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53回 误停谗言伤侠士 巧施毒计害英雄

作者:梁羽生

只见洞中无数干奇百怪的石笋,如珊瑚、如玛瑙、如宝石、如白玉、如明珠,给神工鬼斧、雕塑如狮、如虎、如美女、如夜叉,如高僧扶杖说法,如仙女翠带迎风。……种种景物,奇丽无比!

洞中景物虽然奇丽,但他们却是无心欣赏。江晓芙笑道:

“想不到这里竟有如此一个福地洞天,待咱们打了胜仗回来,我倒想在这洞中住它几日。”

这山洞约有三里多长,不消一炷香的时刻,已走到山洞那头,耿秀凤谢过玛花,移开封洞的石头要的、规律性的联系称本质联系。它决定着事物发展的方向 ,笑道:“你看是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好,现在咱们可以出去了!”

走出山洞,将石头封好洞口,抬头一看,只见已置身于一个空旷无人的地带。但虽是空旷地带,草原上的野生茅草高逾人头,却正好作为掩蔽之用。但见山风过处,茅草猎猎作响,就似卷起了千层波浪。也不知草丛里是不是伏有小金川的义军。

宇文雄仗剑拨开茅草,在前开路,说道:“看情形,这是两军接壤的地带,往前面走去。不消多久,一定可以碰上义军。”

话犹未了,草丛中涌出一大队人,果然就碰上了义军。

宇文雄正要上前打话,不料那个义军首领已是喝道:“来的是宇文雄么?”

宇文雄一看,这首领是个黑实实的粗豪汉子,约有三十来岁,宇文雄以前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不知他何以会认识自己。当下,宇文雄又惊又喜,连忙说道:“小弟正是宇文雄。请问兄台高——”

“高姓大名”四字还未曾说得完,邢首领已是霹雳似的一声喝道:“好,宇文雄你好大胆!来得正好,吃我一刀!”

不待宇文雄答辩,那首领声出刀发,一刀就向他研来。宇文雄冷不及防,险险给他劈着。宇文雄慌忙招架,那首领武功甚为厉害,刀法又狠又疾,宇文雄的本领虽然也不输他,但在这种绝对意料不到的情形之下,被迫动手;而且对方又是义军的首领,却叫宇文雄如何能够专心一志的和对方交手?可怜宇文雄给对方一轮快刀抢攻,只有招架之功,根本就不能分出心神说话。

江晓芙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连忙叫道:“喂,喂,你们怎么打起自己人来啦!”我是江晓芙,我爹爹是江海天!我们是来找冷寨主的。宇文雄是我的师兄。我们有紧急的事情要来通报!”不料那位义军首领非但没有住手,反而把刀一挥,下了命令:“把这两位姑娘包围起来,劝她们投降。却不可伤了她们,除非她们先伤了人!”

江晓芙又惊又怒,叫道:“你们这算作什么?难道你们没人知道我的爹爹么?”

义军首领虎目一睁,朗声说道:“我知道令尊是江大侠,才对你客气几分,哼,你这小姑娘不知好歹,我不伤你,但却要把你送给你的掌门师兄,让他好好的管教你!”

江晓芙怒道:“岂有此理,我怎的不知好歹?我的掌门师兄就是宇文雄,你知不知道?”

义军首领大笑,“小姑娘胡说八道。哼,要是让你父亲听见了,不气死他才怪。谁不知道宇文雄已被逐出师门,你却要封他做掌门师兄!你为了私情,庇护姦贼,这还不是不知好歹么?

唉,江大侠英名盖世,却怎的有你这样一个没出息的女儿!”他一面摇头叹气,手中的刀法却是没有丝毫松懈,把宇文雄攻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原来这位义军首领不是别人,正是小金川三大首领之一的冷天禄的侄儿冷铁樵。他听信了叶凌凤的谗言,亲自带队巡逻前线,为的正是要严防宇文雄混入。因为根据叶凌风的言语,宇文雄乃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姦细”。宇文雄的相貌早已有叶凌风绘出画图,是以冷铁樵一见就知道是他,还焉肯放过?

冷铁樵名实相副,是个铁面无私的汉子。他想的是:“江大快之所以得到普天下英雄好汉的尊敬,正是因为他大义凛然,他决不会徇私庇护女儿的。我这样处置,他知道了还应该感谢我呢。而且即使按照武林规矩,江大侠不在这儿,我把他的女儿交给他的掌门弟子管教,那也没有半点不是。”冷铁樵由于信了片面之辞,于是发出了包围江、耿二人,迫令江晓芙投降的命令。

江晓芙恍然大悟,说道:“你弄错了,你一定听信了叶凌风这贼子的谗言了,我告诉你,叶凌风才是真的姦细,我们正是要来通报冷寨主,请你们千万不可上这姦细的当的!”

