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44回 走火入魔难自拔 传动运剑显神通

作者:梁羽生

金逐流本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见文道庄好像疯狂的野兽一般,连声狞笑,向他猛扑,也是不禁有点心悸。忽觉对方攻来的力道好像潮水般的从四面八方涌来,金逐流施展天罗步法,都避不开,登时就似一叶轻舟,在惊涛骇浪之中挣扎,禁不住摇摇晃晃。

金逐流大吃一惊,暗自想道:“奇怪,怎的他的气力突然增强了这么多?”原来在走火入魔发作之前,一个武功高明之士,陷于疯狂的状态,身体蕴藏的潜力就会全部发挥出来。但这却是“回光返照”的现象。

出红英眼光一瞥,见金逐流被攻得好像招架都招架不住了,痛痒相关,不觉失声惊呼。高手搏斗,哪容得稍有分神?阳浩猛的一个肘捶撞出,逼退了欺身进剑的公孙燕,倏地化为“龙爪韦”抓下,“嗤”的一声,撕破了史红英的一条袖子。

金逐流并不知道文道庄已是“回光返照”,心里只是想道:“我不能令红英为我担心!”当下抱元守一,使出了一套大须弥剑式,这是一套防守得非常严密的剑式,创自天山派的始祖凌未风有或天赋的观念、或“潜在”的观念、或天赋的认识工具。真 ,后来金逐流的父亲金世遗得了天山派掌门唐晓澜所传,又加以改进的。使出这套天下无双的防御剑法,可以抵挡武功比自己高明得多的强手,加上金逐流有玄铁宝剑,使了这套剑法,防御的力量比用普通的刀剑何止倍增?因此他虽然并不知道对方是“回光返照”,但采用的战术却恰恰对了。虽然仍是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文道庄的强攻猛扑,一时间却也难奈他何,形势比刚才稳了许多。

文道庄猛攻了数十招之后,渐渐成了强弩之末,金逐流松了口气,朗声说道:“红英,我对付得了,你不必为我担忧!你们打发了阳浩这老贼,再来助我不迟。”

阳浩以一敌三,稍占一点上风,但久攻不下,亦是心急。本来他以为文道庄很快就可以打发金逐流的,此时不禁大失所望,暗自想道:“金逐流这小子武功极是邪门,分明败象毕露,不知怎的,转眼之间,却又给他稳住了。万一文道庄打不过地,这可糟糕!”此时形势,只要任何一方的一个人先行获胜,就可以帮助同伴,掌握全局。阳浩害怕文道庄克制不住金逐流,更是要急于求胜了。

史红英放下了心,凝神对敌,厉南星、公孙燕气力未曾恢复,三人之中,以她功力较高。阳浩频频使出杀手根、洛克。后者否认客观事物是经验的基础,认为经验就是 ,都给她化解开去。公孙燕避开正面,采用绕身游斗的战术,剑走轻灵,乘胺抵隙,专袭阳浩的要害穴道,她与厉南星不惧阳浩的修罗阴煞功,敢于欺身进袭,也给了阳浩很大的威胁。

阳浩强攻不下,不由得心急如焚,暗自想道:“奇怪,为什么还不见他们来呢?”要知他们恶斗了已将半个时辰,后山的地道出口之处,距离前山不过数里之遥,按理阳浩的手下应该是早已听到声音,赶来的了。

殊不知阳浩固然着急,厉南星却比他更为心焦。此际,金逐流的形势虽是较为好转,但也不过勉强稳住而已。表面看来,还是文道庄占尽上风的。

厉南星十分珍视金逐流对他的友谊,心里想道:“逐流这次为了我不惜冒险犯难,深入虎穴,探查真相。我岂能让他伤在文道庄的手下?”此时他的气力已经恢复了五成,集合三人之力重“事功”,认为义不离利而存。以道为天地人生之法则,认 ,当然可以帮忙金逐流取胜,但必须先把阳浩击败才行。

厉南星情急之下,一个欺身抢进,冒险急攻,给阳浩找到了破绽,只听得阳浩一声大喝,五指如钩,抓着了厉商量的肩头!

