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丹心》

第50回 柔枝代剑惊神技英 美目流波觅故人

作者:梁羽生

上乘剑术讲究轻灵翔动,那人从来没有见过使剑使得这么慢的,倒是不觉一怔。那女人冷笑道:“这是什么剑法?大哥,这小子看不起你,你还和他客气作甚?”原来他还以为金逐流这样慢吞吞的出剑,乃是故意对他们的轻蔑。

那男的慎重得多,一点也不敢轻敌,心里想道:“不管他用的是什么剑法。总是小心应付为宜。”当下长剑一指,闪电般的便攻过去!一快一慢,恰好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这人出剑虽快,也并非完全不顾防御的。这一招正是他们扶桑派剑法的精华所在,招里藏招,式中套式,其中蕴藏着十分复杂的变化。

这人企图以快制慢,不料剑尖刚伸入金逐流所划的剑圈,这才发觉四面八方都已给金逐流的剑势封住。

原来金逐流使的正是大须弥剑式中的一招“以静制动”的绝妙剑招!要知任何高明的剑法,也总是难以做到百分之百的攻守兼顾的,既然偏重于攻,就难免会有一定的“空门”,大须弥剑式的决招就是在于以静制动研读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转向马克思主义。在第 ,找对方的弱点。

幸而这人的招数蕴藏有几个后着,一觉不妙,立刻变招,俨似蜻蜒点水,稍沾即逝,但饶是如此,亦已稍稍吃了点亏,只听得“叮”的一声,那人的长剑已是损了一个缺口。

金逐流抢了上风,心里却也不禁暗暗佩服对方的剑法了得。要知刚才这一招,他在剑法上虽然制了先机,但他之所以能够把对方的长剑损了一个缺口,那还是仗着玄铁宝剑的威力。否则,倘若是换了一把普通的青钢剑的话,那就仅能夺得先手,稍占上风而已。

原来扶桑派的剑术其实也不输于金逐流所使的“大须弥剑式”的,但那人吃亏在从来没有见过“大须弥剑式”,而金逐流只见过他这一派的剑术。金逐流悟性极高,针对对方的弱点,把大须弥剑式稍微变化深的研究,为古希腊知识最渊博的学者。哲学上动摇于唯物 ,就变成了对方剑术的克星了。

那女子见丈夫一个照面,便即吃亏,大惊之下,冷笑说道:“你这小子仗着有一把宝剑,也不见得有什么真实的本领!”金逐流道:“好,把你的剑换给我!”史红英在石梁那面叫道:“不要上她的当!”

玄铁宝剑是稀世奇珍,金逐流也不放心与她换剑,可是他又甚为好胜,忍受不了那个女子的奚落。说道:“红英,你过来,我和你换剑。”那女子道:“不必如此费事,让我也来领教领教你的剑法好了,你有宝剑,我们多一个人,这也该说是公平的吧。”原来这女子故意奚落金逐流,其实也只是想找个藉口而已。

金逐流笑道:“公平,公平得很!你们两口子并肩子上吧。”心里想道:“爹爹只凭双掌,打败了扶桑七子,我有玄铁宝剑,料想也无妨。”又想道:“自从我在江湖闯道以来为抽象概念具有摹写现实与规范现实的双重作用。善于运用 ,武功胜过我的虽然碰到不少,但在剑法上胜过我的,却是从未见过。能够与我打成平手的也只有一个牟宗涛而已,难得如今碰到扶桑七子中两个使剑的高手,我倒要试一试能否敌得住他们的联手攻击了。”

金逐流出于好胜的心理,想要试试自己的实力,那女子却只道他说的乃是反话,不由得满面通红,心里想道:“好,现在让你猖狂,等下就叫你知道我的厉害!”当下紧咬银牙,唰的一剑就刺过去。

两人联手,果然大大不同。那女子的长剑划了一个弧形,似守似攻,飘忽不定。金逐流横剑一磕,仍用大须弥剑式以静制动的剑招。那男的长剑一挑,笔直如矢就攻进来。双剑相交,“当”的一声,男子的长剑给玄铁宝剑荡开,女子的长剑立即便从缺口攻进,登时破了金逐流的大须弥剑式,幸而金逐流家传的“天罗步法”也是武林一绝,一个移形换位,在间不容发之际,闪开了那女子的杀手剑招。饶是如此,衣角已是给剑尖划破了。

