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26回 毒酒碎情怆往事 良宵惊梦晤佳人

作者:梁羽生

那丫头吓得慌了,张大了嘴巴想叫,金逐流笑道:“你叫吧,你一叫,大家都会来看把戏了。”小丫头这才省起自己是在幽会,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她的姦情,连忙闭了嘴巴,浑身直打哆嗦。

那小子倒是比较镇定,给金逐流揪住了,并不怎么慌张,说道:“老哥,别开玩笑了。你要多少银子,开口吧!”原来这小子还以为金逐流不知是哪一间房的小厮,撞破了他的姦情,想要勒索他的。

金逐流把他转了个身,笑道:“你看看我是谁?我才没工夫和你开玩笑呢!”这小子看清楚了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这才慌了,连忙说道:“你是谁,你要什么?”

金逐流道:“我是你家曹大少爷的朋友。你听着,我现在要去找他,你带我去!否则我就把你们两个缚在这儿,让人家来看把戏。”

这小子甚是机伶,当然不相信金逐流是少爷的朋友,但在金逐流挟制之下,却也不敢不从,于是说道:“我不敢带你去见少爷,只能告诉你他住在什么地方。”

金逐流道:“好。但你可不能说谎,你说谎我也有办法治你。”说罢把那小子的外衣脱了下来,又取了那丫头的系腰巾,用一块大石压着,说道:“你若是说谎骗我,我立即把你的姦情揭露,石头下的东西就是证物。你说的若是实话,我不声张,过后你可以悄悄地掘出来。”这块大石头少说也有几百斤重。金逐流量那小丫头也搬不开它。

那小子见金逐流的气力如此之大,更是吃惊,慌不迭地说道:“我还要做人呢,我怎敢骗你,也幸亏你是碰上了我,别人还未必知道少爷所在呢。你跟我来吧。”

金逐流跟那小子绕过假山,穿过花径,转了几个弯,走到一座红楼前面。那小子低声说道:“少爷在这楼上,这是最得宠的三姨太的房间。”原来和他相好那丫头就是服侍这个三姨太的婢女,昨晚她服侍少爷入房睡觉之后,才溜次来和这小子幽会的。

金逐流笑道:“好,你回去吧。下次可要更小心了。”当下施展一鹤冲天的轻功,悄无声的就上了楼。

金逐流早已得了神偷姬晓风的衣钵真传,房门虽然在里面闩上,金逐流把它弄开却也是易如反掌。金逐流笑道:“曹大少爷,该起床啦!”揪下帐子,只听得一个妇人的声音说道:“你,你回来啦!哎呀,你,你是……”金逐流一把掩着她的嘴巴,冷笑道:“你在等谁?”原来床上只有三姨太,并无大少爷。

那妇人方始听出是个陌生的声音,吓得浑身发抖,语不成声的从牙缝中吐出来:“你、你是谁?”

金逐流燃起火折,在她面门一晃,说道:“你以为我是谁?”那妇人不知金逐流意慾如何,满面通红的颤声说道:“请、请好汉放过我吧,你、你若要钱,尽、尽好商量!”

金逐流怔了一怔,会过意来,“呸”的啐她一口,说道:“你当我是采花贼么?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说实话!否则,嘿,嘿,你可莫怪我要你好看。”

这“好看”二字含义甚广,可能是这样的凌辱,可能是那样的凌辱。那妇人惊疑不定,面上一阵青一阵红,说道:“我,我以为是大少爷回来。”金逐流的第一句问话这才得到答复。

金逐流笑道:“原来你不是在等姦夫,大少爷昨晚确是睡在你的房中。”心想:“那小子倒是没有骗我。如今总可以查出他的下落了。”

那妇人面红红地点了点头,金逐流道:“大少爷呢?”

那妇人道:“四更大的时分出去了。”

“去哪儿?”

“他说是去看一位贺大娘,是和什么六合帮有关系的,我也弄不清楚。”

金逐流大喜,心里想道:“那老妖妇果然是躲到这儿来了。”金逐流算一算时间,那奶娘是三更时分给他打得落水而逃的,逃到曹家,大约也应该是四更的时候了。“她若不是已受了伤,就一定是有紧要的事情急待商量,否则不会把这位曹大少爷人热烘烘的被窝里拖起来。”金逐流心想。

“那贺大娘又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少爷并未对我说。”

金逐流笑道:“他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他惯常去会客的地方。告诉你,我正是要找这个贺大娘,你不说我只好拖着你陪我一同去我了!”

