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19回 拭目惊看龙虎斗 伤心疑是凤鸾俦

作者:梁羽生

寿堂里高手如云,其中如史白都、文道庄、沙千峰等人,论本领未必在尉迟炯夫妻之下,但因投鼠忌器,生怕尉迟炯一怒之下,当真杀了他们主子。因此,给尉迟炯这么一吓之后,果然都是不敢妄动。

转眼间八仙桌上的礼物都已给尉迟炯的手下装入麻袋。尉迟炯笑道:“萨大人,烦你传令下去,打开大门,让他们出去。我的人若是损了一根毫毛,我就剥你一层头皮。听清楚没有?”

萨福鼎吓得面如土色,说道:“是,是!一切听从尉迟炯的吩咐!”尉迟炯早已准备了快马在外面接应,这几个人一出大门,上马便走。但尉迟炯夫妻则还是留在寿堂之中。

萨福鼎道:“尉迟舵主,你,你可以高抬贵手了吧。”尉迟炯道:“急什么,再等一会儿。”过了一会,只听得“呜呜”的响箭之声第1卷分析资本的生产过程,第2卷论述资本的流通过程,第 ,远远传来,尉迟炯笑道:“还算你识相,没有派人追踪。”原来这是他的手下报告平安的信号。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安全处所了。

萨福鼎苦笑道:“现在可以放我了吧?”尉迟炯道:“我会放你的,不过还要麻烦你陪我走一段路,送我出城!”萨福鼎嗫嗫嚅嚅说道:“这个,这个……”尉迟炯冷笑道:“什么这个那个,你不相信我吗?”萨福鼎道:“不敢。但这样对我的面子可是太难看呀!”尉迟炯道:“你要面子还是要性命?”萨福鼎不敢多话,说了一个“是”字。尉迟炯哈哈笑道:“君子一言,快马加鞭。出了城门,我就放你。走!”

笑声未了,史白都忽地一掌向萨福鼎背心拍下,喝道:“这样的害民贼岂能放了?”这一下突如其来,不但萨府的人人出意外,尉迟炯也是丝毫没有料到。

尉迟炯本来是牢牢抓着萨福鼎的,史白都这一掌一拍下来,尉迟炯陡然间只觉一股大力震撼他的虎口,不由自己的松开了手,说时迟一种普遍快乐的社会为未来理想的楷模。主要著作有《意识 ,那时快,史白都已是一把将萨福鼎拉了过去。

原来史白都一直在盘算给萨福鼎解困之策,待到他听得尉迟炯要萨福鼎送他出城,这才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妙计。

他想尉迟炯既然要把萨福鼎当作护身符,绝不肯轻易就伤了萨福鼎的性命。同时他也估计得准:尉迟炯只是防备有人向他偷袭,绝想不到有人会向萨福鼎偷袭的。他打萨福鼎的这一掌用的乃是“隔山打牛”的功夫,萨福鼎丝毫不会受伤,要受伤除非是尉迟炯受伤,如果尉迟炯的内力比不上他的话。

史白都道:“萨大人,请恕无礼!”轻轻一推,把萨福鼎推过一边。尉迟炯冷不及防,着了道儿,要想夺回人质和实践的关系、认识过程的两个飞跃、绝对真理和相对真理 ,已是迟了一迟。

尉迟炯一声大吼,喝道:“好小子,你代萨福鼎领死吧!”声如霹雳,掌似奔雷,立即向史白都痛下杀手。

史白都刚才用“隔山打牛”未能伤着尉迟炯,已知双方功力相当。史白都笑道:“好大的口气,你如今已是插翼难飞,还想逞凶么?”双掌一交,尉迟炯身形一晃,史白都倒退三步。

说时迟,那时快,尉迟炯一个“跨虎登山”,左拳右掌,连环劈打现象学还原现象学哲学的术语。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 ,大喝道:“我尉迟炯不打算生出此门,但也要毙了你这小子!”这一招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比刚才那招杀手,还要霸道得多。

史白都的本领并不输于尉迟炯,但见尉迟炯这副豁出性命的凶神恶煞的模样,也不禁有几分胆怯。双方功力悉敌,胆小的自是吃亏,只听得“嗤”的一声,史白都的护肩已给尉迟炯撕裂,五指拂过,肩头火辣辣作痛,幸而他已经化解了尉迟炯的六七分力度,只是给指尖刮破一点皮肉,不算受伤。

萨福鼎惊魂稍定,喝道:“你们还不快快给我把这强盗拿下,活的拿不了,死的也要!”

