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33回 四野龙蛇吟寂寞 九边风雪路离迷

作者:梁羽生

公孙燕不忍再听下去,心里想道:“忧能伤人,我且和他开个玩笑,也免得他再苦吟。”当下偷偷地抓起一把沙子,向厉南星一洒。

以厉南星的本领,有人躲在附近,向他偷袭,他本来是应该知道的。但此际他一来是因为满腔心事,沉浸在自己的哀思之中;二来这是在义军基地的腹心,他根本就无防范敌人偷袭之意。是以直到公孙燕出手了,他方才知道有人。

公孙燕的一把沙子正打着他的“笑腰穴”,厉南星不禁“嘻”的一声笑了出来。打着“笑腰穴”本来会笑个不停,直到气绝的。但因公孙燕洒的只是一把沙子,用的并非重手法,厉南星的功力又在她之上,故此只是笑了一声,穴道便已给他运气冲开,没有再笑下去。

公孙燕嘻嘻哈哈地跳了出来,说道:“这下子你可给我逗得乐了。”

厉海星给她弄得啼笑皆非,说道:“原来是你这丫头捣的鬼,你也真是太顽皮了。”

公孙燕笑道:“我不喜欢听这样凄凉的曲子,你给我唱一首好听的愉快曲子好么。”

厉南星道:“对不住,我可不会唱好听的。”

公孙燕道:“那么我给你唱一首如何?”

厉南星不想拂她的兴,说道:“好极,好极。你就唱吧!”

公孙燕轻启朱chún,笑吟吟地唱道:“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慾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得愁滋味,慾说还体,慾说还休,印道天凉好个秋。”

这首词是取笑那些无病呻吟的少年人的,厉南星心想:“我的心事你岂能知?”苦笑道,“公孙姑娘,我真羡慕你。”

公孙燕道:“羡募我么?”

厉南星道:“羡豪你是个不识忧不识愁的小姑娘。”

公剑燕道:“你莫倚老卖老,你也长不了我几岁。我今年十九岁了,早已不是小姑娘啦!”

厉南星笑道:“好,那就算是小大姐吧。”

公孙燕撅着小嘴儿道:“咱们别斗嘴了,说正经话儿,你说我不识忧愁,那么你又有什么忧愁?”

厉南星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忧愁?”

公孙燕道:“你骗不过我的,你一路上闷闷不乐,谁还看不出来?你每次吹萧,又总是喜欢吹那样悲伤的曲调。”

历南象心想。”想不到这个小姐倒是很关心我。”笑道:“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忧愁。不过世界上总是有两类人的,一种人像你对一切都感乐观,一类人像我,悲观的时候多,乐观的时候少,这大概出于性情的关系吧。”

公孙燕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相信。”个人的性情也个见得就是本来不变的?你为什么老是闷闷不乐,其中一定另有原因。”

厉南星道:“那也许因为我的出身环境和你不同吧。我是在海外的孤岛长大的,自小没有朋友,所以养成了比较孤僻的性情。”

公孙燕笑道:“但在我看来,你外表秀冷,心肠到是很热。我听爹爹说过你和金逐流大闹京帅之事,突围之时,你们都是不顾危险为对方掩护。这样的友谊就很令人感动。封姐姐和你素不相识,只因为她是金逐流的朋友的朋友,你也给了她极大的帮忙。所以我敢断定你是个极其心热的人!”

厉南星笑道:“真的吗?你倒好像比我更清楚我自己呢!”心想:“我只道她是个不懂事的小妮子,却原来她很挺懂观察人,倒可以算得是我的知己呢。”

公孙燕接着说道,“厉大哥,你说得不错,朋友是很紧要的。你若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找一个朋友谈谈,总比闷在心里好些。只恐怕在你的心目之中,我还够不上做你的可以谈心的朋友吧?”

厉南星道:“可是这么说,公孙姑娘,我……”

公孙燕抬起头来朝他,说道:“怎么样?”

厉南星道:“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不错,我是有些烦恼,不过这烦恼是我自己找来受的,谁人无忧。我相信,这烦恼慢慢也就会过了的。将来,将来我再告诉你吧。”

公孙燕道:“你现在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不勉强你,也愿你的烦恼早点过了就好。”

厉南星道:“噫,好像有人叫我。夜已深了,你回去吧!”

