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35回 拼教玉碎歼强敌 始信金坚是旧情

作者:梁羽生

连城虎正在和帅孟雄说话,忽见一个老婆婆捧看茶盘颤巍巍地走到他的面前,说道:“连大人,请用茶!”

帅孟雄大力诧异“咦”了一声,说道:“贺大娘,你,你怎么啦……”话犹未了,贺大娘己向他使了一个眼色,接下去说道:“几个小丫头都偷偷去玩了,没人侍候贵客,只好由我倒茶啦。”

连城虎一时还未想到其中另有蹊跷,听了帅孟雄那样说话,只道这个贺大娘是个有身份的老仆人,连忙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正要接过茶杯,贺大娘手腕抖颤,那杯热茶泼到连城虎身上。贺大娘佯作惊惶,伸手替连城虎揩抹。连城虎甚是尴尬,说道:“不要紧,你老人家请回去吧。”说话之间,贺大娘的手指已是装作毫不经意的从他手腕拂过。

官场规矩,第二次给客人送茶,那就是主人送客的表示。因此贺大娘进去之后,连城虎就起立告辞。

连城虎是替宰相送礼来的,依礼帅孟雄应该送出大门,不料刚刚送下台阶,只见史白都匆匆赶了出来,说道:“连兄,慢走!”

连城虎怔了一怔,说道:“史帮主有何见教?”

史白都道:“请连兄指教几路点穴手法!”话犹未了,伸手就向连城虎抓来,竟是一招极为厉害的大擒拿手法!

连城虎大吃一惊,骈指斜戳,正中史白都的虎口。史白都手腕一翻,却立即抓着了他的脉门。

帅孟雄道:“史大哥,你,你怎么啦?”心想。”你们虽然是相熟的朋友,这个玩笑也未免开得太过份了。”

史白都哈哈一笑,松开了手,说道:“连兄恕罪,非是小弟胆敢无礼,只因连兄讳疾忌医,小弟为了挽救连兄,只好如此冒犯了!”此言一出,连城虎登时吓得面如土色。

帅孟雄此时已知其中走有蹊跷,说道:“哦,原来连大人是有病在身么?”

史白都笑道:“不是病,是中了人家的暗算。不过连兄也不用惊慌,刚才给你送茶的那位老婆婆,是天魔教的高手,她擅于使毒,也擅于解毒!”

帅孟雄吃惊道:“连大人中了毒么?”

连城虎期期艾艾,不敢回答,史白都代他答道:“据贺大娘说,他中的毒,若无解葯,三日之后,定将毒发身亡!他刚才点中我穴道,手指稀浮无力,看来贺大娘所说,决非恫吓之辞!”帅孟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史白都刚才的举动,乃是在试一试连城虎的内功。

史白都笑道:“连兄,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有什么为难之事,咱们慢慢商量。”

帅孟雄道:“不错,贺大娘是不方便到客栈给你治病的,请你在这儿留下,咱们也可以方便说话。”

史、帅二人半推半拥的把连城虎拥入密室,史白都便即问道:“连兄,你不必瞒我了,你那两个随从是假冒的吧?你是不是受了他们暗算,以致为他们挟待?”

连城虎虽有弃暗投明之心,但心志也还不是十分坚定的,此时情知隐瞒不过,心想:“既然有贺大娘可以给我解毒,我就不必依靠李敦了。”竟然一五一十地招供出来。

史白都听了,又惊又怒,说道:“哼,原来是这两个小子!”

帅孟雄哈哈笑道:“难得他们自投罗网,这次定叫他们插翼难逃!连大人,你在这里歇歇,待我们擒了那两个小子,就叫贺大娘给你解毒。”言下之意,竟是要把连城虎留作人质,连城虎暗暗叫苦,后悔已经迟了。

帅孟雄与史白都走入后堂,帅孟雄说道:“史大哥,多亏你识破了敌人的姦计,厉南星这小子想必是为令妹而来,哼,在我成婚的前夕,他居然还敢来此胡闹,我不把他化骨扬灰,难消我胸中之气!”

史白都道:厉南星这小子盗了我的玄铁宝剑,我也正是恨不得把他化骨扬灰!还有李敦这小子也极可恶,他本来是我的记室,竟然盗了我的宝物叛我,我也同样不能将他放过。待会儿我亲自到客栈捉拿他们!”

帅孟雄道:“为什么不现在就去?”

