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52回 路转峰回逢侠女 林深路秘出奇兵

作者:梁羽生

小金川周围山岭重叠,清军防线绵延一百余里、虽然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但也还有空隙可钻。宇文雄江晓芙二人仗着超妙的轻功,昼伏夜行,最初两天,进行得甚为顺利,偷渡了清军的三道防线,无人发现,深入山区。到了第三夭晚上,他们已翻过了玉盘山的南峰,北面山脚,就是清军封锁小金川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走到半山腰,下面稽军的营地,已经隐约可见。宇文雄凝神望了一会,不由得叫声“苦也!”这一晚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但下面的灯火,却是密如天上繁星。原来清军竟是连营结寨,布成了一字长蛇的阵势,当真是把小金川封锁得水泄不通。

前两道防线虽然是岗哨林立,还有空隙可钻,这一道防线水泄不通,却是插翼难飞的了!

江晓芙道:“怎么办?说不得只好硬闯了!”宇文雄道:“硬闯不行,你的宝剑虽然锋利,却怎杀得尽这密密麻麻的清军?”江晓芙道:“难造就此罢休不成?说不定叶凌风这贼子早已进了小金川,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看着冷家叔侄又蹈钟大哥的覆辙,上他的当?”宇文雄道:“正是自为咱们的责任重大进行探讨”为共同标志,其流派和代表人物有密切的思想联 ,所以更不能胡来。你想想,咱们舍了性命不打紧。但咱们到不了小金川,谁给冷家叔侄报信?”

江晓芙道:“这道理我知道。但通不过这道防线,怎到得了小金川?我是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了,你想想吧。”宇文雄心里比江晓芙更着急,可是他也实在想不出办法,忽见山脚火把婉蜒,好像一条长蛇似的从底下爬上来,原来是有一队清军上山巡逻。

宇文雄道:“杀个人无济于事,快快躲藏起来。除非是给他们发现,咱们才和他拼。”江晓芙忍着闷气,随着宇文雄躲入荆棘丛中,荆棘勾破她的衣裳,就似针刺一样,虽然不是很痛,也是够受的了。

那队清军越来越近。江晓芙隐约听得其中有人说道:“一个女子,算她武功再好,我也不信她就有这么大胆,胆敢偷越咱们的防线。”另一个人道:“你怎知道她没有人同行?”那人道:

“若是来得多,早就发现了,来的若是三两个。那也济不了事。”

清军举起火把到处乱照,江晓芙紧握剑柄,准备一给发现,就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幸亏那队清军并没照到他们藏匿的所在,想必是因为山路崎岖,越上去越难走,这队清军也只是巡逻到了半山腰,便退下去了。

江晓芙吁了口气,从荆棘丛中走出。宇文雄道:“师妹,你要敷点金创葯吧?”江晓芙道:“荆棘刺伤,算不了什么?二师哥,你听见他们说话没有?”

宇文雄点了点头,说道:“我听到了。奇怪,难道咱们的行踪已经给清军察觉?”晓芙笑道:“咱们偷入他侗的防区,大约也免不了给他们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不过,他们可能还不知道你,我则是一定给他们知道了。”江晓芙只当那个哨兵口中所说的那个“大胆女子”,一定是是她无疑。

那队巡逻兵已去得远了。这晚的天气本来不大好。天空上堆着厚厚的黑云,他们一直担心会下雨的。此时天色忽转,云开月现,江晓芙抬头一看,月亮正在当头,应是三更时分了。月光下,峰峦好像蒙了一层薄雾轻纱,奇石磷峋,山茅如剑。茅草丛中点缀着无数野花,各种颜色的小花朵在一片绿的茅草丛中迎风摇摆,就像海洋中溅起的浪花,但浪花却没有这样的五色缤纷。

月夜、荒山、松风、花浪,构成了一幅美妙的图画。而山下则又晕万马千军,连营结寨,营火密如繁星,山上血下,景色极不和谐,村托之下。山上的景色,就显得越发优美了。

但江晓芙却哪有心情欣赏这优美的景色。她一看月亮当头,喟然叹道:“咱们的行踪已给敌人发觉,今晚若是不能偷渡这道防线,明日他们一定大举搜山。咱们历了许多艰险,不料受阻,于此!雄哥,还是冒险去闯它一闯吧!”

