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28回 暗使霉针施霉手 且看神剑显神威

作者:梁羽生

厉南星刚自墙头跳下,猛听得一声喝道:“照打!”这人是六合帮的一个大头目。身长七尺,双臂有千斤之力,使的兵器是个独脚铜人,也有七十二斤之重。他在园中,厉南星在内院和史白都的恶斗他看不见,因此也就不知玄铁宝剑的厉害,自恃械重力沉,丝毫也不把似个文弱书生的厉南星看在眼内。

厉南昌喝道:“避我者生,挡我者死!”那人冷笑道:“好个会吹牛皮……”话犹未了,只听得“当”的一声,厉南星已是剑劈在铜人身上,劈得钢屑纷飞,火星蓬溅,那个大头目“蹬蹬蹬”的连退三步,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便即倒下去了。原来他虽没有给宝剑斫中,但已是震得五脏六腑全都翻转,气绝而亡。可是他的独脚铜人却还没有给宝剑劈开。

厉南星把眼一看,只见金逐流在假山那边正在受着三个人的围攻,一个是文道庄,另外两个是列名六合帮四大香主中的焦磊和圆海。这两人是顶替董十三娘来作文道庄的助手的。

金逐流在三大高手围攻之下,颇处下风,不过仗着身活轻灵,急切之间,文道庄也是奈他不得。

厉南星又惊又喜,叫道,“贤弟,我来了!”奋力一跃,一剑向文道庄刺去。文道庄反手一拂,这一拂蕴藏着“三象神功”的威力,厉南星腰胯受伤,下盘不稳,不由自己地打了个盘旋,转过一边。恰好和焦磊正面相对。

焦磊是江湖上的独脚大盗出身,性极凶狠,以为有便宜可拾,猛的一刀就向厉南尾斫去,青符道人远远看见,大吃一惊,连忙叫道:“四弟,小心!不可轻敌!”可是已经迟了。刀剑相交,一片金铁交鸣之声响过,焦磊的厚背斫山刀断为两段,这还不止,连他的一条手臂也给玄铁宝剑齐肩切了下来,痛得他登时晕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厉南星手起剑落,又向圆海劈下,圆海听得青符道人的警告,心中一凛,不敢硬拼。可是依然避不开厉南星这一剑,“当”的一声,圆海的戒刀也给削断。幸而他不是以力相拼,戒刀虽断,却没受伤。不过也给震气血翻涌,接连退出了七八步,方能稳住身形。圆海断了戒刀,就像斗败了的公鸡折断翅膀一样,不敢上前再战。

史白都飞快地赶了到来,手中提着那个大头目的独脚铜人。原来他是因见玄铁宝剑的威力太强,普通的刀剑实是难以抵挡。因此在这大头目身亡之后,临时灵饥一动,遂拾起了他的独脚铜人,希望能够仗着这件兵器来克制厉南星的玄铁宝剑。

董十三娘跟着来到,再次上前,换了一条长鞭,和文道庄联手合斗金逐流。

恶斗再度展开,史白都高举独脚铜人,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厉南星砸下。厉南星横剑疾劈,金铁交鸣,如雷震耳。铜人身上报了一个缺口,但厉南星却给震退三步。厉南星心头一凛,暗自想道:“我的内家真力比不上他,应当在剑法上求胜。”史白都喝声:“撤剑!”跨步欺身,一招“横云断峰”铜人拦腰疾扫。厉南星冷笑道:“不见得!”玄铁宝剑扬空一刀,抖起了满空错落的剑花,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铜屑纷飞,宝剑仍然紧紧握在厉南星手中,史白都的独脚铜人却已是遍体鳞伤了。

原来历南星用的这招乃是金世遗所授追风剑式,当真疾似风刮,快如闪电。瞬息之间,已在铜人身上刺了十七八剑。剑光俨若蜻蜒点水,一掠即过。史白都的猛压之力,还未能够完全发挥,厉南星又已收招换式了。这么一来,史白都就打不落他的宝剑,而他仗着宝剑的锋利,却可以“戮伤”史白都的铜人。

不过史白都改用了沉重的铜人,比起用普通的刀剑总是要好得多了,铜人虽然遍体鳞伤,却还可以抵挡玄铁宝剑的威力。

厉南星吃亏在腰胯受伤,下盘不稳,跳跃不灵,时间稍长,难免感到吃力,好在史白都改用了沉重的兵器,一时间也还未能熟手。铜人笨重,不若宝剑的轻灵。是以在恶斗之中,还是厉南星攻多守少。

