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13回 难言之隐

作者:梁羽生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雪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斜阳独倚西搂,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晏殊

孟元超心道:“来了,来了!”眉头一皱,朗声说道:“秦香主但说无妨!”

秦冲放下茶杯,缓缓说道:“少年血气方刚,戒之在色,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妻房,未必就是福气。眼前杨牧之事产资料的占有,国家就会自行垮台。”(《马克思恩格斯选 ,就是例子。孟兄,我这话不知说得对是不对?”

孟元超哈哈一笑,说道:“我也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秦冲道:“我最喜结交心直口快的朋友,孟兄请说!”

孟元超道:“贵帮帮主才貌双全,金大侠与她的美满姻缘,天下人无不艳羡。可见红颜祸水的话乃是虑妄的了。”

这话驳得秦冲哑口无言,心里想道:“他佯作糊涂,我要不要和他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孟元超则是在着恼之中兼有几分疑惑,同样的想道:“他分明是在向我讽示,怀疑我与紫萝有甚见不得人的事了。奇怪,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怀疑呢?我要不要和他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正在大家都是尴尬之际,忽听得外面大门打开,一个声音接着一个声音叫道:“送客,送客——”这是十分隆重的送客仪式。

孟元超抬眼一看,只见李敦陪着一个客人,刚好从外间的庭院经过。这个客人大约三十多岁年纪,身披貂皮外套,头戴一顶熊皮筒产帽儿,帽檐压着鬓梢,眼睛左颐石盼,似乎是在找寻什么人的神气。

秦冲本来正要说话的,听得“送客”的声音,忽地又不说了。提起茶壶,低下头慢慢的斟茶,掩饰自己的窘态,孟元超不禁又是大为疑惑,“为什么他好像害怕给这客人看见呢?”

那个客人已经走出外院的拱门了,但却听得他的声音说道:“刚才那位秦香主呢?我想向他辞行。”

李敦说道:“秦香主刚刚有点事出去了,回来我会和他说的。”

孟元超更是觉得奇怪,暗自想道:“原来秦冲刚才是已经和他见过面的了,何以现在又要避开他呢?”

他哪里猜想得到,并非秦冲避免见这客人,而是为了不想让孟元超给这客人看见。

李敦送客回来,如释重负,吁了口气,说道:“对不住孟兄,劳你久候了。敝帮主知道孟兄来到,十分欢喜,请孟兄现在就去相晤。”

李、秦二人带领孟元超进了客厅,便往内堂禀报,过了一会,只听得叮咚,孟元超的眼睛陡地一亮,一个中年美妇走了出来,一见面就予人一个英姿飒爽的感觉!

孟元超暗暗称赞,心里想道:“这位天下闻名的女中豪杰,果然是气度不凡!”

史红英出来之后,李、秦二人便即告退。按照普通的习惯来说,史红英是个女帮主,接见男宾之时,少不了是有帮中的头目作陪的。现在李、秦二人双双告退,不问可知,是在内堂之时得到史红英吩咐的了。孟元超不觉又多一重纳罕:“她单独接见我,莫非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么?”

寒暄过后,史红英笑道:“孟少侠,你只是一个人来么?那位林姑娘呢?我叫她到苏州接你,想必你们是见过了面的吧?”

孟元超道:“她来的时候,我恰巧不在家中,不过后来却在路上碰上了。”

史红英笑道:“哦,有这样的巧事,那么她到哪里去了,何以不陪你同来?”

孟元超道:“她到泰山去了。”

史红英有点诧异,说道:“她到泰山去了?我本以为她是不愿意去的,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你们在路上是怎么遇上的?”

孟元超因为不知原委,自是感到莫名其妙,说道:“说起来可真是巧上加巧,我在碰上林姑娘的同时,还碰见了从关东来的尉迟大侠。”

史红英诧道:“尉迟炯也来了么?他怎会认识你的?”

孟元超笑道:“我和他打了一架呢!”当下将那天的事情一一说与史红英知道。

史红英听得十分留神,听了之后,笑道:“这样说,你们倒是不打不成相识呢,我和逐流以前相识也是这样的。”

孟元超起初以为她说的“不打不成相识”是指他和尉迟炯而言,后来才知道她说的是林无双,不觉脸上一红。

史红英接着说道:“原来你们还碰上了御林军的副统领,这是哪一天的事情?”

