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40回 岂知陌路逢强敌 却喜荒村遇故人

作者:梁羽生

宫秉藩道:“金兄,我想请你报一个信给找们红缨会的舵主,公孙舵主的女儿不幸、不幸,已是身遭惨死。迫死她的仇人是阳浩。”

金逐流大惊道:“公孙燕死了?”

宫秉藩黯然说道:“我亲眼看见她从一个悬崖上跳下去的。”

金逐流道:“她一身轻功,说不定或许会死里逃生。”

宦秉藩道:“但愿如此。不过,当时的情形,固然她是受阳浩所逼,但看来她也是自愿求死的。”

金逐流道:“为什么。”

史红英心念一动,说道:“公孙燕是出去找寻厉南星的,莫非她得到了厉南星的什么不幸的消息?”思念及此,声音不觉都颤抖了。

宫秉藩叹口气道:“正是如你所料!他在跳崖之时,口中还在叫着厉南星的名字。我一直没有知道,原来他们早已是一对情侣。”

金逐流道:“你见着厉海星没有?”

宫秉藩道:“没有。但我听得公孙姑娘叫喊着‘南哥、南哥!你等等我!’依此看来,恐怕厉南星已是在她之前,命丧幽谷。”

金逐流道:“那个地方在何处?我要去查个水落石出。即使他们真的死了,我也该收葬他们的骸骨。”

宫秉藩说了当日的情形,叹口气道:“我自愧本领不济,给阳浩打得重伤,伏在马背上逃命之时,已是神智述糊。只知那个地方是在黑石岗的东面,是乱山之中一个陡岖的山头,也不知离此多远。”

宫秉藩说不出具体的所在,要在乱山之中找到公孙燕跳崖的地方可是极不容易,金逐流想道:“要待宫秉藩身体复原,恐怕至少也得在半月之后。”他急于知道真相,哪能等到宫秉藩复原之后才带他去,不由得心急如焚,频频搓手,说道:“那,怎么办?万一他们是受了重伤,侥幸未死,咱们去也得迟了,他们也饿死了。”

宫秉藩蓦地想起,说道:“那座山头的士色与别处不同!”

全逐流道:“怎么不同?”

宫秉藩道:“土色殷红如血,山上遍是野花。”

那姓张的老农夫忽道:“我知道那个地方,那座山叫赭石山,下面有一个深谷名为桃花谷。如果是赭石山上的悬崖上跳下去,那一定是跳落花谷了,桃花谷离此不过七十里路,从这里村口出去,一直向南走,沿途可以嗅到花香、很容易找得到的。”

金逐流喜道:“好,那我马上就去!”

那老农大道:“但这地方,这地方却是不好去的!”

金逐流道:“为什么?”

那老农夫道,“桃花谷是群山环抱中的一个幽谷,没有入口的。要下去必须从赭石山的山顶爬下去。”

金逐流道:“这难不倒我。”那老农夫道:“从山上爬下去或许还不算太难,但这谷底却是奇险之地!”

金逐流道:“有什么危险:请老丈见告。”

那老农夫道:“这桃花谷中有千万棵野生的桃花,现在正是春天。

金逐流诧道:“和季节又有什么关系?”

那老农夫道:“每到春天,桃花谷中就会有桃花瘴。”

金逐流道:“桃花瘴?可是一种邪毒的瘴雾么?”

那老农夫道:“正是。谷中千万株桃花自开自落,谷底地气湿热,每到春天,落花腐烂,瘴气蒸发得特别厉害,好像云雾似的,颜色十分美丽!多年前我们村子里有几个胆大的少年,看到这种鲜艳的瘴雾,想下去看个究竟,一去无回!”

全逐流道:“老丈不必担心,我有解毒的灵丹,瘴气纵然厉害,料想也难奈我何。”

这老农夫见他能够把垂死的宫秉藩救活,对他的话也有几分相信。于是说道:“好,你既是为了救人而去,我不便拦阻。但你可得千万多加小心!”