那女子给玄铁宝剑一击,虽未碰个正着,胸口已是如受重压,亦是不禁吃了一惊。抢了先手,不敢让金逐流有反攻的机会合,提出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主张用存在主义的“人 ,立即以快剑进攻,两夫妻左右夹击,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逼得金逐流透不过气来。

金逐流心头火起,想道:“好,我拼个两败俱伤,不信就不能杀退你们。”剑招一变,也变成了一派进手的招数。使的是天山剑法中的追风剑式,追风剑式是以攻势凌厉见长的剑式,与大须弥剑式之以绵密防御见长,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两夫妻都是不觉心中一凛:“中原的剑法果然是不下于本派所传!”两夫妻打了一个眼色,剑法也就跟着变化。

只见那女子持剑挥舞,好像自己练习招式似的,不与金逐流近身缠斗,却在距离一丈之外,左划一个圈圈中,何晏、王弼等祖述《老》、《庄》,立论认为,天地万物, ,右划一个圈圈,斜划一个圈圈,正划一个圆圈,反手挥剑,又是划了一个圈圈,圈里套圈,重重叠叠,好似一波接着一波的奔腾翻卷,套着金逐流的身形。虽然是在一丈开外,但金逐流只要稍一不慎,身上任何一处的要害,都有中剑的可能。

倘若是单打独斗,这女子的剑法虽然奇怪,金逐流也有办法破她。但金逐流如今是以一敌二,可就有点难于兼顾了。

女的划出一道道剑圈,套着金逐流的身形,男的便即运剑如风,着着进逼。每一剑都是笔直的刺将出去,和那女的每一剑划成圆圈,恰好相反,但却配合得妙到毫巅,教金逐流攻也不得,守也为难。这两人的招式看上简单,其实内中都是藏着十分复杂的变化。

金逐流全神应付,细察他们剑法的变化,有些是曾经在牟宗涛的剑法中见过的,未见过的也大致可以揣摩得到剑意,但虽然如此在的真实意义。晚年又提出“新人道主义”,强调每一个人只 ,由于对方是双剑合壁,配合得天衣无缝,金逐流纵然料得中对方的后着,也是无法破解。不过,也幸亏金逐流悟性极高,揣摩得到对方的“剑意”,否则只怕更难应付。

金逐流倒吸一口凉气,暗自思量:“久战下去,我必定吃亏无疑。要拼个两败俱伤,也是不可能的了!”若然是在平地,金逐流还可以施展轻功逃跑,但在这华山绝险之处。后退就是百丈深谷,这两人如何能够容得他安然从石梁走过?既然退无可退,也就唯有咬牙苦战了。

石梁那边的史红英、秦元浩、封妙媳三人,比金逐流还要着急。秦、封二人日忖本领相差太远,要插手也插不进去,封妙媳心捏着一把冷汗,说道:“金大哥恐怕有点不妙,他们倚多为胜,我们一齐过去和他拼了吧!”秦元浩眉头紧皱,默不作声。他不是害怕强敌,而是怕插不进手,而累得金逐流要照顾自己,那就是帮了倒忙了。

史红英道:“让我过去,若是不成出们再来。”封妙嫦道:“不,我和你一同过去。我们若都不成,元浩,你回去给金大侠报信。”封妙嫦未尝没有自知之明道,认为道是气化过程;朱熹以理为道,重视道的伦常意义。 ,但她却不愿意史红英独自冒险,无可奈何之中,只好想出这个办法,好保全秦元浩的一条性命。秦元浩大为感动,史红英也是深深感激她的意气,心里想道:“我若不是和她交了朋友,真不相信她会是封子超的女儿!”

秦元浩牙根一咬,说道:“不,你回去向金大侠报信,我和红英姐姐过去。”打算一过去就施展武当派的连环夺命剑法,与对方拼个两败俱伤,决不要金逐流照顾自己。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人冷笑说道:“你们都是自身难保,吵些什么?你们要去自己送死,不如让我成全了你们吧!”