史白都道:“这两个小子决计料想不到咱们已经识破了他们的姦计,在这西昌城中,谅他们也逃不掉。”

帅盂雄道:“敢情史大哥另有紧要之事?”

史白都苦笑道:“也不是什么紧要之事,咳,咳,说来不好意思,舍妹当真是孩子脾气……”

帅孟雄吃了一惊道:“对这婚事,她、她要反悔么。”

史白都道:“这倒不是,舍妹是求帅将军两桩事情。”

帅孟雄放下了心上的石头,哈哈笑道:“只要令妹应允与我成婚,夫妻如同一体,莫说两桩,十桩我也可以答应。”

史白都道:“她要将军大开城门,与民同乐。另一桩她要讨一枝令箭。”

帅孟雄道:“为什么?”史白都道:“她要放一个小丫头回去了。”当下将史红英所要求的这两件事情,再加详说。

帅孟雄听了笑道:“原来是这样两件小事,请你回去告诉令妹,我遵命就是!”

史白都倒有点放心不下,说过:“大开城门,不怕有人混进来捣乱么?而且进城的人,你还得让他们吃喝呢,这个太不划算了。”

帅孟雄笑道:“城中戒备森严,普通的老百姓谁敢进来?进来的人又谁敢要我请他的客?”

史白都道:“只怕也有一些迫于生计的小百姓,要进城来做买卖。”

帅孟雄道:“我叫手下严加盘查,倘有江湖人物混进来,须瞒不过我那些精明干练的手下的眼睛。而且咱们口头上答应了令妹,倘若发现有什么不安,难道不会随时关闭城门么。”史白都哈哈笑道:“对,对!我到底是直心眼儿,远不如将军的随机应变。”

帅孟雄道:“倒是令妹想要放出的那个小丫头,咱们却是不能不防。”

史白都道:“将军思虑周密,是该提防些儿。这小丫头是自小卖身给我家的,平日倒无可疑的行迹,武功也不高强。但舍妹迫不及待的要放她回去,这就有点可疑了。但舍妹之意,对此责甚是坚持,这枝令箭是给她还是不给?”

帅孟雄笑道:“当然给她。今妹若是有什么图谋,倒可以从这小丫头身上得到线索呢!”史白都作出心领神会的神气说道:“不错,这是将计就计的妙法,咱们可以派一个人跟踪她,多谢将军提醒我了。”其实帅孟雄顾虑的这层,史白都也是早已想到了的。

史白都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当下便即告辞。帅孟雄道:“可要我派几个得力的帮手么?”史白都道:“这两个小子尚未知道我已经发现他们的秘密,我此去出其不意,定然手到擒来。人去多了,反而打草惊蛇。”

帅孟雄道:“好,那我就在这里静待佳音了。”

史白都自侍武功,即使厉南星有玄铁宝剑在手,打起来的话,他也可以稳操胜算。至于李敦,他更不放在眼内。何况客栈里也有不少好手,厉、李二人又无防备。

史白都满肚密圈,径奔客残。不料到了客栈,却已不见厉、李二人。客栈的管事说道:“这两个人吃过晚饭,就出去了。他们说是出去随便逛逛就回来的。”

史白都道:“好,那我就在这里稍等片刻,你赶快派人找他们回来。”

不料等了一个时辰,仍然不见厉南星和李敦回来。派出去找他们的人陆续回来,也都是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原来史白都以为他们没有防备,其实他们是早已有了防备。此刻他们已躲在李敦相熟的一个在西昌城中“卧底”的人的家里了。

史白都等到二更时分,仍然不见李、厉二人回来,情知中计,亦是无可如何,只好吩咐客栈的卫士出去严加搜索,心想:“他既是为红英而来,谅他也不会便即逃走。”

第二天一早,史红英向哥哥讨了令箭,并讨两匹坐骑。史白都道:“要两匹坐骑做什么。”史红英道:“我送她出城!”

史白都皱了眉头,说道:“你明天就要做新娘子了,怎好抛头露面?”

史红英道:“谁不知道我是一个曾经闯荡江湖的女子,怕什么抛头露面?帅孟雄答应我打开城门,我还要到各个城门巡视一遍,看看他是否阳奉阴违呢?”