孟元超屈指一算,说道:“四天之前。”

史红英微有诧色,说道:“四天之前,这可就有点奇怪了。”孟无超莫名其妙,说道:“奇怪什么?”

史红英道:“有一个人也是在四天之前碰见石朝玑,但他所说的地点却是不同。难道这石朝玑有分身之术?”

孟元超也觉奇怪,说道:“那人是谁?”

史红英望了孟元超一眼,说道:“就是刚才来的那个客人,他还说起了你呢!”

孟元超大为诧异,也顾不得什么“禁忌”了。冲口而出,便即问道:“我可不认识他呀,何以他会说起我呢?他是谁?”

史红英缓缓说道:“他是蓟州名武师杨牧!”

孟元超吃了一惊,心道:“原来是杨牧!”此时方始恍然大悟“怪不得秦冲刚才和我说那样的话!”

史红英道:“杨牧假死之事你可知道?”

孟元超道:“刚刚听得秦香主谈及。”

史红英道:“他说他和石朝玑结了仇,石朝玑知道他暗中谋叛朝廷,要将他逮捕,他这才装死避仇的。不料仍是躲避不了,四天之前,在金鸡岭下给石朝玑打了一掌,还受了伤呢。侥幸后来逃脱。”

金鸡岭是在东平县之西,四天前孟元超碰见石朝玑的所在则是在东平县之南,这两处地方是决不能在一天之内来回的。

原来杨牧恐怕史红英看出破绽,因为孟元超家住苏州,假如他说出是在苏州城外碰上石朝玑的话,难免会引起猜疑,是以他胡乱编造了一个地方。地方更改,日期也要更改,金鸡岭和东平县的距离大概只是四五日路程,他就随口说是四天之前了。他可做梦也没有想到有这样的巧事,那一天孟元超恰巧是碰见了石朝玑。

孟元超道:“杨牧,他,他说我什么?”

史红英道:“你和他的妻子可是相识的么?”

孟元超道:“不错,从小就相识的。”

史红英望着孟元超,似笑非笑地说道:“他说你拐带了他的妻子!”

孟元超跳了起来,叫道:“他,他竟然这样造我的谣言!”

史红英说道:“你不要着急,有话好好的说。这样说,你最近并没有见过他的妻子。”

孟元超冷静下来,心里自思:“紫萝确实是曾到苏州看我,也难怪他的丈夫有此误会。”

史红英见他神色不定,却是不禁有点猜疑了。

孟元超走了走神,说道:“实不相瞒,我是曾见过他的妻子,虽然那天晚上,她是蒙着面孔,也没有和我交谈,但我知道是她。她和我乃是青梅竹马之交,不过,自从她结婚之后,我可没有见过她。更没有与她做出对不起杨牧的事!”

史红英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听了他的话,心里想道:“他与杨夫人的情形,莫非正像无双与她表哥一样?只不过一个是男的另娶,一个是女的另嫁?”

孟元超踌躇片到,接着说道:“我和杨夫人在少年的时候,是曾有过一段、一段……这段隐情我从来没有告诉别人,现在愿意说给夫人知道。”

史红英摇手道:“我信得过你是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你的私情,我不想知道。不用说了!”

她自以为猜得不错,却不知孟元超与云紫萝之间的爱孽纠缠,可比林、牟二人复杂得多!

孟元超含笑道:“如此说来,杨牧敢情是来求贤伉俪主持公道的?”

史红英笑道:“不错,逐流不在家,我只好听他申诉了。想不到就有这样的巧事,他刚刚说到你拐带他的妻子,你的拜帖就送到我的面前来了,好在没有给他看见,否则倒是要令我这个做中人的为难呢!”