金逐流谢过了那老农夫,留下史红英帮他一同照料宫秉藩,便即到赭石山去。

依照那老农夫的指点,金逐流上了赭石山,果然很容易的就找到了桃花谷。

从当日公孙燕立足的悬崖之处望下去,只见谷中瘴气果然是蔚若云霞,浓烈的花香直冲鼻观,金逐流深深吸了两口气,脑袋微觉晕眩。

金逐流有深厚的内功,自是不俱中毒,但他为了小心起见,口里还是含了一颗能解百毒的用天山雪莲炮制的“碧灵丹”。

金逐流以绝顶轻功,捷若猿猴的从岖壁爬下去,也差不多用了一柱香的时刻,方才脚踏平地。金逐流不由得暗暗心惊:“从百丈悬崖之上跌下深谷,瘴气又是如此浓烈,只怕他们是凶多吉少的了!”

但脚踏平地,金逐流却是不由得啧啧称奇。原来地上是厚厚的一层花瓣,就似走在软绵绵的鹅绒铺成的地毡上似的。试一用力,踏下去却是一团残泥,金逐流心想:“落红本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大约就是落花所化的春泥了。”

金逐流朗声叫道:“厉大哥!公孙姑娘!”听不到回答。踏遍了桃花谷,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行到桃林尽头,只见一道瀑布,却似银河倒拧,从峭壁上奔腾而下,发出轰轰隆隆的声响,前面已无去路。

金逐流好生奇怪,心里想道:“即使他们死了,也应该遗下骸骨。”但金逐流也不敢存着侥幸的念头,虽然不见骸骨,也只好当作他们死了。要知他们二人跳崖之时,身上都是受了伤的。厉南星受的是修罗阴煞功之伤,伤得尤其严重。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下面又有瘴气,如何能够死里逃生?这根本就是不可想象之事!

金逐流心痛如绞,想起在将军府激战之际,厉南星把玄铁宝剑抛给他,他得了玄铁宝剑,方能力敌史白都、文道庄两大高手,自己这条性命可以说是厉南星救的。“咳,厉大哥若不是把玄铁宝剑给我,阳浩未必伤得了他。他为我而死,我却连他的骸骨都找不着。”金逐流越想越是伤心,从谷底爬上山头,整整花了一天工夫。

第三天回到那姓张的老农夫家里,宫秉藩已能扶着墙壁试着走动。金逐流把在桃花谷中所见的情形,告诉了宫秉藩和史红英,宫秉藩也以为他们是必死无疑,想起自己有负帮主所托,不禁黯然泪下。

史红英呆了半晌,却道:“你说谷底铺满落花,泥土又很松软,这样的情形,从高处跌下,说不定也未必就一定会死。”

全逐流道:“但愿如此。不过,他们是受了伤的,如果还活着的话,那他决不会逃得出桃花谷的。如今不见他们,只怕是……”“凶多吉少”四字,不忍说出口来。

宫秉藩叹口气道:“咱们还是设法替他们二人报仇吧。我这伤恐怕不是短期间好得了的,这报信之事……”

金逐流道:“给公孙宏老能辈报信,此事我自是义不容辞。不过,你也应该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才行。”

金逐流请那老农夫代雇一辆骡车,将宫秉藩护送到义军的基地大凉山去。众人得知厉南星与公孙燕命丧桃花谷的消息,无不嗟叹。

义军放弃了西昌,军事行动,暂时停下。金逐流与竺尚父相约,替厉南星报了仇之后,便即回来,而报仇的步骤,首先就是向公孙宏报信。

金逐流南归报信,史红英自然和他同行。李敦夫妇已经带领六合帮帮众先回扬州去了,留下话给史红英,请她偕同金逐流回扬州正式接任六合帮的帮主之位。

金、史二人离开大原山,此时己是厉南星出事之后的一个月了。金逐流的计划是先见公孙宏,然后才往扬州,史红英当然是毫无异议。

一路平安无事,这日到了陕西的华阴县,著名的西岳华山,就在华阴县的南边。

此时正是阳春三月的季节,杂花生树,群营乱飞。两人从华山脚下经过,纵观山景,精神为之一畅。金逐流谈起武林旧事,说道:“华山上从前有位天下第一的名医,是我爹爹的老朋友,又是我大师兄的义父。据说此人医术通神,什么疑难杂症,到了他的手里。都能医好。可惜他的医术,现在已经失传了。”

史红英道:“你说的可是华山医隐华天风么?”金逐流道:“正是。你也听过他的事迹?”

