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27回 洞房一语惊迷梦 花烛今宵隐杀机

作者:梁羽生

史白都“哼”了一声,板起面孔说道:“谁和你开玩笑?爹娘已死,你的婚事就该由我作主!”

史红英怒道:“我可不能让你摆布!我不嫁厉南星!”

史金都冷笑道:“你不嫁姓厉的也成,那就嫁给帅盂雄吧。”不错,做一个将军夫人也许好过做教主夫人。

史红英怒极气极,反而冷静下来,说道:“哥哥,你是不是要把我逼死?”

史白都道:“是呀,我知道你十分讨厌帅孟雄,所似才让你嫁给你喜欢的厉南星。你不最曾经舍命护过他的么?”

史红英冷笑道:“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你的心目之中,大约以为男女之间是只能做夫妻不能做朋友了?”

史白都道:“不管你是喜欢厉南星也好,不喜欢也好,总之只有两条路给你选择,要嘛嫁给厉南星,要嘛嫁给帅孟雄!第三个人绝对不行。”

史红英冷笑道:“我明白你的居心了,你知道了厉南星是天魔教教主的儿子。你是想利用我来骗取他的百毒真经!”

史白都心里暗笑。”百毒真经固然也是我想要的,但还有更紧要的你还未知道呢!我的神机妙算,你只是猜着了一点儿!”心里暗笑,却装作给她说中的样子,笑道:“你是我养大的,我把你许配给人,我总应该得点好处。但嫁给厉南星也并不委屈你呀!他年纪与你登对,比起帅孟雄来是年轻漂亮多了。他的武功也很不弱,将来我还可以扶他做天魔教的教主!

史红英面色涨红,说道:“你把我当作什么?哼,你是把我当作可以交换的货物吗?”

史白都道:“我是为你好。为你着想。你嫁给姓厉这小子总胜于嫁给帅孟雄。”

史白都暗自在打如意算盘,哪知史红英也在心中盘算,目前形势,她若是不从哥哥之命,那就非得硬拼不可。“厉南星不知是何用心,但他总是金逐流的朋友,目前我孤立光援,如果能够有一个人和我商量也未尝不好。最少厉南星不至于像我哥哥一样蛮不讲理。”史红英心想。

史白都见妹妹低头不语,只道她已回心转意,便道:“你想清楚了没有?我看你还是答应的好!”

史红英装作赌气的样子,说道,“你要从我的婚姻取得好处,我还能不让你摆布吗?好,从今之后我算是报答了你的养育之恩,你也别指望我再把你当作哥哥了!”

史白都哈哈大笑,说道:“妹妹不必说得这样绝情,咱们兄妹总是兄妹,这桩婚事,对双方都有好处。厉南星对你一版痴心,他决不会亏待你的。嫁了之后,你得到幸福,就知道感激你的哥哥啦!”

史白都“大功告成”,满心欢喜的出去与他的手下三大香主商量,董三娘尚未回来。青符道人道:“就只怕金逐流这小子来捣乱。”

史白都道,“我却只怕他不来,他肯来自投罗网,岂不更妙!”

圆海和尚道:“但这小子神出鬼没,只怕捉不住他,倒是要多些小心的好。”

史白都笑道:“捉不住他也有捉不住的好处,你们想过这一层么。”

圆海抓抓光头,说道:“这我就不懂了,请帮主指教。”

史白都道:“金逐流这小子若是看到红英和他的好友洞房花烛,你想他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焦磊笑道:“我懂了,这么一来,他们好朋友就要变作仇人啦!”

圆海恍然大悟;道:“哦,原来这是离间之计。帮主的神机妙算确非常人所及。”

史白都道:“但咱们也还是要有防备,只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情,不能让他和红英见面。”

三个香主齐声说道:“这个当然。帮主准备怎样布置,我们听帮主分派。”

圆海又道:“可惜董十三娘没有回来,不知她和帮主说亲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焦磊笑道:“那是准能成功的。咱们过几天再喝帮主的喜酒,不是更热闹吗?”

史白都哈哈笑道:“但愿如此。依我推算,董十三娘最迟明天也该回来了。目前最紧要的还是怎样对付金逐流,我的事情倒不必你们着急?”

