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51回 自古忠姦难两立 终须黑白要分明

作者:梁羽生

钟灵听了探子的报告,大怒说道:“清军怎能来得如此之快?

哼,一定是叶凌风这小子早已和他的父亲密通消息,布下伏兵,就等咱们跌下陷阱的!”江晓芙道:“这还用说?当然是这姦贼把清军引来的了。咱们正可惜给这赋子逃掉,如今他又送上门来,不很好么?”

叶慕华极为冷静,迅速地判断了敌情,说道:“不错,敌人原定的计划一定是在前面埋伏,等待咱们的大队进入他们预先布置好的阵地之时,才起而‘围歼’的。如今这姦贼已被咱们揭露,赶了出去,他当时料想得到咱们不会再中他的计,所以一跑回去,就立即变更计划,赶来强攻。清军比咱们人多,他们是希望伏击不成,就来个以大吃小。但这么一来,双方都在明处,咱们也不会吃亏。咱们人数虽少,士气却高,只要大家沉着应付,部署得宜,这一仗咱们仍有胜利的把握!但咱们打的是突围战,以消灭敌人力量,减少自己牺牲为主。却不必多分力量去对付叶廷宗这小子。当然,若是他送上门来,有机可乘的话,咱们也不会放过他。”

叶慕华曾经在回疆助哈萨克族人抗过清军,颇通兵法,尤其长于野战。当下立即作好迎击敌人的战斗部署,飞骑通知各营统领,配合作战。他与钟灵兄妹及宇文雄等人仍在中军指挥。

战斗激烈展开,果然一如叶慕华所料,清军胜在装备好,人数多,但义军则胜在士气高,战术妙。清军扑攻几次,死伤遍野,已有再衰三竭之象。义军在几个阵地打开了缺口。

不过义军的伤亡虽然远不如敌方之多,为数也在不少。战斗最激烈之时,双方成了犬牙交错的形势。叶慕华的大营的兵力,抽调出去补充前方各营的伤亡,剩下来的不到百骑。

忽地一支骑兵从敌方所占领的一个“制高点”冲下,直取叶慕华的“中军”。人数倒也不多,大约不过千骑,但却剽悍之极!在犬牙交锗的形势之下,义军都在各个阵地浴血苦战,能够拨出的兵力已是无多,竟然抵挡不住这支骑兵的奇袭!

钟灵睁目看去,大怒说道:“叶凌风这小子果然来向咱们挑衅了!”宇文雄还认得在叶凌风两方辅粥的乃是杨钲父子。原来杨钲父子已经回到军中,养好了伤。叶凌风深知杨钲武功高强,故此特地邀了他们父子来袭击叶慕华的。

叶慕华喝道:“虎营撤回,断他归路!放箭!”“虎营”是义军中的一支骑兵支队,此时正在与清军争夺一个阵地。和“中军”的距离较近。

叶慕华的战略是放弃一个阵地,先歼灭叶凌风这支骑兵。他用上乘内功发出命令,战场上金鼓雷鸣,但“虎营”的将士对他的命令仍是听得清清楚楚。叶慕华的中军尚有将近百骑之众,人人精于骑射,待叶凌风这支骑兵杀近,叶慕华一声令下,百骑突出,乱箭齐发。

叶凌风哈哈笑道:“论武功,你还算不错,说到用兵,你却是差得太远了。嘿,嘿,你们已是我囊中之物,还想顽抗么。好,来而不往非礼也,还箭!”

双方尚有一段距离,未能展开肉搏,先用弓箭交锋。叶凌风这支骑兵乃是从他父亲三营“亲兵”之中抽调出来的一营,训练有素,配备精良,人马披甲,也是人人精于骑射。

义军的配备远远不如叶凌风这支骑兵,人和马都是没有披甲的。双方乱箭交锋,清兵大占便宜。利箭除非恰恰射着咽喉,否则便伤不着他们。转瞬间叶慕华的小队骑兵已是伤亡过半,剩下的不到五十骑了。清军也伤亡了数十骑,但他们冲杀来的有千人之众,伤亡数十骑,算下了什么。

叶慕华连珠箭发,箭箭穿喉而过,射毙对方七骑,可是却射不着叶凌风,也阻遏不了敌人的攻势。说时迟,那时快,敌人已是纷纷杀到,有的马上交锋,有的下马肉搏,展开了一场惨烈非常的混战。

叶慕华大怒,单骑冲出,挑战叶凌风。杨钲喝道:“待我来收拾这个小子!”时慕华一箭射毙他的坐骑,杨钲的劈空掌也打翻了叶慕华的坐骑,两人下马步战。

幸亏义军的“虎营”已经切断了叶凌风这骑兵的联络。人人奋勇争先,要杀过来接应主帅。叶凌风指挥骑兵列成方阵,严守阵地,不许“虑营”冲入。更外一圈,则有清军的大队向“虎营”压来。