那妇人怎肯出乖露丑,想了一想,说道:“那贺大娘是两个护院陪她来的,想必是在园中的翠微轩。翠微轩在园子东边,后面有两座假山,前面有个荷塘,很容易找的。”

金逐流道:“好,我若是找不着她再来问你。你继续睡你的觉吧。”那妇人心想:“给你这么一闹,我哪还能够再睡?”心念未已,忽觉胁下一麻,金逐流已是点了她的晕睡穴。

金逐流正要走开,蓦地又得了个一主意:“解葯不知能否到手,我且重施故技,捉弄他们一下。”于是搓下一团泥垢,塞入那妇人口中。他曾经用过这个法子吓过文道庄,效果很是不错,因此如今又再用了。

金逐流放下那个婆娘,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溜出去。在园中打了一转,果然在荷塘旁边找着了那座翠微轩。

刚走近翠微轩,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笑道:“帮主要我来谢大媒,想不到你这位媒婆先变成落汤鸡了。但你为帮主这样尽力,帮主一定不会亏待你的。”金逐流心头一凛,想道:“多了这个贼婆娘,用硬功恐怕是付不了好了。”原来说话这个人,正是六合帮中的董十三娘。在六合帮中,董十三娘的武功仅次于史白都,与金逐流也相差不了多少。

此时已是天蒙蒙的时分,翠微轩中也还点着灯烛,金逐流躲在假山后面,偷偷地望进去,只见屋子里黑压压的挤满了人,那贺大娘躺在胡床上,在她周围的有那位曹家的大少爷曹通,有曹家的大护院彭巨崂,有六合帮的董十三娘,还有曹家新请来的那两个黑道上的人物田峻和魏倚。

贺大娘道了一声:“惭愧!”说道:“姓金那小子委实了得,昨晚我们都折在他的手里了。”彭巨崂道:“我们折在他的手里还不打紧,听说史大帮主也很吃了他的亏。”

董十三娘笑道:“只要这个媒做得成,史帮主一定会给你们出这口气。姓金这小子本领虽然不错,想比我们的帮主还差得远呢,我的帮主不过是因为有更紧要的事情,一时未能得及理会他罢了。”

曹通忙不迭的奉承道:“当然,当然,六合帮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帮会,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岂俱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不必帮主亲来,有你董十三娘出马已经足以对付这个小子了。不过,话说回来,六合帮虽然不俱金逐流这小子,有这小子从中捣乱,总是讨厌,不如趁早将他除掉,大家可以安心。这小子现在济南的丐帮分舵,我们已经打听清楚,自下在他们那边无甚能人,金逐流那位朋友已受了伤,舵主王泰不过是二三流的角色,倘若要除掉金逐流,目前正是个机会。”

原来曹通因为上次吃了金逐流的大亏,把金逐流恨得入骨。他是个有身家的人,不敢招惹丐帮,是以想怂恿董十三娘出头,用六合帮的名义去和丐帮作对。

殊不知董十三娘也是吃过金逐流的亏的,尽管她大言啖啖,对金逐流与丐帮也不能不顾忌几分,曹通想怂恿她出头,她可不肖轻易上这个当。

董十三娘笑道:“曹公子不必着急,我们的帮主算准了金逐流这小子一定会到扬州去的,到了我们的地头,还怕他逃得出我们的手心么?何须在这里打草惊蛇?在这里他有丐帮做护符,人去少了不济事,去多呢,我们的帮主现在正忙于替他妹妹办婚事,暂时只怕也调不出人来。”

曹通正要倚仗六合帮,听得董十三娘这么说,大为失望,但也不便相强,于是讪讪说道:“哦,史帮主的妹妹要出阁了么?不知是许给哪一家的男儿?”

董十三娘傲然说道:“就是西星将军帅孟雄。”

贺大娘有点疑惑的神气,问道:“请恕我冒昧,我倒听得一个谣言,说是贵帮主要把妹妹许给一个姓厉的少年,这人是大魔教的新教主。”

董十三娘笑道:“贺大娘,你很关心你们的新教主吧?不过,据我所知,那姓厉的小子并无意于重朝天魔教,阳浩那帮人也并不是真的想拥他做教主的。”

贺大娘生怕见疑,连忙说道:“二十年前,厉复生夫妇不听我们之劝,把偌大的一个天魔教解散了。天魔教的旧人对他们早已是失望透顶,就是他们回来,我们也不能再要他们做教主了。何况是他们的儿子?更何况这姓厉的小子也不知是否就真的是他们的儿子呢。”

董十三娘道:“对呀,贺大娘,不是我奉承你,若然可以重组天魔教的话,你就很有资格可以做教主。何须让给一个后生小子?”

