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50回 艰危未许销英气 侧调安能犯正气

作者:梁羽生

叶凌风倒不是害怕“敌人”夜袭,因为敌方的主帅就是他的父亲。他们父子早已秘密取得联络,约好了明日午时,待叶凌风率领的这支义军进入一个死谷之时,清军在那里设伏,这才动手消灭义军的。

但也正因为时凌风知道并非清军夜袭,也就禁不住格外吃惊。前方的哨兵用响箭报警,除了是遭遇敌人袭击之外,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发现了敌方的姦细,哨兵未能将他捕获。

叶凌风早已知道风从龙入京替他父子办事,计算行程,这一两天就应该回到此地的。他们也早已约好了,到时风从龙若不是亲自来我他。也会派人来找他。当然不论是风从龙自己来或别人替他来,这人的手中都会持有叶凌风所发的令箭,在义军中可以通行无阻。但也不能不提防万一出了岔子,比如说他在被盘问之时露出马脚。或者是风从龙为了有什么事,亲自冒险前来,而恰巧碰上了认识他的一个义军头目。

叶凌风分身乏术,权衡轻重,心头想道:“宇文雄身上并无秘密文件,他也还未醒来,即使醒来指出“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 ,他手中没有凭据,也扳不倒我。现在我既然不能杀他,不如先出去应付这件事情。倘若莫的是风从龙到来,有什么意外,我也可以立即设法补救。”

叶凌风一来因为自己心中有鬼。二来他的身份是一军之主,军中有警,他作为主帅,理该前往调查,三来钟灵又在催促他去,若然不去,钟灵难免起疑。

于是叶凌风当机立断,说道:“好,钟大哥,那就拜托你小心看管姦细了。我去去就来。晓芙这丫头,你可别许她胡闹。”

叶凌风匆匆忙忙说了两句话,便即离开钟灵的营帐。可笑他只担心风从龙送来给他的秘密文件可能给人截获,却不知道正有一封密折就在宇文雄的身上,他搜不出来。

叶凌风走后,钟灵这才松了口气,难以应付的尴尬场面总算是暂时拖过去了。钟灵板起面孔道:“你们这两个丫头赶快给我回去,免得闹出笑话!”

江晓芙笑道:“现在不怕了,军中报警,我们可以装作是出来打听的,这就并不违犯军法了。你让我去看看二师哥吧。”

钟灵摇了摇头,说道:“真是拿你这丫头没有办法。你的二师哥并没受伤,你放心,他只不过是给叶大哥抓破衣裳罢了。”

江晓芙走过去扶起宇文雄,忽地“咦”了一声,说道:“钟大哥,你来看看,他的身上真是有一封书信。”

原来宇文雄把那封密折藏在衣服的夹层,叶凌风抓破了他的衣裳,露出了密折一角恰恰给宇文雄的衣抽遮往。叶凌风受阻于江晓芙,未能仔细搜查,故此没有发现。如今江晓芙将宇文雄扶起,可就发现了。

钟灵把密折抽了出来,未读内文,一眼先看见盖在骑缝处的那颗四川总督的关防印信,不禁大吃一惊,失声说道:“想不到真的搜出证据!”江晓芙道:“什么证据?”钟灵道:“你去照料你的二师哥吧。待我读完了内文再告诉你。”收起密折,走过一旁,这才把它再打开来,仔细阅读。

原来钟灵看见叶屠户的一份文件从宇文雄身上搜出,只道宇文雄己是好细无疑。他怕江晓芙把它抢去毁掉,故此躲过一旁。

江晓芙道:“好,你慢慢看吧。不管这是‘证据’也好,是别的东西也好,宇文雄总不会是个姦细。”江晓芙绝对信任宇文雄,于是心安理得的一点也不受钟灵的影响、只知去照料宇文雄。

钟灵只看了几行,面色“唰”的一下子变得如同白纸,颤声说道:“秀妹,你过来。”钟秀有点奇怪,说道:“我看不看没什么关系,待会见你说给我们听吧。”她只道是宇文雄作姦细的证据,哥哥是监军应该处理这件事情。她没有军职,与江晓芙又是情如姐妹,觉得似乎不便背着江晓芙先去看这密折。

钟灵说道:“不,正是与你有关系,你过来看。”种秀这才发觉她的哥哥神色不对,声音颤抖,惊疑不定,于是连忙走过去看。江晓芙则仍在心无旁骛的替宇文雄解穴,根本不理他们兄妹在做什么。

宇文雄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一来气力虚脱。二来又着了叶凌风的重手法打穴之故,如今己过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他的内功基础很好。体力已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恢复,一得江晓芙给他解开了穴道,他也就醒过来了。

宇文雄睁开眼睛,看见江晓芙俏生生的就在他的面前,几乎疑心是梦。江晓芙笑道:“我想不到你会突如其来,你也想不到一醒来就看见我吧?”宇文雄道:“我记得是给叶凌风这贼子打晕的,这贼子呢?”

