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23回 秘魔崖下除妖孽 自玉环中识故人

作者:梁羽生

这汉子双掌一搓,眉心现出黑气,掌力一发,冷风飕飕,陈光照手中拿着寒玉剑,更其觉得冷得难受了。

原来这汉子练的是“修罗阴煞功”是一种纯阴的邪派奇功,陈光照使用冰弹玉剑,反而给对方增加了威力。

李海星见陈光照抵敌不住,大怒说道:“我来赴你们的约会,你们怎可难为我的朋友?此事与他无关,你们冲着我来就是!”正要飞身过去,那姓阳的老者哈哈一笑,身形一晃,已是拦在了李南星的去路说道:“厉公子,你别忙,先接了找的一百招再说!只要你接得下,你的朋友我也一同恭送下山!”

这老者赤手空拳向李南星挑战,李南星自是不便使用宝剑,当下双掌一分,左掌平推,右掌斜抹学派·团体 ,这一招兼有点穴擒拿的手法,煞是厉害。这老者若要避免给他点中穴道,就势必要给他掌力推开。

老者赞道:“好一招斜阳一抹,你这一招已足可以及得上令尊当年!”口中说话,单掌划了一道圆弧,缓缓推出。李南星心里暗笑:“你这厮倚老卖老,可惜你虽然识得我的招数,却不懂如何破解。”

不料心念未已,忽觉冷风如箭,好像射入了骨髓,连血液都似乎要凝结了。李南星这一招本来是招里藏招,式中套式,对方不懂破解,他就立即可以用大擒拿手抓对方的“曲池穴”的,但因突然感到奇寒彻骨,手腕抖颤,这一抓就失了准头,反而险些给那老者抓住。

李南星一抓不中,已知不妙,连忙使出“天罗步法”中移形换位的功夫,只听得“嗤”的一声,虽然闪了过去思主义的封闭的研究,主张用当代西方的新思潮去“修正”、 ,但衣袖已被那老者撕下了一幅。

那老者哈哈笑道:“好小子,知道厉害了吧?我看你如何接得了我的一百招?”说话之间,连发三掌,登时狂飚卷地,冷气弥漫,把李南星逼得步步后退。原来这个老者的“修罗阴煞功”已是练到了第八重,比他的那个徒弟更是厉害得多。

李南星沉住了气,默运玄功,使出了一套虚虚实实,变化莫测的“落英掌法”,与那老者游斗。虽然冷得牙关打战,双掌也打不到那老者身上,可是那老者想要把他抓住,一时之间,却也不能。

这老者在初发第一掌的时候,见李南星已有禁受不起的迹象,以为用不了几招,就可以使得他束手受擒的,如今见李南星居然抵挡得住实体或宇宙本身。强调物质与精神、形式与质料是不可分的 ,不禁大感意外。心里想道:“奇怪,他的内功怎的好像比他的父母还强?幸亏我是限他百招,百招之内总可以有取胜的机会。”

这老者有所不知,原来李南星的内功曾得高人指点,并非完全得自家传。以他现在的功力而论,也未必就胜得过他的父母,不过因为他修习的是正宗的内功,故此较纯,用来对付这老者的“修罗阴煞功”,也就显得比他的父母更强了。

不过,李南星也只是勉强能够抵挡而已,时间一久,寒意加浓,拳脚就渐渐施展不开了。他在百忙中抽眼偷望,只见陈光照的情形比他更糟,已是给那面带病容的汉子打得连招架都为难了。李南星吸了一口凉气,心道:“糟糕,糟糕!我打败了还不打紧,这回更是连陈大哥都连累了!”

这老者也暗暗道了一声“惭愧”原来此时已将近百招,可是李南星却并不知道。老者加重掌力,心想:“倘若过了百招,这小子不出声的话,我也诈作不知好了。”

李南星一面应付强敌,一面为陈光照担忧,不觉招数散乱,一个疏神,着了那老者一掌,李南星跄跄踉踉的接连退出了七八步,眼看就要跌倒,老者笑道:“好小子,跑不了啦,还是跟我走吧!”

这老者正要一抓抓下,忽听得有人冷笑道:“老匹夫,你说话算不算话?”人还未见,话声就似就在他的耳边。

这老者大吃一惊,恐防有人偷袭,那一抓不敢抓下,回头看时,只见乱石堆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月光之下,看得分明,不过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

这老者松了口气,想道:“我只道是什么高人来了,却原来也不过是个rǔ臭未干的小子,不过,这臭小子却是有点邪门,他在那儿说话,声音却似就在我的耳边,这是什么功夫呢?”

