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20回 干崖秋色

作者:梁羽生

湛湛长空黑,更那堪,斜风细雨,乱愁如织。老眼平生空四海,赖有高楼百尺。看浩荡,千崖秋色。白发韦生神州泪,尽凄凉不向牛山滴。追往事,去无迹。

                     ——刘克庄

孟元超不觉有点诧异,心里想道:“扶桑派的开宗大典定在明日日出之时举行,她是决不能和我单独到玉皇顶看日出的了。怎的她还有这样闲暇的心情,在本派的开宗大典之前的片刻与我约会?嗯,莫非她是有甚么紧要的事情和我说么?”

心念未已,忽见又是一个扶桑派的弟子匆匆跑来。

金逐流暗道:“又是哪位贵客来了?”

那名弟子向牟宗涛禀道:“有一个名叫邵叔度的人来到,他是没有请帖的。不过他说他和陈大侠认识。”

牟宗涛笑道:“陈大侠,这可真是巧极了。你刚刚说到那位邵老前辈,他就来了。”回过头来,吩咐那弟子道:“你还不赶快去请这位邵老前辈上山。”

这天各方豪杰络绎上山,孟元超给牟宗涛拉去作陪,也忙了整日。

忙了一个白天,孟元超在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寐。

“待明日闭会之后,我就可以赶往太湖去找紫萝了。但不知杨牧是否要找我的麻烦?他正在找他的妻子,这消息我又要不要告诉他呢?”

再又想到:“冷大哥叫我拜访的各路英雄,差不多有一半已经来到这里了,今天我不便和他们详谈,会散之后,只怕还得请金大侠陪我去找他们,多耽搁几天了。”

接着又再想到:“无双与我相识不久,对我倒似十分信赖。唉,她也真是一位可爱的姑娘,可惜我的心早已给了紫萝,虽然我和紫萝无缘结合,我的心也不能再给他人了。唉,紫萝,紫萝,什么时候我才能够见到你呢?”

辗转反侧,心乱如麻,不知不觉,东方已白。

孟元超彻夜无眠,不过,纵然是他做梦的话,他也梦想不到云紫萝此时已经来到泰山了。

那日云紫萝与姨妈分手之后,在太湖北岸的一个小镇上买了一匹坐骑,小镇上当然不会有良驹出卖,只不过是一匹普通的瘦马,因为云紫萝白天不便施展轻功,用它聊以代步而已。

好在云紫萝本来的计划是并不准备进去赴会的,她只打算在山下相候,希望碰见邵叔度,把姨妈的遭遇告诉他。当然她也希望见着孟元超,但并不打算和他会面,马走得慢,那也无关紧要了。

她戴上缪长风留下的人皮面具,一路前行,这日到了山东境内的祖阳,离泰山大约还有二百里路程,经过一片几乎找不着路的红草荒原,正行走间,忽听得一声胡哨,乱草丛中突然飞出许多暗器!

幸而云紫萝身手矫捷,应变得宜,骤然遇袭,虽惊不乱,闪电般的拔剑出鞘,一招“夜战八方”,只听得叮叮铛铛之声不绝于耳,三支飞镖和两柄飞刀已是给她打落。可是暗器如蝗,防不胜防,护得了人,护不得了马,她的坐骑中了一支见血封喉的毒箭,登时倒了下来。

云紫萝滚下马背,那些人只道她已经中了暗器,纷纷从乱草丛中窜出,拍掌欢呼:“倒也,倒也!”“哈哈,你这臭婆娘号称千手观音,想不到也有今日吧!”云紫萝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又打落两支袖箭。还有几份份量较轻的暗器,打不到这么远,在她后面落下。

忽听得有人叫道:“不对,你们弄错啦,不是这个婆娘!”三骑快马跑来,其中的一个是和“千手观音”交过手的,他也是这帮人的指挥。

那些人叫道:“啊呀,不好,果然弄错了!”有一个叫道:“错索性错到底,这婆娘还没有死,咱们可不能留下活口,毙掉她!”那首领道:“说得对,是要毙掉她,嘿,嘿,你可别怨我们心狠手辣,你碰上了这是你的晦气!”

暗器又再纷纷打来,那三个骑在马上发出的暗器,尤其打得又狠又准,云紫萝使出超卓的轻功,腾挪闪展,兀是避不开暗器的围攻。那三个人所发的暗器碰着她的青钢剑。她的虎口就是一阵酸麻。云紫萝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想不到我竟在死在这帮强盗之手!”

