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21回 铸成宝剑还心愿 掌击桐棺报宿仇

作者:梁羽生

李南星受伤甚重,骑上马一跑,只觉身痛头晕,耳鸣心跳。史红英在他后面叫喊,他隐隐如有听闻,史红英说的是些什么,他却是听不清楚了。

李南星纵马疾驰,此时以是上了官道,双方的距离在百步开外了。一般的暗器功夫是决不能打到这么远的,但史白都功力非凡,他用尽浑身气力掷出那柄匕首,脱手便化作了一道银虹,竟然追上了李南星这片疾驰的骏马。

李海星幸而是隐隐听得史红英的叫嚷,他回头一看,恰好这柄匕首飞到他的背后。李南星把剑一拨,匕首歪过一边,余力未衰,“噗”的插入了马背。

这匹坐骑是一匹久经训练的战马,受了匕首刺伤,负痛狂奔,转眼间已是跑出史白都视野之外。

史红英给哥哥点着的是麻穴,身体不能动弹,却还能够说话,此时气得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哥哥,亏你是一帮之主,你这样背后伤人,可还要不要脸?你现在虽然制伏了找,但你总不能永远不给我解开穴道。好吧,你若是不肯放过我的朋友,你尽可以去追杀他。我今天死不了明天也还是可以死的。”

史白都暗算不成,反而给妹妹责骂了一顿,不由得满面通红,强辩道:“这小子是朝廷叛逆,我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好吧,你既然寻死觅活的要庇护这个小子,我今天放过他便是。但以后若是碰上了他,我绝不能轻饶。”

帅孟雄也说道:“对,对。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小子虽是叛逆,但咱们答应了放他,那就应该放他了。史帮主,你还回去见萨大人么。”

原来帅孟雄此时已是毒发,全仗着内功深厚才能支持的。但运功御毒,究竟不是治本之法,所以他必须赶快入京,好请名医疗治。他自己既然不能去道捕李南星,当然乐得在史红英面前做个“好人”。

文道庄和沙千峰等人一来是因为帅孟雄已经答应放人,他们无谓再去争劝;二来他们也害怕李南星还有接应,和李南星一伙的已知的便有尉迟炯夫妻和金逐流等人,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虽然他们逃跑的方向不同,但也还是可以会合的。文道庄没有史白都的帮忙,只有沙千峰和他作伴,他可是壮不起脸子了;三来李南星已经走得远了,他们再找坐骑去追,也未必追赶得上。因此也就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史白都这次上京,连遭挫折,自觉颜面无光。当下说道:“我想带这丫头回家,萨大人那儿,我不去辞行了。请帅将军代说一声吧。”

帅孟雄道:“我确点事情,想要和你商议。史大哥,你可否为我在京中多留几日?”

史白都一来是因连遭挫折,自觉无颜;二来由于史红英在寿堂的这一场大闹,也是令他进道为难。要知史红英今日之闹寿堂,是公然和义军方面的尉迟炯夫妻等人在一起的,即使史白都本人可以免受连累,他也怕萨福鼎追究他的妹妹,终于自己也是脱不了关系。有这两个原因,因此史白都意慾先避一避风头,回转本帮再说。

但现在,他听了帅孟雄的说话,心中又有点活动,暗自想道:“帅孟雄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商议呢?不用说,一定是想与我商谈红英的婚事的了。这头婚事倘若成功,有帅孟雄作靠山我倒是不用多所顾虑了。不过这丫头的脾气执拗得很,现在我还未知她究竟是爱上了金逐流这个小子还是爱上了刚才逃跑的那个小子,但无论如何她一定是不肯嫁给帅孟雄的。逼得急了,只怕她又要闹出事来。而且,在婚事未成之前,也难保没有人在萨总管面前挑拨是非,要追究今日之事,这丫头若是留在京中,总是不便。”

史白都想了一会,说道:“我离帮日久,只怕帮中有事要我料理,但既承将军相邀,史某怎敢不受抬举?这样吧,我叫手下和舍妹先回去,我在京中等候将军公事完毕,随时召唤。不过,萨大人那儿还是请将军代为先容,我才好再去见他。”

