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16回 心事迷茫

作者:梁羽生

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栏怀古,残柳参差舞。

                     ——姜白石

云紫萝不禁心中苦笑,想道:“原来她说的是缪长凤。不错,这个人的确是豪气干云,人中俊杰。但他再好,我也决不会嫁给他的。莫说我的丈夫还在人间,即使杨牧死了,我的心亦已另有所属。”当然这些话她是不能和姨妈说的。

箫夫人见她默不作声,以为她有点动心,继续说道:“刚才你笑我大发议论,其实这乃是我拾人牙慧,本来是缪长风说的经验的统一体,它是一个绝对的大全,现象都被它所包含、协 ,有一天邵叔度问他,何以年已四十尚未娶妻,他说:娶妻并非只是为了传宗接代,一定得要合意才行。当时我也在座,我就向他打趣:要怎样的人才合你的心意?东不成,西不就,假如到你老了,再找到合意的人,那时只怕人家的姑娘,也不肯嫁给你了。他说:我也不是眼角太高,说来很是寻常,我要她有女性的温柔,内心里有须眉的豪气。邵叔度笑道:还说寻常,像这样的闺女,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还没见过。他说若有这样的人,就是寡妇又有何妨,何须定要黄花闺女?跟着他就发了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一套议论。说了之后,又再叹道:姻缘姻缘,讲的恐怕还是一个缘字。我若无缘碰上一个我真正能够喜欢的人,今生我是宁愿不娶的了。

“紫萝,刚才你和我谈及仙儿和鹤年这孩子的事情,你曾说过让他们随缘遇合的话,我就觉得你和他的见解颇有昭合之处,而你也正是他所要找的人!”

“倘若换是别人,我决不敢为你做媒,但是缪长风就不同了。他是言行如一的人,他说过那样的话,我敢担保他欢喜了你,就决不会赚弃你是有了孩子的母亲。”。

云紫萝心里想道:“杨牧也何尝不是知道我有了孩子还要我的,我嫁了他却从未得到快乐。如今我又不是受情势所逼,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孩子养下来,没来由何苦自招烦恼?”于是淡淡说道:“多谢姨妈好意,无奈甥女已是心如止水来消除或减轻人的心身疾病以至社会病症。 ,并不扬波!”

萧夫人见她态度冷淡,叹口气道:“好,那就当我没有说过这些话吧。”

果然从此之后,云紫萝的姨妈就没有和她再提缪长风了。不知不觉过了七日,邵叔度还宋回来。这一天早上,云紫萝起得早。独自无聊,走到梅林散心。梅花正在盛开,放目梅林,只见红满枝头,花光似海。云紫萝心中的郁闷登时消散许多,想道:“我已有好多天没练过剑法了,爹爹所传的那三招剑法,自从那次用它打败了点苍双煞之后,我似乎悟出了一些变化,却也没有试过,正好借这盛开的梅花,练练我的新招。”当下就在梅林展开剑法,使到疾处,轻轻的飞身一掠,削下了一朵梅花。

梅枝轻轻一颤,除掉那朵梅花落下之外,还有两片树叶跟着落下来。云紫萝摇了摇头,心里想道:“我的剑法还是未曾学得到家。”

原来她家传的蹑云剑法,最讲究的就是“轻灵”二字。中原各大门派的剑法,都有独到之处,但若论到轻灵翔动,却要推蹑云剑法第一了。尤其她父亲晚年所创这三招剑法,变化虽然繁复奇奥,但却一气呵成,更是深得轻灵翔动之妙。

这三招剑法倘若练到炉火纯青之境,可以在繁花密缪的枝头,随意削下一片花瓣,枝不摇,叶不落,同一朵花的另一片花瓣也绝不会受到损伤。如今云紫萝削下了一朵梅花,却连带触落了两片树叶,离炉火纯青之境,自是还有相当远了。