江晓芙道:“什么,你叫大师哥做贼子?”她虽然恼恨叶凌风,但在未知道叶凌风的罪恶事实之前,还有点觉得宇文雄把大师哥叫做“贼子”未免有点“过份”。

宇文难正要说话,就在此时,忽听得“咕咚”一声,原来是钟秀在读了那封密折之后,突然晕倒了!

江晓芙吃了一惊,叫道:“秀姐,你怎么啦?”钟秀已经晕了过去,当然不会回答。钟灵喘着气说道:“叶凌风是叶屠户的儿子,他,他当真乃是姦贼!这封密折就是叶屠户给他儿子请功的奏折!

钟灵并没有直接回答江晓芙的问题,但江晓芙已经是完全明白了。她明白了宇文雄为什么将“大师哥”骂作“贼子”,也明白了钟秀为什么在看完了那封密折之后,突然晕倒了。

宇文雄道:“喔,原来你们已经发现了那封密折,那就无须我再加解释了。叶凌风这贼子呢?咱们可不能让他逃了!”

钟灵面上一阵青,一阵红说道:“咱们赶快去追!他还未曾知道咱们已经发觉他的秘密,想必尚未畏罪潜逃。”

要知钟灵虽然是不够精明,以致给叶凌风欺骗,但他却也是个责任心很重的人。此时发现了叶凌风的秘密,想起了自己平日未尽监军之责,不禁汗流浃背。是以他自己无暇再顾妹妹,立即便要追捕叶凌风。

江晓芙道:“好,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照料秀姐。”江晓芙本来也想和他们一起去的。但一想钟秀醒来之后,必定非常羞愧难堪,必须有人给她慰解。所以江晓芙才强抑怒火,留下来陪伴钟秀。

宇文雄跟在钟灵后面,正要揭开帐幕,江晓芙忽地叫道:

“雄哥!”宇文雄止步回头,说道:“怎么?”江晓芙道:“这把裁云宝剑给你!”两人只勿促的交谈了几句,但江晓芙的心事都已付托在这把宝剑之上,交与宇文雄了,宇文雄接过宝剑,心里热呼呼的、他感激师妹爱护之心,也激起了他除姦的勇气。本来他的气力尚未完全恢复的,此时只感到浑身是劲,恨不得立即追上叶凌风,就用这把裁云宝剑将他杀掉。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叶凌风出了钟灵的帐幕,匆匆忙忙的先赶回自己的帐幕中,宇文雄所乘的那匹赤龙驹,早已被他所夺,留在他的帐幕,叶凌风就是回来取这匹坐骑的。他心里早已打定了预防万一的主意,倘若有什什么不利于己的情况,在紧要的关头,也可以仗着这匹赤龙驹逃跑。

叶凌风跨上赤龙驹,赶出大营,只见一道蓝色的火焰,在山前一个山坳升起,这是表示那个地方发现敌踪。叶凌风跑在半路,前头的探予回来报道:“有个蒙面贼不理哨兵拦阻,便闯进来,不知是什么路道?”

叶凌网大吃一惊,心道:“若是风从龙,他不应该这样胡来?”心念未已,只见一骑快马已从山拗冲出,今天夜色虽然不错,但究竟比不上白天,那人又戴着蒙面巾,叶凌风一时间也还认不出是谁。

山坳本来没有哨岗,两个哨兵左右分立。哨岗的亭子是临时用木搭盖的,那蒙面人快马闯过之时,只是劈空一掌,轰隆声响,木头搭的哨岗亭子已经震塌。两个哨兵的长矛伸出,待要截他马头,蒙面人双手一抓,两支长矛飞上了半空。说时迟,那时快。他的快马已经冲过,不过,他用的是巧劲夺矛,使得恰到好处,那两个哨兵并未受伤。

叶凌风见下来人如此身手、虽不恐惧,却也不禁吃了一惊,当下拍马迎上,双方在山前的一块草坪上相遇,叶凌风喝道:

“来者是谁,给我停下!”此时他已看出来人似曾相识,但却绝不是风从龙。

来人哈哈一笑,倏的将蒙面刺除下,喝道:“狗眼睁开,瞧清楚些,你不认识我了么?嘿,嘿,你想不到你两次害我,我却依然活在人间吧?”

