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31回 几番惆怅歌金缕 无限伤心付玉萧

作者:梁羽生

封子超见了这父女俩,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个似土老儿模样的人,竟是红缨会的舵主公孙宏!红缨会是足以在江湖上与六合帮分庭抗礼的一大帮会,而且封子超知道,公孙宏的本领深不可测,他虽然没有见过,也曾听人说过,说是只有在史白都之上,绝不在史白都之下!

封子超心想:“这丫头想必是他的女儿公孙燕了。听说她最得父亲的宠爱,跟她父亲出来走道还不到一年,却比她父亲更爱管闲事,许多江湖上成名的人物都怕了她。糟糕,糟糕,她这么一看热闹,只怕会看出岔子来!而且么孙宏见多识广,文胜中的武功来历只怕也瞒不过他。”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公孙宏说道:“唔,这场架打得果然是有几分精彩。燕儿,你没有见过天山剑法,这次可以开开眼界了,和他作对手的这小子剑法差些,但练的三象神功也似乎已是乍窥藩篱了。”公孙宏是在群雄大闹萨府之时,见过厉南星的,但却没有见过文胜中。那次萨府贺寿,文胜中没有随他父亲同往。公孙宏是从他的武功家数看出他的来历的。公孙宏心里想:“文道庄的儿子料想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我怎能和一个后生晚辈动手,可有什么办法帮一帮厉南星的忙呢?”

公孙燕道:“天山剑法的确很是奇妙,可是看起来他好像还打不过他的对手,这是什么缘故?”

公孙宏道:“这是因为他新近病了一场的缘故。而且他的对手用的是玄铁宝剑,比普通的剑要重十倍,你看不出来么?”

此言一出,令得文胜中大大吃惊。心道:“想不到这土老儿竟是个武学的大家!他不但一眼就瞧出我的功夫深浅,而且还知道这是玄铁宝剑。”厉海星也是好生惊诧,心想:“公孙宏确是名不虚传,只一眼就知道我曾经受过伤。听逐流说,那次他闯出萨府,曾得到公孙宏很大的帮忙。不过我却不能存着倚赖别人的念头。”

文胜中素来狂妄,听了公孙宏在旁边的评论”语气之中,分明是抬高了厉南星而压低他,倘若不是他听出公孙宏是个武学大行家,当时就想发作。但虽然不敢发作,也是气愤不堪。当下把浑身本领都使出来,挥动玄铁宝剑,着着进逼,心里想道:“你说我比不上这小子,我就把这小子杀了给你看!”

厉南星不愿在公孙宏面前丢脸,当下也是抖擞精神,拼力恶斗。但可惜他气力不佳,兵器上又吃了亏,终于还是给文胜中逼得步步后退。”

激战中文胜中一招“力劈华山”,把宝剑抡圆,当作大刀来使,横所过去。厉南星闪到一棵柳树后面,只听得“轰隆”一声,玄铁宝剑竟然把这棵柳树当中斫断。

公孙燕道:“不错,这的确是一把世所罕见的宝剑。”忽地一跃而出,说道:“喂,你这把宝剑给我!”

文胜中道:“为什么我要给你?”

公孙燕道:“你的对手大病初愈,你已经是占了便宜了。你还要再使玄铁宝剑,这样的打法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文胜中怒道:“要你多管闲事?”

公孙燕笑道,“我生来就是爱管闲事,你不让我管也不行。打架不紧要,但必须打得公平。你杖着宝剑逞能,我看不顺眼!现在我划出两条道儿随你选择:第一条,你把宝剑给我,换过一柄普通的剑和这人打。打赢了我还给你,打输了这柄宝剑就该给你的对手当作礼物。我只是当个主持公道的证人,并非想要你的宝剑。”

文胜中道:“谁请你主持公道了?你走远一些,否则休怪我的宝剑不长眼睛!”文胜中口里说话,手底毫不放松。公孙燕越走越近,此时却已是走到了厉南星的身边。

公孙燕冷笑道:“好,第一条道儿你不肯走,那就只有走第二条了。我和你打,你虽然先打了一场,但有的是宝剑,不能算是不公平了。

说罢,不由分说的就插进二人中间,把厉南星硬挤出去。厉南星知道她是公孙宏的女儿,料想不至于吃文胜中的亏,于是放心让她接受。

文胜中倒是有点忐忑不安,当下按剑说道:“你要和我打也成,但你若是输了,可不许又再节外生枝!”