正在十分危急之际,云紫萝自分是必死无疑,忽听得马铃声响,红草荒原上又出现了一匹白马,骑在马背上的是一个中年妇人,人未来到,声音已是传了过来:“千手观音在此,鼠辈休得猖狂!”

那首领把手一挥,喝道,“快,快用暗青子喂她!不要慌乱?”暗器转移了方向,向那妇人打去,有如雨落!

“千手观音”冷笑道:“你们这些雕虫小技,居然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只见她一只手挥长鞭,防卫坐骑,另一只手就腾出来接暗器,随接随发。片刻之间,“哎哟,哎哟!”的呼号之声此起彼落,对方有几个人接连中了暗器,慌忙滚入乱草丛中,忍着痛溜走。不中暗器的也都慌了,逃得更快。

云紫萝并不擅长暗器,却也是个行家,见了这妇人的惊人绝招,不由得目瞪口呆,佩服不已:“怪不得外号千手观音,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个首领见手下伤的伤,逃的逃,他也只好拔转马头逃跑。“千手观音”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宗神龙的替死鬼。哼,宗神龙不敢露面,却叫你来送死。你想跑得这么容易?给我留下一点记号吧!”

冷笑声中,一手连环三暗器飞出,那人的身手也是委实不弱,一个“镫里藏身”,避开了打他上盘太阳穴的袖箭;横刀一封,又拨开了射他中盘方向的一支透骨钉,可是却终于避不开打他下盘的一柄飞刀,飞刀掠过,削掉了他膝盖的一大片皮肉,那人一个倒栽葱跌落马背,他是和另外一个同伴并辔奔驰的,幸亏这同伴出手得快,一把将他提了起来,随即一刀插进马臀。这一插用的力恰到好处,不会伤着马的骨头,却能令它负痛狂奔,绝尘而去!

那匹失了主人的骏马受了惊吓,在草原上盲目乱跑。“千手观音”说道:“这位姐姐,请你稍等一会。”快马加鞭,追上那匹无主的坐骑,跳过去骑上马背。那匹马起初不肯服她,跳起一丈多高。“千手观音”抓着鬃毛,轻轻拍它后颈,抚弄一会,那匹马不再发脾气了,俯首帖耳的让她骑了回去。云紫萝看得有趣,心里想道:“原来千手观音不但暗器精艳,驯马的功夫也是人所罕及。”她却不知这“千手观音”祈圣因乃是尉迟炯的妻子,尉迟炯是关东马贼出身,祈圣因的驯马本领是跟丈夫学的。

祈圣因回来说道:“我名叫祈圣因,祈连山的祈,圣贤的圣,因缘的因。这帮强盗本来是要偷袭我的,几乎连累了你,我实在过意不去。你失了坐骑,这匹坐骑就赔给你。它已经给我驯服了,你可以放胆骑它。”说罢,跳下马背,将那匹坐骑交给云紫萝。

云紫萝道:“多谢祈女侠救了我的性命,我已是感激不尽,厚赐如何敢当?”祈圣因笑道:“反正我是顺手牵羊拿过来的,你又何必客气?我是个爽直的脾气,你为我遭殃,我都未曾多谢你呢!姐姐,你贵姓大名,去的哪儿?”

云紫萝捏了一个假名,说道:“我叫孟华娘,想到泰安去的。”

祈圣因道:“你的本领很不错啊。恕我冒昧,请问你是不是要上泰山观礼的?”泰山在泰安县境,祈圣因心里想道:“孟华娘这名字我可没听过,不过她的武功这样好,想必是牟宗涛邀请的客人了。”

云紫萝说道:“牟宗涛在泰山开宗立派,此事我也曾听人说过。不过我还不够资格做他的客人。我有一个朋友或许会到泰山观礼,因此我想去泰安县城,等他回来。”

祈圣因笑道:“何用这样麻烦,你和我一同去好了。我也是没有请帖的,不过我担保你可以顺利上山。”

云紫萝见她性情爽朗,也想结交这样一个朋友,暗自思忖“我戴了这张人皮面具,料想孟元超不会认识我的。”于是说道:“得祈女侠带我去一开眼界,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当下跨上那匹坐骑,两人就结伴同行了。

路上云紫萝问道:“这帮强盗是些什么人?”

