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03回 疑梦疑真谨异丐 半忧半喜救佳人

作者:梁羽生

这小叫化唱的是一支自编的“莲花落”:“一朵一枝莲花,有个小子是大傻瓜,他把老虎当外婆,他把毒酒当香茶。见了人家的好闺女,就糊里糊涂的闯了进去啦!呷呀呀!酒不醉人人自醉,这小子要拜倒在石榴裙下,自己先醉成了一团烂泥巴。呷呀呀,一朵一枝莲花,这个小子真真是个大傻瓜,咿呀呀,哈,哈,哈!”

秦元浩一看,这小叫化篷首垢面,但穿的一身衣囊,虽是遍打补丁,却颇干净,看来也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和他不相上下。秦元浩听他的歌词,似乎就是嘲讽自己的,不禁跳了起来,叫道:“你是谁?你唱这个是什么意思?”

那小叫化咧嘴露齿地笑道:“什么意思?你自己应该明白。你怎么到这儿来的,你别做梦啦!你咬着指头儿做什么?”

秦元浩心里正在以为自己做梦,听小叫化这么一说,面上一红,说道:“我就是不明白,我怎么会到这儿来的?你若知道业世界和协作的世界》等。参见“政治学”、“教育”中的 ,“请告诉我。”

小叫化道:“我当然知道,是我把你弄到这里来的。怎么样,睡一觉舒服吗?”

秦元浩大怒道:“原来是你捣的鬼!”小叫化“哼”了一声,冷笑说道:“捣鬼?要不是我把你弄出来,只怕你就要糊里糊涂的醉死了呢!不错,这里当然睡得没有封家的舒服,你若欢喜,你尽可以回去,再喝封家的千日醉,再睡你妈的春秋大觉!”

秦元浩忍着了气,说道:“我,我不与你一般见识,你骂我我不管,但你可得给我说个明白任国民党革命军总政治部编审委员会主席等职。中华人民共 ,什么千日醉?难道你是说封家给我喝的是毒酒不成?”他试试运气,只觉真气运转自如,毫无中毒的迹象。

小叫化道:“我说那是毒酒,大约你也不会相信。你自己到水潭照照看。”在秦元浩卧处的附近,正有一个山泉汇成的水潭。

秦元浩水边照影,只见自己满身污泥,这不奇怪,他睡在湿地上,当然会沾上污泥。奇怪的是,他穿的只是一身单薄的内衣,外衣却不见了。

秦元浩怒道:“这又是你捣的鬼吧?你把我的衣裳拿到哪里去了?”

小叫化冷笑道:“卖了,当了,怎么样?你这么说就当是我偷去的吧!”

秦元浩气得几乎要跑过去打他,但他毕竟是名门弟子,颇有涵养功夫,心想:“这小叫化瘦骨伶仃,焉能挨得我的一拳?学武的人,绝不可轻易出手。这是师训,我怎的忘了?”

那小叫化放声笑道:“你不多谢我也就算了,你还想和我打架呀?”

秦元浩忍着气把伸出的拳头收回,说道:“你说算是你偷的,那么其实是谁偷的?”

小叫化绷着脸说道:“你对我实是无礼,不过,我看你是我的小辈份上,我也不责罚你了,可是,你要我告诉你,你应该向我先赔一个礼。”

秦元浩无可奈何,只好向他赔了个礼,道:“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吧?”

小叫化道。”好,我说实话,但只怕我说了实话,你还是不肯相信我。告诉你,你的外衣是文胜中那小子剥掉的。”

秦元浩果然不敢相信,说道:“他剥我的衣裳做什么?”

小叫化道。”我怎么知道他的用意,我只知道是他剥了你的衣裳?”

秦元浩道:“好吧,我姑且当你说的是实话。那么,封家给我喝的是毒酒,文公子剥掉我的衣裳,他们这两家岂不都变成强盗了?这个说法未免太荒唐了吧?他们若想谋财害命,何须使用毒酒?”

小叫化淡淡说道。”我早说过,信不信由你!”秦元浩道:“你要我相信,也得有个理由呀!”

