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12回 惺惺相惜

作者:梁羽生

十年冠剑独昂藏,古来事事堪伤。狐狸谁问?何况豺狼!蓟门山影茫茫。好秋光,无端辜负,栏干拍遍,风物苍凉。

                     ——许宗衡

孟元超怔了一怔,问道:“为什么?”

尉迟炯道:“你可曾听说过扶桑派么?”

孟元超道:“听说是唐代武学大师虬髯客在海外所建的剑派,这派的掌门人牟宗涛已经来到了中原。”

尉迟炯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大致不差,不过,扶桑派以前本来是没有掌门人的,牟宗涛到了中原之后,由于众望所归,在中原的扶桑派门人方始公推他作本派的领袖,派内派外都把他‘当作’是抉桑派的掌门,而他也就以掌门人自居了。但其实他这掌门人的地位还是没有确定的,亦即是说,尚未曾经过正式的拥立仪式,也未曾得到武林的公认。因此牟宗涛决定了要在中原开宗立派,在重九那天,泰山之上,邀请武林同道观礼。”

孟元超恍然大悟,说道:“敢情金大侠也是要到泰山观礼么?”

尉迟炯道:“不错。不但金逐流要到泰山观札,你所要找的那些人恐怕都要去的。所以我说,你是不必到金逐流家里去了,不如迳自前往泰山,去会他们吧。”

孟元超喜出望外,心里想道:“若是这样,那倒是最好不过了。”说道:“不过我与牟宗涛素不相识,也没有得到他的请帖。”

尉迟炯哈哈大笑,说道:“这一层你倒是不用顾虑了,这位林姑娘就是扶桑派的门人,而且她还是牟宗涛的表妹呢!”说罢,回过头来,向林无双说道:“你刚才说是要到别处地方,想必就是到泰山参加你本派在中原重建的大典吧?”

林元双不愿在孟元超面前谈及本派之事,但尉迟炯问起,她却是不便隐瞒了,只好说道:“不错,侄女是有这个打算。”

尉迟炯笑道:“好呀,那你们就正好一路同行了,牟宗涛是你表兄,你也算得是主人的身份,孟兄有你招呼同往,还用得着请帖么?”

尉迟炯的用心不问可知,是想给他们二人撮合的。他这用心也正是和金逐流夫妇相同,不过金逐流的妻子史红英是个在情场打过滚的过来人,懂得女孩儿家的心思,是以她虽然有此用心,但在请林无双给孟元超报讯的时候,却是没有明言,说得十分含蓄,不像尉迟炯这样直言无忌。

林无双毕竟是有着少女的矜待,听了尉迟炯的说话,蓦地又想起了史红英的那些言语,不由得低垂粉颈满脸晕红!

孟元超本来是个性情豪迈的人,但他的豪迈却又与尉迟炯有所不同,他是在豪迈之中,兼有稳重的一面的。尉迟炯不说穿还好,一说穿了,他也就难免感到有点尴尬了。

孟元超暗自思量:“江湖男女,虽说不似常人的讲究避嫌,但我和这位林姑娘刚刚相识,同走长途,总是不便。我纵然胸怀坦荡,只怕她也要恐惧流言。”

尉迟炯道:“咦,你们两人怎么都不说话?”

孟元超道:“我想,我想——”

尉迟炯眉头一皱,说道:“你想什么?”

孟元超道:“我想,我还是先去拜访金大侠的好。他叫林姑娘来找我,我若不去答谢,岂非失礼?既然金大侠也是要到泰山观礼,我也正好可以和他同行。”

剧迟炯道:“只怕你到了他家,他已经走了。”

孟元超道:“那我就独自前往泰山好了,反正我也认得路。”

尉迟炯皱起眉头,说道:“孟兄,想不到你这个人竟是如此婆婆妈妈!好吧,你既然走要这样,我也只好由你。不过,我却恐怕你打这么一个转赶不上泰山之会呢!”

他眉头一皱,蓦地得了一个主意,一拍大腿,说道:“有了,有了!”林无双松了口气,笑道:“有了什么?”尉迟炯道:“孟兄,我这匹坐骑虽然不是千里马,但一天跑个三五百里,却还是可以的。你不嫌弃,我就把这匹坐骑送给你!”

