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30回 覆雨翻云施毒手 光风霁月见仁心

作者:梁羽生

封子超碰见六合帮的船,喜出望外。这小头目看见了他,却是心中暗暗嘀咕:“真个晦气,好不容易避开了同伴,偏偏又碰上了熟人。这个家伙恐怕正是要来扬州巴结帮主的。”为何他怕碰见熟人?原来他此时正在企图叛帮逃走。

这小头目名叫王吉,当李敦还在六合帮的时候,他和李敦是相当要好的朋友,受了李敦的影响,早已有了改邪归正的心意。这两年来,帮主史白都倒行逆施,虽还未到众叛亲离的地步,帮中上下对他不满的已是日益增多,王吉由于早有觉悟,更是不齿史白都的所为,急想摆脱史白都的控制,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已。

这次史白都因为想要得回玄铁宝剑,派出了十几条船,沿江而下,希望能够发现厉南星的尸体,找到沉在水底的宝剑。扬州位于长江北岸,正当长江和运河的交叉点,水道纵横,港没交错,大船不易搜索,是以派出的都是一人掌管的快艇。奉派的人当然也都是善于驾船、又会潜水的好手。王吉就是其中之一。

王吉本来是和另外一条船一同出发的,他利用河道的复杂地形,中途摆脱了同伴的监视,独自一条船顺流而下,此时已是离开了扬州六七十余里有的唯物论者和彻底的唯心论者(如黑格尔)都肯定思维与 ,走出了六合帮势力笼罩的水域了。只要再走五十里水路,就可以从长江口出海,那时海阔天空,自是逃生有路。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碰见了封子超,王吉想要躲回舱中,只听得封子超已经叫道:“老王,还认得我吗?我是封子超呀!”

王吉眉头一皱,得了一个主意,把船摇了上去,哈哈笑道:“原来是封大人,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封妙嫦不愿和六合帮的人会面,溜回舱房,看护厉南星。

封子超道:“我是特地来拜会你们帮主的。史帮主可好了难得相遇,请过来叙叙如何?”

王吉道:“我还要赶着过江北替帮主办事呢,就这儿稍谈一会儿吧。唉,封大人,你来得正好,我们的帮主可是不大好!”

封子超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王吉道:“说来惭愧,就在昨天晚上,我们的六合帮总舵给敌人闹得个天翻地覆,我们的帮主也受了伤了!”

封子超大惊道:“贵帮雄霸江湖,什么人这样大胆和你们作对?”

王吉道:“和我们作对的是丐帮,他们说我们投靠朝廷,勾结官庭,誓要把我们铲除!”

封子超道:“丐帮在扬州的舵主是李茂吧?他的本领和你们的帮主相差得很远呀,难道是仲长统这老叫化来了?”王吉摇了摇头。封子超道:“那么却是谁人有此本领,能够伤得了你们的帮主?”

王吉道:“老叫化没有来,是另一个小叫化来了。这个小叫化的本领可厉害呢,我们帮中的四大香主都曾吃了他的亏,昨晚连我们的帮主也受了他的伤了!”

封子超这一惊非同小可,听了王吉的话,他已经想得到这人是谁了,但还是问道:“你说的是谁?丐帮哪有这样的人物?”

王吉道:“这人并非丐帮弟子,但在江湖行走,却喜欢打扮成小叫化的模佯。封大人,听说你曾经和文道庄文大人到过江海天的家里,文大人还曾经败在这小叫化之手的,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封子超失声叫道:“是金逐流么?”史帮主怎能败在他的手下,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其实他已是深信无疑。

王吉道:“不错,正是金世遗的儿子、江海天的师弟金逐流!你莫看轻了他,他虽然年纪轻轻,内功的深厚,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我们的帮主和他拼了一掌,当场没事,但一回到家里,就吐了一大海碗的鲜血,原来他是不愿当场丢脸,强自忍住的。看他的伤势,恐怕就是医得好至少也要一年!”

其实,史白都受的是石霞姑的毒粉之伤,这伤也早已好了。王吉胡说一通,尽量夸张金逐流的厉害,用意不过是想吓走封子超的。

封子超听了做声不得,心中只是暗自叹气:“糟糕,糟糕!我还以为我可以找史白都作我的靠山,谁知这靠山也给人推倒了!金逐流这小子果然是在扬州,而且还和丐帮联了手,我这一去。可不正是自投罗网吗?”

