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41回 豪杰胸怀遭误解 鬼魅伎俩最难防

作者:梁羽生

二人离开道观,路上史红英问道:“这件事当真是奇怪极了,逐流,你的看法怎么样?”

金逐流道:“定是假的无疑,据我所知,阳浩曾经用过种种威胁,利诱的手段,要厉大哥做天魔教的教主,当时厉大哥宁可和他们翻脸,以寡敌众,在秘魔崖和他们恶斗一场,死也不肯答应。你想,别人拥立他,他都不屑,岂有自己去找麻烦,重组天魔教之理?”

史红英道:“我当然知道这是假的,以厉大哥的为人,他决不会做出那些狠毒的事情。不过,我现有一个疑团,百思莫得其解。”

金逐流道:“你是否怀疑厉大哥可能还活在人间?”

史红英道:“是呀。若然他真的死了,这个假的厉南星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武林中人认识厉大哥的人虽然不是太多,却也不止三个五个。比如说你的帅兄江大侠和红缨会的帮主公孙宏都是认识他的,这个假的厉南星难道不怕给人瞧出破绽?”

金逐流道:“你的意思是厉大哥可能受了别人的挟持?不过……?

史红英道:“我知道厉大哥的倔强脾气,决不肯受人挟持。不假如如说阳浩是给他服了一种什么葯,使他神智不清,将他当作傀儡,是不是也有这个可能呢?”

金逐流沉吟半晌,说道:“天魔教使毒的法子稀奇古怪,难保没有这个可能。不过,仍是有个老大的破绽,这个推想恐怕、恐怕不能成立。”

史红英道:“什么破绽?”

金逐流道:“据宫秉藩说,那日他和阳浩斗个两败俱伤,宫秉藩固然伤的很重,阳浩带了几处剑伤,也决不会太轻。当日的处境。义军可能随时来到。阳浩受了伤,他还不赶紧逃跑?再说,即使他存心要把厉大哥作为人质,那百丈悬崖,幽谷中又有毒雾笼罩,他一个受伤的人敢下去吗?就算他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本领了!”

史红英道:“这么说只有咱们亲自到天魔教去求见这位新教主,方能揭开真相了?”

金逐流道:“去总是要去的,但我以为还是多获得一些线索才去较好,免得坠入人家的陷阱。”

史红英道:“依你之见如何?”

金逐流道:“还是依照原来的计划,先去见了公孙宏再说。本来宫秉藩托咱们替他报信,此事不宜耽搁;二来红缨会是江湖上第一大帮会;天魔教重开香堂,一定会请公孙帮主前去观礼的。但不知公孙宏是否肯去,去了又是否已经见到了那新教主了?这两们事情,见了公孙宏就可以问个明白。”

史红英道:“对,还是你想得周到,就这样吧。公孙宏家住山东武邑,与天魔教总舵所在的徂徕山也不过只是数百里之遥。”

计议已走,两入遂即兼程赶路,前往武邑。一路无事,平安抵达。

公孙宏的名字在武邑乃是家喻户晓,金逐流毫不费力就打听到他的住址。

一路行来,接连碰到好几个骑马的人赶过他们的前头,每个人都回头向他们张望,好似对他们甚为注意。

史红英道:“这些人多半是红缨会的,知道咱们要去拜访他们的去,赶回去报信了。”金逐流笑道:“咱们本来不想张扬的,想不到还是惊动了他老人家。不过他老人家恐怕还未想到竟会是咱们一同来看他呢。”

史红英道:“不错,你是名门大侠的弟子,我却是恶名昭彰的六合帮帮主的妹子,他当然想不到咱们会在一起。”

金逐流道:“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嘻嘻,咱们的事情,他一定还未知道:“

史红英面上一红,说道:“别胡扯了。说真个的,我倒有点担心呢。红缨会与六合帮一向是不大和好的,不知他们欢不欢迎我呢?”

金逐流笑道:“他们如果知道了你的身份,欢迎都恐怕来不及呢,你是六合帮的新帮主,你一做了“恶名昭彰’的六合帮的帮主,就要变成了善名昭彰啦。”

史红英道:“红缨会的消息虽然灵通,西昌所发生的事情,料想他们还不会这样快就知道了。不过,好在我是跟你来的,你的师兄与公孙宏交情非浅,他不欢迎我,也会欢迎你。”

公孙宏家住城南的一条山村,金、史二人穿过一个松林,远远地望见一座大屋,金逐流笑道:“咱们只顾谈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那人说村里最大的一座屋子就是公孙帮主的,想必是这一间了。咦,你瞧,有人出来啦!