孟元超大为尴尬,面红过耳,暗自想道:“我虽然没有做过亏心之事,但是杨牧未曾找回紫萝之前,即使我有机会向他解释,只怕他也是不肯相信的了。”

史红英好似知道他的心意,微笑说道:“孟少侠是否觉得我的措施有点失当。”

孟元超心中有所忧虑,只好坦白说道:“我本来应当向杨牧解释清楚的,但现在还不是适当时机。多谢帮主为我保全颜面,让我得以避免了这一杨尴尬的会见。但我担心的是:他可以到你们这儿投诉,世可以到其他武林前辈之处投诉,这,这……”

史红英道:“但求无愧吾心,何愁众口铄金。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孟少侠无须顾虑。而且我想这件事情,杨牧大概也是不愿意张杨出去的。在几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面前,我也可以为你解释的。”

史红英是个精明能干的巾帼须眉,但对这件事情,她却是估计错了。

俗语虽说“家丑不可外杨”,但因杨牧已经投靠清廷,要杨牧把“家丑”外杨,这正是杨牧的顶头上司——御林军副统领石朝玑的主意。为的就是陷害孟元超,破坏他在武林中的声誉!杨牧一来是身不由已,二来亦是由于对孟元超的极度妒忌,妒火攻心,也就不惜撕下脸皮,执行石朝玑的计划了。

“但求无愧吾心,何愁众口烁金”。孟元超听了这两句话,心里却是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惭愧!”想道:“我虽然没有和紫萝做出对不起她丈夫的事情,但我对她的相思情恋,八年来却是从未稍减!”

史红英道:“这件公案,我倒不是有意偏袒你。只因为你的为人,我们夫妇早已知道。杨牧在蓟州颇有名气,但我毕竟还未深知他的为人。”

孟元超大为感动,说道:“我一个未学后进,金大侠和夫人这样看得起我,我真不知应该如何报答知己了。”

史红英笑了一笑,又道:“其实我早知道他的妻子不是你拐带的了。”

孟元超怔了一怔,连忙问道:“为什么?”

史红英缓缓说道:“因为有人在太湖见过杨牧的妻子云紫萝!”

云紫萝的行踪之谜突然从史红英的口中揭露出来,这正是孟元超想要知道而无从打听的消息!孟元超不禁又惊又喜,失声说道:“有人在太湖见过她?她怎的到太湖去了?那个人又是谁呢?”

要知云紫萝是武学世家,却非江湖女子。她的熟人,非亲即故。江湖上的一般人物,决计不会认识她的。是以孟元超不禁感到有点奇怪了。

“是我和逐流一个相当可靠的朋友,”史红英说道,“他与杨牧夫妻素不相识,但他却识得云家的‘蹑云剑法’。”

孟元超诧道:“他曾见云紫萝使剑?”

史红英道:“不错,他曾在太湖的西洞庭山看见一个黑衣女子和人比剑,使的正是蹑云剑法。对方是什么人,他不知道,不过这个人的本领也是极其了得,黑衣女子使到最后一招‘横云断峰’,方始将他打败。”

“前两天这位朋友来到我们家里,邀逐流往泰山观礼,不知怎的说起这件事情,当时因为他们行色匆匆,我就没有向他仔细查根问底了。”

孟元超很想知道再多一些,但可惜史红英所能告诉他的就只是这么多了。那个朋友的名字,她也没有说出来。孟元超和她毕竟只是初次见面,她既然不肯说,孟元超自也不便再问。

史红英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杨牧的岳父是云重山,云重山是蹑云剑法的嫡系传人,他只有一个女儿,这些都是我早已知道了的。所以当杨牧说到他要找寻妻子之时,我就敢断定我那个朋友在西洞庭山上所见的黑衣女子,一定是杨牧的妻子云紫萝无疑了。”

“你可曾把这个消息告诉杨牧?”孟元超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问道。

“我想杨牧夫妻之事定有蹊跷,我又不是熟悉他的为人,是以暂时我还不想告诉他,要待真相清楚之后,方能决定让不让他知道。”史红英答道。

孟元超吁了口气,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下来了。这霎那间,他忽地感到内疚于心,“为什么我也不愿意杨牧知道呢?”

史红英继续说道:“但现在说来,查究杨牧夫妻的因由倒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杨牧所说的他给清廷缉捕之事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难言之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