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46回 郁郁但求忘旧怨 惺惺相惜结新知

作者:梁羽生

此时金逐流喘息已定,也来和他重新见过了礼,并教请他的姓名。

那汉子道:“我名叫牟宗涛。说起我何以和欧阳坚结识,倒是和江大侠有点关系。”江海天诧道:“是么,这我倒要请牟先生告诉我了。”

牟宗涛道:“此事说来话长,江大侠既然问起,我想先说一说我来到中原的原因。”

江海天正想知道他的来历,说道:“这就更好了。”

牟宗涛道:“先祖沧浪公的门人弟子不多,但经过了千年之久,也分成了三支,并未失传。扶桑岛早已给倭人占领,非复我有,牟家子孙大都隐姓埋名,不敢露面,武功亦早趋式微,到了如今,尚能保存先祖武学的十之一者,据我所知,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其他的牟家子孙,或者隐居深山,或者改名换姓,从事其他职业,就是让我碰见,我也不知道他们乃是同门了。”

金逐流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爹爹到扶桑岛寻觅牟家后人,毫无结果。”

牟宗涛继续说道:“其他两支,分散海外,究有多少,我也不知。但我有个心愿,想在有生之年,遍诉各地同门,希望能够把失散了的先祖所传的武学,重新整理,恢复本来的面目。”

江海天赞道:“牟先生这口宏愿倘若成功,定能为武林放一放彩!”公孙宏却说道:“原来他是想开宗立派,继承祖先遗业,野心倒是不小。”

牟宗涛道:“我遍访海外各地同门,不能说是毫无结果,但亦收获甚微。我想时历干斗,可能也有若干同门,回到中原了的,因此我又兴起了来中原一游,寻觅同门之念。

“令师金大侠金世遗的大名,我在海外也是早已知道的了。金大侠相识遍天下,中原海外的武林人物,都有他的朋友,是以我在访查同门的期间,也曾到过金大侠的小岛,可怕他恰巧外出去了,无缘相会。”

金逐流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牟宗涛道:“距今不过半年,我找不着令尊,才来中原的。”

金逐流暗自想道:“爹爹说过要回中原一行的,莫非他已经来了?”问道:“那么你可见着我的姬爷爷么?他有没有告诉你我的爹爹去了何处?”

牟宗涛道:“神偷姬晓风前辈不幸已经逝世,我在那儿什么人也没见着,只见到了今尊给姬老前辈所建的新坟。”

金逐流失声叫道:“啊,姬爷爷死了!”姬晓风是个游戏人间的神偷,晚年厌倦了江湖生活,跑到海外和金世遗一家同住。他的年纪虽然比金世遗还大得多,但如是不失其赤子之心,金逐流和他最合得来,一老一小,经常在一起戏耍的,因此也可以说得是金逐流童年时代唯一的朋友。金逐流想起这位朝夕与共的老爷爷,心里十分难过。

仲长统道:“这位姬老前辈有八十岁了吧?”金逐流道:“我离家那年,他已经八十一岁了。”仲长统道:“人谁无死,姬老前辈得享高寿,无疾而终,你也不必伤心了。”

牟宗涛继续说道:“我找不着令尊,在回程中经过一个风景绝佳的小岛,却碰到了一仿武功高明的人物,虽然未必比得上令尊和江大侠,但在下得以和他结交,也算得是意外的奇遇了。”

么孙宏颇感诧异,心里想道:“扶桑岛的武功已是足以惊世骇俗,除了金大侠之外,还有什么人值得他如此佩服?难道海外流传的武学,竞是不逊中原?这可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仲长统听到此处,已是恍然大悟,说道:“你碰见的这位高人,是不是姓叶的?”

牟宗涛道:“不错,这位岛主姓叶,大名冲霄。”公孙宏心道:“哦,原来是他。”原来叶冲霄乃是西域一个小国的王子,为了要把王位让给弟弟,避居海外的,公孙宏只道他说的是一位本来就在海外生长的高人,故此一时没有想到。

牟宗涛继续说道:“我与叶岛主谈论了三天三夜的武功,承他青眼有加,许我为忘年之交,他知道我要回国一游,托我两件事,他说他与江大侠乃是郎舅之亲,第一件事,便是叫我来拜见江大侠,代他问候。”江海天的妻子谷中莲正是叶冲霄的妹妹,掌门弟子叶慕华又正是叶冲霄的儿子,可以说得上亲上加亲,听到他的消息,甚为欢喜,说道:“我听说他三年前就想回来的,不知现在何以还不回来?”