贺大娘大为高兴,说道:“若然天魔教重组成功,我们必定唯贵帮帮主马首是瞻。那么,话说回来,我听到的那件事情,果然是谣言了?”

董十三娘笑道:“也不全是谣言。不过是我们的帮主哄那小子喜欢,要他来上当的。就像你今晚哄那姓陈的小子一样。”

贺大娘哈哈大笑,说道:“你说那小子怎么配得上你们帮主的妹妹呢?原来是这样。”

曹通不喑江湖上的事情,也不知她们所说的那“姓厉的小子”是什么人,但“西星将军帅孟雄”他是知道的,忙不迭的巴结道:“帅将军正是深得皇上倚重的栋梁,史帮主结了这头亲家,可真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了!何日佳期,请早通知,我一定要送一份大礼。”

董十三娘笑道:“还早着呢。我们的帮主有个私心,他倒是想让我们先喝他的喜酒,然后才办喜事,不过这个如意算盘打不打得通,这可就要全看贺大娘了。”

贺大娘道:“你放心,包在我的身上。小姐是我养大的,我答应了,她不能不答应。”

金逐流听到这里,心里想道:“果然这老妖婆是想把霞姑嫁给史白都,怪不得她今晚要对陈大哥下毒手。”

此时天色己亮,两个小丫头气急败坏地跑来,她们已发现了三姨太受人暗算,是以跑来给少爷报讯的。”

这丫头一来,金逐流的行藏就要败露。金逐流心里想道:“敌众我寡,可必须先下手为强了!”

心念未已,只听得董十三娘已在喝道:“什么人?”曹通隔着窗子瞧见了那个丫头,笑道:“是服侍小妾的春兰。咦,春兰,你跑来干嘛?”

董十三娘忽在叫道:“不对!”话犹未了,只听得暗器破空之声,一枚石子已是掷了进来。

董十三娘一掌把曹通推开,彭巨崂站在曹通背后,伸手一接,他是练有金刚掌力的,不料仍是给石子打得掌心火辣辣作痛。彭巨崂失声叫道:“不好,一定是那小子来了!”

董十三娘连忙冲出,只见金逐流站在假山上哈哈大笑,董十三娘怒道:“好呀,果然是你这小子!”金逐流居高临下,一剑挑开董十三娘的长鞭,笑道:“省得你回扬州等我,不很好么。”

彭巨崂抄起禅杖,喝道:“好大胆的小子,昨晚让你侥幸逃脱,如今可要叫你来得去不得了?”金逐流道:“是么?可我还不想跑呢!”彭巨崂一招“举火撩天”,挥杖仰攻,金逐流唰唰两剑,从上面刺下来,彭巨崂立足不稳,退后两步。金逐流剑锋一转,又把董十三娘的长鞭拨过一边。本来彭、董二人联手,是可以胜得金逐流的,只因金逐流居高临下,占了地利,急切之间,他们攻不上去,反而是金逐流占了上风了。

那丫头跑进翠微轩,气呼呼地报道:“公子,不好!”曹通道:“什么不好?”小丫头道:“三姨大口吐白沫,不会动了!”曹通这一惊非同小可,忙不迭地问道:“可还有气息?”小丫鬟道:“气息倒有,只是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好似中了邪了。”

金逐流笑道:“不瞒你说,你那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我给她服了一颗小小的丸葯,一时是死不了的,不过再过两个时辰,我可就不能担保她不玉殒香消了!”

曹通又惊又怒,隔着窗子骂道:“岂有此理,你敢害我心爱姬人。我要你的性命!”

金逐流笑道:“你若要她性命的话,可还得求我呢!你叫那老妖婆把解葯拿来与我交换!”

金逐流以为重施故技,也可以像那次恫吓文道庄一样,迫使曹通依他条件,不料贺大娘却是个使毒的大行家,一听那小丫头所说的情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毒酒碎情怆往事 良宵惊梦晤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