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56回 心事浩茫连广宇 风雷激荡扫沉霆

作者:梁羽生

江海天吃了一惊,道:“我的亲侄儿,他是谁。”耿秀凤道:

“他是叶冲霄之子,从前有个名字叫叶凌风,但给叶屠户的儿子冒用了这个名字之后,他现在就只用时慕华这个名字了。你的徒弟宇文雄和他一同入川,他现在是援川义军的统领。”

江海天本来已知道叶凌风是假冒的内侄,只是不知道真的内侄是在哪儿。如今听耿秀凤说得来历分明,料想不假,大喜过望,说道,“好,那你就带我去见他吧。可这是你帮我的忙,不是我帮你的忙啊。”

耿秀凤道:“不,不,是你帮我的忙,也是帮你侄儿的忙。

叶慕华刚才发现林子里有一个人,可能就是冒充他身份的那个叶凌风,他已经往东边追下去了!”

且说叶凌风正在得意,一路走,一路发笑,忽听得林子果一声冷笑,突然有人跳了出来。拦着了他的去路。叶凌风抬眼一望,吓得魂飞天外,失声叫道:“又是你!”

叶慕华笑道:“是呀,这可真是太不巧了吧,咱们又陌路相逢了。你两次害我不死,又两次在我手下侥幸逃生。今日相逢,除非是你有本领第三次害死了我,否则你要想逃走只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叶凌风看见只是叶慕华一人,恐惧之心稍减,想道:“我的本领已是今非昔比,上次和他交手,也并不怎么吃亏,一个对一个,我怕他何来?”

叶凌风打了个哈哈,说道:“不错,我是曾经害过你两次,但我也曾经救过你一次啊!”叶慕华大怒道:“你不提也还罢了,你第一次救我,其实就是为了害我。你冒用了我的身份,骗了江大侠,害了多少人,造了多少孽!”

叶凌风道:“好,你既不谅,那就只好拚个你死我活了。”他在挑引叶慕华说话,冷不防的一剑就刺过去。

这一剑是江海天亲传的追风剑法,迅捷无比。幸而叶慕华早有提防,呼的一掌就击出去,这一掌是攻敌之所必救,叶凌风知他般若掌力他厉害,焉敢让他打中,连忙回剑截他手腕。

说时迟,那时快,叶慕华已是拔剑出鞘,喝道:“好贼子,死到临头,还敢偷施暗算。来而不往非礼也,看剑!”

叶凌风笑道:“谁死谁活,那也难说得很多。哼,且叫你知道我的剑法的厉害!”剑锋一转,化解了叶慕华的掌之后,偶然间便即变招,又解开了叶慕华的剑式。

叶凌风所使的师传剑法精妙无比,只以剑法而论,他要比叶慕华高出一筹。当下他以追风剑式化解了叶慕华的剑招,得理不侥人,闪电般的立即又是一剑。叶慕华喝道:“好小子,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剑中夹掌,舌绽春雷,掌如霹雳,一招“五丁开山”,便向叶凌风的天灵盖击下。

叶度风踏出“天罗步法”,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了叶慕华的铁掌击顶之灾。

叶凌风的功力本来与叶慕华相差颇远,自从得了钟展替他打通三焦经脉之后,功力大进,双方距离已经拉近,但也还是叶慕华胜他一筹。这么一来,双方各有所长,叶凌风胜在所学的都是上乘武学,步法灵活,招数精妙;而叶慕华则胜在功力较深,而且他的大乘般若掌专伤奇经八脉,这也是叶凌风所十分顾忌的。

双方展开了激战,一时之间,难分胜负。不过,叶凌风心里明白,久战下去,定然吃亏。倘若到了自己气衰力竭之时,“天罗步法”也一定难以运用自如,那时就只怕避不开他的大乘般若掌了。

叶凌风正自举棋不定,忽听得有人马弄弛的声音,叶凌风抬眼望去,只见山坡上有一队骑兵正自上来;旌旗不整,但那面帅旗上绣着一个斗大的“叶”字,却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叶凌风喜出望外,连忙吸一口气,运用上乘的内功,将声音远远地送出去、大叫道:“爹爹,我在这儿,快来救我!”

叶慕华大喝道:“想要逃么?”呼的一掌劈去,叶凌风已是施展“天罗步法”,如箭离弦,一个倒纵、飞掠出三丈开外。

叶凌风向他父亲跑去,叶屠户这支残军大约有四五百人,此时刚刚上了山坡,和叶凌风的距离也还有里许之地。叶屠户大叫道:“宗儿,快来!呀,老天保佑,想不到咱们父子还能相见!”