牟宗涛道:“他现在正在潜心研究股若掌的上乘此功,他说他要在练成之后,方能回来。”

江海天微微一笑,心里想道:“叶大哥的好胜脾气,还是不减当年。”原来叶冲霄兄妹乃是幼年失散的,当年江海天初次出道,还未知道叶冲霄是谷中莲的哥哥,曾经和他较量过般若掌的功夫,叶冲霄输了给他,甚不服气,发誓要把般若掌练得超过前人,不仅仅只要胜过江海天而已。”

牟宗涛接下去说道:“第二件事就是叶岛主代他夫人托我的了。她要知道她家人的消息,是以我才去找寻欧阳坚的。”

原来叶冲霄的妻子欧阳婉正是欧阳伯和的侄女,与欧阳坚乃是同气连枝的姐弟排行。不过她年轻得多,当她嫁给叶冲霄的时候,欧阳坚尚在襁褓之中。

他们的婚事并没有得到作为一家之主欧阳伯和的同意,(欧阳伯和本来是要她嫁给文道中的,事详《冰河洗剑录》),当时他们乃是私奔的。待到叶冲霄隐居海外之后,与岳家更是断绝往来了。

欧阳婉的父母后来郁郁而死,欧阳伯和给仲长统废了武功之后,过了几年亦已死了。如今欧阳婉的外家剩下的就只有欧阳坚一人。这也是仲长统为何不忍杀他的原因之一。

欧阳这一家乃是武林一霸,一向恶名昭彰,是以后来虽然由于欧阳婉嫁给叶冲霄,江海天和他们也有了亲戚关系,但两家仍是没有往来。

牟宗涛继续说道:“本来我是应该先去拜访江大侠的,但听说江大侠已到小金川去了,我只好先找欧阳坚,我只知道欧阳坚与叶岛主有郎舅之亲,至于他的为人如何,那就不是我所能知悉的了。”

公孙宏抱歉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初到中原的,刚才说话无礼,还请不要见怪!

牟宗涛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居。公孙前辈责备我不该和欧阳坚同在一起,这也是一番好意。”

金逐流笑道:“你要见我师兄,那么今日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但何以你不早说?”

牟宗涛道:“欧阳坚带我来找阳浩,说是阳浩与正邪各派相当熟悉,天魔教教徒众多,也可能帮我寻觅同门,我不知就去,跟他来到这儿。到了这儿,真假天魔教主的真相揭露,江大侠与公孙前辈亦相继而来到,我才知道阳浩和他的‘天魔教’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是和欧阳坚一同来的,在未曾解释清楚之前,你们当然把我算作是阳浩的党羽,但要解释清楚,却是说来话长。而且我因为碍着叶岛主夫妇的情面,我一到中原,就得到欧阳坚的款待,与他也有着主客的情谊,我也不愿令他太难堪,是以我只好跟着他离开,打算等到你们在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蒋,我再独自来与江大侠见面。不料金少侠已经发现我们的行藏,跟踪追到,倒是教我不能不提前露面了。”

江海天哈哈笑道:“咱们能够早点见面不更好吗?红花绿叶同是一家,海外中原,何分彼此。贵派武功我是钦仰已久,今日幸得相识,便请一同回去,让我借花献佛,敬牟先生一杯。此时天色近晚,江海天恐防总舵中众人等得心焦,故此便即邀请牟宗涛同赴庆功宴。

牟宗涛道:“我和你们的朋友都不相识,你们也有正事商议,我不想打扰你们了。他日若有机缘,我再到两位前辈跟前请教。”

金逐流道:“你不是要查访同门吗,今日有许多帮会的人来到,说不定可以帮你的忙。”金逐流对他颇有好感,很想留他多聚一会。

牟宗涛道:“此事暂时我还不想张扬。再说中原的帮会中人,恐怕也还未必知道有个扶桑岛呢。”

江海天见他去意坚决,说道:“好,牟先生既是有事在身,我也不留你了。但愿你的宏愿能够早日完成,为武林放一异彩。咱们后会有期。”

封子超站在一旁,看着牟宗祷下山,好像心事很重的样子,一双眼睛闪烁不定,但他却也没说要走。

公孙宏道:“好,封子超,现在轮到你说话了,有屁就快放吧!”