冷铁樵哪肯相信她的说话,“哼”了一声,轻蔑说道:“女孩儿家,胡言乱语。亏你是江海天的女儿,也不知道羞耻!弟兄们不必顾虑,把她拿下!有她的掌门师兄在这儿,正可以让她的掌门师兄好好的管教管教她,咱们不算越诅代庖。”

江晓芙给他一顿臭骂,气得满面通红,顿足说道:“你这黑汉子才是不知好歹,你骂我不打紧,可惜小金川的大事坏在你的手里!”

义军知道她是江海天的女儿,当然不愿意杀伤她,可是江晓芙也决不能杀伤义军。义军换了几个头目,用长枪大戟之类的重兵器压着她的宝剑,另外一些人便用绊马索挠钩要来擒她。

江晓吴运剑护身,挠钩一到,便给她斩断。绊马索如长蛇婉蜒,贴地盘旋,软不受力,不易被宝剑所削,但在混乱之中,绊马索要避免绊着自己人,却也不容易缠上她。江晓芙使出“天罗步法”,衣袂飘飘,俨如流水行云,避得十分巧妙。绊马索绊不着她,却绊倒了两个使重兵器的头目,江晓芙忍不住哈哈大笑。

激战中忽有一支官军来到,带领这支官军的却是个便装的瘦长汉子,手里拿的武器也很特别:是一根翠色的青竹杖。紧紧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年约二十的少年:他们本来是在队伍的中间的,此时已跑在队伍的前头,来得特别之快。

少年“咦”了一声,说道:“爹,你看,这不是宇文雄这小子么?”那瘦长汉子道:“不错,和他厮杀的那人是冷天禄的便儿冷铁樵。”少年道:“爹,咱们怎样?”瘦长汉子道:“管它前于黄瓜,下在锅子里的便是菜。一概吃掉!”

原来这两父子正是杨钲和杨梵。叶屠户精选了一队骑兵交给杨钲带领,在前线巡逻,也正是为了严防义军方面有人渗入小金川的。

说时迟,那时快,这队骑兵已是风驰电掣般的疾卷过来。冷铁樵大怒道:“好呀,如今是图穷匕现,你这姦细还有什么好说?”他只道这队清军是宇文雄引来的,一怒之下,恨不得立即就杀了宇文雄。

宇文雄来不及说话,杨钲父子已经杀到。杨钲哈哈笑道:

“妙极,妙极,还有江海天的女儿和飞凤山的女匪首都在这儿,正好一网打尽,梵儿,你去对付那两个丫头。”杨梵道:“是。”分了一部分清军,采取两翼包围之势,将那队义军和江、耿两人都包围起来。杨钲竹杖连挥,使出了迅捷无伦的点穴杖法,眨眼之间,点倒了十多个义军。

冷铁樵想不到杨钲来得如是之快,还在狠狠的向宇文雄攻击。想急急杀了宇文雄这才好全力抵抗清军。

杨钲哈哈大笑,喝道:“都给我倒下!”猛的一杖就向宇文雄击下。宇文雄一个斜身滑步,以绝妙的“天罗步法”,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恰恰避开了杨钲的一击。但他因这是全神应付杨钲,避开了杨钲的竹杖,却避不开冷铁樵的快刀,“咧”的刀锋过处,宇文雄肩头被砍开一道五寸多长的伤口,虽然不是致命之伤,亦已血流如注。

杨怔的杖法是“狂风扫柳”的连环招数。打不着宇文雄,第二杖便向冷铁樵打到。冷铁樵横刀一立,一招“玄鸟划砂”,带守带攻。扬钲是第一流的武学高手,独门杖法自成一家,冷铁樵是第一次和他交手,摸不着他的路数,杨钲大喝一声:“撤刀!”青竹杖一翻一绞,冷铁樵虎口一震,“当”的一声,厚背砍山刀果然脱手飞出。

说时迟,那时快,扬钲的青竹杖又是一招“毒蛇吐信”,削尖了的杖头直指冷铁椎的咽喉,冷铁樵无可抵挡,心里一凉,正自暗道:“我命休矣!“就在这时,忽听得“唰”的一响,杨钲回转了竹杖。

原来是宇文雄一退即上,挥剑侧袭,解了冷铁樵之危,他来不及包扎伤口,也顾不了本身的危险,便来援助刚刚砍了他一刀的冷铁椎。宇文雄这一招“追风剑式”乃是攻敌之所必救,故而杨钲必须回杖遮拦。

冷铁樵拾回了性命,不觉呆了一呆,心道:“宇文雄倘是姦细,何以他又救我性命?莫非是他的师兄当真冤枉了他?但也说不定他是要取信于我,故意使诈?”不过,冷铁樵虽是思疑不定,宇文雄救了他的性命总是事实,在这样紧张激烈战斗之中,他也无暇去仔细思索了。

冷铁樵拾回了厚背砍山刀,眼见宇文雄的伤口血流如注,仍在勇战强敌,心中不由得暗暗惭愧。于是赶忙挥刀夹击杨钲,井向宇文雄低低说下一声“多谢!”

