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13回 慨赠奇珍怀玉女 巧搓解葯戏魔头

作者:梁羽生

文道庄半信半疑,把“解葯”小心翼翼的用手帕包好,说道:“好,若是解葯无灵,我再找你算帐。”正要回去,金逐流叫道:“且慢!”

文道庄道:“怎么?你这解葯可是弄错了?”他一方面是疑心金逐流在这解葯上作弄他,另一方面更害怕的是金逐流不放他走,心里想道:“要是这小子不顾江湖信义,我纵然不致死在他的手里,只怕也要两败俱伤了。哼,我真是悔不该太过相信这小子,没有叫沙千峰同来,如今倒是弄得孤掌难鸣了。”

金逐流笑道:“你别慌,这解葯包你一服就灵,不过我的话还未说完呢,你那宝贝儿子我除了喂他毒葯之外,还点了他的穴道的。”文道庄曾试过解穴无效,听了这话,吃了一惊,说道:“你这小子怎能下得如此辣手?”心想:“这小子已然逃出了虎穴龙潭,当然是绝不肯再回去的了。但我不会解穴,这却如何是好?”

金逐流哈哈笑道:“不,不!说到心狠手辣这层,我是远不如你。你不是说过无毒不丈夫的吗?”文道庄更是惊恐,说道:“金逐流,你想要怎样?你是故意骗我来此戏耍的不是?”

金逐流一本正经地说道:“不,不!我岂能与你一般见识?或许你心狠手辣,我却不能不一诺千金。我说过不要你儿子的性命,当然也就要教你解穴的方法了。你洗耳恭听吧!”

文道庄不能不忍气吞声,说道:“好吧,算我怕了你了,说吧。”金逐流道:“我点的是璇玑穴,你只要在相应的穴道上给他推血过宫,就可解开。”文道庄道:“你莫要又骗我吧?我,我……”一连说了几个“我”字,却是不好意思说出他已经试过推血过宫而无效果的事实。

金逐流笑道:“你曾经试过了不是?不过这次不同,你让他先服了解葯,再试就有效了。”金逐流算过时间,文道庄一来一回,回到海砂帮至少也过了一个时辰,过了这一个时辰,他即使没有三象神功,穴道也是可以轻易解开的了。

文道庄心想:“他若是骗我,也无需告诉我解穴的方法。嗯,想不到这小子倒也还有点厚道。”于是真心真意地谢过了金逐流,便即回去。

文道庄走后,金逐流忍不着捧腹大笑,想到文胜中再服了他的“解葯”之后的情景,越想越是得意!”

可是笑过之后,金逐流想起玄铁尚未得手,却又不禁有几分失意了,他喃喃自语:“偷这玄铁的不知是什么人?想不到一山还有一山高,这次是连我也栽了一个筋斗了。”

金逐流在山路上行走,正在喃喃自语,忽听得树林里有人“噗嗤”一笑,说道:“你想知道是谁偷了玄铁的吗?”金逐流一听得这个熟悉的声音,登时呆了!

只见史红英从林子里袅袅婷婷地走出来,一手提着一个匣子,一手提着一把长剑,笑靥如花十分得意的神态。

金逐流呆了一呆,说道:“原来是你!”

史红英道:“不错,接过去吧。振臂一抛,将那长方形的匣子抛过来,金逐流接到手中,感觉十分沉重,不用打开,已知道是玄铁了。

史红英道:“我不是想叫你栽筋斗的,我是诚心偷了来送给你的。嗯,怎么样,你不应该道谢我吗?”

金逐流知道自己的自言自语已经全给史红英偷听了去,不觉满面通红,就像斗败了的公鸡似的,不由得不先说了一声“多谢!”然后说道:“你偷来给我,我可是不能要你的了。”

史红英道:“上次是你偷的,我送给你,不能算作礼物。现在是我偷的,我送给你,我欠你的人情该算得是还清楚了。”

金逐流大是尴尬,说道:“原来你还记得我的说话。那天我口不择言,说错了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史红英笑道:“你别当我是小心眼儿,我是生性不愿受人恩惠,欠了的人情就定要还,而且这玄铁我要了也没用,原因我也早对你说过了。”话虽如此,但从她的言语之中,金逐流还是感觉得到,她是有所“计较”,是为了要向自己出一口气的。一时间金逐流倒是不知说些什么话好。

史红英又道:“可惜匣子已经不是原来的匣子。我还了玄铁,只能算是付本,还应该付息才对。这柄长剑,现在物归原主,就请你也一并收回吧。”

史红英归还的这柄剑,正是金逐流的佩剑,他做了海沙帮的俘虏之后,给缴了去的。现在却给史红英当作“利息”,归还他了。

金逐流一想,若是不要,倒显得自己小气,索性大大方方地接了过来,再说了一声多谢。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玄铁落在海砂帮之处的?”

