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11回 风尘结客

作者:梁羽生

梦绕神州路,帐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狐兔。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易老悲难诉!更南浦,送君去。

                     ——张元斡

扑面霜风,沾衣尘士。孟元超抖一抖身上的风沙,迈开大步,走在淮北平原的官道上。这是他离开苏州的第四天,早已渡过长江了。

虽然只是隔着一炙长江,江北江南的景色已是大不相同。道旁没有牵衣的杨柳,冷清清的路上只见一路衰草铺满一层浓霜。

但也并非触目都是荒凉,给这深秋的景色添上几分生气的是荒原上的红草。

红草是江淮平原上一种奇特的植物,叶背青棕,叶面殷红,长得长长的一条红草,扯直了足有六尺多长,高逾人头,这时正是红草成熟的季节,一望无际的荒原,都在茂密的红草覆盖之下,红如泼天大火,红如大地涂脂,这景色倒是当真可以用得上“壮丽”二字来作形容了。

孟元超的心境也是这样:沉郁苍凉。而沉郁苍凉之中却包着一团火。

故园的景色在白云那边,看不见了。但对故人的怀念,却还是在孟元超的心头起伏,不能自休。

他想起那晚的事,不禁叹了口气,心里想道:“那个黑衣女子。除了紫萝,决计不是别人。但她为什么要逃避我呢?纵然不能再续前缘,也该和我见面啊!唉,日夕苦相思,相逢不相识!怪也只能怪我的糊涂了。她如今有夫有子,敢于不畏人言,独自跑来看我,这已经是十分难得了。”

跟着他又想起了吕思美来,想起了这位活泼天真的小师妹,心中不禁又是带着几分内疚,暗自想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只好辜负师娘的好意了。但愿小师妹能够和腾霄终谐连理,共到白头。她和腾霄要比和我适合多了。”

正在浮想连翩,心事如潮之际,忽听得马铃声响,只见荒原上的红草恍似波分浪裂一般,跑出了一匹骏马。

这是一匹四蹄雪白,毛色深红的红鬃马。骑在马背上的是个髯须如朝的粗豪汉子。骏马西风,粗豪骑客,和这红草平原的壮丽景色倒是十分相衬。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之下,这样的一匹红鬃马在红草丛中跑出来,那眩目的鲜明色彩给人的印象就像是一团火猎猎烧来一样。

“好一匹骏马!这粗豪的骑客恐怕是一位草莽英雄了!”孟元超心念未已,只见这匹骏马已经跑上官道,转眼间就从他的身旁风也似的掠过了。

那个粗豪汉子从他身旁掠过之际,忽地“噫”了一声,两道利剪也似的目光向他投掷下来,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马不停蹄的就跑过去了。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旅客,决不会在草原纵马,舍正路而不由的。虽然他后来还是跑上了官道。孟元超蓦地心头一动,“莫非他是冲着我来的?如我所料不差,他一定还会回来。”

果然不过一柱香的时刻,只听得健马嘶风,那个髯须汉子又回来了。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孟元超心想。他是个精明机警的人,登时就想到了这个人的身份,只有两个可能。

一个可能是这个汉子是江湖上的独脚大盗,意慾劫他。去而复回,乃是为了观察清楚之后方始动手。

另一个可能是这个汉子是朝廷的鹰爪,听得风声,追踪他的。但还不能断定他是不是孟元超。

孟元超心里想道:“若是前者,我倒不妨坦白的告诉他,他走了眼了。我并不是‘肥羊’,只是个没有油水的穷酸。若是后者,嘿嘿,那就活该是他倒霉了,我可得用他的鲜血涂我这口宝刀!”

蹄声蔓然而止,髯须汉子来到孟元超的面前,这次果然是两样,来到了孟元超的面前,他就勒住了坐骑了。

髯须汉子打量了孟元超一眼,冷冷问道:“你是哪条线上的朋友?”