青符道人凑趣道:“当然,当然。帮主是成竹在胸,这杯喜酒迟早总是有得喝的。”当下各自散去,按照史白都的吩咐布置——“安排香饵钓金鳌!”

就在史白都他们患得患失,既怕金逐流来又怕金逐流不来的时候,金逐流和陈光照、石霞姑三人到了扬州。

这日正是史白都所安排的,史红英和厉南星成婚的日子。

金逐流按照原走的计划,先到丐帮分舵拜访,扬州的丐帮舵主名唤李茂,也是曾经在江海天家望见过金逐流的。

李茂一见了金逐流就道:“金少侠,你来得真是巧极了!你那位姓厉的朋友就正是今天作六合帮的娇客!”

金逐流吃了一惊道:“厉南星与史白都的妹子就在今天成亲?怎的这样快!”

李茂道:“我们有人在六合帮卧底,听说你那位朋友是昨晚才到的,史白都立即就答应了婚事。连夜发帖请客,结彩张灯,六合帮人多势大,诸事咄嗟立办,这桩事奏虽是来得仓卒,但却毫不草率。今天一早,都已备办好了。看样子不像是假的。”

金逐流忐忑不安,暗自思量:“这事定然是个骗局。不过,万一是真的话,我带了许多人去闹洞房,岂不坏了厉大哥的好事?不如我单独前往,见机而为。”

当下金逐流把自己的主意和陈光照、石霞姑等人说了,大家也都同意了他的安排。即是让金逐流先去打听虚实,丐帮的人也作好了接应的准备。

话分两头。且说厉南星这日得偿心愿,喜气洋洋,但在拜堂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出他意外的事。新娘子是用罗帕蒙头的面貌看不见,但看这新娘子的体态却不像是史红英。

依照婚礼风俗,新郎是要进了洞房之后,才能揭开新娘的“蒙头”的。是以厉海星虽有所疑,却也不敢造次。

厉南星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好不容易等到天黑进入洞房。只见红烛高烧,珠帘半卷,新娘子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可不正是史红英?照风俗是要新郎替新娘子揭开罗帕的,但坐在床上的这个“新娘子”史红英却根本就没有蒙头!穿戴也不像新娘子的模样。

厉南星一相情愿,一看见在新房中的是史红英,心中已是极为欢喜。他松了口气,想道:“我还以为是史白都骗我,来个掉包之计呢,倒是我的多疑了。”

当然厉南星也不能不有点猜疑:“红英为何这样打扮,并不像个新娘?”但他自己又给自己开解:“是了,红英本来就是个出尘绝俗与众不同的女子,她和我早就相识,早就意合情投,那令人气闷的捞什子?新娘子都是打扮得十分俗气的,她用本来面目见我,岂不更好?”

厉南星想得如意,忍不着心中的喜悦:上前作了一揖,说道:“想不到咱们会有今天。红英,你那次救了我的性命,我还未曾向你道谢呢?”

史红英道:“你是金逐流的朋友,我救你是应该的。”厉南星还听不出话中之意,说道:“是呀,逐流是你我共同的朋友。可惜他今天不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红英,你可知道我是如何爱慕你吗?我的心事还未曾向你倾吐呢?但现在也不用我再多说了,我是太高兴了!我只想我的朋友都能为我高兴!”

史红英忽地低声说道:“你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厉南星怔了一怔,说道:“帮中的帮兄大约不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的。”他只道史红英怕有人偷听洞房。

史红英正容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你快去看,看仔细些!”

厉南星出去一看,只见星河耿耿,明月在天。外间繁歌未歇,犹自隐隐可闻。但却看不到人的影子,也听不到可疑的声音。庭院深深,内外隔断。厉南星心想:“六合帮的帮规甚严,外面的闹房人想来也决不敢闯进内院。”

厉南星回来随手关上房门,笑道:“你可以放心了,并没有人偷听洞房。时候不早,你,……”

厉南星是想请史红英卸装,话犹未了,只见史红英把袖一挥,说道:“我不是怕有人偷听洞房,今晚也并非洞房花烛,你坐过来,我有话说。”

厉南星吃了一惊,看了看史红英,一副凛然的神态,不像是开他玩笑,厉南星满腹疑云,坐了下来,讷讷说进。”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不是已经交拜了天地么?”