史红英凝神望去,只见一帮人已经在山坡上列阵以待,史红英认得其中二人是在红缨会中坐第三把交椅和第四把支椅的庄远和秦冲。

史红英道:“这倒奇了,刚才在路上碰见的那几个人都是不认识我的,逐流,但却不知他们最不是认识你?”

金逐流道:“当然也是不认识的,否则他们还不和我打招呼吗?但这却有什么奇怪?”

史红英道:“这庄远和秦冲二人,在红缨会中的地位仅次于帮主和宫秉藩,他们若是事先不知道来的是你,决不会率众出迎的。逐流,这次可是沾了你的光啦。”

金逐流笑道:“不,是我沾你的光,那几个人虽然不认识你,但闯荡江湖的女子能有几人,一个女子来拜会他们的帮主,他们回去一说,公孙宏这老儿猜也猜得到是你了。我倒有点奇怪他为什么不亲自出迎呢。”

史红英心花怒放,说道:“有这两位香主出迎,已经是给了咱们天大的面子啦。礼尚往来,咱们应该快去答谢。”金逐流道:“不错。”于是两人加抉脚步,迎上前去,金逐流道:“不敢有劳……咦,你们这,这是什么意思?”庄远、秦冲带领的几十个人,倏地从两翼包抄上来,将他们困在核心,人人都是咬牙切齿,对他们怒目而视。

庄远道:“金逐流,不关你的事,你站过一边。”秦冲则已指着史红英骂道:“红缨会还不至于怕了你们六合帮,你这臭丫头竟敢如此猖狂,欺侮上门来啦!”

史红英大惊道:“这话从哪里说起?我是来拜见贵会的总舵主的!敝帮过去行事不当,容我见了公孙舵主。”

话未说完,只听得喝骂之声已是闹成一片。庄远尤其怒得双眼好似就要喷出火来,戟指骂道:“公孙舵主还没有死,你来打听消息未免早了点儿!”秦冲道:“什么打听消息?她说这些风凉话儿,分明是来戏侮咱们!庄大哥,不用和她多说废话,她既敢如此猖狂,咱们就不能让她看小了!是你上还是我上?”

庄远喝道:“史红英,我和你单打独斗,省得你说我们以多欺少。亮兵器吧!”

金逐流心里想道:“若然只是为了两个帮会间的宿怨,他们决不会如此气怒,内中想必另有原因。”当下挺身上前,叫道:“有话好说,容我们先见了公孙舵主如何?”

秦冲喝道:“金逐流,我是看在令师兄份上,才没有将你和这妖女一样看待,你可要识相点儿!倘若你定要卫护这个妖女,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这一边话犹未了,那一边庄远己然对史红英出手。庄远喝道:“你不用兵器,咱们就在掌上见个高下!”左手一抬,一招“玄鸟划砂”,拇指和食指扣成一个缺口的环形,按下的方位正当史红英胸口的“金楼”“玉闺”两处麻穴。右手则是横掌如刀,“刀”削向史红英的颈项。庄远的大擒拿手法和绵掌功夫乃是武林一绝,史红英的长处在于鞭法剑法,拳脚上的功夫远远比不上他。仗着轻功,一个“风刮落花”的式子,恰恰避开,但给庄远掌风刮面而过,亦已稳隐生痛。

金逐流喝道:“住手!你们讲不讲理?史姑娘的来意你们尚未知道,为什么不让她说话!”此时,金逐流亦已忍不住发怒了。

秦冲拔出了折铁刀,冷笑道:“这丫头的来意我们早已知道,倒是阁下的来意我们未知!你究竟是帮哪一边的!”红缨会的帮众有人叫道:“这还用问,这小子受了妖女的迷惑,当然是帮她来欺压我们的了。”

有人说道:“但听说这小子也是史白都的对头,他总不该邪正不分吧?”另一个说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是史白都的对头,但也是厉南星的好朋友。”先前那人“啊呀”一声叫道:“这么说来,他也是咱们的仇人了,和他客气作甚。”

秦冲横刀拦着金逐流,想是因为看在江海天的面子,只想阻止他去救援史红英,尚未曾向他动手。红缨会的帮众弟子对他议论纷纷,有些人且已咬定他是变节,主张把金逐流也一并拿下。