这一问倒是颇出孟元超意料之外,拦途截劫的强盗是不会这样问“羊牯”(行劫的对象)的,朝廷的鹰爪更不会用这样的口吻。

孟元超怔了一证,暗自思量:“难道他竟是同道中人?”冷眼一瞧,只见这个髯须汉子的目光,隐隐似含杀气,分明是来意不善。

孟元超是“钦犯”的身份,觉察这人的来意不善,自是不能不谨慎提防,心想:“管他是什么人,我且胡乱搪塞一阵,看他怎么说。其实这句话倒是应该我问他才是。”

孟元超打定了主意,决定不先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装作惶然不解的神气,说道:“你说什么?我可不是‘货郎’(挑着担子在乡村走动的卖家常用品的小贩),身上哪有什么针线?”

髯须汉子看出孟元超身具武功,哼了一声,心里想道:“这厮分明装蒜!”但他虽然看出孟元超并非常人,却还未曾摸清孟元超的路道,倒也不敢造次。哼了一声之后,忍着怒气,双眼一翻,大声说道:“我问你,你是干什么的?!”

孟元超道:“我是走路的,没犯什么事吧!”

髯须汉子气往上冲,心里想道:“这厮装蒜倒是装得到家,竟把我当作公差了。”

孟元超见这髯须双子变了面色,心道:“来了,来了!”接着藏在衣内的刀柄,暗自戒备。不料这髯须汉子咬了咬嘴chún,火气忽然好似减了许多,只是淡淡说道:“好吧,你不肯说,那就算了。我只问你,你可曾见有一个骑着黄镖马的汉子从这条路上经过么?”

原来这髯须汉子本是想把孟元超拿下盘间的,但转念一想:“这厮看来不是好人,但也难保我没有看错,好几个老朋友都曾劝告过我,说是我这暴躁的脾气应该改改才行,我这老毛病怎的又想发作了?”

孟元超道:“我走了半天,你是第一个我碰见的骑马的人。那个人是干什么的,是你的朋友吗?”

髯须汉子眉头一皱,说道:“你既然没有看见,那就不必罗唆了!”心想:“我现在可没有功夫和你哆唆,回头再慢慢摸清你的底细。”说到“罗唆”二字,唰的虚打一鞭,跨下的红鬃马放开四蹄,绝尘而去。

孟元超装作受了委屈的样子,嘀嘀咕咕地自语:“是你罗唆我还是我罗唆你了哼,这话倒是应该颠倒过来说才是。”待看得这髯须汉子走得远了,心里却是暗自想道:“敢情我也是走了眼了?”

他本来是准备这髯须汉子和他动手的,不料这人在问了他几句之后,竟然毫无动作,一走了之,倒是颇出他的意料之外。

但孟元超有事在身,这个汉子既然走了,他也就不放在心上去

孟元超继续赶路,走到黄昏时分,到了一个名叫”界首”的市镇,便去找寻客店投宿。

界首地处南北交通的要冲,是以虽然只是一个市镇,倒也相当热闹。孟元超找到了一间客店,比一般县城里的客店还好得多,是个四合一院子,有十几个客房,还有附设的马厩。

孟元超走进这间客店,忽地眼睛一亮,只见院子里有个黑衣汉子,黑衣汉子牵着的正是一匹黄镖马。

这个黑衣汉子正在和店主说话,看情形他也是刚刚来到的客人。

只听得这黑衣汉子说道:“这匹坐骑请你好好照料,它这两天有点毛病,我怕它晚上受寒,最好让它躲在稻草堆的后面。”说罢拿出一锭银子,塞进店主人的手里。

一锭银子等于十天房钱,店主人想不到他出手如此阔绰,怔了一怔,不由得眉开眼笑。

店主人眉开眼笑,假惺惺地说道:“这是我份内之事,你老何须如此破费?”口中说话,手里已经接过银子,放入衣袋;跟着就把那匹黄镖马牵入马厩。

黑衣汉子跟他走入马厩,低声说道:“请你帮一个忙。”店主人道:“你老只管吩咐。”黑衣汉子道:“若是有人向你打听我,你可别说我是在你的店中投宿。那个人是我的穷亲戚,要问我借一大笔钱的,我不想见他,今晚我躲在房间里,明天一早我就走路,避免见他。”

店主人道:“是,是。穷亲戚最惹人讨厌,我很明白。有人问我,我就说没有见过这个人就是。”

黑衣汉子道:“还有,你不要让客人进这马厩,我怕他认出我这匹黄镖马。”

店主人道:“照料坐骑,这是我们应该替客人做的事情,通常也没有客人自己进入马厩的。你老若不放心,我还有个主意,我把马粪堆在门内,臭气董天,客人料也不会捏着鼻子进来的。”

黑衣汉子笑道:“对,这是个好主意!”