公孙燕紧紧跟着厉南星,一见不妙,双剑立刻便刺过去。两方面的动作都是快到了极点,阳浩元暇抓碎厉南星的琵琶骨,掌心劲力一吐,便即移形换位,对付公孙燕的剑招。

幸亏阳浩的力道未能使足,厉南星像皮球一般地抛了起来,在半空中翻了两个筋斗,跌下地来,居然没有受伤唯物主义运用于对社会历史现象的研究而创立的关于社会发 ,一个“鲤鱼打挺”,又跳起来了。

剑光人影之中,只听得阳浩喝声:“撒剑!”公孙燕的两口青钢剑化成了两道银虹,飞上半空。公孙燕的身子也跟着“飞”了起来,倒纵出三丈开外。原来她是给阳浩用大擒拿手法夺了双剑的,好在她的轻功绝卓,剑一脱手,人即跃开。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沉声喝道:“谁敢伤害我女儿?”

这一喝有如睛天起了个霹雳,阳浩心头大震,不由自己的退了几步,顾不得再向史红英攻击。其实那人只是声到人还未到,阳浩若是敢于乘胜攻敌的话认识论上主张“人心之灵,莫不有知”,推崇明王守仁“致良 ,史红英决挡不了他全力的一击。但阳浩一听,已知此人是谁,只凭此人的声威,已是足以把他吓退有余!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红缨会的总舵主公孙宏。

而且还不仅是公孙宏而已,和公孙宏一同现身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竟然是武林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江海天!阳浩抬头一看,看见了江海天,更是心惊胆丧。

公孙燕喜出望外,叫道:“爹爹,孩儿没事!”公孙宏抓着她的双手,好生诧异,说道:“你一点都不觉得冷么。”公孙燕笑道:“阳浩的区区修罗阴煞功岂能伤得了我对症读解法法国阿尔图塞的一种观点。主张对文章文字 ,孩儿正打得发热呢。”

公孙宏看出女儿果然没有中毒的迹象,不由得大感奇怪,心里想道:“以燕儿现在的内功造诣,至少须得再练十年,方能抵御阳浩的修罗阴煞功。难道她有什么奇遇不成?这此不必管了。但她既有抵抗寒毒的本领,我倒是可以假手于她,叫阳浩这厮受个大大的折辱了。”

公孙宏想不出缘故,便不再问,当下哈哈一笑,说道:“不错,阳浩这点微末之技,也想拿来欺负人,当真是太不自量了。打下去他当然不是你的对手,我其实是不必为你担心的。”

公孙燕握着父亲的双手,忽觉掌心有股热力传来,片刻之间,流遍全身,四肢百骸无不舒畅。原来公孙宏是以本身真力的特点。是事物差别的内在根据。表现为矛盾在各种运动形 ,为女儿打通奇经八脉,帮助她内息运行。这是一种最上乘的内功,所注入的内力虽然不能保持长久,但在一两个时辰之内,公孙燕的内功却是远胜平时。

公孙燕深深吸了口气,只觉气达重关,浑身精力弥漫,无处发泄。不禁大喜叫道:“南哥,快来!”

厉南星在半空中翻了两个筋斗,跌下地来,试一运气,知道了自己并没有受伤。喘息过后,便上前与公孙宏相见。

公孙定向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哈哈大笑,公孙燕莫名其妙,撅着小嘴儿道:“爹,你难道还不认识南哥也”。孟子指出:“义,人之正路也。”荀子主张先义后利,以 ,怎的这样看他?”公孙宏笑道:“燕儿,你不知道,爹的确是上了一次大当,把一个冒名的天魔教教主,当作你的南哥了。”

厉南星听得金逐流谈过此事,当下说道:“这都是阳浩这厮捣的鬼。那个冒名之徒,是他的师侄,其实也是个可怜虫,一切都得听他的摆布的。”

公孙宏道:“好,阳浩这厮如此可恶,待会儿你去教训教训他吧。不必生气。”

公孙宏与女儿欢聚倾谈,好像压根儿就不把阳浩放在眼内。阳浩僵在一边,既不敢动手,又不敢逃走。他深知公孙宏的武功胜他十倍,逃走不成克思主义反对天才论,但并不否认天才,它承认人的天赋差 ,只怕更受凌辱。

阳浩无可奈何,只好把心一横,说道:“公孙老儿,你武功远胜于我,但也无须把我如此奚落。好,死在你的手上总还值得,你要如何,只管来吧!”

文道庄此时已是陷于疯狂状态,公孙宏与江海天二人他是认得的,但却不知道害怕了。他听了阳浩的说话,忽地也哈哈大笑起来,手舞足蹈地叫道:“阳浩,你这老浑蛋不可抢我的对手。公孙宏,江海天,哈哈哈哈,你们来得正好,我要杀掉你们为我儿子报仇!你们所有在场的人,通通都得斩尽杀绝,为我儿子报仇!”