这时,这一角战场已成了激战的中心,形势是:叶慕华这一小队在最内一圈,受叶凌风的队伍包围。叶凌风的队伍又受外圈“虎营”的冲击。“虎营”又受更外一圈清军的包围。胜负之机,极为微妙,关键在于叶慕华这一小队能否支持多些时候。

钟灵深恨受了叶凌风之骗。此时叶慕华被杨钲绊住,钟灵就替代了他,冲上前去与叶凌风拼命。

叶凌风道:“钟大哥,咱们一向是亲如兄弟,纵是两军对敌,我也不能伤了你我的交情。你们大势已去。顽抗无益,钟大哥。我看你——”正想摇chún鼓舌,说几句劝降言辞。钟灵已是拍马赶到,“呸”一声喝道:“汉贼不两立,你套什么交情?放什狗屁?”双骑相接,钟灵一剑就刺过去!

叶凌风姦笑道:“何必如此?我苦心劝你,也只是为了你好!”他占了坐骑的便宜,一个“蹬里藏身”,避开钟灵的剑刺,胯下的赤龙驹已是绕了个圈,到了钟灵马后,准备刺伤钟灵的坐骑:把钟灵打下马来!

江晓芙忽地撮chún一啸,叫道:“赤龙驹,过来!”江晓芙是自小便与赤龙驹厮混熟的,灵驹认主,听得小主人的声音,果然便要向江晓芙这边跑去。

叶凌风正在挺起前胸,把剑向前刺去,赤龙驹突然不听指挥,自动转过方向,险险把叶凌风惯下马来。叶凌风大吃一惊,连忙勒住马缰。不过他虽然力能伏马,但指挥不了胯下的坐骑,却也狼狈非常。钟灵回马杀来,杀得他手忙脚乱!

叶凌风大怒,骂道:“孽畜,你不听使唤,我要你可用?”狠下辣手,竟然一掌击破了赤龙驹的脑袋,跳下马来,钟灵骑在马上,四面都是清军,易受袭击,索性也跳下马来,与叶凌风肉搏。叶凌风手下的骑兵投鼠忌器,倒要约束坐骑,不敢向他们冲去。

江晓芙见赤龙驹竟被击毙,心痛之极,骂道:“好个狠毒的贼子,只是为了赤龙驹,我也要杀你报仇。”钟灵道:“他杀了赤龙驹,他也逃跑不了。咱们合力先除了他!”

叶凌风无可奈何杀了赤龙驹,此时心里也是有点着慌,连忙招来一小队骑兵,在他前面列阵布防,替他掩护。不过,他与钟灵打得翻翻滚滚,等闲之辈,却是插不上手“

杨梵斜刺杀出,截住了江晓芙。叶凌风喝道:“把这小妞子给我擒了!”有十来个清军武上便跳下马未围攻江晓芙。江晓芙的裁云宝剑十分锋利,宝剑抡圆,一片断金碎玉之声,登时削断了几支矛头、几把刀剑。迫得那些武士近不了身。不过,杨梵的竹杖点穴却是迅若灵蛇,甚为了得。江晓芙几次想要削断他的竹杖,都是无隙可乘。

且说叶慕华碰上了杨钲,双方乃是初次交手,杨钲固然不把叶慕华放在眼中,叶慕华也不知道杨钲的厉害。双方见面一招,便是立施杀手。

叶慕华剑中夹掌,一招“白虹贯日”剑气如虹,劲刺过去。

杨钲喝道:“撒手!”青竹杖一挑,“当”的一声,把叶慕华的长剑挑开。叶慕华一个“跨虎登山”,迈开大步,剑招刺空,“般若掌”随即打到。杨钲横掌一立,“蓬”的一声,两人又交了一掌。

双掌一交,强弱立判。叶慕华倒退三步,两边虎自都是火辣辣的隐隐作痛。可是他的长剑并没坠地,退了三步,便立即稳住身形,也没受伤。杨钲只是身形微微一晃未曾移动一步。但掌心也似触着了烧红的铁块似的,烫得他好不难受。而且还感到有股热气,从他掌心的“劳宫穴”直钻进去。

原来论功力是杨钲较高,但叶慕华的“大乘般若掌力”专伤奇经八脉,杨钲一念轻敌,几乎吃了他的亏。但杨钲毕竟是功力深厚,一觉不妙,立即运气封穴,将攻进他“劳宫穴”的这股热气又迫出去。