宇文雄忽道:“你听,那一边似有人声?”两人抬头望去,凝神静听。淡淡的月光之下,只见斜斜对面的山坡上,一堆乱石后面,树林中隐约露出一间茅屋。声音就是在这间茅屋中传出来的。两人走近几步,听得更清楚了,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但她所说的都是这个山区的土话,说些什么,他们一句也听不懂。

宇文雄道:“想必是猎户人家的女子,咱们过去探消息也好。”江晓芙道:“这家人家倒是很胆大,连妇女也没有逃。”要知清军在这山里山外,布下了三重防线,封锁小金川,山中的猎户早已逃避一空。这两日来,他们在山上从没碰过一个土人,故而发现了一间有人的猎户人家,不觉有点诧异。

江晓芙道:“你是一个男子,三更半夜,跑去拍门,她们虽然胆大,也会给你吓慌的。不如让我先去和她门搭话。”

宇文雄笑道:“你考虑得很是周到,这几个月的军旅生涯,可真是把你磨练变成大人了。好,我在这里等你。”

江晓芙走到那间芋屋前面,正想叫门,忽地里“嗖”的一支飞镖从茅屋中射了出来,江晓芙大吃一惊,连忙闪避,那支飞镖几乎是擦着她的鬓边飞过。说时迟,那时快,茅屋里冲出了一个少女。

这少女身法快极,冲了出来,二话不说,一刀就向江晓芙斩去。江晓芙使个“风刮落花”的身法,连闪三刀,连忙叫道:

“我,我不是坏人!”

那少女这才看清楚江晓芙是个女子,怔了一怔,但仍然发招续攻,喝道:“你不是坏人,三更半夜躲在这里做什么?管你是谁,捉了你再说!”倏地一招刀中夹掌。刀劈面门,左掌就从刀下穿出来扭江晓芙的手腕。江晓芙自小受父母熏陶,她的本领限于年纪当然不是第一流,但武学上的见识,却胜于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这少女使出了刀中夹掌的招数攻她,她一看就知所她面门的这一刀是“虚式”,用意不过是引开她的目光,以便可以用擒拿法擒她,掌式才是“实式”。看来这少女的确是不想伤她性命。

江晓芙虽然知道这女子不是要伤她住命,但却也不甘为她所擒。而且这少女的来历,她远未知,她也不能不提防对方乃是敌人。当下霍的一个“凤点头”避开刀锋,迅即还了一招“羚羊挂角”,右掌向外一挂。左拳翻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狠击那少女的面门。少女刚才邓一刀是“虚式”。江晓芙这一拳却是虚虚实实,叫这少女捉摸不透。

这少女见她武艺高强,越发起了怀疑,怒道:“好狠的丫头,叫你知道我的厉害!”斜闪一步,一个“抽撤连环”,展开了快刀法,一口气连劈了十二刀。江晓芙使出了最巧妙的“天罗步法”,好不容易才避开了对方的连环快刀,险些给对方斫着。

江晓芙知道空手对付不了这少女的快刀,唰的把裁云剑拔了出来,喝道:“好,叫你也知道我的厉害!”“当”的疑声,刀剑相碰。裁云宝剑,锋利无比,只见火花飞溅,少女的缅刀损了一个缺口。

这少女好生了得,一吃了兵器上的亏,接着来的一轮快刀便避开了江晓芙的宝剑。论武功,江晓芙倒是不输于这个女子。

但经验却不及她,给她一轮快攻,不觉有点手忙脚乱。

宇文雄匆匆赶到:蓦地叫道:“你不是耿姑娘吗?住手!住手!大家都是朋友。”

这少女“咦”了一声,收了缅刀,说道:“你不是曾经与叶慕华同在一起的那个少年人吗?”

宇文雄道:“不错。我叫宇文雄,她是我的师妹江晓芙。叶慕华正是她的表哥。”

原来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最近才与叶慕华化敌为友的那个耿秀凤。

耿秀风微微一笑,与江晓芙拉了拉手,说道:“江姑娘好武艺。江姑娘是来找表哥的吗?”她竭力要和江晓芙表示亲热。脸上的笑容却是有点不大自然。

江晓芙早已从宇文雄的口中约略知谊一些叶、耿二人的情事,江晓芙是个七窍玲珑的女子,心中暗暗好笑:“敢情这位耿姑娘是没来由的吃起干酷来了。”说道:“叶慕华虽是我的表哥,但我认识他却远在耿姐姐之后,我还是前几天才第一次和他见面的。”说罢,也笑了一笑,却拉着宇文雄的手道:“是我的师兄和叶表哥来找我的,不是我去找他。”

江晓芙答得十分巧妙,更抓上她和宇文雄这么一个亲热的态度,登时丝毫不着痕迹的就把耿秀凤心中的结解了。不过江晓芙还是不懂耿秀凤何以认为她是要到小金川来找叶慕华。

耿秀风怔了一怔,说道:“哦,你是前几天才见着你的叶表哥的,你到小金川不是找他?嗯,这可就奇怪了。”