小叫化道:“我说的都是我知道的事实。我这个人的脾气,不知道的我就决不乱说。你要我替她们说出一个‘理由’,哼,哼,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何要对你这样?我对不能替他们编出一个‘理由’。我看,还是你来说吧,仔细地告诉我,你是到哪儿去的,要做的是什么事情,在封家说了些什么话,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推敲推敲,推测出他们之所以如此的理由。”

秦元浩心想:去江大侠家去喝喜酒,这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这肮脏的小叫化懂得什么武林大事,我何必与他多说。”

秦元浩说道:“我的事情暂且不说,找想先问一问你。”小叫化道:“也好,问吧!不过得加上一个请字。”大模大样地坐在石上,让秦元浩向他问话。

秦元浩道。”好,请问你,照你的说法,是你把我救出来的了。你是用什么方法把我救出来的?”

“小叫化道:“那还不容易,我跑进封家,就把你背出来了。”

秦元浩道。”文道庄和封子超肯让你要来就来,要去就去。我……”

小叫化插道:“我要来就来,要去就去,怎由得他们不许。告诉你,他们现在也正是和你一样,如在梦中呢!”

秦元浩不由得冷笑道:“好大的口气,请问尊驾今年多大年纪?”心想:“封子超的武功如何我不知道,文道庄的本领决不在我师父之下,凭你这个小叫化就能要来就来,要去就去?”

小叫化睨目斜瞧,“哦”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认为只有武林中的老前辈,才有本领把你救出去么?”

秦元浩不客气的顶他一句,说道:“正是如此!”

小叫化冷冷说道:“你是武当派雷震子的弟子吧?”

秦元浩听得这小叫化直呼他的师父之名,心里很不高兴,但听他一口就说破了自己的来历,心里也好生诧异,于是说道:“不错,武当掌门雷震子正是家师。”

小叫化忽地哈哈一笑,说道:“江湖上讲辈份、论尊卑,这一套我本来不惯,也从不拘泥。但你既然要讲,那你就应该给我先叩三个响头!”

秦元浩心头火起,说道:“为什么?你是老前辈?”

小叫化道:“不错,年纪不大,辈份却老。你是我的孙子辈,你的师父是我的小一辈。你给我叩三个响头,算是便宜你了!”

秦元浩这一下再也忍耐不住,喝道:“你侮辱我不打紧,你还敢侮辱我的顺父!”小叫化道:“我怎么侮辱他了?”秦元浩怒道:“你、你、你、你这个小叫化居然敢说我的师父是你的晚辈!”小叫化作出满脸不解的神气道:“这有什么侮辱?我说的只是事实。你的师父实在是我的小辈。我将来若有儿子,你的师父可以和我的儿子平辈论交。”

秦元浩喝道:“好呀,你口出污言,吃我一掌!”一掌打出,见那小叫化不闪不躲也不招架,秦元浩倒怕打伤了他,这一掌停在他的头顶三寸之处,不敢打下。

小叫化笑道:“说到打架,这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但你是我的孙子辈,我可不能和你动手过招。我任凭你打好了。但我可得有言在先,你不怕吃亏你先打!”

秦元浩道:“我告诉你,我这一掌力足开碑破石,你不怕我打死了你?”

小叫化道:“我也要告诉你,你打我只是你自己吃亏。我才不会怕打呢,不信,你就试试!”

秦元浩怒不可遏,心道:“不给他一点厉害,他只当我武当派是好欺侮的了,为了师门声誉,我也非得出这口气不可!”于是呼的一掌,就向那小叫化打去。但他怕这小叫化受伤,用的只是两三分气力。

那小叫化坐在石上,秦元浩站在他的面前,距离极近,按说这一掌是非打中不可的,不料秦元浩一掌打去,却扑了个空。但觉眼睛一花,石头上的小叫比不见了!

秦元浩大吃一惊,此时才知道这个小叫化乃是风尘异人。只听得小叫化的声音在他背后笑道:“不必客气,我说过你是我的孙子辈,任凭你打,我是决不还手的!”

秦元浩虽然知道这小叫是风尘异人,却不甘受他侮辱,当下反手便是一掌。这一掌加强了几分力道,出手也比刚才迅捷,不料仍然打了个空。那小叫化笑道:“喂,我在这边。”秦元浩斜身滑步,左右开弓,心想这回你总逃避不了。他听得这小叫化的声音在他左侧,即使身法奇快,立即转过他的右侧,他这一招左右开弓还是可以打中的。

只听得那小叫化叫道:“哎呀,不好了!”呼的一声,突然从他头顶跃过,扮了个鬼脸,笑道:“可惜,可惜,还是打不着!”

