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17回 倾国倾城难与遇 乐山乐水易忘归

作者:梁羽生

金逐流打翻了那个汉子,双腿一夹,胯下的骏马飞一般的跑过去。高大成起初以为金逐流是和他一伙的黑道中人,都是来追捕这个女子的,故而虽然知道后面多了一骑,却也不以为意,此时见前面那个汉子落马,方始大吃一惊,连忙回过头来。

金逐流喝道:“好呀,你们真是贼性不改,又在这里欺负女子!”快马赶上,提起那个玄铁匣子便是一砸。

高大成举起狼牙棒招架,“铛”的一声,狠牙棒断为两截,高大成虎口流血,吓得魄散魂飞,拔转马头,慌忙逃跑。

杜大业双钩挥舞,斜刺窜出。金逐流喝道:“你也不是好东西。多少挂个彩吧!”一提马僵,那匹“照夜狮子”一跳数丈,金逐流唰的一剑便刺过去,杜大业俯鞍而逃作《资本论》的第4卷,是他的经济理论的历史批判部分。写 ,双钩护头,剑光过杜,一对钩护手都给削断,肩头给剑尖划开了一道伤口,幸而未给刺着头颅。

封妙嫦又惊又喜,叫道:“你,你不是那小,小——”金逐流那次与秦元浩同到封家,是作小叫化打扮的,但现在却是以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出现,故而“小叫化”这三个字到了封妙嫦的chún边,只是吐出了一个“小”字,就停止了。

金逐流笑道:“不错,我就是和秦元浩同在一起的那个小叫化。他们为什么追你?”

封妙嫦道:“我不知道,恩公高姓大名?”

金逐流笑道:“我姓金,名逐流,我不喜欢别人向我称‘老’,把我叫得好像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儿了。你最好还是叫我小叫化。”

说罢,把那汉子一把提了起来,举掌在他背心一拍,喝道:“你们为什么要欺侮封姑娘,说!”

那汉子听得一个“封”字,面露喜色,说道:“封姑娘,令尊的大名可是子超二字?”

封妙嫦眉头一皱,说道:“你识得我的爹爹?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那汉子哈哈笑道:“这真是大水冲倒了龙王庙,自家人认不得自家人了。我和你的爹爹是老朋友了,以前他做大内侍卫的时候,我在冀北道上干没本钱的生意,多蒙他的照料,从来没有失过手。刚才我已经看出你的剑法,果然你真是他的女儿。”原来这人以前做独脚大盗,封子超是他的靠山,他抢劫所得,要分一半给封子超。封子超再给他打点官府,故而他的本领虽然不是很高,如得以横行无阻,从未受捕。

这人以为金逐流也一定是和封子超有关系的晚辈,所以急急忙忙的便套交情。哪知金逐流双服一翻,喝道:“休要罗唆,快说!你们追她,到底是为了何事?”

那人赔笑说道:“这是一个误会,误会,有好几个帮会的舵主,送贺礼上京给萨总管祝寿,不料在路上先后给一个女子抢了。这女子神出鬼没,没人和她朝过相。所以青龙帮的帮主高大成发下了绿林帖,请道上的朋友帮帮忙,四处搜查这个女子。凡是形迹可疑的江湖女子都不放过,所以,所以……”

封妙嫦道:“哦,原来你们以为我是那个女子?”

那汉子道:“萨总管是令尊的老上司,侄女怎会抢他的礼物。这都怪我们看走了眼,得罪了侄女了。”

封妙嫦冷笑道:“我只恨我没有那女子的本领,我倘若有她的本领,我也会抢的。”

那汉子吃了一惊,想不到封妙嫦竟会如此说话。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金逐流道:“六合帮也接了绿林帖吗?”

那汉子一听金逐流这样发问,就知金逐流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心里稍稍轻松,赶忙便答:“六合帮是江湖帮会之首,高大成怎能随便差一个人把绿林帖发给史帮主?不过六合帮的四大香主却是极重江湖义气,知道了这件事情,都自告奋勇的参加。高大成正因为事情紧急,来不及向史帮主请示而有所忧虑,忧虑史帮主怪他擅发绿林帖而兴师问免得他手下的香主帮忙。这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人见金逐流问得“在行”,只道他和六合帮多少也有点关系,故而不厌其详地回答。却不知金逐流只是想查问史红英,他已经猜想得到,抢那些帮会礼物的女子一定是史红英无疑,如今他只是多方“求证”而已。

金逐流道:“那四个香主也要去追捕这个女子,他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害怕?”