江晓芙仗着宝剑突围,挡者辟易,转眼间就杀到杨钲与宇文雄、冷铁樵交战的所在,江晓芙一见宇文雄的伤口还在流血,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疼痛,连忙叫道:“师哥,你歇歇敷伤。”运剑如风,立即抢上前去,疾刺杨钲。

杨钲对江晓芙的武功当然是不会放在眼内,但对她那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却不能不顾忌几分。当下以轻灵的杖法借力打力、荡开宝剑,避免竹杖给她削断。江晓芙与冷铁樵联手,勉强可以支持。

江晓芙叫宇文雄“歇歇”,宇文雄可没有歇息,他匆匆忙忙的嚼烂了金创葯,敷上伤口,立即再来。本来他们三人联手,是可以胜过杨钲的,但可惜宇文雄流血过多,气力大减,却只能恰恰打成平手。

清军防他的前哨营距离较近,赶了到来助战。一营虽然不过千人,但加上了巡逻队,已多过冷铁樵这队义军两倍。义军陷在包围圈内,勇猛冲杀。讲无一人气馁。

幸而没有多久,义军的后援亦到。原来萧志远在大寨听到报讯,亲自带了一队骑兵驰来援救。萧志远是武学大名家萧青峰之后,本领高强,尚在冷铁樵之上,他一到来,疯虎似的就杀入重围,里外会合,登时主客势易,反而把清军切断,分成几截,反包围起来。

萧志远看见宇文雄师兄妹与冷铁樵联手恶战杨钲,心中也是好生诧异。但此时他亦已无暇询问了,他把队伍交给副将指挥,立即挥刀加入战团。

混战中忽听呜呜得声响,一技接着一的响箭射上空中,有七八支之多。

在高原的旷野上,响箭的声音特别尖锐,这七八枝响箭连续发出,那急促的、刺耳的,而又连成一串的呜呜之声,在战场的“大合奏”中,自成一股特别的音响。刀剑的碰击。铁蹄的践踏,健卒的厮杀,吆喝,诸声合奏,都淹没不了这连续的响箭的刺耳声。估量十里之内,都可以听得见这个音响。

此时,萧志远正在全神与杨钲厮杀,混战中,也不知这几支响箭是谁人所发。不过,他是个懂得军事的行家,听了这一连串的刺耳响箭声,心中却是不无疑惑,暗自想道:“清军这队巡逻队不过是搜索性质,并非深入我方阵地,要求决战而来。而且他们是在平地扎营,此处窿战,金鼓之声可闻,甚至旌旗招展亦可见到。敌方若是求援,似无需使用这种响箭。”至于小金川这边的义军,则是从来没有使用这种响箭的。但此时战事方酣,萧志远纵有所疑,亦已无暇追究了。

杨钲虽然武艺高强,也挡不住萧志远、冷铁樵、宇文雄与江晓芙四人的联手夹攻,激战中萧志远与冷铁樵双刀合壁,一个“左插花”劈他左臂,一个“右插花”削他右臂,两人又都是刀锋一斜,招里藏招,兼刺他的腰胁。萧、冷二人虽非同出一门,但他们因为是战场上的老搭档,双方又同是使刀。故此在招数上配合得很好。

杨钲手执竹杖中间,青竹杖滴溜溜的一转,两柄刀头都给他的竹杖荡开。刀是江晓芜也没闲着,裁云宝剑已是乘虚而入,迁刺他的胸膛。宇文雄咬实牙根,力注剑尖,使了一招追风剑式,也来刺他膝盖。

杨钲畏惧的是江晓芙的宝剑,连忙把竹杖平推过去,推开江晓芙的宝剑。可是萧、冷二人那狠辣的刀式余势未衰。双刀斜挂而下,“嗤嗤”两声,削去了杨钲的两幅衣襟,宇文雄的剑尖,亦刺着他的膝盖,杨钲一个“弹腿”踢出,踢飞了宇文雄的青钢剑,膝盖已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回 误停谗言伤侠士 巧施毒计害英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