孟元超吃了一惊,说道:“如此厚礼,我怎么敢当?”

尉迟炯怒道:“一匹马算得什么,再贵重的东西也不会比好朋友的交情更可贵吧?你若是不受,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孟元超忙道:“不是我婆婆妈妈,只是我要你的坐骑,你却用什么代步呢?”

尉迟炯道:“你不用替我担心,你知不知道;我是马贼出身的?最拿手的本领就是偷人家的好马!”

孟元超给他说得笑了起来,说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尉迟炯这才大为高兴,哈哈笑道:“其实我还不必多费心思去偷呢,有一匹现成的坐骑我就可以信手牵来。石朝玑那匹黄镖马他刚才来不及骑走,还在客店的马厩之中。虽然比不上我送你的红鬃马,据我看来,相差也不会太远的。你要我的,我要他的,哈哈,这正是最妙不过。”

孟元超道:“多谢尉迟大哥,那么小弟告辞了。”

尉迟炯忽地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孟兄,有一件事我忘记和你说了,你是不是有一位绰号叫做神偷快活张的好朋友?”

孟元超道:“不错,大哥是在哪里认识他的。”尉迟炯提起了“快活张”,倒是勾起了孟元超的心事了。

尉迟炯道:“我和他是在北京结识的,这个人不错,很讲义气,我们还曾联手做了一件案子呢。”

林无双笑道:“尉迟叔叔,你几时改行做了小偷了?偷的什么东西?”

尉迟炯笑道:“现在还不能和你说。不过我可以告诉孟兄,快活张很敬重你,他说你帮过他的大忙,他无时不思报答。我就是从他的口中,开始知道你的为人的。”

孟元超淡淡说道:“些许小事,难为他老是记得。”其实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有一次快活张做了一宗大案,给事主请来的高手追捕,几乎险遭不测,幸亏孟元超救了他。

尉迟炯说道:“我和他在北京相识,这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他说要赶回苏州见你,不知道他现在可是还在苏州了。”

孟元超道:“我已经见过他了,但他后来又到蓟州去了,还尚未回来。”

尉迟炯道:“短期内他还会回到苏州来吗?”

孟元超道:“恐怕不会了。他是一匹野马,倘若没有值得他牵挂的事情,他是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的。”要知他是托快活张带信给杨牧,并探听云紫萝的消息的,如今云紫萝已是亲自来过,快活张自是用不着起回来向他回报了,想起此事,孟元超不禁又是黯然神伤。

尉迟炯叹道:“这是一位值得怀念的朋友,可惜他现在已是不在苏州。否则此地与苏州相去不远,我倒是想去找找他呢。”

他见孟元超似乎意兴萧索,只道孟元超是心急赶路,便道:“你若是见到快活张,请你代我问候。天快要大亮了,我也该去牵石朝玑那匹坐骑啦。好,咱们就此分手吧。”

孟元超骑上他那匹红鬃马去得远了之后,尉迟炯若有所思,忽地似笑非笑的和林无双说道:“无双,我想问你一句话!”

林无双见尉迟炯面色有异,怔了一怔,说道:“叔叔,你要问什么?我可不许你拿我开玩笑。”

尉迟炯道:“咦,你以为我问你什么,我说的当然是正经事儿!”

林无双道:“好,那就请你说吧!”

尉迟炯道:“你觉得牟宗涛这人怎样?”

这一问,倒是大出林无双意料之外,原来她以为尉迟炯是要问她喜不喜欢孟元超。

尉迟炯接着说道:“你和牟宗涛是青梅竹马之交,想必应该比我清楚他的为人。”

林无双想起了史红英和她说过的那些话,心中不觉一阵迷茫,半晌说道:“我认识的只是小时候的牟表哥,他现在是怎么样。我焉能知道?说实在话,他从前的为人怎样,我也答不出来,我和他分手的时候还未满十岁!”

尉迟炯叹道:“你说得不错,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林无双怔了一怔道:“尉迟叔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尉迟炯道:“你到了中原之后,未见过牟宗涛,我却见过他的。不但见过,还与他共过一场患难,我本来以为他是个英雄豪杰,但如今却是不能不有一点怀疑了。”

林无双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叔叔怀疑什么?”