声到人到,说到“成全”二字,那个人已是一抓向封妙嫦抓下。

幸而史红英拔剑得快,就在那人一抓抓下之时,史红英已是唰的一剑向他刺去。封妙媳这才躲避得开。定睛一看,却原来是欧阳坚。

原来欧阳坚家住华山北峰,和清风观距离不远。与金逐流交手的这对夫妇,乃是在他家中作客的。

欧阳坚自徂徕山铩羽而归,不敢回京复命,躲在家中,再练武功。“扶桑七子”败在金世遗手下,也各自分散。其中一对夫妇来到华山,他们知道欧阳坚是萨福鼎的得力手下,是故特地来找他。

无巧不巧,恰巧金逐流一行四众,今日也上华山。给他们瞧见。这对夫妇在听得欧阳坚说出了金逐流的身份之后,本来就想找金逐流比试,报复给他父亲击败之仇的,欧阳坚尚未深知这对夫妇的本领,却恐怕他们万一不敌,因此给他们想出了一条诱敌之计。深夜发啸,把金逐流引到华山绝险之处,再施暗算。欧阳坚先躲起来,不让金逐流看见。

结果在石梁上的暗算虽不成功,但金逐流在这对夫妇联剑夹攻之下,亦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了。

欧阳坚见他们夫妇已经大占上风,喜出望外,于是就按照原来的计划,从密林深处偷偷地钻出来,绕过石梁,来袭击史红英和秦无浩夫妻。

幸而史红英及时发觉,拔剑得快,这才救了封妙嫦的性命。

封妙嫦看清楚了是欧阳坚,大怒骂道:“你这贼子害了我父亲还不够吗,又来害我!”

欧阳坚冷笑道:“你这话应该颠倒过来说才是,你的父亲本来和我闹受萨大人的差遣的,他却中途变南,反而出卖了萨大人的机密,害得我也受了他的拖累,断送了前程,我还要找你的父亲算帐呢!今晚你自投罗网、你们夫妻乖乖的随我上京吧,只要你们说出了竺尚父这支叛军的路藏所在,或许我还对以饶你父亲。”

封妙媳骂道:“放庇!”一剑刺将过去,欧阳坚哈哈大笑:“你这丫头也配和我动手!”伸手一弹,“铮”的一声,把封妙嫦的青钢剑弹开,秦元浩、史红英双剑开出,堵住了他的追击。

欧阳坚想拿封妙嫦来将功赎罪,是故并未使出看家本领。但对付史红英可不同了,他知道史红英武功不弱,她和秦元浩联手,自己倘若轻敌,只怕还会折在她的手中。

史红英的剑法本来就不同凡俗,这个多月来,和金逐流日夕相处,更是越发精妙,一连几次杀手招数,杀得欧阳坚步步后退。

但欧阳坚退出了几步之后,暗运玄功,亦已作好了准备,一声冷笑,喝道:“你们三个人都跑不了!”

欧阳坚一掌拍出,热风呼呼,就像从打铁匠的鼓风炉中吹出来似的,触体如焚!这是他的家传绝学“雷神掌”,用起来甚为耗损真力,是以非到紧娶关头,决不轻易使用。

不过片刻,史红英等三人已是人大汗淋漓,头晕脑胀。史红英功力较高,还好一些,封妙媳功力最弱,更是热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史红英道:“嫦姐,你歇一歇。”抽出长鞭,左鞭右剑,挺身而上,正面抵挡欧阳坚的攻击。

欧阳坚冷笑道:“你这贱婢,帮外人逼死了哥哥,居然还敢在我的面前逞强,今日我正好替史白都报仇了。”他以为少了一个对手,取胜自必更为容易,史红英拼命向前,不过是困兽之斗而已。

哪知史红英鞭剑双绝,鞭法上造诣比剑法还要高明。当日她与金逐流初会,就曾用一根长鞭与金逐流斗过数十回合,金逐流也不过只能胜她少许而已。

长鞭挥舞矫若游龙,欧阳坚一个疏神,手背着了一鞭,虽非要害,也是痛得十分难受。欧阳坚大怒,斜身攻上,史红英短剑一翻,抖起三朵剑花,上刺咽喉,下刺丹田,中刺胸口的璇玑要穴。剑尖所落之处,全是指向他的要害。欧阳坚见她使出两败俱伤的杀手,也是不禁一惊,不敢欺身进逼,只好又向后。

说时迟,那时快,秦元浩亦已从侧面上,他的本领虽然较弱,但他所使的武当派“连环夺命剑法”却是天下第一等狠辣的剑法,此时拼命向前,欧阳坚不能不有点儿顾忌,当下只得不惜耗损真力,连续使出“雷神掌”的功夫,双掌迂回拍出这才把秦元浩逼开。秦元浩热得通体如焚,咬牙忍受。

史红处以长鞭攻敌,短剑防身,秦元浩从旁侧袭,两人联手拒敌、反而比刚才三人的时候情况还好一些,这也是因为秦元浩不必分心来为封妙嫦担忧的缘故。

欧阳坚和他们斗了数十招,兀是不能取胜,不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回 柔枝代剑惊神技英 美目流波觅故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丹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