云紫萝凝神静气,把得失署之脑后,灵台一片清明,意与神合,神与剑合,将参悟了的剑法重新施展,到了最后,终于随心所慾,削下了三朵梅花,枝叶毫不摇动。

云紫萝满怀欢悦,但低头一看,只见遍地梅花,残红混染污泥,余香随风飘散,心中欢悦之情,不禁化为乌有,“为了练这剑法,糟蹋了如许梅花,此举何殊焚琴煮鹤?”她本来是最爱梅花的,叹息之余,突然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与这沾泥堕尘的梅花,难道没有相同之处?想到此处,不禁更是悲从中来,难以断绝。

小时候读过一首咏梅花的词忽地涌上心头,这首词是南宋诗人陆游所作的“卜算子’,词道:“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本来陆游的这首词是以梅花的高风亮节自比的,但此际云紫萝却是将眼前“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梅花,和自己平生的不幸联想在一起了。想到丈夫死别生离,意中人后会难期,而姨妈还要为自己做媒,禁不住心中苦笑。眼前虽是丽日晴天,心中却是雨丝风著的黄昏,翘首云天,有家归不得,她感到自己就像是“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梅花一样。

心头怅触,情难自己,不知不觉,就把在心中默念的这一词,从口中念了出来。

忽听得有人赞道:“好剑法!好词!”

云紫萝骤吃一惊,吓得几乎跳了起来,抬头看时,只见一个短须如朝的黄衫客已是站在她的面前。

这个黄衫客正是缪长风。

云紫萝不禁面红过耳,就好像在无意之中突然给人窥破了心底秘密的少女一样。

缪长风施了一礼,说道:“我本来不该偷看姑娘的剑术,只是姑娘的剑法委实太过精妙,我经过此地,看了一眼,就禁不住自己不看下去了。”

云紫萝殓身还礼,说道:“缪先生过奖了,我这几手见不得人的剑法,在缪先生面前施展,只怕当真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呢。”

缪长风怔了一怔,说道,“请恕唐突,敢问姑娘高姓大名。我们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心里有点奇怪,不知云紫萝何以会知道他的姓名。

云紫萝说道:“小姓云,贱字紫萝。萧夫人是我的姨妈,我来了才不过几天。”

缪长风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前几天刚刚来过,却没有见着姑娘。”

云紫萝说道:“我听得姨妈说过,听说缪先生是和陈大侠陈天宇的二公子一同来的。”

缪长风道:“不错,但这次我却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来的,陈二公子另有事情,他可不能陪我再来做邵家的客人了。”

云紫萝道:“邵老伯刚好是在我来的第二天离家,他说要到陈大侠家里回拜,你们没有见着吗?”

缪长风道:“是吗,这么说我倒是和邵叔度错过了见面的机会了。”

接着说道:“邵叔度不在家,我见令姨妈也是一样。不知云姑娘还要不要再练剑法?”

云紫萝说道:“我陪缪先生去见姨妈吧。”

两人走出梅林,缪长风忽道:“我与姑娘初会,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云紫萝心里有点纳罕:“不知他要问我什么?”她本来是个端庄洒脱兼有之的侠女,不是小家气的姑娘可比,当下也就落落大方地说道:“缪先生请说。”

缪长风道:“姑娘的蹑云剑法轻灵翔动,有如天马行空,不可羁勒。但和陆游那首咏梅花的词,却似乎并不相称?”话中之意,即是要问云紫萝何以在练了如此洒脱的剑法之后,却会念出那样幽怨的一首词来?

云紫萝淡淡说道:“没什么,我不过因见梅花零落,堕落沾泥,偶尔想起了这首词罢了。”

缪长风笑:“我素来是胡乱说话的,请姑娘不要见怪。我想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有时一个人也难免忽生感触,无端惆怅的。但多愁善感,却似乎不是我辈所宜。尤其是在这西洞庭山,放眼一看,就可以看见烟波浩藏的太湖,我们的胸襟是应该更加宽广了。嗯,我胡说一通,姑娘不会怪我文浅言深吧?”

一个初相识的男子和她说这样的话,确实可算得是交浅言深。云紫萝心里想道:“这个人做朋友倒是不错。”当下笑道:“我自问还不是个太过多愁善感的女子,但缪先生的金玉良言,我还是要感谢的。”

缪长风哈哈一笑,说道:“或许是我浪迹江湖,已经惯了。纵使是有天大的烦恼,转眼间我也就会忘了。比如就说那些零落的梅花吧,我见了却想起了另外的两句诗来。”

云紫萝给他引起了兴趣,不觉就问他道:“是哪两句?”