此时李南星亦已看清楚了,不禁喜出望外,大叫道:“贤弟,你也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说时迟,那时快,金逐流一个“燕子穿帘式”,身形平地拔起,在空中一个翻身,已是无声无息地落在老者与李南星之间,身法美妙之极!那老者也不禁暗暗喝采,心中更感惊奇。

金逐流道:“李大哥,你让我来对付这个说话如同放屁的老匹夫!”

这老者怒道:“我怎么是说话不算话?”金逐流道:“你说要在一百招内打胜的是不是?哈,哈,我在旁给你数得清清楚楚,你已经用了一百零二招啦!”

老者面上一红,说道:“你胡说,我只用了九十八招。”金逐流冷笑道:“亏你是修罗阴煞功的传人。如此混赖,简直是连你死鬼祖师孟神通的面子都给你丢尽了,孟神通虽然是个大魔头,说话总还算话,那像你这样不要脸皮!”

那姓阳的老者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小子年纪轻轻,却怎知我的来历?”当下老羞成怒,说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到这里来胡说八道?”

和陈光照交手的那个双子忽地叫道:“师父,这小子就是金逐流。他正是我的仇人,师父,你可不要轻易的放过他!”

原来这个面带病容的汉子就是金逐流那日夜封妙嫦房中搜出的那个人,他名叫龚平野,那日被金逐流打了他一掌,调养了三个多月,最近方始复原。这老者名叫阳浩,他的父亲阳赤符是孟神通的师弟,得了”修罗阴煞功”的真传。阳浩只有龚平野这个徒弟,自孟神通、阳赤符相继去世,中原的武林人物懂修罗阴煞功的就只有他们师徒二人了。

龚平野一见金逐流露面,就想向师父控诉的,此时方有机会开口。

金逐流笑道:“好呀,你们师徒不肯放过我是不是?我也不想放过你们呢!”话声未了,已是倏地扑去,龚平野曾吃过他的大亏,焉敢抵敌,只好放开了陈光照,一躲躲到师父背后。金逐流故意把他扯上,正是要把他吓走,好比陈光照脱困的。

阳浩勃然大怒,喝道:“好小子,你敢欺负我的徒弟,你来接我一百招吧!”金逐流笑道:“我有什么不敢,我只怕你接不起我的百招!”

阳浩一掌打出,金逐流披襟迎风,哈哈笑道:“我正热得难受,多谢你送我一阵凉风!”阳浩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小子竟然不怕修罗阴煞功!”

双掌相交“蓬”的一声,双方都是不禁身形一晃,向后退开,不过金逐流却多退了一步。

原来金逐流幼承家学,早已练成了“正邪合”的内功。他的父亲金世遗当年曾和孟神通数次较量,深悉“修罗阴煞功”的奥秘,他自己虽然不肯练成这种歹毒的邪派功夫,却把抵御“修罗阴煞功”的内功心法传给了儿子,故此金逐流自是傲然不惧。不过,他的功力毕竟还是略逊阳浩一筹,阳浩的“修罗阴煞功”伤他不得,单凭掌力仍然可以逼得他多退一步。

阳浩是这帮人的首领,他和金逐流单打独斗,旁人不便插手。但是这些人却怕李南星逃走,于是纷纷涌上,向李南星围攻。为了要把李南星活擒,这些人顾不得他们的首领曾经说过的“绝不以多为胜”的话。阳浩也是不作一声,默许党羽的作为。

金逐流叫道:“大哥,你用剑!”李南星拔剑一挥,喝道:“你们不要命的只管来!”剑光过处,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破铜烂铁,堆了一地。

只不过一个照面,这几个人的兵器便给削断,不由得大地一惊,连忙后退。

龚平野的武功较高,避过了玄铁宝剑,一个“盘龙绕步”,绕到了李南星的背后,立即发掌偷袭。

龚平野的“修罗阴煞功”才不过练到第五重,他可以克制陈光照,却克制不了李南星,李南星宝剑前挥,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掌。双掌相交,“蓬”的一声,龚平野也给他击退了。

李南星正要过去与金逐流会合,忽见一条人影,兔起鹘落,说时迟,那时快,已是来到他的面前,一声冷笑,说道:“你用的敢情就是玄铁剑吧?好,史白都保它不住,正好给我!”