公孙燕侧耳细听,果然听得好像是泰元浩的声音在叫着厉南星。她虽然一向天真烂漫,不避男女之赚,们此际情窦初开,却也有点害怕给秦元浩碰上了难以为情。于是说道:“好,那么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找你。”

公孙燕走后,厉南星呆了一会,看了看天边的北斗星,心中默念:“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不知不觉,眼角有了晶莹的泪珠。

秦元浩叫道:“厉大哥!”脚步声来得近了。厉南星抹干眼泪,应道:“我在这儿。”55

秦元浩道:“原来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吹萧,找得我好苦。快回去,李茂他们来了!”

厉南星又惊又喜,连忙问道:“是扬卅丐帮分舵的李舵主么。”

秦元浩道:“正是我和许多丐帮的弟兄都来了!”

厉南星道:“金逐流呢?他来了没有?”

秦元浩道:“就只是金逐流没来。”

厉南星诧道:“为什么厂

秦元浩道:“听说他一个人到西昌去了。李茂他们一到,我就出来找你的,你慾知详情,还是回去问李茂吧。”

且说公孙燕回转女营之后,这一晚躺在床上,心波荡漾,辗转反侧,好不容易方才睡着。一觉醒来,便听得到妙嫦叫道:“小丫头,快快起床。我和你去见一位新来的姐姐。”

公孙燕跳起身来,问道:“是那一位新来的姐姐?”

封妙嫦道:“这位姐姐名叫石霞姑,她是陈光照的未婚妻。陈光照也是金逐流的好朋友。”

公孙燕道:“哦,原来是石霞姑和陈光照来了!”

封妙嫦道:“你知道他们!”

公孙燕道:“我听爹爹说过他们的名字。爹爹说他们不愧是江湖上的后起之秀。陈光照是苏州陈大侠陈大字的儿子。石霞姑的来历我爹爹则不甚清楚,只知道她擅于使毒,猜测可能是天魔教的传人。不过我爹爹也说,即使她真的是出身邪教,但以她在江湖上的行事而论,也算得是个正派的女侠。”

封妙嫦笑道:“原来你比我还更清楚他们,这就好了,竺姐姐安排她来和你同住,你们很快就可以相熟了。”

公孙燕道:“他们怎么来的?”

封妙嫦道:“他们是和扬州丐帮的李茂一同来的。昨晚三更过后才到,听说和竺伯伯、厉大哥他们一直谈到天亮没有睡觉。”

公孙燕心头一动,说道:“扬州的李舵主?嗯,我记得厉大哥似乎说过,他的义弟金逐流就是和扬州的丐帮同在一起的。金逐流可来了么。”心想:“金逐流若然来了,厉大哥有个知己倾谈,就不至于那么烦闷了。”

封妙嫦道:“来了,来了!”公孙燕诧道:“什么,金逐流会到咱们的女营来?”封妙嫦哈哈笑道:“我说的不是金逐流。是石姐姐和竺姐姐已经来了。”原来公孙燕对镜梳头,未瞧见竺清华和石霞姑从院子进来。

公孙燕和石霞姑见了面后,正待问她,竺清华己在说道:“你们所挂念的金逐流没有来,咱们这里有一个人却为他走了。”公孙燕道:“是谁?”竺清华道:“是厉南星!”

公孙燕吃了一惊,说道:“厉大哥走了?他上哪儿?”

封妙嫦笑道:“你别心急,石姐姐会告诉你的。”

石霞姑道:“是这样的:我们路过沪州的时候,从丐帮分舵听到一个确实的消息,说是六合帮的帮主史白都兄妹,和他手下的四大香主,走另一条路,赶在我们的前头,已经进广西昌了。据说史白都是要把他的妹妹嫁给西昌将军帅孟雄。金逐流听到了这个消息,很是着急。本来我们是准备绕过西昌,径直来这里的,金逐流知道此事之后,就一个人跑去西昌了。”

公孙燕道:“他为什么那样着急?”

石霞姑笑道:“史白都的妹妹和他哥哥并不一样,她是个才貌双全的侠女,听说金逐流和她的交情很好,很可能两人己是私订鸳盟的了,不过金逐流不肯承认。”

公孙燕道:“原来如此。但金逐流一个人跑去西昌,不是很危险吗?”