话声未了,忽见树林里飞出三骑快马,正是宇文雄、江晓芙和钟秀三人。

宇文雄喝道:“赋子往哪里逃?”快马加鞭,第一个来到。叶凌风冷笑道:“你眼中没有师兄,你的本领却还未必胜得过我!”脚尖一点,跳起来抢他的马。

宇文雄一招“横云断峰”,长剑劈出。叶凌风人在半空,一剑刺将下来。叶凌风的气力本来较大,加上自上而下的冲击之力,“当”的一声,双剑相交,宇文雄长剑荡过一边。叶凌风已是落在马上,一剑向他刺去。宇文雄举剑招架,叶凌风大喝一声:“下去!”可是宇文雄虽然额现青筋,眼红如火,但在他拼命招架之下,叶凌风在急切之间却也未能将他推下马背。

眼看宇文雄就要遭他毒手,江晓芙阶快马已及时赶到,一剑就向叶凌风项后的“大椎穴”刺去。叶凌风连忙藏头缩颈,半边身子滚了下来,单足斜挂雕鞍,这才堪堪的避开了江晓芙一剑。当然他的点穴也就落了空了。

叶凌风半边身子斜挂雕鞍,有气力也不能施展,又见江晓芙冲来,只好放弃了抢夺宇文雄坐骑的打算,用力一蹬雕鞍,身于又似离弦之箭飞了出去。

此时他们父子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些,已不到一里之遥了。陡然间钟秀斜刺杀出,叶凌风哀声叫道:“秀妹,我纵有千般不是,也请你念在往日之情!”

钟秀柳眉倒竖、二话不说,“啪”的一鞭就打下来。叶凌风喝道:“来得好,你既不念旧情,可也休怪我下得辣手了!”把手一抄,握着鞭梢,大喝道:“滚下来!”钟秀的本领倒不比叶凌风弱多少,但气力却是有所不如,果然欧声落马。叶凌风是打算把她擒作人质、胁迫群雄。

钟秀也很机灵、人一落马,立即便放开马鞭。拔剑迎敌。叶凌风使出追风剑式,闪电般的连刺七剑,不料钟秀乃天山派的嫡传弟子,这追风剑式源出天山,钟秀比他还要纯熟。叶凌风匆忙中未想及此,急于求逞,使出这路剑法,反而被钟秀克住。

叶屠户这一队骑兵上了山坡,和叶凌凤的距离只有半里之地了。忽听得大队人马奔腾呼喝之声,从树林里杀出来,为首的将领正是萧志远。原来萧志远在半路上碰到宇文雄的这支追兵,双方会合,正是来追踪叶屠户的这支残军的。

萧志远纵声大笑,陡地喝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好呀,今日叫你们父子俩一路走吧!”叶凌风看见萧志远大队人马杀出,吓得魂飞魄散,既是难擒钟秀,连亡转个方向又逃。希望能够逃得上乱石嶙峋的一处山峰,大队人马迫不上来,或者还有一线生机。

叶慕华如飞赶到,叫道:“萧大哥,让我!”萧志远知道他与叶凌风仇恨似拇,哈哈笑道:“好,你吃小的,我吃老的。”一声令下,大队人马就向叶屠户的那支残军包抄,杀将过去。

叶屠户叹了口气,叫道:“想不到我手握兵符,独当一面,今日却落到如斯田地。宗儿,你自己逃生去吧!”跳下坐骑,“啪”的一鞭打下,这匹坐骑是久经训练的战马,善知主人之意,立即向叶凌风那边跑去。

叶凌风忽然得到一匹坐骑,当真是喜从天降,于是连父亲也不顾了,跳上马背,慌忙便逃。

萧志远的人马此时已把叶屠户围在当中,叶屠户的手下上已无斗志,纷纷投降。

萧志远喝道:“叶屠户,你平生杀人也杀得够了,鲜血染红了你的顶子,如今该轮到我们来取你的项上人头啦!”叶屠户一咬牙根,拔出佩刀说道:“我是朝廷命官,死也下能死在贼寇之手。”一刀就向心窝插去。

萧志远比他更快,飞身扑上,“当”的一声。就把他的佩刀打落。一手抓着他的颈项,喝道:“把他绑了!”叶屠户吓得魂不属体,颤声说道:“士可杀而不可辱,士可杀而不可辱。你干脆就把我一刀杀了吧。”

叶屠户落在“叛赋”手中,只怕要受尽无穷无尽的折磨,“贼人”才肯将他处死。他刚才想要保存“体面”还口风声声说是宁可自尽,不止“贼寇”所杀的,如今却是不能不哀求萧志远给他一个“痛快”了。