史红英道:“今天和你拜堂的是我的丫鬟。”

厉南星更是吃惊,说道:“为什么?你、你不愿意嫁我?”

史红英道:“我先问你,你以为今天办的是喜事么?”

厉南星道:“难道会是祸事?”史红英道:“不错。除非你愿意做我哥哥的爪牙,否则对你就是杀身之祸!”

厉海星笑道:“原来你担心这个,你的哥哥已经亲口答应了我,以后改邪归正,还想参加义军,请我给他疏通呢。倘若不是这样,我也不敢在六合帮中跟你成亲。嗯,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不是我跟你的哥哥同流合污,而是你的哥哥悔改前非,与我合流了。”

史红英叹了口气,说道:“这事比我设想的更坏。看来我的哥哥不仅是想骗取你的百毒真经,还有更大的阴谋在内。”

厉南星半信半疑,道:“你不相信你的哥哥?”

史红英道:“昨晚他也和我说了一些话,我说给你听。”

厉南星听得目瞪口呆,半晌说道:“如此说来,他是一直没有放弃把你嫁给帅孟雄的念头,只因你不依认,才无可奈何答应了你的婚事。”

史红英道:“一点不错。”

厉南星道:“那么他与帅孟雄一直没有断绝往来?”说到这里,已知不妙,声音都颤抖了。

史红英道:“岂只与帅孟雄还有往来,和萨福鼎也是一直暗通消息。新任的御林军副统领,萨福鼎手下的第一位红人文道庄前天才从京中来到,现在还住在这儿。不过,他知道你认识他,故而避不见你罢了!”

厉南星这一惊非同小可,说道:“这样说,你的哥哥是完全骗我的了!”

史红英道:“当然是个骗局!我和他做了二十年兄妹,难道还不知道他的为人?”

厉南星道:“那怎么办?嗯,红英,咱们一同逃走了吧!”

史红英道:“我的哥哥不会没有防备的,尤其是在今晚,高手云集,更跑不掉。”

厉南星道:“那么依你之见……”

史红英道:“留下来将计就计!”

厉南星心头怦然跳动,暗自忖思,“对,留下来先做了夫妻再说,莫辜负今宵花烛。”但这话他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问道:“如何将计就计?”

“史红英道:“咱们假意做一对好夫妻,让哥哥不起疑心,找到一个好机会,咱们就联手制伏他。帮中四大香主是他心腹,但下面的弟兄却有许多是不值他的所为的,对他勾结朝中权贵之事尤其不满,只要咱们制伏了他,我想帮众绝大多数会拥护咱们。我倒不是希罕做一个帮主,但六合帮毕竟是个大帮,若能为我所用,变作义军的友人,岂不是有大大的好处?厉大哥,你可愿意与我戮力同心。”

厉南星道:“姑娘胆识过人,不愧女中豪杰。我是佩服得很,一切愿听你的调度。只是你有一句话我却却听不大懂,这,这……”

厉南星不懂的是何以史红英只要与他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假夫妻?这假夫妻又是如何做法?他满腹疑云,因此在说话之时,已不敢以丈夫自居,口称“姑娘”,对史红英客客气气的了。

史红英缓缓说道:“你是金逐流的好朋友,我想你会体谅我的。在这个房间里咱们是朋友,出了这个房间,你我才是夫妻。咱们问心无愧,金逐流知道了,我想他也会原谅我们的。”

这几句话一说,恍如给厉南星烧了一盆冷水,厉南星面上一阵青一阵红,想道:“怪不得逐流不肯与我同来,怪不得我把心事告诉他时,他是那样的神气;怪不得红英要她的丫头代她拜堂?唉,逐流倒是想成全我的,我却是太对不住他了!”

厉南星是个热情而容易激动的人,想至此处,不禁捶头叫道:“我好糊涂,我早就应该知道你们是一对情人的了!我可要把逐流找回来,告诉他,他才是你真正所爱的人!”

史红英轻轻一嘘,说道:“低声点儿,这个时候,哪里去找金逐流?但若沉不住气,只怕自己先要被人捉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洞房一语惊迷梦 花烛今宵隐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