江晓芙也诧道:“什么奇怪?”耿秀凤笑道:“咱们到里面说去。”和江晓芙手牵手走进那间茅屋,这回可是笑得十分自然,态度也是真的亲热了。

茅屋里有个光着两只大脚板的少妇,脚踝套着三只铜环,手中拿着一柄猎叉,在她旁边是个熟睡了的、年约六七岁的孩子。

看她的装束是倮倮族女人。大约因为她刚才还未知道来的是友是敌,故而拿起猎叉,卫护她的孩子。准备耿秀风万一不敌,江晓芙进了茅屋的话,她就要和江晓芙拼命。现在她看见耿秀凤和江晓芙牵着手进来,当然是大感意外了。

耿秀凤叽哩咕噜的和她说了几句倮倮族的土语,指了指江晓芙,又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江晓芙虽然不懂倮倮族的语言,也明白耿秀凤说的意思,一定是向这少妇表示她和江晓芙乃是知心朋友。

那少妇拍了拍茅草编织的垫子,示意请江晓芙坐下,又指着宇文雄道:“他、他也是朋友?”原来这倮倮少妇也会说几句汉话的,不过说得生硬而已。耿秀凤点了点头,道:“也是的。”于是那少妇也请宇文雄坐下。

耿秀凤道:“这位玛花姐姐是我的女朋友。三年前我带了我爹爹旧部反了朝廷,从回疆归来,经过这儿,和玛花姐姐结识,后来也曾在她家里借宿过几次。玛花姐姐的本领可真不错哩,她凭着一柄猎叉,养活了她的孩子。有猎叉在手,老虎也打她不过。”玛花不大会说汉话,却听得懂七八成汉话。涩然一笑道:“怎比得上你耿姑娘。”

耿秀凤介绍了那位倮倮族少妇玛花之后,玛花请他们坐了下来,宇文雄和江晓芙迫不及待地问道:“耿姑娘,你又是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耿姑娘,你怎么会以为我是要到小金川去找叶慕华?”

耿秀凤道:“宇文少侠,那日华山之事,你也在场,你是知道的了。我得了朱家兄弟和叶慕华给我说明真相,我这才如梦初醒,知道我的大仇人是叶屠户,似在我是错怪了叶慕华了。我,我真是好生惭愧!”宇文雄道:“耿姑娘虽然知道得迟了一些,但总比不知道好。”

耿秀凤叹了口气,说道:“但我却想不到我师父的一家,竟是暗中为清廷效力的武林败类,和叶屠户乃是一丘之貉。那日我叛师而去,想回转飞凤山重整旗鼓、路上又遭遇归德堡和官军的夹攻,飞凤山的大寨也给官军挑了。不过我们的损失固然不轻,官军的损失更重。”

耿秀凤喝了一口苦茶,接着说:“经过了这一战,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叶屠户,归老贼为什么敢这样横行霸道?都是为了有‘朝廷’给他们撑腰。叶屠户官做得大,罪恶也就更大。他要杀尽天下的英雄义士,保鞑子的江山。归老贼只是一方土霸,他没有这样大权力,他就鱼肉乡民,要保持他‘威震关中’的宝座。

“但不论他们的罪恶是大是小,总之,贪官、恶霸和‘朝廷’都是祸害百姓的东西,‘朝廷’是树根,叶屠户、归老贼这些人是树干、枝枝。以往,我只是要报我杀父之仇,即算在我知道叶屠户是我的仇人之后,我也只是想要杀他,谁欺负过我的我也要报复,归老贼父子欺负我,我就要杀他门父子。如今,我已知道,我的仇人不单单是这几个人了,我要报仇,也就必须反抗清廷。这就是我逐渐明白了的一个道理!”

宇文雄赞道:“对,耿姑娘,你这个道理明白得很好,你也把这个道理说得很是透彻。”

耿秀凤说道:“失了飞凤山的大寨,我知道只靠我自己的力量是报不了仇的。是以我带了部属到这里来想要参加义军。叶屠户是我的大仇人,也是义军的死对头。我参加义军,既可以报家仇,也可以报国恨。但我在义军中没有熟人,只有一个叶慕华是曾经相识的,我到了这里,就只好找他了。”说至此处,脸上微泛红晕。

江晓芙暗暗好笑,心道:“你和我的叶表哥,岂只只是曾经相识?”问道:“然则你却怎么会想到要到小金川来找我的叶表哥?”

耿秀凤道:“我们到了黑狗岭,才知道不过十日之前,该地曾经发生一场大战。附近人家十室九空,走得动的早已躲避兵灾去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找着一个守在家里的老婆婆;向她打听消息。这老婆婆说,大战过后,义军早已撤走,她也不知道义军是藏在什么处所。但当我说出叶慕华的名字,她却知道是义军的首领。这消息对我倒是一个意外,叶慕华不过比我早来个十天半月,义军原来没有首领的吗,怎的就让他做了首领?”

江晓芙道:“此事说来话长,但那老婆婆没有告诉你吗?”