那汉子怔了一怔,心想:“这小子好像知道许多事情,一定是和六令帮有关系的了。”于是说道:“那四位香主答应拔刀相助之时,是曾提出一个条件,只许活擒,决不能伤害那个女子。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金公子这样问,想必知道内里情由?”

金逐流道:“我当然知道,但我不告诉你!”

那汉子甚是尴尬,忙又赔笑说道:“是,是,涉及六合帮的隐情,小人自是不配知道。金公子还有什么要问的么?小人可以走了吧?”口,

金逐流道:“不能!”

那汉子大吃一惊,说道:“请公子看在封子超和六合帮的份上,咱们总是自己人吧?”

全逐流道:“我看在封子超和史白都的份上,赏你两巴掌!”那汉子大惊失色,一个“饶’字未曾叫得出来,金逐流啪啪两掌已是打了下去,那汉子登时变作了一团烂泥似地倒在地上。

金逐流笑道:“死罪饶了,活罪难饶。你好好的在这里躺吧,十二时辰之后。穴道自解。”那双子给金逐流用重手法点了穴道,早已晕过去了。

封妙嫦说道:“金大侠,你废了他的武功?”

金逐流道:“不错。他的琵琶骨已经给我捏碎,今后是再也不能作恶的了。他的这匹坐骑虽然比不上史白都的‘照夜狮子’也是难得的骏马,你就要了他这匹坐骑吧。”

这匹马正在山坡上吃草,金逐流刚要上去把它牵下来,忽听得蹄声得得,道上又来了两骑快马,这两个人正是名列六合帮中四大香主的圆海和焦磊。

圆海远远地看见了封妙嫦,“咦”的一声叫起来道:“这个雌儿可不是咱们的史大小姐呀,他们恐怕是追错人了!”焦磊道:“奇怪,高帮主和杜帮主他们哪里去了?”

圆海是个贪花好色的酒肉和尚,见卦妙嫦长得漂亮,说道:“管这雌儿是谁,先捉了她再说。”他的一对眼睛只顾盯着判妙嫦,焦磊先发现了山坡上的金逐流。

焦磊大吃一惊,叫道:“不好!”圆海尚未知死活,说道:“什么不好?”焦磊急声说道:“你看看,好像是姓金的那小子!”

金逐流哈哈一笑,回过头来,说道:“你居然还认得我这个叫化么?高大成、杜大业都是脓包,一打就跑,我正嫌打得不过瘾呢,你们来得正好!”

全逐流转身的时候,早已在山坡上拾起十几块碎石子,大笑声中,石子雨点般地飞出去。

圆海、焦磊名列四大香主,武功却是与其他两位香主相差颇远,他们又都是给金逐流打得怕了的,此时突然碰见了金逐流,如何还敢和他交手。

焦磊幸亏是先看见金逐流,早已勒住马头,金逐流一转身,他立即拔马便跑,没给石头打着。

圆海可倒楣了,他是跑到距离封妙嫦十丈之内才看见金逐流的。金逐流的石子打来,圆海舞起戒刀防身,但光头上仍然是着了一颗石子,打得他头破血流。他在快活林时曾经给金逐流打穿他的光头,如今又吃了同样的亏。

圆海飞马奔逃,气得大叫道:“好小子,有胆的你敢追来么。”他是想把金逐流引去见董十三娘和青符,却不知他的这两个同伴也是刚刚吃过金逐流的亏。

全逐流笑道:“董十三娘正等着你这位大和尚给她倒洗脚水呢,我可没有这个兴趣奉陪。”

焦磊是不想招惹金逐流的,见金逐流没有追来,放下了心,说道:“这小子倒是风流得紧!”

圆海又羡又妒,哼了一声,说道:“这臭小子也太可恶了,才骗了咱们帮主的妹妹,如今又钩上了这个雌儿。要是给帮主知道,不气死他才怪!你想想看:“赔了夫人又折兵,已经是倒楣透顶了。咱们的帮主给这臭小子盗了玄铁,骗了妹子,这臭小子还不肯要他的妹子做夫人呢!”

焦磊笑道:“我只怕帮主不知道这件事情,知道了那倒好了。依我看来,帮主固然是要生气的,但也不见得就不会暗暗欢喜吧?”

