时候,咱们才能切磋武功了。”叶凌风说话之时,双眼望着钟秀,一脸恳切要她留下的神情。

钟秀意乱情迷,讷讷说道:“芙妹,你再多留一会儿吧?”

江晓芙暗暗生气,一跺脚道:“你喜欢和叶师哥说话,你陪他吧。对不住,我可少陪了。”

江晓英毕竟还是孩子脾气,也没想到留下钟秀的后果,说了之后,不理钟秀,回头就走。

钟秀下不了台,不觉也有点生气,心道:“你不喜欢叶师哥那也罢了,却何必冷言讽我?如今你说了这样的话,我若跟你回去,岂不是要令叶师哥更为难堪?”于是也就淡淡说道:“好吧,你先回去,我过会儿就来。”

江晓芙本以为她会跟来的,想不到她竟然留下。江晓芙暗暗后悔,但话已出口,却也只好单独回去了。江晓芙心里想道:

“好在我已郑重嘱咐她不可将我刚才的说话告诉任何人,想来她不至于不知轻重的。”

江晓芙走后,叶凌风笑道:“我这师妹脾气不大好,你可得多担待她些儿。看在我的份上,不要和她生气才好。”叶凌风这几句话说得巧妙之极,一来显得他是爱护师妹,二来又显得和钟秀亲近,毫不着迹的就表明了他是看重钟秀、信赖钟秀的。

钟秀笑道:“我怎么会怪晓芙呢?我一向是把她当作我的妹妹的。其实她的脾气也没什么,只不过有点固执,对人有点偏见而已。我觉得你倒应该和她多亲近一些。免得师兄妹反而生疏了。”

叶凌风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我只怕你多心。”钟秀满面红晕,娇嗔说道:“我多心什么了?”脸上娇嗔,心中可是甜丝丝的。

叶凌风度:“我是和你说笑的。你武功好,性情又好。

……”钟秀插口道:“多谢你了,你别尽是夸赞我啦。咱们说正经的。”

叶凌风接下去说道:“说正经的,我知道你胸襟爽朗,为人热心,你是想我们师兄妹有好。唉,只可惜——”说至此处,长长地叹了口气。

钟秀道:“可惜什么?”

叶凌风遭:“可惜晓芙对我误会太深,她为了一桩事情怨恨于我,其实却是错怪了我的。”

钟秀道:“那你为什么不和她说个明白?”

叶凌风道:“这件事情,我是不便亲自和她说的,说了她也不会相信。”

钟秀道:“什么事情?”其实,她心中己明白是关于宇文雄的事情,不过,对于叶凌风的话中之意,却还不是十分清楚。

叶凌风道:“晓芙可曾与你谈及我的师弟宇文雄被遂出门墙之事?这事是因千手观音祈圣因遭受鹰爪所害而引起的。”

钟秀略一迟疑,心中想道:“我刚才只是听了晓芙一面之辞,如今叶师哥既然提起,想必内里还有情由。”钟秀一来是不惯于说谎,二来也是因为大过相信叶凌风,竟把江晓芙的叮嘱置之脑后,点了点头,答道:“她正是刚刚和我谈及这件事情。”

叶凌风道:“我师母因为宇文师弟嫌疑最大,而且又有岳霆的指控,故而只好狠起心肠将他这出门墙,但师妹却怀疑是我在师母跟前说了师弟的坏话,其实,我——”

钟秀道:“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绝不会背他说人坏话。晓芙不明事理,冤枉了你。”

叶凌风道:“我岂只没有说宇文师弟的坏话,还暗中包庇了他呢。要不然宇文雄恐怕不只是被赶出门墙了。”

钟秀吃了一惊道:“莫非宇文雄当真是?……”“姦细”二字,她不敢即吐出来。

叶凌风道:“虽无真凭实据,但蛛丝马迹却是处处可寻。祈圣因的坐骑中毒,那晚是宇文雄喂它草料。”

钟秀道:“此事晓芙也曾提及,但她坚不相信宇文雄会下毒。”

叶凌风道:“还有一件事是师母和晓芙都未知道的,我也不敢说。如今我告诉你,只是想你明白;你可别告诉晓芙,免得她伤心。”

听叶凌风的语气,宇文雄乃是姦细已无疑义。钟秀惴惴不安,暗暗为江晓芙感到难过。当下低声说道:“你把事情真相告诉我,咱们再琢磨琢磨,看看是不是应该告诉芙妹。”

叶凌风道:“那晚我与宇文雄师弟同往东平镇,但却是彼此分头办事的。我抓葯出来,在约定的地点等他,久久不见,我等得不耐烦,便去找他,无意中却发现了他一个秘密。”

钟秀道:“什么秘密?”