他们在马厩里小声说话,外面的人本来是听不见的,但孟元超练过“听声辨器”的功夫,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孟元超暗自思量:“这个人既然知道有人要跟踪他,我也就不必多管闲事了。”

孟元超穿的是粗布衣裳,自有店中的伙计来招呼他。孟元超要了一间中等价钱的房间,吃过晚饭,关上房门,静坐练功。

练了一会内功,约莫是二更时分,忽听得蹄声得得,到了客店的门前停下来,跟着便是拍门的声音。

店主人嘀咕道:“这么晚了,还来投宿。”走出去开门。那人说道:“我这匹马你要好好照料,给我一间上房。”

孟元超本来是不大在意的,听得这人说话的声音,这才吃了一惊,这个人正是那个髯须汉子。

孟元超心想:“果然追到这里来了,好在那黑衣汉子早有防备。但不知会不会闹出事情,今晚我且不要熟睡。”

髯须汉子并没有向店主人打听什么,也没有跟入马厩,开了房间,要了一壶酒,也就歇息了。

孟元超提防有甚意外,过了三更,仍然没有躺下睡觉,坐在床上练功。

忽听得有人轻轻敲门,孟元超心道:“一定是那髯须汉子,他未曾发现他所要找的人,却来找我的晦气。”

孟元超手提宝刀,倚在门后,沉声喝道:“是谁?”

那人说道:“孟大侠,请你开门。”

大大出乎孟元超意料之外,拍门这个人是黑衣汉子。

孟元超额为诧异。”他怎么知道我呢?”好奇心起,便即开了房门。

黑衣汉子一闪而入,关上房门,忽地双膝跪下,说道:“孟大侠救我!”

孟元超吃了一惊,拉他起来,说道:“不敢当,有话好好的说。你是什么人,我好像以前没有见过你。”

“我是走云贵川康的葯商,”那黑衣汉子说道,“三年前也曾到过小金川采购葯材,有幸瞻仰过孟大侠的风采。深知孟大侠喜能济弱扶危,是以胆敢冒昧前来求助。”

小金川出产有几种稀有珍贵葯材,运到外面,获利极厚,是以虽然在清军封锁之下,也常有胆大的商人,请了保镖,偷渡封锁线来采运葯材。这些葯商,到了小金川,多半会来拜会义军首领的。不过,孟元超却想不起是否曾经见过这人。

“或许他当时是来拜会冷大哥,我虽然没有在场陪客,但他出入军中,却是曾经见过我的。”这类的葯商甚多,他们认识孟元超,孟元超不认识他们,这也是常有之事,不足为奇。

孟元超放下疑心,便问他道:“你有何事,要我帮忙?”

黑衣汉子道:“刚才来的那个髯须汉子,孟大侠想必也见到了?”孟元超道:“他怎么样?”黑衣汉子道:“他要杀我!”孟元超心想:“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厮是个巨盗。”但仍是照例问道:“为什么?”

黑衣汉子:“那厮曾经做过川北官军的教头,大概是调了职,回到南边当差了,他知道我跑过小金川,想要陷害我。”这番话倒是颇出孟元超意料之外。

孟元超怒从心起。“哼”了一声,说道:“如此说来,这厮可是比强盗更可恶了!”

黑衣汉子道:“谁说不是呢?强盗多半只是谋财,未必害命。这厮却是谋财害命,倘若给他逮了,他一定会给我加上一个‘通匪’的罪名。”

孟元超义愤填膺,说道:“好,今晚我与你抵足而眠,明天一早,我送你走,我豁着拼了这条性命,也决不能让那厮伤了你一根毫发。”

黑衣汉子暗暗欢喜,心里想道:“难得他对我毫无防范之心,我若偷施暗算,十九可以成功。但只怕那髯须贼当真是已经发现了我,我未必敌得过他。倒不如还是按原来的计划,让他们自相残杀,我可以从中取利。”

心念未已,忽听得有人喝道:“姓石的,躲不了啦,给我滚出来吧。”正是那髯须汉子的声音。黑衣汉子心头一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风尘结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