史白都拿她没有办法,说道:“好,我陪你同去!”史红英冷笑道:“你放心不下,怕我逃走么?哼,我若要逃走,也不与你一同来西昌了。”

史红英一在街头出现,登时轰动全城。军民人等,争着出来看新娘子。虽然有将军府的卫士前呼后拥,不许闲杂之人挡道,但在史红英所过之处,街道两边连屋顶上也都挤满了人,只是不能接近史红英而已。

到了城池,只见城门果然大开,出出进迸的人虽然不多,也是川流不息。有一辆骡车刚好进城、车上有一个老人,六七个女子,守城的兵士正要盘查,看见史红英到来,连忙上前迎接。

史红英道:“这是些什么人?”守城的军官答道:“是一班女乐,将军府总管请来助兴的。”史红英冷笑道:“既是一班女子,又是将军府请来的,你们还要盘查,对付老百姓你们更不知是如何的刁难了!哼,这样还何必打开城门,干脆关上好了。”

正因为这个班子的确有将军府的请帖,二来又有史红英出头干涉,那个军官诺诺连声,便即放这辆骡车,不再盘查。混在这个班子里的何彩凤与公孙燕方始松了口气。何彩凤抹干额角冷汗,说道:“好在彭巨嵘和连城虎没有亲来盘查,又这么幸运的刚好碰上了将军的新娘子!”她怎知彭巨嵘已经丧命,连城虎正被囚禁,哪里还有心思记起这件小事。

公孙燕悄声说道:“我听说这位六合帮帮主的妹妹与她的哥哥不大相同,却怎的就甘心做帅孟雄的新娘子了?”何彩风道:“不必管她,咱们要对付的只是帅盂雄。”公孙燕道:“她若是一心从贼,明天我顺手也送她一柄飞刀!”

不说公孙燕与何彩凤窃窃私议,且说在纷闹之中,史红英忽听得耳边似有人小声说道:“接住!”史红英又喜又惊,只觉微风飒然,她已把飞来的东西接到手中,轻轻一捏,是个纸团!

史红英接过纸团,生怕给人发觉。慌忙藏入怀中,游目四顾,只见她的哥哥正在和守城的军官说话,背向着她。牡丹、芍葯两个丫头在她侧面,神色如常。周围的卫士每个人都是刀出鞘剑,严密戒备,看情形这些人都是丝毫未觉,否则早已是化作一团了。

但史红英也找不到那个向她抛掷纸团的人。

“这人发暗器的功夫当真是神出鬼没,如果不是他先打个招呼,连我也丝毫没有发觉。巧今之世,有谁有这样的功夫呢?”

更令得史红英惊骇的是这个人深不可测的传音入密的内功,她回想刚才的经过,那声音细若游丝钻入她的耳中,就似贴着她的耳朵说话,但说话的人却不知是在何处?“传音入密”的功夫还不算很难,内功有根底的人部可以将声音送到远处,只是距离有较远较近之分而已;但难就难在说出的声音只让一个人听见,旁边的人,内功若不是在说话那人之上,便毫无所觉。这不是普通的“传音入密”,而是一种特异的“天遁传音”的功夫。

史红英一片茫然,心里想道:“难道,难道当真是他来了?”

出了城门,史红英把令箭交给芍葯,说道:“今日一别,此后只怕相会无期。祝你一路平安,有情人终成眷属。”芍葯道:“小姐誊自深重,祝你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话中有话,旁人只道她是祝贺史红英与帅孟雄的婚事,只有史红英自己明白芍葯祝贺的是谁,苦笑道:“只怕我没有你这样的福气。”

史白都道:“好了,可以回去吧。”

史红英与芍葯挥泪而别,回到住所,关上房门,把那个纸团打开来一看,只见里面裹住一口银针,针尖却是黑黝黝的。铺平了纸团细看,上面还写有十二个蝇头小字:“我已来,毋惊恐。此毒针,留备用。”正是金逐流的笔迹。史红英大喜过望,心想:“果然是他来了。但他从来不用喂毒的暗器的,这毒针却是从何而来?难道厉南星也来了么?他们两人已经见了面,这毒针是厉南星交给他的。”

史红英猜对了一半,金逐流和厉南星全都来了,但他们二人却未曾见面。

这支毒针是金逐流在扬州大闹六舍帮总舵之时,给贺大娘暗算,打在他身上的那支毒针。后来李敦用磁铁给他吸出来的。金逐流收藏起来,原意是向贺大娘报复的,现在,恰恰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拼教玉碎歼强敌 始信金坚是旧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