另一边,文道庄与董十三娘联手,和金逐流打得难解难分。金逐流使出浑身本领,勉强扳成平手,他是胜在剑法精奇,轻功超妙,但内力则是稍稍不如对方。文道庄得董十三娘之助,在防守上减了几分威胁,“三象神功”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二三十招过后,金逐流虽然还可抵挡,额角亦已见汗。

激战中厉南星叫道:“贤弟,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红英,她……”金逐流道:“先闯出去,你再慢慢和我说吧。”厉南星道:“我一刻不告诉你,一刻心里不能自安。”金逐流苦笑道:“我知道了,你我还是好兄弟,我不会怪你的。”

厉南星只道他已听到了他和史红英所有的说话,松了一口气,心里想道:“这件事若是由我说出,实也难免彼此尴尬,他既然都听到了,那是最好不过。”如此一想,自慰自解,于是也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但他说话之际,心情略分,给史白都乘机猛攻,登时手忙脚乱。说话过后,虽然连忙镇慑心神,却已不能扳回平手。。”

金逐流是个武学大行家,心里想道,“这样打下去,时间久了,我和厉大哥只怕难免都要吃亏。”心念一动,忽地斜身窜出,叫道:“厉大哥,我和你换一个对手!”

金逐流疾如鹰隼穿林,唰的一剑,就指到了史白都背后的“风府穴”。史白都身手端的不凡,在前腹受敌之下,霍地一矮身躯,抡起铜人,一个盘头疾扫,把厉南星逼退,只听得“当”的一声,金逐流一剑刺在铜人身上,剑尖也给他荡歪了,说时迟,那时快,厉南星已是退出了圈子,迎战文、董二人。

史白都这一招用得险极,虽然荡开了金逐流的长剑,头皮也感到一片沁凉。史白都大怒喝道:“好呀,你这小子要来送死,我先成全你吧!”

金逐流笑道:“我只有一条性命,有本领你就拿去,用不着先吹牛皮!”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就在说这几句话的片刻之间,己是闪电般的攻出了六六三十六剑,杀得史白都只有招架之势,竟无还手之力。原来论真实的本领,史白都虽然在金逐流之上,但因他使用的兵器十分笨重,用来克制厉南星的玄铁宝剑甚有功效,用来对付轻功超卓的金逐流,却是不够灵活了。金逐流和厉南星掉换对手,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金逐流料得很准,厉南星摆脱了史白都的纠缠之后,文、董二人果然拦他不住。厉南星仗着玄铁宝剑的威力,横冲直撞,文道庄还勉强可以周旋,董十三娘却近不了他的身子,长鞭远远打来,厉南星信手一剑,就把它削断了。玄铁宝剑使开,光芒四射,周围数丈之内,都在他的凌光笼罩之下,普通兵器一碰即折。

史白都气得七窍生烟,想要冲杀过去,阻拦厉南星逃走,可是金逐流的身法却比他灵活得多,史白都只要一迈步,不论转那个方向,金逐流明晃晃的剑尖总是对准看他。”史白都空自暴怒如雷,却还必须力求自保。

厉南星挽起玄铁宝剑,呼呼呼连劈三剑,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白光,箭一般的向文道庄疾冲过去,文道庄心头一凛:“这小子当真是要拼命!”当下急连三象神功,双掌齐出,劈空掌力,把厉南星的身形稍稍推开,转过一个方向。这一掌已是竭尽他的全力,侥幸避过了玄铁宝剑的冲杀,哪里还敢再去拼命?转眼之间,厉南星已是杀到墙边,一剑劈开了园门,冲出去了。

史白都大怒道:“跑了厉南星这小子也还罢了,金逐流这小子我是决不能放过了他。你们都回来给我拿人!”

金逐流笑道:“我要来就来,要去就去,你岂能奈我何?”虚晃一招,“嗖”的就掠出去,迎面碰上了文道庄,金逐流笑道:“你是不是还想尝我的丸葯?”脚尖一点,身形平地拔起,恰恰从又道庄的头顶飞过,文道庄一掌打他不着,金逐流借了他的掌力,去势更疾,半空中一个筋斗翻下来,已是站在围墙之上。

就在此时墙外隐隐传未一声急促的啸声。史白都陡地喝道:“下去!”把内家真力都运到双掌之上,人未到,掌先发。史白都的劈空掌力端的是非同小可,金逐流站在墙上,相距也还有三丈之遥,史白都在地下发出的劈空掌力,居然震得他身形不稳,难以立足。