史红英道:“你那天在长江上翻船,落水,给沙千峰捉去,这样的大事,我还能不知道吗?我知道你给人捉去,这正是我报答你的好机会,我又还能不来吗?”

金逐流听她提起自己的失意之事,不觉又是面上一红。可是心里却也在暗暗高兴,想道:“虽说她是为了争一口气,但她不顾危险,深入虎穴相救,对我也不能说是不关心的了。”于是说道:“那么把解葯抛给我的,想必也一定是你了?”

史红英道:“此是小事,何足挂齿,你不是也曾救过我吗?”她见金逐流已经对她低头,闷气出了,对金逐流也就客气多了。

金逐流初时尴尬不安,此际心中却是甜丝丝的了。想道:“女孩儿家的脾气真是难以捉摸,就像五月黄梅天一样,一会儿是风,一会儿是雨,雨丝风片一番番之后,忽然间又是日丽风和了。前几天她对我还是爱理不理的,今天却是对我有说有笑了。嗯,我受了她几句奚落,也是大大的值得了啊!”

金逐流高兴起来,索性对史红英多恭维几句,说道:“史姑娘,你的本事真是了不起,一个人就能在海砂帮的总舵闹它个天翻地覆,偷了玄铁,又偷了解葯,神不知,鬼不觉,说来就来,说去就去!说老实话,我金逐流是从来不佩服别人的,今天对你,我可是不能不五体投地了!”这番说话虽然是恭维过份,却也是金逐流的由衷之言。

史红英笑道:“这哪里是我的本事,说出来不值一笑,我其实只不过捡个现成而已。”

金逐流道:“可以说给我听听么?”

史红英道:“在海砂帮帮主沙千峰的手下,有两个人是我的哥哥派去卧底的。”这是一个江湖术语,意思大约相当于“坐探。”金逐流道:“你的哥哥和沙千峰不是八拜之交么,他荐去的人沙千峰当然是会重用的了。但却怎用得上‘卧底’二字?”

史红英道:“不,这两个人不是由我哥哥出面保荐的,他托了另一位江湖前辈荐去,沙千峰并不知道他们是我哥哥的人。哥哥想控制海砂帮,所以才用这个手段,不着痕迹的把两个人安插到沙千峰的身边。这么一来,海砂帮中的事情,不论大小,我的哥哥都了如指掌了。”

金逐流叹道:“你的哥哥真是工于心计,对结拜兄弟也是这样勾心斗角。但我还是有所不明,听你这么说,你这次能够顺利成功,大约是得了这两个人之助的了,是么?”史红英道:“不错。”金逐流道:“所以,这我就不明白了。你这次出来,你的哥哥不是很生气的么?你也说过,你的哥哥是要把你捉回去的。那么你哥哥的人,怎么还会助你盗那玄铁?”

史红英笑道:“这个秘密我哥哥也不知道的。他派去的这两个人,他以为是对他非常忠心的人,其实却是李敦的朋友。他们和李敦一样,都是不愿意我的哥哥勾结官府的,他们对六合帮与海砂帮都有所不满,但对我却是很好!”