公孙燕道:“你怕我爹爹帮我吗?哼,谅你也不配。爹,你说句话,让这小子放心。”

公孙宏打了个哈哈说道:“老夫从来不与小辈动手。这是我女儿管的闲事,你有本事把我女儿杀了,我也只是袖手旁观!”

公孙燕笑道:“你放心。可以你尽管把宝剑朝我刺来吧,我让你,先出招!”

文胜中怒从心起,想道:“这老儿似乎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哼,只要他当真是袖手旁观,难道我还怕你这黄毛丫头不成?”当下说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亮兵器!”

公孙燕道:“你尽管发招就是,罗唆作甚?”文胜中几曾受过如此蔑视,气往上冲,一剑就刺过去。

文胜中给她气得七窍生烟,大怒喝道:“你这黄毛丫头胆敢看不起我,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侧身进逼,形如雁翅斜掠,玄铁宝剑扬空一闪,斜削而下。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弯弓射雕”,讲究的是“狠”“准”二字,正是文胜中最得意的剑法。

文胜中以为一个“黄毛厂头”能有多大本领,这一剑削下去,即使不削断她的臂膊,至少也能令她受伤。文胜中对那“土老儿”多少有几分顾忌,用意也只是想今公孙燕受点轻伤,好叫她知难而退的。哪知公孙燕一飘一闪,文胜中这一剑已是刺了个空。只听得公孙燕格格笑道:“也不见得怎么样厉害呀。好,来而不往非礼也,还招!”身形一转,一条束腰的绸带已是解了下来,用力一抖,腰带给她使得如同软鞭一般,立即向文胜中横卷过去。

文胜中心想:“我这宝剑有断金截铁之能,吹毛立断之利,何惧你一根腰带?”哪知公孙燕的绸带活似灵蛇,文胜中一剑没有削着,绸带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啪”的一声轻响,文胜中的额角已是给绸带拂了一下。虽是一根绸带,打下来却不亚软鞭,文胜中的额角登时肿了一大块。

公孙燕“噗嗤”笑道:“可惜没有一个镜子给你照照,你头上长了角啦。你听过这句俗话没有?你若去照镜子呀,这就叫做: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文胜中又惊又怒,忙把玄铁宝剑舞得泼风也似,使出了一套攻守兼备的“三才剑法”。此时他已领教了公孙燕的本领,哪里还敢再有半点轻敌之心?气怒之下,杀机陡起,也顾不得要保全公孙燕的性命了。

在文胜中全力施为之下,公孙燕的绸带一时攻不进他的剑光圈内。但文胜中的宝剑想要削断她的绸带却也不能。绸带飘飘,毫不受力,玄铁宝剑挥舞起来,呼呼风响,绸带随风摇摆,未碰上即已荡开。

玄铁宝剑重达一百多斤,文胜中虽然使得动,也感吃力。不消多久,文胜中也是大汗淋漓,气喘如牛。

封子超已知公孙燕是公孙宏的女儿,心里想道:“就是文道庄和史白都到来,只怕也是惹这老儿不起。看来文胜中这小子吃亏是吃定的了。唉,这玄铁宝剑不要也罢,兰十六计,我还是以走为上计,主意打定,立即跳上文胜中骑来的那匹坐骑,叫道:“文世兄,你好好打吧,请恕老夫少陪了。”快马加鞭,疾驰而去。他顾着逃命,连女儿也抛弃了。封妙嫦又是气愤,又是难堪,茫然地望着父亲离她而去。厉南星低声说道:“封姑娘,不要难过,由他去吧。”

封子超一走,文胜中惊怒之下,心神更乱。

此消彼长,文胜中挥动沉重的玄铁宝剑,越来越是力不从心。公孙燕这条轻飘飘的绸带却是柔如柳絮,翩若惊鸿,轻灵飘饭,招数越来越是神妙!

公孙燕冷笑道:“你本事低微,不配使这柄玄铁宝剑。宝剑拿来,赶快给我滚罢!”话声未了,红绸一卷,就像一片红霞裹住一道白光似的,绸带卷着剑柄,登时就把文胜中的玄铁宝剑夺了过来。

文胜中拔足飞逃,一面跑一面叫道:“这是六合帮史帮主的东西,你这丫头有胆拿去,可有胆报个万儿么?”他吃了败仗。一面逃,可还是心中不忿,想依仗史白都的声威,找回几分面子。

公孙宏哈哈一笑,说道:“老夫公孙宏,你回去告诉史白都,这炳宝剑我是要定的了,他不服气,叫他前来会我。若是他单身不敢前来,和你的父亲文道庄一同来我也一样招待!”