文道庄曾向萨府中人自夸“武功天下第一”,不好意思和史白都联手夹攻尉迟炯,心道:“我抓住那个女贼,也是一大功劳。”于是一跃而出,向祈圣因扑去。

祈圣因道:“好呀,我现在就和你算帐!”一抖手,接连打出了透骨钉、铁连子、梅花针、飞镖、袖箭等七八种暗器。文道庄赞道:“千手观音,果然名不虚传!”运掌成风,腾身飞起,暗器从他身边飞过,来拜寿的客人们可倒楣了,他们没有文道庄可以运掌成风、扫荡暗器的本领,人群拥挤,要避也避不开,祈圣因发出八种暗器,倒下去的却有十二个人!有三个人是给自己人撞跌的,还有两个更是冤枉,是给文道庄的掌力震晕的。

客人们发一声喊,胆小的、自问本领插不上手的、还有不愿卷入漩涡,纷纷夺门而逃,寿堂中剩下的只是一流高手和不能不拼命的萨府卫士了。但也还有三五十人之多。不过,这寿堂是可以容纳数百人的,客人跑了十之八九,已经是有足够的地方可以施展拳脚了。

史白都手下的四大香主,看见帮主似乎不敌对方,当下也顾不得以众凌寡之嫌,董十三娘、圆海、青符、焦磊四人一拥而上。

尉迟炯寡不敌众,登时险象环生,董十二娘打得最狠,尉迟炯见她是个女子,稍为忽视,却不知在六合帮的四大香主之中实是以她的本领最高,冷不及防,就给她唰的打了一鞭。饶是尉迟炯铜皮铁骨,这一鞭打下,背上也起了一道血痕!

此时文道庄和祈圣因也交上手,祈圣因见丈夫受伤,又惊又怒,想要冲过去救援,却给文道庄当中隔住。文道庄的真实本领在祈圣因之上,近身搏斗,暗器难施,祈圣因给他堵住,夫妻竟是不能会合。

尉迟炯夫妻同陷困境,眼看已是难以支持,萨福鼎哈哈笑道:“你们这对贼夫妻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居然劫到了我的家中!嘿,嘿,你们抢去了的东西,我要你们一件件吐出来!”言下之意,是要他的手下把尉迟炯夫妻活擒,苦刑追赃。萨福鼎本来是说过“死活不论”的,此时为了痛惜那些失去的礼物,口风改了。

金逐流心里想道:“尉迟炯来给义军动饷,不愧是个英雄,我岂能坐视不救?”正要出手,不料却有一个人已经抢在他的的头,先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金逐流对他起了怀疑,想要和他结识的那个少年。

只见这“少年”一跃而出,把帽子脱下,露出了满头秀发,叫道:“哥哥,你何苦助纣为虐?”史红英真相一露,满堂大惊,金逐流尤其是又惊又喜,一时间不觉呆了。

萨福鼎吃了一惊,喝道:“你是什么人?谁是你的哥哥?”

史红英朗声说道:“我是六合帮帮主史白都之妹,劫你这狗官的礼物的,我也有份!”

萨福鼎冷冷说道:“史帮主,这怎么说?”

史白都涨红了脸,说道:“舍妹胡作非为,我自会将她惩治!”舍了尉迟炯,扑上去抓他妹妹。史红英道:“哥哥,请听我一言……”史白都大喝道:“我没有你这个妹妹!”史白都生怕她说出更其不中听的话来,呼的一掌就劈过去,把史红英的说话打断了!

史白都一出掌打他妹妹,立即有两个人同时向他扑去,其中的一个就是金逐流。金逐流身法快极,但另一个人却是史红英距离较近,比金逐流快了一步。。

史白都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心中一惊,“哪里来的这个高手?”反手一掌,抓那人的琵琶骨,那人剑锋一转,霎的指到了他胁下的“愈气穴”,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史白都迫得闪过一边,立即一个“弹腿”踢出,那人见他来势凶猛,脚尖一点,平地拔起,挽了一朵剑花,向他头顶刺下。说时迟,那时快,史白都已经拔剑出鞘,一招“举火镣天”,双剑相交,金铁交鸣之声,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