尉迟炯缓缓说道:“我怀疑他是和清廷暗中勾结!”

林无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会子才能定下心神说道:“叔叔,你这是何所见而云然?”

尉迟炯道:“我还没有拿到确切的凭证,不过也并非空穴来风。我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得从我刚才送给孟元超的那匹坐骑说起。”

林无双诧道:“牟表哥的事情和这匹坐骑有何关系?”

尉迟炯道:“你猜那匹红鬃马是什么来历?它原来是御林军统领的坐骑!”

林无双吃惊道:“你盗了御林军统领的坐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尉迟叔叔不愿在孟元超面前说破,敢情是恐怕说破了孟元超就不肯要了!”

蔚迟炯道:“也不是我一个人干的,和我联手做这件案子的人,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神偷快活张。”

林无双道:“我也曾听得金大哥说过快活张这个人,听说他是当今之世的第一空空妙手,几十年前,有一位名闻天下的老神偷姬晓风,快活张乃是姬晓风的再传世子。如今他的本领之高,已是不逊于他的师祖当年!”

尉迟炯道:“御林军统领北宫望是皇帝老儿跟前的大红人,比大内总管萨福鼎还要得宠。去年不知他立了一宗什么功劳,皇帝老儿把一对玉狮子赏赐给他,这对玉狮子不用说自是无价之宝了。”

林无双道:“敢情快活张就是想要偷这对玉狮子?”

尉迟炯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要盗马,他要盗宝,是以一说即合,联手进行!”

“那晚我们分头行事,我找马厩盗马,他进内宅盗宝。这样即使给发现了,亦可令对方难于兼顾。”

“我刚刚得手,忽听得有人说道:‘割鸡焉用牛刀,我替大人拿这小贼!’声音来自内院,原来是快活张已经给他们发现了。”

快活张跑了出来,后面追着一个人,这个人唰的一剑向他刺去,使的正是你们扶桑派的剑法!”

林无双大吃一惊,说道:“是扶桑派的人,你没有看错吗?”

尉迟炯有点不大高兴,说道:“我怎会看错?你别忘记我是曾经和宗神龙交过手的,也曾见过牟宗涛的剑术。你们扶桑派的剑法和中原各家各派都不相同,我一见便知。”

林无双道:“后来怎样?”

尉迟炯笑道:“当然是脱险了。否则我焉能在这里和你说话?快活张又焉能到苏州去见孟元超?”林无双道:“我问的是那个人。”

尉迟炯哈哈笑道:“那个人么,他吃了我一点小小的苦头。我一记劈空掌将他震下瓦面,可惜北宫望跟着追出来,我只能和快活张上马而逃,来不及取他性命了。”

林无双说道:“奇怪,怎的会有一个会使扶桑派剑术的人在御林军统领的府中出现?”跟着又道,“但听你所说,这人的本领却是稀松平常,一定不是‘扶桑七子’之中的人物了。”“扶桑七子”是以宗神龙为首的七个人,五年之前一同从海外回来的。后来“扶桑七子”分为两派,其中三人奉牟宗涛为首领,另外三人则仍然跟从宗神龙。

尉迟炯道:“这个人的身份也己弄清楚了。”

林无双连此问道:“是什么人?”

尉迟炯道:“是你的表哥牟宗涛的使者!”

林无双大惊道:“你怎么知道?”

尉迟炯道:“快活张盗宝之时,正好听得他们在密室交谈。”

林无双道:“北宫望身为御林军统领,武功定必极是高明,他怎会不发觉有人偷听?”

尉迟炯道:“是呀,所以快活张只听到他说的两句话。”

林无双道:“那两句话怎么说?”

尉迟炯道:“这两句话一是北宫望笑着说的,他说:牟先生在中原开宗立派?哈哈,这好极了!”

林无双道:“就只是这两句话么?”

尉迟炯道:“这两句还不够么?从这句话中,已经可以判断许多事情了。”

林无双道:“愿听叔叔高见。”

尉迟炯道:“第一、牟宗涛为什么要派遣使者去告诉他?当然是想取得他的支持了。第二、这又可以证明他们定是早已有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惺惺相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