秦元浩沉住了气,使开武当派的三大绝技之一的九宫连环掌法向这小叫化进逼,这九宫连环掌法脚踏五门八卦方位,掌法使开,不论敌人在哪个方位,都逃不开他的掌势宠罩。

那小叫化赞道:“好,你是我的孙子辈;九宫连环掌法有如此火候,也算很不错了!”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而且还索性背起双手,就在秦元浩的掌势笼罩之下踏起方步来。但说也奇怪,尽管这小叫化恍如闲庭信步,秦元浩的指头却连他的衣角都没沾上。秦元浩怒道:“有本领的你敢和我硬对一掌么?”心想:“这小叫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套古怪身法,真实的本领却未必定能胜我。”他含怒说话,实是意慾激这小叫化还手的。

小叫化笑道:“我只会挨打,还手我是不会的。乖孙子,我就硬接你的一掌,你打吧!”秦元浩一招“弯弓射雕”,左拳右掌,朝着小叫化发声之处打去。他本来以为这小叫化仍会闪避的,不料这小叫化果然言而有信,突然停在他的面前不动。这一招“弯弓射雕”秦元浩用到十成气力,原意是要这小叫化知道厉害,若不闪避,就非招架不行,因为秦元浩也并不想打一个不肯还手的人。

这小叫化突然止步,仍然背负双手,停在他的面前,这一下大出秦元浩意料之外。可是他的招数已经发出,而他的武学造诣还未曾达到收发随心的境界,百忙中他只能减弱几分气力,左手的一拳仍然向前直捣。

一拳捣出,正中小叫化的腹部。在这一刹那,秦元浩还在担心这小叫化会受重伤,心中暗叫:“糟了,糟了!”哪知拳头触着对方的身体,竟似打在一团棉絮之中,软绵绵的根本就无从着力。秦元浩想收回拳头,对方的腹部陡然生了一股吸力,秦元浩竟然连拳头也拔不出来,不由得满面通红,尴尬之极。

小叫化哈哈一笑,胸腹一挺,秦元浩只觉一股巨力向他推压,登时身不由己的给这小叫化抛了起来,腾云驾雾般的直跌出了七八丈开外。

小叫化道:“如何?我说过你打我只有你自己吃亏的。幸亏你临时收回了几分气力,要不然你这个筋斗栽得更大。”秦元浩爬了起来,只见自己刚跌在一块岩石旁边,要是自己刚才用足气力打那小叫化的话,反弹之力必然更大,那就必然要撞着岩石,碰得头破血流了。

秦元浩满面通红,做声不得。小叫化笑道:“如今你该相信我的说话了吧?我有没有本领把你从封家救出来?”

秦元浩糊里糊涂的败在这小叫化手下,对方的武功深浅,他仍然是莫测高深,不由得十分佩服。但秦元浩也是有几分傲骨的人,当下说道:“你的本领我是十分佩服,但你要侮辱我武当派,这……”

小叫化笑道:“原来你还是不甘于做我的小辈,是么?好,你既然认为这是侮辱,咱们平辈论交就是。我本来不喜欢和人家论辈份、论排行的。要是当真排论起来,岂只是你的师父,江湖上许多成名人物都是我的晚辈呢!好,秦兄,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真话了吧?你也应该相信我所说的都是真话了吧?”

秦元浩仍然不相信这小叫化的辈份会比他的师父高一辈,但既然对方向他赔了札,并愿与他平辈论交,秦元浩的心中之气也就消了一大半。心里想道:“江湖上的异人每多游戏风尘之举,倘若这小叫化当真是出于好心救我,他和我开开玩笑,我又何须定要计较不休?”当下说道:“好,我相信你有本领将我从封家救出来了。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们当真是要害我不成?”

小叫化笑道:“这么说,你只是相信我的一半说话。他们因何害你,我不知道。但他们给你喝的酒名叫‘千日醉’这我可是知道的。文胜中那小子剥你的衣裳,我也是亲眼见到的。”

秦元浩喃喃说道:“千日醉?那么我已经醉了几日了?”他记起自己昨晚只是喝了三杯,居然就醉成这个样子,不由得不相信了几分。此时他只怕自己醉里不知时日过,已经误了江家的喜酒。

小叫化道:“本来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疑梦疑真谨异丐 半忧半喜救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