叶凌风道:“我发现他从镇上一家新开张的酒楼出来,有一个彪形大汉送他,门闪缩缩的正在打开一扇侧门,那个大汉没有踏出门外,躲在里面和他说话,我只听到了一句,那大汉说:

‘时间要准,记着是早一个时辰。’随后那大汉鬼鬼祟祟的似乎是将一包东西交了给他。当时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事发之后。我才明白,那是一包毒葯,那人要宇文雄在饲料中下毒,毒害干手观音的坐骑,所以时间必须算得很准,早了不行,迟了也不行。”

钟秀大惊道:“你回来之后,为何不告诉师母?”

叶凌风道:“当时我还未知道那是毒葯,也未知道那间太白楼乃是黑店,宇文师弟与我会面之后,不知我已发现他的秘密,绝口不谈他曾进过那间酒楼的事情。我不惯探听别人隐私,故而也就没有盘问他了。”

钟秀更是吃惊,道:“那间酒楼是黑店?这么说他当真是私通敌人的好细了?”

叶凌风道:“可不是吗?第二日岳霆到来,就揭发了那间太白楼是朝廷鹰爪的窝藏之地,专为监视江家而开的。那日偷袭千手观音的敌人也就是从太白楼出来的。”叶凌风把自己的所作嫁祸给宇文雄,说得似模似样,教钟秀怎能不相信他?

叶凌风继续说道:“芙妹年纪轻,上了宇文雄的当,是死心塌地的爱他的。所以我曾再三考虑,终于还是决定隐瞒此事,假如我告诉师母、师母一定要把宇文雄杀了,那岂不是伤透了芙妹的心?”

钟秀心事如麻,说道:“这事不让芙妹知道,只怕更要害她一生。”

叶凌风叹口气道:“但愿宇文雄能够悔悟。改邪归正。那么这事咱们就给他遮瞒过去,免得影响芙妹对他的感情。”

钟秀叹道:“你真是心地宽厚,常人难及,但你以君子之心待人。只怕别人以小人之心待你。”此时她完全为叶凌风着想,不禁想起江晓芙刚才告诉她吩咐她不要说出去的事情。脸上现出了一派惶恐的神色。

叶凌风微笑道:“秀妹,你在想着什么心事?”这是叶凌风第一次对她如此亲呢的称呼。一声“秀妹”,登时叫得钟秀心里热呼呼的,再也没有心思去考虑江晓芙的叮嘱,于是不知不觉的靠近了叶凌风,仰面看他,惶然说道:“叶大哥,我、我在为你担扰。”

叶凌风故作不懈,轻轻捏着她的手心道:“你在担忧什么?”钟秀道:“芙妹刚才和我说,他——”叶凌风笑道:“你们两人间的私话,要是不方便说的,那就别说吧。”

钟秀一咬牙根,说道:“不,这不是私事,宁可芙妹怪我,我也是非说不可了。叶大哥,你可知你的师父对你、对你——”

叶凌风道:“我知道师父对我是起了一点怀疑。父亲总是偏信女儿的,师妹对我有了误会,也就难怪师父对我起疑了。这也没有什么?师父迟早总会明白的。”

钟秀道:“江大侠不仅是对你起疑,他还要查个水落石出呢。

听说他这次入京,就是为研究尉迟炯夫妇受害之事的。”

叶凌风暗暗吃惊,神色却丝毫没有表露,十分镇定的微笑道:“那正好呀,查明真相,这是我巴不得的事情。”