庄远的大擒拿手法何等厉害,就在金逐流这边闹哄哄的时候、他已是把史红英逼得退无可退,要知红缨会的帮众是列成阵势,将他们围在核心的,故此虽然说是单打独斗,但史红英却给限制在包围圈内,四周都是人墙,轻功再好,也无回旋的余地,自是难免大大吃亏。

在这样情形之下,金逐流知道已是不能让他从容辩解。就在此时,只见庄远一个进步欺身,使出了“连环奔雷掌”的手法,双掌隐隐挟着风雷之声,眼看就要打到了史红英的身上。

金逐流元暇思索,一声喝道:“让开!”陡然间身形一起,滑似游鱼,从秦冲肘下穿过,秦冲想不到他身法如此古怪,折铁刀未曾斩下,金逐流早已到了史红英的身旁。

金逐流随手一招“八方风雨”,双掌起落如环,掌力向四面八方反击出去,庄远只觉一股柔和的掌力突然挡在自己面前,这股掌力虽然并不霸道,但庄远本身所发的掌力如给荡了回来,反震自身,不由得倒退三步,原来金逐流用的是只守不攻的大须弥掌式,虽然也能反击对方,但却不能伤人的。

这股掌力是向四面八方反走出去的,不但震退了秦冲,四周的帮众也给这股掌力推动,不约而同的都向后退,包围的圈子登时扩大。

秦冲大怒道:“好小子,给你面子你不要,这你可就莫怪我要对不住你了!”猛地扑来,一刀斩下。不过他口里骂的是金逐流,刀锋却是朝着史红英插去的。他对江大侠的师弟,还是不能不有点儿顾忌。

金逐流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不管他是向谁斫来,都不能不出手了。当下,金逐流头也不回,随手夺过一名帮众的青铜锏,这柄锏正是在他前面扦来的,夺过了锏,反手一撩,“当”的一声,秦冲的折铁刀飞上了半空,但这柄青铜锏也给他劈开两半。金逐流举锏一撩,立即抛开,没有给他伤着,对秦冲的气力,也是相当佩服。

红缨会的帮众见这柄折铁刀在空中落下,不禁都是大吃一惊,连忙闪躲。

金、史二人手挽着手,就在这瞬息之间,使出了“比翼双飞”的绝顶轻功,捷如飞鸟般的从众人头顶越过,落在一座笔架形的石台之上。

秦冲一纵身抓着那柄跌下来的单刀,气得满面通红,指着金逐流喝道:“有种的你别跑,咱们再来决个雌雄!”

金逐流笑道:“我是特地地拜见贵会的总舵主的,公孙舵主未曾见着,你赶我我也不跑!不过,你我无冤无仇,我又何必与你决甚雌雄?”

秦冲怒道:“公孙舵主不见你!”

金逐流淡淡说道:“你怎么知道?即使他当真不肯见我,我也得问他一声。”

庄远做好做歹地劝道:“金少侠!令尊与令师兄与敝帮乃是两代交情,你既然不是蓄意和我们作对,我们也不能难为你,我劝你还是莫管闲事,趁早走吧。你是无论如何不能见着我们舵主的了,我们不会替你通报的。”

庄远的武学造诣比秦冲高得多,刚才金逐流用大须弥掌刀将他震退,他已知道金逐流乃是手下留情,不肯伤他。他阻止秦冲与金逐流动武,固然是因为明知秦冲绝非敌手,但也是因为知道金逐流并无敌意的缘故。

金逐流道:“多谢好意,但我见不着公孙前辈,我也是无论如何不能走的。不劳你们通报,我自己通名求见就是。”

说罢,蓦地朗声说道:“金逐流、史红英求见公孙舵主,不知何故,贵会香主加以阻拦,请公孙舵主准予拜谒。”

金逐流用的是“传音入密”的内功,声音并不很大,但却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金逐流心里想道:“听他们的口气,公孙宏似乎遭了什么意外,也可能是正在病中。但只要他在家里,他一定会听到我的声音。”

红缨会诸人给金逐流用“传音入密”的内功震得嗡嗡作叫。无不骇然失色,金逐流有意炫露武功,一不做二不休,拔出了玄铁宝剑,自言自语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回 豪杰胸怀遭误解 鬼魅伎俩最难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