石霞姑道:“是呀!我和光照本来要跟他去的,可是他不答应。也许他是因为我们本领低微,帮不上他的忙吧。”

封妙嫦道:“石姐姐太客气了。不过金少侠的为人我却略有所知,他虽然放荡不羁,对朋友可是十分好的,有危险的地方,他一定是独去独来,不愿意连累朋友。”封妙嫦因为金逐流替她撮合婚事,是以对他极有好感。

石霞姑笑道:“我知道。我也曾得过他不少帮忙。”接着说道:“昨天我们就是和竺老前辈商量,如何去接应金逐流,西昌有清廷的数万大军,而且高手云集,竺老前辈不能为了一个人兴师动众,等闲之辈父决中能进得西昌,是以厉大哥自告奋勇,要一个人去,竺老前辈起初还是不肯答应的,后来厉大哥始终坚持要去,竺老前辈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他了。”

公孙燕沉吟不语,封妙嫦知她心意,笑道:“燕姐,竺老前辈不会让你去的。”公孙燕面上一红,说道:“谁说我要去呢。”其实她正是在考虑要向竺尚父求情,但却怕人笑话。

封妙嫦道:“厉大哥本领高强,又有玄铁宝剑,他和金逐流联手,天下无人能敌。西昌高手虽多,谅也困不住他们,燕妹、你也用不着太过担心。”

公孙燕红霞满脸,啐道:“乱嚼舌头,谁担心他了?他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大哥,你也叫他大哥的。”

竺清华忽地唉嗤一笑,说逼:“燕妹,你瞒得我好苦,原来你想占我便宜!”

公孙燕怔一怔,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竺清华笑道:“你还不明白么?”

封妙嫦笑道:“燕姐,她是妒忌你平日比她长了一辈。”要知金逐流是李光夏的师叔,厉南星是金逐流的义兄,倘若公孙燕嫁给厉南星的话,叙起辈份来,李光夏和竺清华这对小夫妻,当然是要比他们矮了一辈。

公孙燕恍然大悟,娇嗔道:“岂有此理,你们想到哪里去了?看我不撕破你们的小嘴!”封妙嫦道:“别闹,别闹,石姐姐新来乍到,你怎能不招待客人?”

几个年龄相若的少女嘻嘻哈哈闹了一场,可是公孙燕尽管和她们嘻嘻哈哈,心中的愁闷却是难解。厉南星孤身犯险,潜往西昌,封妙嫦虽然百般劝慰,叫她放心,她又怎能放心得下?

这晚公孙燕辗转反侧,不能入眠,蓦地想道:“为什么我这样牵挂着他,莫非我当真是喜欢上厉大哥了?”陡然间发现了心底的秘密,不禁面红耳热。

但公孙燕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随即想道:“男女相悦,人之常情,我就是喜欢厉大哥,那也不是什么可羞之事,但大哥可以为了好朋友冒险,我为什么不能为了他冒险?我求竺老前辈许我前往西昌,料难允准,我索件瞒着他们,自己去吧,要笑话任他们笑话好了。对就是这样!”

公孙燕想到就做,当下重施她对付封妙嫦的故技,点了石霞姑的昏睡穴,穿窗而出,悄悄下山。

公孙燕匆匆忙忙的出走,没有携带干粮。她施展轻功,跑到了天亮之后,不觉感到有点饥饿。荒山野岭之中,找不到人家,公孙燕只好跑到沟林里找野生的果子吃。

时序虽属深秋,未交冬天,但西北高原的气候已比江南的冬天还要寒冷。公孙燕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吃的果子,连野兔鹿獐之类的小野兽也没碰上一只。公孙燕叹了口气,心里想道:“我只好饿着肚皮再跑一程了。”

刚要走出林子,天气忽然变坏,飘下鹅毛般的雪花。公孙燕正自气闷,忽听得似有车马的声音。公孙燕喜出望外,心里想道:“有人来了,那就好了。好坏可以讨点食物。”心念未已,忽又听得呼喝的声音。

公孙燕爬上一棵大树上,高临临下,望出林外。只见有两个军官模样的人,正在拦着一辆敞篷的骡车盘问。车上有七八个人,其中只有一个年老的男子,其余都是女子,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乐器,似乎是一队江湖卖艺的艺人!

那两个军官喝道:“下来,下来!你们是些什么人,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公孙燕远远地瞧见这两个军官,不觉吃了一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四野龙蛇吟寂寞 九边风雪路离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