这几招急如电光石火,双方各以上乘的武功相搏,稍一不慎,就有血溅尘埃的危险。几招一过,史白都虽然稍占上风,却也未能伤得那人,心中不禁骇然。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已是落在史红英的身边,笑道:“史姑娘,咱们共过富贵,今天也该共同患难了!”史白都圆睁了双眼喝道:“贱丫头,这小子是谁?”史红英道:“他是我的朋友,怎么样?”那人笑道:“你问我么?我是和令妹合伙劫这位萨大人礼物的人,你不必生气,我本来准备一份赃给你的。”

史白都大怒,喝道:“好呀,原来是你离间我们兄妹,我非杀你不可!”唰唰两剑,强攻过去,气流激荡,剑尖上发出“嗤嗤”声响,史红英道:“哥哥,是你逼得我非和你动手不行了!”银鞭挥出,与那人的长剑配合,敌住了史白都。

金逐流此时已认出了这个人,不觉又惊又喜又是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李大哥和红英也是早就相识了的么?”原来这个力敌史白都的少年,正是金逐流昨日在长城相识,和他结为八拜之交的那个李南星。

金逐流因为心中纳闷,不觉呆了一呆。有两个卫士截住了他。金逐流啪啪两掌,把这两个卫士打得变作了滚地葫芦。打过之后,金逐流方始醒觉自己出手太重,对付这样的两个卫士其实是无须使用杀手的,原来金逐流乃是在不知不觉之间,把一腔闷气都发泄在这两个卫士身上。可是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火气突然发作按捺不住的缘故。

李南星和史红英同时发现了金逐流,金逐流是化了装来的,史红英一时还未认出,李南星一见他露出这手功夫,却已知道。

金逐流打翻了两名卫士,叫道:“大哥……”李南星哈哈笑道:“贤弟,你也来了么?有我照料史姑娘,不必你来帮手了!”史红英叫道:“金大哥,原来是你呀!”三个人同时说话,各说各的,只是金逐流却有点心烦意乱,叫了一声“大哥”之后,底下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史白都攻得极紧,史红英只说得一句话,也就不能不用心对付了。”

此时场中形势,尉迟炯力战六合帮的四大香主,稍处下风,也不怎样吃亏,祈圣因独斗文道庄,却是有点支持不住的模样。

金逐流无暇细想,李南星和史红英的本领他是知道的,他们二人联手,料想史白都也奈何不了他们。祈圣因那边的形势如是最为危险,于是金逐流身形一晃,就朝文道庄扑去。

文道庄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一觉背后微风飒然,反手便是一抓。这一抓准确无比,三只指头,恰恰扣住了金逐流的寸关尺脉。这个部位乃是手少阳经脉汇聚之点,多好武功若给对方抓住了这个部位也是不能动弹。

文道庄已知来老是金逐流,想不到一抓就能把他抓住,倒是大大出乎文道庄意料之外。文道庄禁不住心念一动:“这小子的本领决不在我之下,何以这么容易给我抓住?”心念未已,只觉小臂一麻,金逐流的指尖反而戳着了他的虎口。

原来金逐流有颠倒穴道的功夫,不怕对方制着他的经脉。不过,双方内力相当,这究竟还是十分冒险的一着,金逐流腕脉被扣,经脉虽然不怕受伤,内力却是打了折扣!他本来要用重手法点文道庄的穴道,结果只是令得文道庄虎口受震,未能尽如所愿。

但虽然如此,文道庄已是吃亏不小了,虎口一震,恍如触电,忙不迭的把手松开。祈圣因唰的一鞭扫将过去,文道庄无法闪避,百忙中振臂遮拦,祈圣因的软鞭给他荡开,文道庄的右臂起一道淡淡的血痕。

祈圣因得金逐流之助,打退了文道庄,登时跃出圈子,一扬手使出了“天女散花”的手法,暗器雨点般的向着围攻尉迟炯的那些人打去。

董十三娘挥舞长鞭,遮拦得风雨不透,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祈圣因所发的暗器没有一枚打到她的身上。圆海在她掩护之下,也是丝毫没有受伤。青符道人剑术甚高,也打落了祈圣因打向他的三枚透骨针。但另一位四大香主之一的焦磊,在暗器打来之时,正在忙于招架尉迟炯劈他的一刀,心难两用,中了祈圣因的一枚梅花针。

焦磊是独脚大盗出身,武功本来不弱,在六合帮的四大香主,他虽然比不上董十二娘,却在圆海之上,和青符道人在伯仲之间。不料中了这一枚小小的梅花针,恰恰射着他的关节要害,一条手臂登时不能动弹。尉迟炯何等厉害,闪电般一刀劈下,焦磊受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拭目惊看龙虎斗 伤心疑是凤鸾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