文胜中这才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土老儿”,竟然是名震江湖的红缨会总舵主,这一吓吓得他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哪里还敢还嘴?脚底抹了油似的,一溜烟飞跑,孙宏宏哈大笑,也不去拦阻他。

厉南星与封妙嫦上前向公孙宏父女道谢,公孙宏十分欢喜,说道:“燕儿,这位厉公子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位和金逐流一起大闹萨府寿堂的厉少侠。”

厉南星道:“多谢姑娘相助之德。”公孙燕笑道:“幸不辱命,原物奉还。”厉南星道:“天下神物利器,应属有德者居之,这柄宝剑是姑娘夺来的,请令尊赏收吧。”公孙燕笑道:“爹爹从来不用兵器,他说要这宝剑,不过是用他的名字,吓唬史白都而已。你当他真的想要你的宝剑吗?”公孙燕这么一说,厉南星若再推辞,那就是看不起公孙宏了。厉南星只好收下。

公孙宏道:“厉兄,你怎的在这里和文胜中打起架来?”历南星道:“说来话长。”当下将在扬州历险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公孙宏。

公孙宏道:“我道丐帮哪里来的两个少年高手?原来在扬州大闹了六合帮的就是你和金逐流。”

厉南星道:“公孙前辈听到了什么消息?”

公孙宏道:“我正是前两天从扬州来的,听说史白都避不见客,我也懒得去找他。扬州的朋友告诉我,如果我早来两天,就刚好可以碰上那场热闹。我那位朋友不是帮会中人,他只道是丐帮与六合帮火拼,史白都很吃了点亏,但却不知其详。”

厉南星连忙问道:“金逐流不知是否还在扬州?老前辈到过丐帮的分舵没有?”

公剑宏道:“丐帮分舵已经迁移,我扑了个空,一个人也找不着。”既然找不着丐帮,当然是没有金逐流的消息的了。

公孙宏与厉南星在一边说话,公孙燕和封妙嫦也在一边攀谈起来。公孙燕性情爽朗,心地仁慈,拉着封妙嫦的手说道:“封姐姐,你和爹爹吵架,我都听见了。”封妙嫦满面通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公孙燕道:“封姐姐,你不必难过,你是莲出污泥而不染,我对你佩服还来不及呢,决不会看轻你的。封姐姐,你准备上哪儿?”封妙嫦道:“我是无家可归之人,只能随遇而安了。”公孙燕道:“若是你不赚弃,请你和我作伴如何?”封妙嫦喜出望外,悦道:“得姐姐提携,我是求之不得。是只怕给你添了累赘。”公孙燕道:“哪儿的话,我行走江湖,不过一年,阅历甚浅,今后咱们结伴同行,还得请封姐姐指教我呢。”封妙嫦甚感诧异,心里想道:“她的父亲是名震江湖的红缨会帮主,怎的却说这样的说话?但她说得十分诚恳,却又不似虚伪的客套。”

公孙宏忽地笑道:“燕儿,你还是念念不忘赴竺清华之约么?”

公孙燕装着赌气的样子嘟小嘴儿说道:“爹,谁叫你不肯陪我,我只好自己找个伴儿去了。”

公孙宏微微一笑,回过头来,对厉南星道:“老弟,你又准备上哪儿?”

厉南星道:“我想到西昌去走一趟。”原来厉南星估计史白都迟早会送妹妹到西昌去,逼妹妹与西昌将军帅孟雄成婚,他知道他想得到的金逐流也一定想得到,是以他到西昌,也就很有可能和金逐流会面。

公孙宏笑道:“好,那么你们三人正好作伴同行。”

厉南星怔了一怔,说道:“哦,令媛也是要往西昌么。”公孙定道:“她是要到西昌北面的大凉山去的。大凉山是竺尚父这支义军的基地。竺尚父这位武学大师的名字想必你曾听过吧?”

厉南星点了点头,说道:“我听得金逐流说过。听说这位竺老前辈和他的大师兄江海天是好朋友,身具绝世武功,不在江大侠之下。”

公孙宏道:“竺尚父有个女儿,名唤竺清华,前年我和小女在竺家作客,她们二人性情相投,亲如姐妹,去年竺尚父给官军用诡计夺了西昌,退入大凉山中,音讯隔绝,小女对竺清华思念得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几番惆怅歌金缕 无限伤心付玉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