钟秀道:“但你可知道?你师父还要将宇文雄找回来呢。宇文雄既是姦细,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一定会诬赖你的。芙妹好像喝了宇文雄的迷汤,宇文雄说什么,她就相信什么。你师父宠信女儿,只怕也会相信他们的。唉,到那时你岂不是要大受冤枉了。”

叶凌风最大的心事就是不知师父要用怎样的手段对付他,此时从钟秀口中得到消息,心里又喜又惊,想道:“人海茫茫。

未必有那么巧师父便能投着宇文雄。找着了宇文雄,宇文雄也不知道当日是我的阴谋。不过,留着宇文雄总是祸患,这两日内风从龙要求秘密会我,我大可以请他代我除掉这个祸根。风从龙可以调动各地官府捕头,还可以请来大内高手协助,多人追踪,总胜于师父一人寻找。”

叶凌风心里在打鬼主意,表面仍是神色自如,侃侃说道:

“君子坦荡荡,我只知以至诚待人,至于别人是知恩感德也好,是恩将仇报也好,那我就管不了这许多了。”

钟秀越发感动,说道:“叶大哥,像你这样的好人真是天下少见。可是你若受了冤枉,不但是你个人之事,只怕咱们这支义军失了首领也会弄垮。所以你必须设法对付才好。”

叶凌风道:“不,我宁可受宇文雄的冤枉,也不能令师妹伤心。”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远处似有马蹄之声,钟秀尚未听得分朋,叶凌风已是“咦”的一声,忽地甩开了她的手,便向着马蹄声的方向匆匆跑去了。

钟秀正自如醉如痴之际,叶凌风忽然一声不响的跑开。他这个意外的行动,把钟秀吓得呆了。“他是恼了我么?”“他是发觉了有什么可疑的动静么?”无数疑问从钟秀心中升起,由于少女的矜持,她不敢大声呼唤。呆了片刻,叶凌风跑得已经连影子也看不见了。钟秀这才从茫然的神态之中恢复过来,心里想道:“不管如何。我必定要去向他问个明白。若是他发现了敌人。我也该与他分担危险。”钟秀拿定了主意,于是也就急急忙忙地追下去。

你道叶凌风何以这样慌慌张张的跑开?因为那黑夜的蹄声就像一把把的尖刀插在他的心上,蹄声急骤,显然是骑者有急事赶来,而那匹坐骑也是非凡的骏马。叶凌风心中充满恐怖,他害怕的不是“敌人”,而是害怕有人来揭穿他的秘密。

这支义军是依山扎营的,最外面的一重哨岗是在大营五里之外的一处山口。马蹄声嘎然而止,停止之外,从方向判断,也正就是那个哨岗听在。叶凌风飞快的从侧面的山坡跑下去,走到近处,居高临下,看得分明,只见哨岗的卫兵正在拦着一个人,似是在向他盘问的情景。这人的身旁,停着一匹毛色火红的骏马。正是他师父的那匹赤龙驹。叶凌风又喜又惊,嘘了口气,心道:“幸亏不是师父亲来。”

这人是谁?不问可知,当然是宇文雄了。

原来宇文雄因为急于抢在风从龙的前头赶到小金川,故而日夜兼程,一刻也不放松。他有天理教总舵主发给他的一面令牌作为证件,义军中的头目只要是在江湖上行走进一些时日的都认得这面令牌。因此他一路没有受到阻拦,也很容易的就打听到了大营驻扎的所在。

可是到了大营的哨岗,宇文雄却就受到阻拦了。宇文雄按照原定的计划,也不想打草惊蛇,于是便向卫兵表明身份,要求卫兵把钟灵请出来与他见面。并且特别吩咐,只许告诉钟灵,不能禀报别人。

这卫兵为人机警,但他却从未见过天理教的令牌,听了宇文雄的话,半信半疑,心中想道:“他既是江大侠的弟子,那也就是我们主帅的师弟了。却何以不求见主帅师兄,却要求见钟副统领?”这卫兵严格遵守军中纪律,坚决不许他进去。宇文雄又不敢把重大的秘密随便对卫兵泄露,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卫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万里飞骑传警报 中霄探帐破姦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