文道庄手舞足蹈,看似不成章法,但举手投足,随意所之,却又都是极厉害的杀手。江海天看了“中间环节”。 ,好生骇异,心里想道:“师弟的招数,确实是比我高明得多。假如我不凭功力取胜的话,只怕还当真对付不了这样疯狂的打法呢!”

金逐流看见师兄来到,精神大振,文道庄不依章法,他也自创新招,文道庄许多稀奇古怪的攻法,都给他随意化解。不过,由于文道庄在走火入魔之前,气力特别来得大,金逐流仍是不免要屈居下风。

公孙宏握了厉南星双手,依法施为,不过片刻,厉南星本来是苍白如纸的面上,现出一片红光。此时刚好是阳浩开声,向他挑战的时候。

公孙宏放下双手,哈哈笑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交手。燕儿,你和厉大哥替我废掉他的武功吧!”公孙燕、厉南星齐声应了一个“是”字,双双跃出。

阳浩心里暗喜,却佯作怒容,说道:“公孙老儿,你竟然自此小觑我!要是我失手打伤了你的女儿,女婿,你可怨不得我!”

公孙宏笑道:“谅你这点本领也伤不了他们,有什么修为,尽管施展便是。倘若你在他们的手下能够逃生,今后我也不会再找你的晦气了。”

阳浩把厉南星称作公孙宏的女婿,公孙宏并不否认,等于是默许了他们的婚事。公孙燕粉面娇红,芳心暗喜。

阳浩听得公孙宏答应绝不出手,也是心中大喜,立即说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公孙姑娘,你就和厉公子上吧!”

史红英不知他们已得公孙宏之助,业已恢复了功力,正自踌躇,好不好上去和他们二人联手?公孙燕笑道:“史姐姐,你和金大哥打文道庄,咱们比一比看谁先取胜,好吗?”

史红英见她说得甚有把握,心想:“一定是他们已有稳操胜券的方法,否则公孙舵主绝不会夸下海口。她和厉大哥是一对,既然公孙舵主这样安排,我倒是不便与他们联手了。”于是说道:“好吧,我只能尽力而为,要比是一定比不过你们的。”

文道庄怪笑道:“小妖精,你也来了!你有胆害死你的哥哥,就应该有胆量陪我的儿子。嘿嘿,史白都呀史白都,我给你报仇,请你在泉下给我的儿子主婚,我的儿子不要封妙嫦了,要你这妹妹小妖精!”史红英斥道:“疯子,别胡说八道!看剑!”一招“玉女投梭”,剑尖上碧莹莹的光芒指到了文道庄的后心!

文道庄反手一掌,背后就像长着眼睛一般,荡开了史红英的剑尖,三指便扣她的脉门。竟是一招空手入白刃的大擒拿手法。

金逐流喝道:“休得逞凶!”玄铁宝剑当头劈下!文道庄虽然神智不清,但应付强敌却是毫不含糊,反应极为灵敏,一个侧身错步,黑玉软剑反弹削出,架住了金逐流的玄铁宝剑,剑锋一抖,光芒电射,居然又是一招非常凌厉的剑法,刺向金逐流胁部的愈气穴。

此时文道庄的走火入魔已是快将发作,在此消彼长的情形之下,双方功力已是相差不远。文道庄架住了玄铁宝剑虽然还是能够反攻,但打向史红英那一掌已是气力不足了。史红英手背一挥,化解了他的大擒拿手法,喝声:“着!”立即便是一招“金针度劫”,刺到他的丹田。

文道庄叫道:“乖乖不得了,中几,中儿,你的媳妇儿娶不成啦!”脚步踉跄,宛如醉汉,但却恰好避开了史红英的这招杀手。史红英满以为这一剑可以致他死命的,不料竟给他古里古怪的在间不容发之际闪开,心里也是不禁骇然。不过文道庄在背腹受敌之下,刺向金逐流的一剑当然也是落了空了。

另一边,厉南星与公孙燕并肩而上,亦已和阳浩开始交锋。

阳浩不知他们的功力非但已经恢复,而且重胜从前,暗自思量:“我若重伤了这个丫头,公孙燕这老儿虽是有话在先,只怕也是不会放过我的。女婿总是隔一层,对,我叫厉南星这小子受点轻伤也就是了。”

心念未已,哪知厉南星一剑刺来,劲力竟是大得出奇。阳浩是个武学的大行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回 走火入魔难自拔 传动运剑显神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