帅孟雄听得史白都要把妹妹先送回去,心里有点不大愿意,但转念一想,自己一要治毒疗伤,二要向朝廷禀报军情。在一个月内是决不能办理婚事的。而且西星方面的形势外弛内张,只怕公事一了,朝廷就要催自己马上回任,那样,婚事就更要拖迟了。帅孟雄心想:“短期内既是不能成亲,留他的妹妹在京也没有用,还要怕她闹出事来。”于是便同意了史白都的做法,笑道:“史帮主可是怕萨总管因了今日之事而致心有芥蒂么?其实你并非朝廷命官,追捕强盗。不过是你见‘义’勇为而已,捉不住尉迟炯萨总管也不能见怪你的。过两天我去拜会萨总管,我当然也会替你说好话的。”

史白都谢过了帅盂雄,随即吩咐董十三娘和圆海二人送史红英先回六合帮总舵,留下青符、焦磊二人跟他。六合帮的人在北京的还有丁彭等人,住在分舵,这些人因为职位较低,不够资格给萨总管拜寿,所以今天没有随来。史白都准备先回北京分舵居住,等候帅孟雄养好了伤,与他商谈。

帅孟雄急于入京廷医,骑马先走。史白都在临行之际,悄悄叮嘱董十二娘、叫她好生看守史红英,有些话他不方便和妹妹说的也交代了董十三娘。

董十三娘心领神会,笑道:“帮主放心,女孩儿家谁不愿意嫁得一个好丈大?英妹子一时糊涂,受人迷惑,总有一大会明白过来的。”史白都道:“我就是怕她执迷不悟。”董十三娘道:“待我晓以利害,善言相劝。想来应该可以劝得她回心转意。”史白都道:“好,那就一切拜托你了。”

史红英根本不理会他们说些什么,心中只是思念着金逐流,想道:“但愿他早日知道我的消息,赶在我哥哥回来之前,先来救我。”要知六合帮中,只有史白都胜得过金逐流,其他四大香主都不是逐逐流的对手。因此。史红英对金逐流是充满信心的。

如此一想,史红英倒是觉得她哥哥这样安排——让董十三娘与圆海押她回去,自己则留在京中。——对她来说,倒是不幸中之幸了。

史红英穴道未解,无力抗拒,董十三娘将她抱上马背,便即登程。史红英由于怀着一个希望,希望金逐流能趁着六合帮空虚之际前来救她,也愿意先回总舵。她本来是最讨厌董十三娘的,现在也懒得骂她,让她摆布了。

按下史红英不表。且说李南星人马均已受伤,坐骑负痛狂奔,李南星紧紧抓牢马缰,就似腾云驾雾一般,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已经跑了多少路程?

李南星越来越是支持不住,想要找个地方养伤,但却控制不住这匹负痛狂奔的坐骑。李南星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连忙咬了咬嘴chún,心道:“不行,不行,我不能睡着。史姑娘还要我设法救她呢,我一定要挺住、挺住!”李南星是个武学行家,知道在自己受了内伤之后,倘若精神一松,忍不住倦意而昏睡的话,只怕就不会醒来了。

李南星记挂着史红英,以为史红英也一定是在想念着他,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全凭着这一点精神力量,又支持他跑了一程。他却怎知史红英此际想的并不是他,而是金逐流呢。

坐骑好像跑得慢了一些,可是李南早已经支撑不住了。正在神智迷糊之际,忽听得蹄声得得,前面来了一骑,骑者是和他年纪相若的少年。这少年见李南星伏在马背,似是受伤的模样,不免好奇心起,对他格外留神。两匹坐骑几乎是擦鞍而过之际,少年又发现了插在李南星马背上的那柄匕首,更觉得奇怪,心念一动,便即拨转马头,追赶李南星。

李南星这匹坐骑,受伤之后,狂奔一程,流血过多,此时亦已是筋疲力竭。就在这少年追上之标,李南星的坐骑忽地马失前蹄,滚下路基,把李南星摔跌。

迷糊中,李南星好似给人抱住,倾刻就失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南星才醒过来,眼睛刚一张开,就觉刀光耀目。在他的面前,有一个人拿着一柄雪亮的匕首正对着他,口中喃喃自语:“咦,这柄匕首,这柄匕首……”

李南星神智未清,京道是敌人追来,意慾加害于他,连忙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一指戳出,喝道:“好小子,我与你拼了!”这一指点得又快又准,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少年只觉虎口一麻,匕首铛啷坠地。

李南星刚刚醒来,身体还是十分虚弱,用了一点气力,登时又倒下去了。这才发觉自己是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房间里只有他和那个少年。

李南星怔了一怔,渐渐回复了记忆,记得这个少年就是他在路上碰见的那个少年。帅孟雄打伤他,史白都用那匕首掷伤他的坐骑以及他失足落马等等事情,一刹那间也全部记起来了。李南星好生诧异,心里想道:“我不是已经滚下路上的么?怎的却睡到这张床上来了?莫非就是这少年救我不成?”