祈圣因道:“他们的首领名叫宗神龙,但刚才尚未露面。这姓宗的是清宫大内总管萨福鼎手下的第一号鹰爪,不过江湖上的朋友知道的还不多。他也是扶桑派掌门人牟宗涛的师叔,这次牟宗涛开宗立派,我猜想他多半也是会来的,因此我才要赶上泰山。”

云紫萝愕然问道:“牟宗涛不是侠义道么?怎么他的师叔……”

祈圣因道:“牟宗涛早已和他的师叔翻脸了,不过……”云紫萝道:“不过什么?”

祈圣因心里想说的是:“不过牟宗涛恐怕也不是如你所想象的侠义道呢!”但她的性情虽然爽朗,和云紫萝毕竟乃是初交,这话终于没有说出来。说道:“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牟宗涛是海外归来的一派掌门,我和他也并非相知很深呢。”这话答得模棱两可,云紫萝关心的只是孟元超,对牟涛宗的为人倒是不想深究,因此也就没有再问下去了。

幸亏云紫萝换了一匹坐骑,跑路比她原来的那匹坐骑快得多。两人兼程赶路,第三日一大清早就到了泰山。

这时正是牟宗涛的扶桑派开宗大典,隆重的典礼刚刚开始的时候。

泰山之巅,“玉皇顶”的草坪上,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孟元超和林无双也在其内。

天空飘浮着灰白色的云朵,玉皇顶好像涂上一层铅白,夜色沉沉,四周还是那么静耀,不过透过云层的缺口,已经可以瞥见半角天穹闪耀的曙光。但日头还未露面。

牟宗涛的开宗大典是定在日出的时候举行的。所有的客人为要起得上看日出的奇景,早都来了。

林元双像孟元超一样,昨夜也是整夜无眠。

她的表哥和石朝玑往来之事已经给她发现,虽然她还不能断定表哥是否就与朝廷勾结,却总是不能无疑了。

她想起了自己答应过尉迟炯的诺言,不由得心烦意乱,“我难道真的要和表哥作对吗?”这是她从来不敢想象的事,“唉,但愿我所猜疑之事,不是真的。”林无双只好这样想了。

在来到这个草坪之前,她和孟元超已经在梅林见过面,这是他们在昨晚约好的,林无双也已经把自己的心事和石洞中的奇遇告诉他了。

孟元超也不敢断定牟宗涛就是坏人,不过他对牟宗涛的怀疑却要比林无双更多。为了预防祸患,他向林无双提出一个主意。

这个主意是:不让牟宗涛做掌门!

“不让他做,谁做?”

“你!”

“我?”林无双做梦也没有想到孟元超会叫她来做掌门,和表哥作对,已经是她不敢想象之事,何况是和他争夺掌门呢?“不错,是你。我想来想去,要找出一个人来,不让牟宗涛当上掌门,只有你最适合了,你的爹爹在扶桑派中辈份最尊,德高望重,你出来和他争做掌门,本门弟子,即使是拥护牟宗涛的人,也得给你爹爹面子,决不敢公然反对。若以武功定夺,你已经学成了祖师的秘传法,也可以胜得了他。”

“可是……”

“可是什么?”

“说不走他是另有用心,才与石朝玑来往。并不像尉迟叔叔所想那样坏。”

“唉,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只是预防万一。与其贻患无穷,不如狙祸于无形!”

“我,我什么也不懂,怎能当掌门?”

“大家会帮忙你的。”

“我不过昨天才见到石壁上的祖师剑法,距离‘学成’二字还差得远。剑法上也未必胜得过他。”

“我相信你能够取胜的。即使不能,试一试也总比不试的好!”

“唉,我……”

“这事关系重大,你要从大处着想,千万别让私人恩怨纠缠不清,无双,你莫三心两意了!”

孟元超在梅林和她谈话,已经向她再三剖析利害。可是林无双却仍是踌躇未决。

此际她与孟元超肩并着肩,坐在人堆之中,孟元超可是不便再和她说了。

“看,日出啦!”人丛中有人说道。许多人都把眼睛朝向东方。

牟宗涛的开宗大典是定在日出之时举行的,就要开始了,孟元超突地紧紧握看她的手,在她耳边悄悄说道:“无双,要有勇气!”

在泰山看日出当真是一大奇景,东方现出了鱼肚白,只见云层下面抹上了一层迷人的红色,和天空渐渐分清了界限。凌乱的淡红的云朵满天飞舞,一忽儿向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干崖秋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