圆海恍然大悟,说道:“对!对!咱们向帮主告发倒也是功劳一件!”

封妙嫦听了他们的污言秽语,气得柳眉倒坚,又羞又恼。但亦是无可奈何,圆海和焦磊此时已经是跑得连背影也不见了。

金逐流把那匹马牵下山坡,交给了封妙嫦,说道:“狗嘴里不长象牙,这两个狗东西乱嚼舌头,理它作甚?”金逐流是个洒脱的人,这两个人的胡言乱语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不过,他也有点担忧,听这两个人的口气,分明是要挑拨是非,离间他和史红英的了。

封妙嫦道:“金大侠,你上哪儿?”原来她受了这两个人的嘲笑,倒是犯了一点心事,若是和金逐流同行,恐怕会招惹更多的闲话;若不和他同行,又怕再碰上不测的灾祸。

金逐流笑道:“你惦记着秦元浩吧?”

封妙嫦面上一红,说道:“金大侠说笑了。”

金逐流一本正经地说道:“不,不。我虽然喜欢开玩笑,这次可不是和你说笑的。你非给我面子不行!”

封妙嫦莫名其妙,不觉问道:“什么面子?恩公,你救了我的性命,有话吩咐就是,有话还用得这样客气吗?”

金逐流这才哈哈笑道:“好,有你这句说话,这件事你就一定要听我的了。这件事我虽然未先征求你的同意,但我想你也一定愿意的。”

封妙嫦嫦惊疑不定,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金逐流道:“我给你做了媒了,你爹爹已然答允,只能把你许给秦元浩,决不会逼你另婚他人了!”

封妙嫦满面通红,金逐流嚷道:“喂,你到底是愿意不愿意呀?”

封妙嫦低声说道:“你在哪儿遇上我的爹爹?”

金逐流笑道:“好,你不反对,那就是同意了。你的爹爹正从这一条路来,你的马快,跑回去用不到半天工夫,一定可以在路上遇见他。”这才把昨日与她爹爹相遇硬做成了媒的经过告诉了她。

封妙嫦脸泛桃花,又羞又喜,心里想道:“爹爹经他一吓,若然从此改邪归正,那倒是一件好事。但我爹爹虽然答允了这门亲事,秦元浩却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怎知他的师门长辈点不点头?”

金逐流好似知道她的心思,笑道:“秦元浩的师父是我的晚辈,我做的大媒,他的师父不点头世得点头,你放心吧。”

封妙嫦面红过耳,说道:“恩公取笑。”

金逐流面孔一板,说道:“不对,不对,你怎么称我恩公?元浩的师父虽然是我晚辈,但我和元浩却是平辈论交的,什么‘恩公’呀‘大侠’呀,这么一叫,岂不是反而显得生疏了。我给你做这个媒,你已经同意了,那么你就是我的嫂子了,你应该叫我大哥才对。”说罢哈哈大笑。

封妙嫦跨上马背,低了头不知说些什么话好。金逐流说道:“你爹爹和那些人是相识的,你见着了爹爹,就不用害怕那些人和你为难了。不过,我却想你劝劝你的爹爹,还是回徂徕山的好,不要再进京巴结权贵了。”金逐流刚刚开过玩笑,但现在说的却又是十分正经的说话,把封妙嫦弄得啼笑皆非,心里又不能不感激他。

封妙嫦嫦裣衽一礼,说道:“金大哥,你对我们父女的好意,我一生感激不尽,我一定劝家父听从大哥的话。”

金逐流笑道:“你又来客气了。好,那么咱们就各奔前程吧。待你和元浩成亲之时,我再来喝你的喜酒。”

金逐流做了这件得意的事情,哈哈大笑,上马而去。

一路上金逐流处处留心,打听史红英的消息。可是直到他抵达都门之日,仍然找不到一点线索。金逐流心里想道:“抢劫那几个帮会送给萨福鼎的礼物的女子除了红英还有谁?她既然抢了那些人的礼物,想来也必定是会来赴这趟热闹的了,我到了京中,再想法寻访她就是。”

金逐流的马快,提早到了北京,距离萨福鼎的寿期还有四日之多。金逐流记着师兄“胆大心细”的教训,想道:“我这是第一次进京,京中高手如云,我虽然不怕,也还是谨慎一点的好。六合帮耳目甚多,和江湖各大帮会又有联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倾国倾城难与遇 乐山乐水易忘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