这少年此时也是十分惊诧,心想:“此人受了重伤,有气没力,点穴功夫居然还是如此厉害!幸亏他气力未曾恢复,要不然只怕我这条手臂已经给他废了!”当下拾起了那柄匕首,笑道:“你不必惊慌,我不是你的仇人。你的仇人是六合帮的不是?”

李南星道了一声“惭愧!”说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你却怎知我的仇人是六合帮的?”

少年笑道:“如此说来,咱们倒是同一仇人的了。实不相瞒,我与六合帮也结有梁子。我认得六合帮所用的匕首。”

李南星又惊又喜,先报了自己的姓名,然后问那少年:“不敢请教兄台高姓大名,与六合帮又是怎地结的梁子?”

这少年道:“小弟陈光照。光明的光,照耀的照。数月前我在冀鲁道上碰上六合帮中的凶僧圆海正在劫杀客商,我与他交手,他给我刺了一剑,我也给他飞出的匕首所伤。他伤我的那柄匕首和这柄匕首正是一式一样,刀柄都有六合帮的标记的。你瞧。”李南星一看,只见刀柄刻有一个骷髅头,果然是六合帮的标记。

原来这个少年正是陈天宇的儿子。那次金逐流到他家之时,他已经养好了伤离开家了,所以两人没有碰上。陈天宇曾经把儿子与六合帮结仇之事告诉金逐流。不过,李南星却不知道陈天宇父子和他的义弟有极深厚的渊源。

李南星谢过了陈光照,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到这里已经有多久了?”

陈光照道:“这里是西山卧佛寺。卧佛寺的主持与家父是方外之交。家父是苏州陈天宇。”

陈天宇在武林大大有名,不过陈光照说出父亲的名字倒不是要夸耀他的身世,而是要使李南星免除疑虑。

陈光照以为李南星听了他父亲的名字,即使不肃然起敬,至少也得说些“久仰”之类的客气话,哪知李南星却是说道:“原来这里就是西山卧佛寺么?我本来想到西山找个地方养伤的,真是多谢陈兄了!”听他言语,他的惊喜只是为了发觉自己是在西山的卧佛寺养伤,而不是因为知道了陈光照的父亲是陈天宇。

陈光照不禁有些诧异,心想:“他武功这么好,怎的竟不知道爹爹的名字?”江湖上禁忌甚多,是以陈光照虽是对李南星有恩,也不便就冒昧的查问他的来历。当下笑了一笑,说道:“这么说,吾兄倒是可以在这里安心养病了。这里的主持精于医道,昨晚他已经给你诊治过了,据他说吾兄虽然伤得不轻,幸好内功深厚,只要再服几剂葯,大约用不了十天,就可以痊愈。”

李南星吃了一惊,说道:“原来我在这里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么?哦,还要十天才能痊愈,这却是急煞人了。”

陈光照道:“吾兄身体要紧。主持昨晚诊过你的脉,说是你六脉不调,颇有郁闷之象,大约是有心事愁烦,叫我劝你务必把心事抛开一边,养好了伤再说。请恕我交浅言深,冒昧动问,兄台是否记挂着报仇之事?你的仇人是否六合帮中一个叫做史红英的?”

李南星面上一红,说道:“陈兄何以认为史红英是我的仇人?”

陈光照道:“史红英?嗯,你说的这个史红英是不是六合帮帮主史白都的妹妹?”

李南星道:“不错。但这位史姑娘却并不是我的仇人。”

陈光照笑道:“这么说是我误会了。你昨晚在昏迷中不断的在骂红英,我一时想不起是史白都的妹妹,只道你是骂一个姓‘宏’,名‘英’的人。”

李南星诧道:“我骂红英什么?”

陈光照道:“你骂‘洪英俗流’。我以为你骂的这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铸成宝剑还心愿 掌击桐棺报宿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