这人双手空空,李南星一时间还在踌躇未决,不知该不该用宝剑伤他性命?不料那人掌力一发,热风呼呼,热浪四溢,掌力之猛,恍似排山倒海而来。李南星用上了“千斤坠”的重身法,脚步竟然还是不能站稳。这人双掌一发,跟着立即便是一招“空手入白刃”的功夫。

李南星挥动玄铁宝剑,青光暴长,合成了一道圆弧,这人已知是玄铁宝剑,但尚未料到玄铁宝剑是如此厉害,慌忙缩手。“嗤”的一声,这人的衣袖被宝剑削去了一幅,可是李南星这一把重达百斤的玄铁宝剑,给他的衣袖轻轻一拂,剑峰登时也歪过了一边。

这一来双方都是不敢轻敌,这人想道:‘这小子居然挡得住我的雷神掌,手中又有玄铁宝剑,倒是不可小觑了。”李南星心想:“这人的功力似乎还在那姓阳的老者之上。糟糕,更是我的玄铁宝剑胜不了他,今晚只怕是难以脱险了。”

龚平野与那几个折断了兵器的汉子,不敢再去惹李南星,于是又再移转目标,跑去围攻陈光照。陈光照撒出一把冰魄神弹,龚平野不惧冰魂神弹,但其他的人却是禁受不起,除了两个内功较高的之外,都给他的冰弹打得浑身发抖,只好远远避开。

陈光照本来打不过龚平野,幸亏李南星刚刚和龚平野对了一掌,消耗了他的真力,龚平野的“修罗阴煞功”打了折扣,陈光照才可以和他打成平手。但是还有两个内功较高的人没给冰弹伤着,这两个人退而复上,陈光照腾不出手来再发神弹,再度陷于苦战。

李南星力斗那个汉子,双方各有忌惮,可是李南星因为先斗了一场,不免稍处下风。

李南星不识这个汉子,金逐流却是知道,不由得不暗暗替李南星担心。原来这个汉子就是他在几个月前,在徂徕山上曾经见过的那个欧阳坚。那次欧阳坚是给丐帮帮主仲长统打败的,金逐流和他并未交过手。

那一战欧阳坚虽然是给仲长统打败,但也是过了百招之后,仲长统方能取胜的。试想丐帮帮主仲长统的功夫是何等深湛,等闲之辈,岂能堪他一击?是以金逐流虽然未曾和欧阳坚交过手,也知他的本领非凡,以李南星的功夫,决计不是他的对手。

阳浩越攻越猛,把“修罗阴煞功”发挥得淋漓尽致,金逐流接连用了几种不同的身法,掌法,须弥掌、排云手、天罗步、惊神指……每一种都是世所罕见的上乘武功,当真是奇招妙着,层出不穷。但虽然如此,毕竟是功力稍逊一筹,在阳浩猛攻之下,兀是未能摆脱困境。

阳浩久攻不下,暗暗吃惊,心里想道:“这小子不知是什么来历,如此了得!我若是在百招之内不能取胜,久战下去,只怕还会败在他的手上。”要知修罗阴煞功极为消耗元气,是以阳浩必须速战速决,方能克敌制胜。否则待到他再衰竭之时,金逐流变化莫测的招数,就不是他所能防御的了。

阳浩连施杀手,把金逐流逼退几步,喝道:“好小子,你还不束手就擒?我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阳浩外貌凶横,内心虚怯地发动狠攻,大施恫吓,实是想瓦解对方的战意,希望对方不战而溃。

金逐流识破敌人的用意,奋勇力战,傲然不俱。不过,他自己虽然不怕,却不能不为李南星与陈光照担忧。激战之中,金逐流耳听四方,眼观八面,眼光一瞥,只见李南星中指戴着一只戒指,光芒闪闪,在他掌劈指戳之际,距离数文之外的金逐流,也隐隐感到了丝丝寒意。

金逐流早就注意到这只戒指的了,此时仔细一瞧,可不正是和他自己戴的那只寒玉戒指一模一样!臧在金逐流心里多时的谜底,此时蓦地揭开,原来李南星就是他的父亲要他的江师兄所会之人。

谜底竭开之后,跟着来的是更多的疑问:“李大哥莫非早就和爹爹相识的了,否则爹爹的寒玉戒指怎会给他?但李大哥为什么不告诉我呢?爹爹叫江师兄今晚来秘魔岩与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秘魔崖下除妖孽 自玉环中识故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