史红英道:“他虽然早逝世,但他的医术可并没有失传啊。”

金逐流道:“不错,他是有一个女儿,传了他的医术。但我听得爹爹说,这位华女侠嫁了西域一个小国的国王,做了王后,当然是不会替人看病的了。而且华老的医术流入了西域,对中原而言,也可以说是失传了。”

史红英道:“不,这位华老前辈还有一位传人,不过,或许不如他的女儿医木之精妙罢了。”

金逐流道:“是么,这我倒不晓得了。”

史红英道,“这人是服侍他的一个道童,现在恐怕也有五十开外的年纪了,这位道长法名漱石,我们帮中的青峰道人十年前中了淮阴双煞的毒镖,就是他医好的。所以我知道他的来历。”

金逐流道:“可能是因为爹爹认识华老前辈的时候,这位漱石道长年纪还小,所以爹爹没有和我道及。但华山医隐与我爹爹渊源极深,又是我大师兄的义父,这位漱石道长既然是华山医隐的弟子,那也就是我的世交长辈了。可惜咱们还要赶路,否则倒是应该上山去拜见这位道长的。”

正在说话之间,忽见一个农妇,哭哭啼啼的从山上下来。史红英不觉动了怜悯之心,上前劝慰她道:“大婶何事伤心,可以说给我听么?倘若有什么为难之处,只要是我力所能及,我一定给你帮忙。”

那农妇哭道:“小姑娘,多谢你的好心。但你是帮忙不了的。。”金逐流道:“究竟是什么事情?”

那农妇边哭边道:“我的命好苦啊!我的儿子患了涝病,好不容易求亲问友,借了钱请一位城里的大夫来看,这大夫一看就摇头,说是绝症,无法可医。除非华山上的一位道长行医,或者还有得救。”

史红英插口道:“这样说,你是来华山求医的了?怎么,这位道长不肯医么?但据我所知,这位道长一向是慈悲为怀,对穷苦人家,还赠医赠葯的呀!”

农妇抽抽噎噎地说道:“你说得不错,这位道长心地慈悲,只是怪我,怪我运气不好。”

金逐流道:“可是这位道长出外云游去了?”

农妇说道:“不是出外云游,也不是他不肯医,是这位道长恰巧昨天死了。”说至此处,不觉又哭起来。

史红英大吃一惊道:“这位道长死了?心想:“漱石道人不过五十多岁年纪,本身既懂武功又通医术,人未衰老,怎的就会死了?”

那农妇道:“他的棺材还停在观中,吊丧的人也还未散呢,哪能有假?呜哇,呜哇,这位道长死了,我的儿子也保不住了我、我也不想活啦!”

金逐流道:“大婶莫要伤心,但病并非绝症,我也会医。”

那农妇登时收了眼泪,半信不信的神气,瞅着金逐流道:“你会医?”

金逐流道:“这颗葯丸你拿回去给你儿子服下,别外我送你十两银子,多买点滋补的东西给你儿子补身。”

原来这颗葯丸乃是从前姬晓风从少林寺偷来的,“小还丹”,“小还丹”功能培元固本,是医治内伤最好的灵葯。姬晓风最疼爱金逐流,所以当金逐流和他分手之时,他把偷自少林寺的“小还丹”一古脑儿都赠给了金逐流。

金逐流虽然不懂医术,但心想俗语说:“五痨七伤”,痨病也是内伤的一种,“小还丹”想必能够治好。城里的那个大夫不肯医,不过是嫌一个农家付不起可观的诊金而已。

这农妇见金逐流年纪轻轻,难免半信半疑,但人家既是一片好心,自己的儿子又别无指望,只好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对金逐流千多谢万多谢,拿了葯丸和银子回家。

这衣妇走后,史红英道:“逐流,我觉得这事情有点奇怪。”

金逐流道:“不错,漱石道人之死定有蹊跷。咱们虽然是要赶路,但一位世交前辈死了,论理咱们也该去灵前行个礼。”

于是两人一同上山,到了半山,只见一座道观,门口挂着蓝灯笼。里面隐隐有吵闹的声音传出。原来华天风本是住在华出绝顶的,到了漱石道人,为了方便乡民前来求医,在半山建了一座道观。

金逐流道:“这想必就是漱石道长的道观了。奇怪,他人已死了,却为何有人在他观中吵架?”

两人走进道观,只听得有个人粗声嚷道:“我不相信,把棺材打开来给我看!”另一个声音道:“家师委实是已经死了,棺材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岂知陌路逢强敌 却喜荒村遇故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