金逐流明知外面必有理伏,那一声想必就是和里面的人呼应的,但金逐流也并不放在心上。金逐流炼有护体神功,史白都的劈空掌力只能令他立足不稳,不能今他受伤。金逐流乘着他的掌力一推,哈哈笑道:“你不赶我,我也要下去的,何必催促?”当下一个筋斗从墙头翻下。

不料人在半空,忽听得“滋滋”声响,金芒闪灿,一蓬细如牛毛似的梅花针突然向他射来。金逐流一来是身子悬空,使不上力;二来是受了史白都劈空掌力的影响,那一个筋斗一时间还未曾翻得转来,骤然受袭,遁无所避,百忙中只有挥袖一拂,但还是中了两枚梅花针。

梅花针是最微细的暗器,只有射着穴道,才能伤人。金逐流并没有给射着穴道,正自以为无妨,不料脚尖刚一着地。蓦然感到身上有麻痒痒的感觉,原来他着的不是普通的梅花针,而是淬有剧毒的梅花针。

金逐流怒道:“是谁偷放暗器?有胆的敢出来和我一战么?”话犹未了,只听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已在答道:“金逐流,你还是留一口气准备后事吧,我可没有工夫奉陪你了!”金逐流眼光一瞥,在人丛中找出那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石霞姑的那个奶妈贺大娘。

金逐流冷笑道:“区区毒针,焉能害我?”挥剑杀入人丛,径奔贺大娘。那些六合帮的小头目焉能抵挡他的精妙剑法,只听得“哎唷,哎唷!”之声不绝于耳,转眼间就有七八条汉子变作了滚地葫芦。还幸金逐流之意不在多伤人命,只是刺伤了他们的关节穴道。以便扫除障碍。

贺大娘大吃一惊,心道:“我这梅花针是用五样最厉害的毒葯淬练的,比那日给他喝的毒茶毒得多,这小子居然行若无事,难道他是金刚不坏之躯?”她是领教过金逐流的厉害的,哪里还敢恋战,虚挡两招,连忙走避。就在此时,史白都已是追了出来,纵声笑道:“金逐流,咱们胜负未分,有胆的你就别走!”

金逐流杀退了贺大娘,忽觉眼神一花,脑袋也微有晕眩之感。原来他的护体神功只能拖延毒性的发作,却不能把毒质驱除出去。因此,对付武功稍弱于他的人还勉强可以,对付史白都这样的强手,那却是决计不能了。金逐流心想:“我才不上你的当呢!”当下吸一口气,笑道:“有本领你就追来!”

金逐流默运玄功,抵御毒气的上侵,轻功自是不免稍受影响,史白都何等厉害,一眼就看了出来,说道:“贺大娘,这小子敢情是中了你的暗器?”贺大娘道:“不错,他着了我两枚毒针。还有……”贺大娘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但史白都已是哈哈笑道:“好,那就先拿了这小子再说。今晚是决不能让他跑了!”口中说话、脚步已是向着金逐流逃走的方向追去,把贺大娘甩在后面。

金逐流心里想道:“在半个时辰之内,谅史白都也追我不上。过了半个时辰,可就难说了。”当下用“传音入密”的功夫,把声音远远送了出去,叫道:“厉大哥,厉大哥!”他放心不下厉南星,意慾与他会合,彼此好有个照应。

连叫三声,却听不见回答。贺大娘随后赶了上来,冷笑说道:“厉南星早已死了,你到黄泉路上拢他去吧!”

金逐流骂道:“胡说八道,你这妖婆胆敢诅咒我的厉大哥,回头我再与你算帐。”贺大娘冷笑道:“是我亲手杀他的,你怎么样?要算帐你就来吧!哼,只怕你要跑也跑不了!”她仗着有史白都撑腰,胆子大了许多,也就不怕激怒金逐流了。

金逐流心里想道:“我可不能中她的计。”回头骂道:“你急什么,这笔帐我记下了,慢慢和你再算。”

全逐流虽然不信贺大娘的诅咒,但听不到厉南星的回声,却是难免有点惊疑。他用上了“传音入密”们功夫,周围三五里之内,稍有内功造诣的人都可以听到他的声音。而以厉南星的造诣,倘若在这范围之内,也必然可以用同样的功夫将声音送到他的耳朵。金逐流心想:“难道他已经跑出了五里之外?但他给史白都踢了一脚,以他的轻功而论,似乎不会就跑得这么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暗使霉针施霉手 且看神剑显神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