王吉又道:“帮主如今卧病在床,深怕丐帮和那姓金的小子再来强攻,是以四出求援。我就是奉了帮主之命,过江去请救兵的。封大人,所以我说你来得正好,患难见真情,这次你是应该助我们帮一臂之力了,好,我要赶去请救兵,失陪了!”

封子超独立船头,一片茫然,目送王吉的一叶轻舟在波光云影之中远去。他哪知王吉此时正在心中暗笑:“看你这家伙还敢不敢到扬州去和史白都共同患难?”原来王吉是怕他见了史白都,泄漏了自己逃走的秘密。虽然这秘密迟早要被揭穿,但总是迟一天给史白都知道好过早一天让他知道。

且说厉南星醒来之后,便即盘膝而坐,默运玄功,把真气一点一滴的凝聚起来。可是这只能暂时抗毒而已,若要解毒,还必须用“金针拔毒”的疗法,这却是要别人替他针灸的。

封妙嫦走了进来,喜道:“你的气色好许多了。”厉南星道:“你有磁石没有?”封妙嫦道:“你是要用磁石吸出暗器吗?好,我给你帮忙。”

厉南星踌躇道:“还是请你爹爹来吧。”封妙嫦嫣然一笑,说道:“爹正在碰见一位相熟的朋友,和他说话。咱们都是江湖儿女,难道你还避忌什么男女之嫌么?”

封妙嫦找出了磁石,问道:“伤在哪里?”厉南星转身俯卧,说道:“左肩肩头琵琶骨下面一寸之处,你把溃烂的肌肉刺掉,就可以把毒针吸出来了。”封妙嫦道:“我懂。”撕破他的衣裳,只有伤口周围瘀黑坟肿,封妙嫡吃惊道:“这毒针好厉害。”按了按旁边的肌肉,问道:“痛不痛?”厉南星道:“不必顾忌,剜吧。”

封妙嫦把溃烂的肌肉刺掉,脐出的毒血,足有一茶杯之多,跟住用磁石吸出毒针,厉南星丝毫也没呻吟。封妙嫦好生佩服,心想:“真不愧是金逐流的义兄,看来他的功力只怕也不在金逐流之下。”

封妙嫦抹了抹汗,她刚才尽心为厉南星吸取毒针,对外间的说话,听而不闻。此时方始听得进去,刚好王吉说到史白都给金逐流打败,封妙嫦不禁大喜。

只贝厉南星闭目垂首,似乎正在养神,封妙嫦不敢惊动他,把喜悦藏在心里。半晌,厉南星张开眼睛,说道:“你有没有针灸用的银针?”

封妙嫦道:“缝衣的绣花针就有。”厉南星道:“我是要用来拔毒的,绣花针不能用。”封妙嫦道:“那怎么办呢?”忽觉厉南星的目光似乎是在朝着她的头上望,封妙嫦心中一动,拔下了头上的银簪,说道:“这个可以代替吧?”厉南星点了点头,说道:“用倒是可以用,不过……”封妙嫦猜到他的心思,笑道:“能用就行。你告诉我如何施术。”

厉南星怪起耳朵一听,说道:“你爹爹那位朋友似乎已经走了。”原来要用金针拔毒之法,厉南星必须脱光上身,让她刺有关的七处穴道,还要卷起裤脚,让她刺两边膝盖的“环跳穴”。虽说江湖儿女不讲究男女之赚,总是觉得不大雅观。

忽听得一声咳嗽,封子超推开房门进来,说道:“恭喜,恭喜,你好多了。你现在可是要人替你金针拔毒?”厉海星听他说得出“金针拔毒”这个名词,知道他多少也是个行家,喜道:“正是。不知老爷子……”封子超道:“好,让我给你帮忙吧!”

封妙嫦忽道:“爹,不行呀!”封子超愕然道:“什么不行呀?”封妙嫦道:“爹,你忘记了么?你的右手患有风湿病,紧张的时候,会打冷颤的。还是让我来吧!”封子超怔了一怔,心道:“我几时患了这个毛病?”随即恍然大悟:“是是,这丫头恐怕我害了这小子。”

封子超当然不会对厉南星存有什么好心肠,但要不要暗下毒手,此际他仍是踌躇未决。一来他顾忌金逐流将来找他算帐;二来他也知道女儿定然不依。现在给女儿说破,厉南星不明白,他心里可是明白的,下手当然更不成了。于是封子超打了个哈哈,说道:“你不说我几乎忘了。对,还是你给厉公子医治好些。我出去把舵吧。”

厉南星教了她金针拔毒之法,封妙嫦心灵手巧,一学就懂。当下厉南星脱光上身,让她用银簪刺穴。

刺穴、拔毒,必须全神贯注,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封妙嫦虽然学会金针拔毒之法,在小心翼翼地刺了厉南星上身的七处穴道以及两边膝盖的“环跳穴”之后,也已累得满头大汗。

封妙嫦歇了一歇,待厉南星穿上上衣之后,这才和他说道:“爹爹和他那位朋友说的话,你可听见了么?”