论这一招的结果,还是杨钲稍占上风。但杨钲是邪派中顶儿尖儿的人物,这一招非但未能击倒敌人,连对方的兵刃也未能打落,这结果已是大出他意料之外,杨钲“咦”了一声,说道:“好小子,倒也有两下子。好,叫你知道我的厉害!”飞身扑上,青竹杖一起,便似蚊龙摆尾般的向叶慕华卷去。

杨钲的本身功力与临敌经验都比叶慕华优胜,交手一招之后,已知对方强弱所在,再度交锋”使出的招数更为精妙。

叶慕华用了一招“横云断峰”,剑势平出,横削他的竹杖。

杨钲又喝道:“撒手!”剑杖相交,他的青竹杖上竟似生出一股牵引之力,把时慕华的长剑粘住。原来他用胁是个“绞”字诀。

要把叶慕华的长剑绞脱了手。

叶慕华的长剑翻了几翻,始终摆不开青竹杖的缠绞,可是也还未曾脱手。说时迟,那时快,宇文雄已是闯开一条血路,杀了到来。运剑如凤,唰的一招“李广射石”,剑尖如矢,便向杨怔刺去。

杨钲冷笑道:“你这小子也来送死!”挥袖一拂,不料只听得“嗤”的一声,宇文雄的剑虽给他衣袖拂开,但却也把他的衣袖削去了一幅。叶慕华间等矫捷、机灵,趁着这个机会,长剑往前一指,己是解开了对方的缠绞,把兵刃抽了出来。

杨钲用的是铁袖功,却给宇文雄削了一幅,心中也是颇为惊诧,心道:“这小子不过是几天功夫,怎的便精进如斯?”他哪里知道,宇文雄得了钟展替他打通三焦经脉,功力已是今非昔比。只可惜他的火候与经验都还不足,要不然他与叶慕华联手,已是可以胜过杨钲。

杨怔是清军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对付两个“小辈”,不好意思叫人帮忙。三人打到紧处,只见杖影如林,剑光似练,方圆数丈之内,石走砂飞,等闲之辈,也插不进手去。杨钲仗着数十年的功力,以一敌二,恰恰打成了个平手。

另外一边,钟灵与叶凌风也是恰恰打成平手。但打到紧处、却有两人来助叶凌风夹攻钟灵了。这两个人正是以前混在义军中的那两个姦细——蒙水平和秦永浩。蒙永平是那日在伏击宇文雄失败之后,随着杨钲父子逃到清军中的。秦永浩则是因为昨晚之事,昨晚叶凌风曾要他押解风从龙,他刚要执行命令,叶凌风已被揭露。是以他虽然未曾给义军中人发现其姦,心里已是起了恐慌。故而也连夜榴走,逃回清军这边。但人未解鞍,立即又给时凌风迫他来了。

这两人武功不弱,钟、叶之战,一般兵士插不进手,他们却是可以插得进手。钟灵这才知道他们乃是姦细,气得破口大骂,蒙水平道:“你现在知道已经迟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还是投到我门这边来吧,咱们可以又作同僚。”

钟灵大怒喝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他亡!”长剑披风,狠狠的向荣永平杀去。叶凌风一剑刺出,和颜悦色地笑道:”钟兄何必执迷不悟,你我交情素好,我实在还舍不得你白送性命呢!”可是他脸带笑容,口说好话,手底却是狠辣之极,这一剑径刺钟灵胁下的“期门穴”,分明是一招杀手毒招。

钟灵沉不住气,险险为叶凌风所乘,连忙强摄心神,沉着对付。可是他以一敌三,纵有决死之心,也是有心无力。形势十分危险。

江晓芙给杨梵缠住,冲不过去。钟秀杀来,刺伤两个武士,这才打开一个缺口。此时义军的“虎营”尚未曾杀得进来,正陷于两面作战的境地。面叶慕华中军帐下的数十骑,却因寡不敌众,十九壮烈牺牲了。叶凌风指挥的那小队骑兵,布成了一道包围圈,防备有人冲进去救出钟灵。而叶慕华与宇文雄也仅能与杨钲打成平手,他们也是同样陷在敌方的大包围之中,久战下去,必定吃亏。但比较来说,还是钟灵的处境最危!

江晓芙突破包围,想去接应宇文雄,宇文雄叫道:“快去对付叶凌风这个贼予,把钟大哥教出来!”江晓芙面上一红,心道:

“是啊,这才是最紧要的事情!二师哥是没有半点私心,我则是有私心了!”当下一咬银牙,挥剑便闯重围。

叶凌风是曾下过命令,要他的手下活擒江晓芙的。此时清军见江晓芙独自冲来,心想一个黄毛丫头,能有多大本领?清军都有铁甲防身,不但刀剑,于是便有一排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回 自古忠姦难两立 终须黑白要分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