萧志远冷笑道:“你不过是鞑子皇帝的一条走狗,狗嘴里不长象牙,亏你还敢说什么‘气节’?莫玷辱了一个‘士’字!”把叶屠户抛给士兵绑了起来,正色说道:“你们的‘朝廷’有你们的‘王法’,我们也有我们的‘民法’小金川的老百姓吃尽你的苦头,死在你的屠刀之下也不知多少,你想这么便宜就私自了结么?告诉你,我们要把你押回小金川去,让老百姓都来看你受我们的‘明正典刑’。”

叶屠户杀猪般的大叫,叶凌风却在鞭马飞逃,听得父亲的呼号,也不敢回头一望。

叶慕华此时也借了义军的一匹坐骑,紧紧追来,宇文雄、江晓芙等人跟在后面。

追了一程;忽见对面的山坡又出现了一彪窄马,族旗招展,军容甚壮,远非叶屠户那支残军可比。中军的大旗上用金线绣出一共猛虎,上面有斗大的“威镇关中”四个字。

叶凌风心中大喜,原来是归德堡的堡主归古愚带领他那支已被编为“官军”的到来。叶凌风想道:“这支官军似乎比宇文雄带来的叛军多得多。归古愚手下也有许多能人,要是逃到他的军中,就有救了。”可是他们之间远隔着一座山,少说也有五六里崎岖的山路。叶凌风恨不得插翅飞到归古愚那边,但却哪里能够?

忽地里只听得金鼓喧天。归古愚的后队阵形大乱,原来又有一彪军马杀了到来,这是从西昌追来的竺尚父这支义军。登时两军就在山坡上混战起来,宇文雄、萧志远二人也立即带领他们这支儿军赶去,截断归古愚的去路。

叶凌风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叫声:“苦也!”归古愚是他唯一希望的救星,如今是连这“救星”也自身难保了。

不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叶凌风正在走投无路之际,忽地面前又出现了两个人。这两人是尉迟炯和祈圣因。

叶凌风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拨转马头。尉迟炯哈哈笑道:

“好小子,还想逃么。”千手观音祈圣因居高临下,把手一扬,三枚透骨钉都向叶凌风打去,既射人又射马。叶凌风使出浑身解数,避开一枚,打落一枚,但第三枚透骨钉却射着了他的坐骑,正中脑袋,那匹战马一声长嘶,跳起一丈多高,落了下来,四蹄屈地,一命呜呼,叶凌风也给摔下马背了。

尉迟炯哈哈大笑、拔出了翎雁刀,正要追下去取叶凌风的性命,祈圣因忽地笑道:“大哥,不劳咱们费力了,自然有人来收拾他。这个人和他的冤仇更深,咱们应该让他。”原来是叶幕华已经快马赶来。

叶凌凤施展轻功,没命奔逃,可是他的轻功怎能赛过奔马,不多一会,便给叶慕华赶上。叶慕华跳下马背,喝道:“姦贼在哪里跑?”

叶慕华正要上前将他活捉,忽听得有个妇人的声音斥道:

“谁敢伤我徒儿?”人还未到,暗器先发,叶慕华正自挽起一朵剑花,刺叶凌风背后的穴道,“叮”的一声,一枚小小的石子正好打中他的剑柄,石子虽小,劲道却是极强,叶慕华虎口一震。长剑竟然脱手坠地。就在此时只见一个中年妇人从林子里走出来。

原来这个中年妇人不是别个,正是江海天的妻子谷中莲。她从马萨儿国探亲回来,为了记挂着她的“侄儿”,故而特地取道小金川,前来探望叶凌风的。

谷中莲在与丈夫分手之时,虽然已经发现叶凌风的若干疑点,但却还不知道他是假冒的侄儿。谷中莲本来一向就有点偏心,甚至想过把女儿许配给叶凌风的。此时突然见他被人迫得走投无路,大有性命之危,谷中莲自是无暇细思,立即便出手救他了。

叶凌风飞快的向谷中莲跑去,谷中莲道:“有我在此,谁敢伤你?”信手一弹,又是一颗石子向叶慕华打去。她见叶慕华穷迫不舍,只道他是清廷鹰爪,因为她一直以为“侄儿”是援川义军首领,那么要追杀他的人当然是清廷鹰爪了。这一颗石子用的竟是“弹指神通”的绝顶武功,打叶慕华的琵琶骨。以谷中莲的功力,倘若给她打着,叶慕华武功再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回 心事浩茫连广宇 风雷激荡扫沉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