叶凌风这一惊才真的非同小可,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他所冒充的“真叶凌风”如今改用一个名字的叶慕华。

叶慕华冷笑道:“你冒用我的名字,我可以不管。你喜欢自称叶凌风就让你叫叶凌风。可是你冒我的身份,想要陷害这支义军。我却不能不管!”

叶凌风吃惊过后,杀机陡起,心想:“我如今的武功未必就输给他,我的坐骑则比他的好得多,我何必怕他?”纵马上前一剑就刺过去!

叶慕华冷笑道:“哼,还敢与我动手。”横剑一削,当的一声,叶凌风的长剑给他荡开。叶凌风的那匹赤龙驹却已从他身旁窜过,叶慕华再一剑刺出,已是刺他不着。

叶慕华没打落他的长剑,心中也是微微一凛,想道:“我姑父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名师,这贼子在我姑父门下不过年多,武功竟尔增进如斯!”叶慕华却尚未知道,叶凌风还得了钟展替他打通三焦经脉,功力这才突飞猛进的。

不过,叶凌风虽然功力大进,却也是叶慕华胜他一筹,叶慕华一招刺空,拍马又来追他。

这一瞬间,叶凌风已是转了好几个念头,不知是逃跑的好还是不逃的好?此时一跑了之还来得及。可是若然逃胞,岂非前功尽弃?义军的主帅固然不消说是不能当了,而且逃到清军那边,自己既不能“立功”见重,那也只不过是保得一条性命而已,过去所梦想的荣华富贵岂非落空?叶凌风是个野心极大的人,如此结果,又岂是他的心愿。

叶凌风心里想道:“他当然要揭穿我的身份,可是我没有把柄在他的子里,他口说无凭,谁会信他?我是一军主帅,只要缠着了他,待大伙儿来到,我指他是姦细,乱箭也就把他射死了。”

叶慕华那匹坐骑,远远比不上叶凌风的赤龙驹。叶凌风与他马上交锋,自是大占便宜。双马盘旋,此攻波守,斗了几个回合。叶凌风一致不过,便即跃马避开,叶慕华本领虽然较高,但却不能在三招两式之间将他收拾。

叶凌风注意到叶慕华的马背搁有一个麻袋,涨鼓鼓的也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看来似乎是有相当重量。因此他那匹坐骑就更不及叶凌风的轻快了。

叶凌风拨转马头,兜了个圈,绕到叶慕华背后,一剑向这麻袋刺去。叶慕华反手一剑,将它格开。叶凌风的坐骑已过了前头,叶凌风试了这招,见他保护这个麻袋,心里顿觉奇怪。想道:“若是什么秘密文件之类。决不会放在大麻袋里的。好,不管它是什么东西,他既要保护这个麻袋,我就攻他的弱点。”

此时叶慕华己窥破叶凌风的心意,知仇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流泪。”未到最后关头,一定不肯逃跑。于是改用以守为攻的战术,施展一路一路绵密异常的护身剑法,教叶凌风根本无隙可乘,双马盘旋,此追彼逐,转眼间又斗了十几个回合。

激战中,大营已有几个领队赶到。为首的两骑,一个名叫甘霸,一个名叫白雄,这两人都是氓山派的第三代弟子。甘霸是甘凤池之孙。甘人龙之子。白雄则是白泰官之孙,白英杰之子。他们在义军中也各有职守,甘霸是执掌军中刑罚;隶属监军钟灵。白雄则是职司参谋,受叶凌风的指挥。

叶凌风见他们到来,立即端起主帅的身份下令:“给我用乱箭把这姦细射杀!”甘霸应道:“是!”一抖手,三支金镖向叶慕华打去。跟在他后面的几个头目也或用弩箭,或用飞蝗石,或用铁蒺藜,总之是各使各的暗器,向叶慕华袭击。只有白雄未曾出手。原来白雄颇有父风,他的父亲白英杰是氓山派的智囊,有“小诸葛”之称。

白雄幼承家教,养成习惯,凡事总是经过脑筋想一想的,他想:“这人若是姦细,为什么不把他生擒以便盘问他的口供?何必就要如此忙急的就将他杀掉?”白雄心有所疑,是以不肯随众出手,不过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之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回 艰危未许销英气 侧调安能犯正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