缪长风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想起了这两句诗,我就不会为梅花伤感了。”

云紫萝心里叹了口气、想道:“我若是能够像他这样洒脱,倒是可以免掉许多烦恼。”

二人言语投机,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已是回到云紫萝姨妈的家中。

萧夫人看见云紫萝带了缪长风来到,又是诧异,又是欢喜,说道:“什么风把你又吹来了?嗯,你已经认识了我的甥女,那就用不着我再给你们介绍了。”

坐定之后,缪长风说道:“我是为了打听一件事情来的。”

萧夫人是个急性子的人,说道:“且慢,我也要向你打听一件事情。你是从陈家来的吧?”

缪长风道:“不错。陈天宇和陈光世两父子要到泰山去参加一个什么扶桑派在中原重建的典礼,所以那位陈二公子不能来了。”

萧夫人道:“我问的不是陈二公子,我想问的是邵叔度有没有到过陈家?”

缪长风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见着他。”

萧夫人道:“你是什么时候离开陈家的。”

缪长风道:“三天之前。”

萧夫人不觉有点担忧,说道:“邵叔度离家已有六日,按说他两天就可以到达陈家的,但你却没有见着他,他到了哪里呢?”

缪长风笑道:“邵叔度本领高强,江湖经验又是极之丰富,你还怕他会失了吗?我想或许他也是赴泰山之会去了。听说扶桑派的掌门人牟宗涛,这次要在中原开宗立派,光大门户,是以大张旗鼓,遍邀江湖上的成名人物。邵叔度虽然没有接到请帖,那是因为牟宗涛不知道他的住址之故。老邵想是听得这个消息,想去见一班平时难以见到的朋友。他料想牟宗涛是决不会嫌他不请自来的。”

萧夫人心里想道:“不错,叔度赴泰山之会,要打听儿子的下落,自是比只去陈家打听,更为方便了。”当下笑道:“那你又为什么不去?”

缪长风笑道:“我本来是想去的,就因为要到你这里打听一件事情,以至不能凑这热闹了。”

萧夫人心里已然明白了:“想必他是要打听连甘沛那件事情。”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缪长风接下去说道:“萧大嫂,我走了之后,可曾有一个姓连的人到过这里找我?”

萧夫人道:“不错,是有一个叫连甘沛的人跑到这儿撤野。他不自量力,竟敢向我们讨人。大概是你的仇家吧?”

缪长风道,“后来怎样?”

萧夫人笑道:“你应该多谢我的甥女,是紫萝她帮你把这个姓连的打发了,嘿,嘿,这人敢来和你作对,我以为他的本领定然十分了得,谁知紫萝一出手,就叫他不能不夹着尾巴逃走,不过话说回来,这人的本领虽然不是十分了得,也可算是相当不错的了。若不是紫萝使出了蹑云剑法,只怕还当真不容易将他打发呢。”

云紫萝有点不好意思,说道:“这人双笔点穴的功夫确是十分了得,我好不容易才侥幸胜了一招,结果还是邵伯伯和姨妈将他赶跑的。”

缪长风道:“想不到我给你们惹了麻烦了。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姓连的来历?”

萧夫人道:“大不了是‘惊神笔’连家的人,我虽然是女流之辈,本事低微,也还不至于就怕了连家。”

缪长风道:“萧大嫂,你是女中豪杰,即使连甘沛的叔叔,那个当年曾与金逐流、厉南星争胜的连城虎武功未废,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不过,咱们害怕的不是连家——”

萧夫人道:“那又是谁?”

缪长风道:“据我所知,连甘沛已经投在御林军统领北宫望门下!”

萧夫人吃了一惊,说道:“你是说他已经做了清廷鹰犬?”心望想道:“这倒给邵叔度猜中了!”

缪长风道:“不错,但他是为清廷暗中出力,江湖上一般人还是不知道的。像他这样的武林败类还有好几个呢。在江湖上突然消声匿迹的那个石朝玑也是其中之一。”

萧夫人口里说是不怕,心里其实却是有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心事迷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