厉南星道:“没有听见。可有什么消息么。”原来厉南星一直在运功抗毒,对外面说话的声音,他根本是听而不闻。

封妙嫦正要把喜讯告诉他,忽见封子超又走了进来,说道:“我正要告诉厉公子,咱们可不能前往扬州去了。”

厉南星道:“为什么?”

封子超道:“你的把兄弟金逐流在扬州和史白都打了一架,双方都受了重伤。金逐流虽有丐帮之助,但六合帮的势力仍是大得多,听说丐帮已逃出了扬州,金逐流也早已走了,所以我想,还是把你送到金陵的好。那里也有丐帮的分舵,而且比扬州的大得多,你在金陵,较易得到金逐流的消息。你说好么?”

封子超编造出来的这一番说话,无意中却是比较符合事实的真相。厉南星那晚是眼见金逐流狼狈突围的,对他的话自是相信不疑。

封妙嫦不知那个六合帮小头目王吉说的才是假话,只知爹爹编的乃是谎言,心里很不高兴。想要戳破,只见父亲的目光正在盯着她,好像是说:“你说了一次谎,难道我就不能说吗?”厉南星道:“多谢恩公相救,一切但凭恩公作主。对啦,我还没有请教思公的高性大名呢。”

封子超恐怕金逐流曾经和他说过自己的名字,胡乱捏了一个假名。说道:“你在我的船中就不必担忧害怕了,我一定负责把你送到金陵。你好好养伤吧。嫦儿,你和我出去,你也该弄点东西给厉公子吃了。”

封妙嫦想了一想,觉得若果当着厉南星的面拆穿父亲的谎言也是不好,于是跟他出去。

到了前舱,封妙嫦低声说道:“爹,你为什么要说谎话!”封子超在她耳边笑道:“你不是不愿意见史白都的么?现在不去扬州,可不正是合了你的心愿?”

封妙嫦虽然相信史白都是受了伤,但史白都究竟还是活在扬州,她也有点害怕到扬州会有麻烦,于是说道:“爹,我不拆穿你的谎话,你到金陵,我也依你,但你可不能暗害人家。“

封子超道:“傻丫头,这正是我讨好金逐流的好机会,待这姓厉的完全好了,我还要托他向金逐流说好话呢,我怎会害他?”

封妙嫦听得父亲这样说,只道封子超真的是有诚意,喜道:“爹,你能够这样就好。但你刚才为什么不肯把真名实姓告诉他?”

封子超道:“他现在还未痊愈,告诉了他恐他犯疑。待他完全好了,那时和盘托出,也还不迟。”

封妙嫦听听也有一点道理,放下了心,便去给厉南星弄饭。

厉南星默运玄功,凝聚真力,过了一个时辰,精神又惭复了几分。不过身体还是虚软,使不上气力。

封妙嫦弄好了一锅稀饭,几样小菜,已是黄昏时分,三个人就在厉南星的舱房同吃晚饭。

厉南星吃饱了肚子,舒展一下手足,笑道:“冯老爷子,你驾船的本领很是不错呀!刚才过的一道险滩,我还真的有点为你担心呢。”封子超捏造的假姓是和“封”字声音相近的“冯”字,故而厉南星称他“冯老爷子”。

封子超少年时候在水陆两路的黑道都曾混过,驾船的本领还未忘记,不过已经不是怎样精通,听了厉南星的说话,知道他是一个驶船的大行家,心里暗暗吃了一惊。

厉南星道:“我的毒都已拔清,看来我明天可以替你掌舵了。”

封子超道:“别忙,你还是多养息几天的好。”

厉南星笑了一笑,说道:“待我试试气力。”当下一把抓起那柄玄铁宝剑。

玄铁宝剑虽然提了起来,但厉南星也不禁有点气喘,封妙嫦道:“快放下来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覆雨翻云施毒手 光风霁月见仁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