金逐流笑道:“他们是李敦的朋友,当然是应该对你很好的了。但想不到李敦也是这样的工于心计,连你的哥哥也上了他的当了。”金逐流心里泛起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笑得很是勉强。

史红英“白”了他一眼,说:“这怎能混为一谈,使用心计也有好坏之分,李敦的‘心计’是用来做好事的。最少我认为如此。”史红英避免议论哥哥,所以只提了李敦。金逐流听在心里,更感到不是味儿,想道:“她心目中只有一个李敦,我插在他们当中算什么?”想要走开,却又舍不得就与史红英分手。

于是金逐流只好赔笑,说道:“当然,当然,我也认为如此。我说话不当,你别计较。”

史红英“噗嗤”一笑,说道:“你说话素来这样阴阳怪气,我是早已领教过了。我若是和你计较,还不会在这里等你呢!”其实史红英也只不过“领教”过金逐流一次,但她用了这么样的口气说出来。却好像变成了金逐流的多年老友了,金逐流听得大是开心。

史红英接着说道:“那两个人早已知道玄铁收藏的所在,我找着了他们,要这玄铁,当然是易如反掌了。不过玄铁还是我亲自偷的,因为他们拿不动。至于那瓶解葯,压根儿我就没有出过气力,是他们替我从文道庄的房中搜出来的。”

金逐流道:“不管是谁偷的,我总是要领你的人情。”

史红英道:“说起来我倒是要佩服你呢!你只是一个人,毫无倚靠,赤手空拳,就闹得海沙帮天翻地覆,你才是真正的了不起!”

金逐流倒不是欢喜别人奉承,但这些称赞他的说话,从史红英的口里说出来,却是使得他好像吃了人参果似的,八万四千个毛孔没一个不舒服!金逐流笑道:“好了,好了!咱们都不用互相标榜了。说正经的吧,你准备上哪儿?”

史红英道:“没一定。我或者会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待萨福鼎的寿期过后。我才回家。”

金逐流连忙说道:“不行,不行。你千万不能回家!”

史红英道:“为什么?我两次偷盗玄铁,都没有露出行藏。董十三娘和沙千峰都不会知道是我干的。”

金逐流道:“即使你的哥哥不向你追究玄铁之事,你也不能回去!你一回去,你的哥哥就不会放过你了!”

史红英道:“你怎么知道?”

金逐流道:“我听到一个十分可靠的消息。我先问你,你知道帅孟雄这个人吗?”

史红英道:“帅孟雄?哦,我想起来了。三年前他到过我的家里,和我的哥哥谈得很是投机,哥哥说他是关外第一高手。”

金逐流道:“哦,原来他是满洲人。这就怪不得了!”

史红英道:“怪不得什么?”

金逐流道:“他冒充汉人,使用诡计,暗算了西星的义军领袖竺尚父,替清廷夺回了西星,你不知道这件事么?”

史红英道:“我的哥哥从来不和我谈及义军抗清之事的。我知道的只是大江南北的一些江湖上的事情。连西星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但这件事情却又与我何关?”

金逐流道:“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但帅孟雄这个人可就和你有关系了!”

史红英柳眉一竖,说道:“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见过他一面。”

金逐流道:“你不知道,你的哥哥要你嫁给他呢!”

史红英嗔道:“胡说八道!岂有此理!”

金逐流道:“不是我胡说八道。是沙千峰从你哥哥那儿听到的消息,想来不会是假。”

史红英恨恨说道:“我哥哥也真是糊涂,他也不想想,我怎肯嫁给这样的人!”

金逐流道:“你哥哥贪图功名富贵,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所以你是绝不能回家的了!”

史红英沉吟不语,似乎是在盘算怎佯应付这件事情。

全逐流道:“你躲起来也不是办法,你哥哥耳目灵通,给他找到,你怎么办?”

史红英道:“那么,你说,我应该怎样?”

金逐流道:“这个,这个……”他本来想说:“最好你同我一起,咱们二人联手,就不用害怕你的哥哥派人捉你。”可是这句话他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假如史红英这样问他:“我和你一起,也不过暂避一时。难道我还能永远跟着你么?”他将怎样回答?只不过见了两次,总不成就厚着脸皮向人家求婚。

史红英道:“我心急着呢,别这个那个的了。有话爽快说吧!”

金逐流讷讷说道:“你既然不想嫁给帅盂雄,那么,你,你还是去找李敦吧。”

史红英道:“找他有什么用?”

金逐流道:“你,你和李敦……”史红英道:“你这个人怎么啦?说话吞吞吐吐的叫我都烦起来了!你叫我和李敦怎么样?”

金逐流道:“这个,这个……你们生米煮成了熟饭,你哥哥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慨赠奇珍怀玉女 巧搓解葯戏魔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