耿秀凤道:“那老婆婆对我们本来是冷冷淡淡的,听我说出了叶慕华的名字,这才和我表示亲热起来。我正想向她再探消息,不料有一队清军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到那儿搜查了。”

耿秀凤喝了一口苦茶,接着说道:“一场小规模的战斗过后。

我们击退了清军,但不幸那老婆婆却中了流矢,丧了性命。我们俘获一个清军,我就向他拷问,他供出义军的主帅已经逃往小金川,至于那支义军则早已是全军覆灭。他是在严刑拷打之下作供的,看来似乎不假。”

江晓芙笑道:“这两个消息都是假的。不错,原来义军的首领也是姓叶,不过,此叶不同彼叶。逃往小金川的是那个混人义军,篡窈了主帅的高位,其实却是清军姦细的叶凌风。不是叶慕华。给你迪供的那个猜军,若不是有心骗你,那就是张冠李戴了。”

江晓芙心想:“这位耿姐姐对付俘虏的手段和叶表哥大不相同,叶表哥优待俘虏,俘虏才肯和他说实话。耿姐姐严刑迫供,也就难怪那俘虏要谎言骗她了。”

其实,江晓芙也只猜对了一半。原来那个俘虏只是一个普通兵士,他根本就还未知道叶凌风和叶屠户的父子关希。那日叶凌风伪装是给清军追捕,逃往小金川,叶屠户派出的一队“追兵”,这个俘虏当时也是“追兵”之一。知道其中秘密的只有那个带队的军官。故而当耿秀风向那俘虏追问‘义军主帅’的下落时,那俘虏就据他所知的供了出来,倒不是甘心欺骗耿秀凤的。不过,他供出的什么一义军全军覆灭的鬼话,那就是存心恫吓的了。

耿秀凤吃了一惊,大为惶惑,说道:“叶凌风?这似乎是叶慕华的另一个名字?”原来耿秀凤早已查明了叶慕华的底细,知道他原来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叶凌风。但却不知道其中易名的曲折。

于是江晓芙梅这中间的曲折原原本本地告诉耿秀凤,听得耿秀凤惊骇不已。

耿秀凤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又惊又怒,柳眉倒竖,说道:“原来叶凌风这姦贼就是叶屠户的儿子,他混入小金川,这祸患可真不小,这么说来,我虽然找错了人,但错有错着。为了消除这个祸患,咱们更是非到小金川不可了。”

江晓芙皱了眉头说道:“清军在山下连营结寨,封锁得水泄不通,咱们却怎能到得了小金川?”

耿秀风笑道:“我有办法到得小金川。”宇文雄、江晓芙喜出望外,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耿秀凤道:“办法就在这位玛花姐姐身上,她可以带我们过去。”

耿秀风用土话和蚂花交谈了一会,接着说道:“那日我们遭遇清军袭击之后,我知道我们这一小队人是决不能通过清军的防线的,我把部属交给朱家兄弟率领,叫他们分头去找义军。我则固为信了那俘虏的供辞,独自到小金川去。这带地方我是走过几次的,地形很熟,清军的两道防线给我偷过,终于找着了玛花姐姐。就在你们来到的时候,我正在向玛花姐姐请教通过清军最后一道防线的办法,玛花姐姐担保可以带我过去。你们一来,打断了话柄,如今玛花姐姐才向我说清楚了。说起来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办法,通过清军的防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耿秀凤故意“在闷葫芦里卖哑葯”,不把谜底揭开,逗他们着急。

江晓芜道:“既然玛花姐姐可以带我们过去,事不直迟。这就去吧!”她和宇文雄都是半信半疑,心想:“怎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就通得过清军的防线?”但也料想耿秀凤不会骗她,耿秀凤既然不肯先说,他们急于要到小金川,也就不必多问了。反正这个“哑谜”总是要揭开的。

玛花背起了熟睡的孩子,一手拿起猎叉,一路上,唱着催眠的曲子,满不当作一回事的在前带路,她那孩子醒了一会,在妈妈的催眠曲中又睡着了。

玛花到了一处山坳,只见她把猎叉拨开荆棘,露出了一个洞口,耿秀凤这才笑道:“这个洞的另一头跟口就在小金川,刚刚通过了清军的防线。咱们在山洞里走过他们的防地,清军做梦也不能想到。这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

原来这个趴材己当地土人当做避难用的,她们的先人发现了这个山洞,为了保守秘密,在洞口故意种上荆棘,年深日久,荆棘成丛,都已高逾人头了。

玛花擦然火石,把折下的荆棘点起了一把火把,带她们走入这个奇妙山洞。洞中景色在火光之下豁然显露,这一瞬间,众人都是情不自禁的发出欢喜赞叹的声音。正是:

探秘寻幽开异境,要从此洞出奇兵。

慾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