金逐流道:“他刚才没有乘机偷走,倒好像有点悔过之意,咱们且听听他说些什么?”

言外之意,即是请公孙宏不要令他太难堪。江海天好生欢喜,心里想道:“师弟在江湖上历练了几年,轻浮倒是减了几分,宽厚却加了几分了。”

封子超满面通红,说道:“我,我是有一些话想要禀告江大侠和金少侠,就不知你们肯不肯原谅?”

封子超望了金逐流一眼,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气,话在舌尖打滚,说不出来。

金逐流笑道:“对啊,你还没有向我谢媒呢!”

封子超道:“我丧心病狂,当日妄想倚靠女儿,求取富贵,辜负了金少侠你的好意。我不但没有面目见你,也没有面目见我女儿。不过,我却很想知道她的消息,你可以告诉我她的下落吗?”

金逐流道:“这么说来,你是愿意答应这门亲事,肯把女儿嫁给秦元浩了?”

封子超道:“秦少侠是武当派的名门弟子,就只怕他不肯要我这个岳父。”

金逐流笑道:“只要你痛悔前非,我这个做媒人的,当然会叫你的女婿向你磕头认亲。他们现在都在大凉山竺尚父那儿,平安无事,你不必挂念。”

封子超大喜过望,说道:“当年我多承令尊不杀之恩,如今又多得你玉成我女儿的婚事,我不知如何报答你才好。好,现在我可以放心和你们说了。”话虽如此,惶恐不安的神色仍是未能消除。

金逐流道:“对啦,你不是有话要和我师兄说的吗?不必老是向我道谢了。”

封子超讷讷说道:“江大侠,我,我有一件事情对不住你。”江海天一时没弄清楚他的意思,以为他说的是过去之事,便道:“我早已说过原谅你了。”公孙宏道:“他说的好像是现在的事。”封子超道:“不错,此事正在进行之中,我必须让你知道:“江海天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说吧。”

封子超道:“我这次从京中出来,萨福鼎有个命令给我,要我害你的家人!”

金逐流哈哈一笑,说道:“萨福鼎倒是很看重你啊!”要知江海天的妻子乃是郊山派的掌门,武功之强,纵然不及丈夫,也足可列入当世十大高手之内,莫说一个封子超,就是十个封子越也不是她的对手。

封子超面上一红,说道:“萨福鼎当然不是叫我独自去干这件事情,他是要我做欧阳坚的助手。”

公孙宏怔了一怔,说道:“要你做欧阳坚的助手?哦,原来这小子也已投靠了清廷啦。仲帮主,这么说刚才你倒是放错他了。”心想:“怪不得欧阳坚刚才走的时候,封子超好像有话要说又不敢说。”

公孙宏笑道:“说到要对付江夫人,欧阳坚这小子恐怕也还差得远吧。”

江海天沉吟半晌,问道:“是不是另外还有高手?”

金逐流道:“除了文道庄和阳浩二人,萨福鼎哪还能找得到什么高手?”

江海天正容说道:“天下之大,何处没有能人?比如刚才的牟宗涛就是一大高手!”金逐流面上一红,默然不语。

封子超道:“江大侠说得对了,的确是另外还有高手。”

金逐流道:“这高手是谁?”

封子超道:“我并不知道,但也很可能就是牟宗涛!”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骇然,江海天道:“不会吧。他刚才已经把他与欧阳坚作伴的原因说得很清楚了,我看他也不像是个阴险小人。”

公孙宏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仲长统点了点头,说道:“咱们暂时不必揣测,且听封子超细道其详。”江海天心中一动,想道:“听仲帮主的语气,好像他也知道了一些什么。”

封子超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文道庄从西昌逃回京城,带回消息,说是江大侠以及门人弟子都在小金川和西昌两地,萨福鼎一听,就说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可以为朝廷一雪百年之耻。”

史红英莫名其妙,问道:“萨福鼎要暗算江大侠的家人,却怎的扯上了这么大的一个题目?”

金逐流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回 郁郁但求忘旧怨 惺惺相惜结新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