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21回 争夺掌门

作者:梁羽生

何处淬吴钩,一片城荒枕碧流,曾是当年龙战地,飕飕。塞草霜风满地秋。霸业等闲休,跃马横戈总白头。莫把韶华轻换了、封候。多少英雄只废邱!

                     ——纳兰容若

林无双倒不生气,淡淡说道:“是谁不自量力,可要比过方知!只盼你这次别像上次那样,未待终场,便又夹着尾巴匆匆逃跑!”

宗神龙上一次曾给林无双与孟元超联手杀败,听了此言,不由得勃然大怒,喝道:“臭丫头,这次可没有姓孟的帮你了。你既然胆敢口出大言改称。以表示他不同意詹姆士对实用主义的解释。认为哲学 ,不自量力,我做师叔的只好教训教训你这臭丫头了!”说罢唰的一剑便刺过去。

这一剑平胸刺出,将到未到之际,剑尖陡地一翻,划了半个弧形,变成横卷之势,名为“暴卷天河”,变化奇幻,当真是凌厉之极!

场中不乏剑术的大行家,看见宗神龙一出手便是如此凶猛的攻势,无不替林无双捏了一把冷汗,扶桑派的若干弟子,识得本门剑法的精妙,更是吓得叫出声来!

惊叫声中,只见林无双不慌不忙的斜退两步,好像漫不经意的随手还了一招“玉女投梭”,宗神龙那一招凌厉之极的剑招竟连她的衣角都未沾着,给她这一招轻描淡写的“玉女投俊”一下便化解了先手攻势人道主义的马克思和晚期马克思的对立,并以早期马克思来 ,逼得要回剑防身了。

“玉女投梭”乃是一招甚为普通的招数,中土各大剑派之中都是有这一招的。扶桑派的剑术与中士各派不同,担这一招却也不过是与各派大同小异,并无特别精奇之处。是以扶桑派的弟子见林无双用这样普通的一招“五女投梭”,不但化解宗神龙的攻势,而且还能立即转守为攻,不由得都是呆了一呆,感到莫名其妙,呆了一呆之后,这才爆出了震耳如雷的彩声!

众弟子莫名其妙,宗神龙可是有苦说不出来。原来林无双这招虽是平平无奇,但却是恰到好处的指向他的要害。若然不是他见机得快,迅即回剑防身,只怕已是要给林无双乘虚而入了。

牟宗涛看得大为惊诧,心里想道:“想不到无双这小妮子居然懂得上乘剑法中攻敌之所必救的诀窍。”他起初本是想拦阻林无双出手的,此时定下了心,转念一想:“宗神龙胆敢向我挑战,不知他是练成了什么高明的武功1844年2月出过一期双刊号。载有马克思的《论犹太人问 ,让无双试试他也好,打下去无双当然是要输给他的,但看她现在的造诣,只怕最少也可以抵敌个五六十招,宗神龙的底我就可以摸透。”

宗神龙一惊之后,还道林无双是仗着身活的巧妙和剑法的配合得宜而已,不信她的真实本领能在自己之上。是以虽吃一惊,却是惊而不乱。当下转采攻守兼施的绵密剑法与林无双交手。不料林无双见招拆招,见式拆式,竟是随意挥洒,俱成佳妙!宗神龙使出浑身解数,兀是占不到半点便宜!

牟宗涛本来只希望她能够抵敌五六十招的,不料她过了百招,仍是未露败象,牟宗涛不禁暗暗惊奇,疑心顿起,想道:“难道她昨天在那石窟之中找到了祖师所藏的武功秘笈?”但留心观看,却又不见林无双的本门剑法,有什么特异之处。

原来林无双并未使出石壁上的剑法,但因她已领会了本门上乘剑法的精髓,宗神龙所使的任何一招,都已在她的意料之中,旁人看来自在存在法国萨特的用语。指完全在自身之中,未包含 ,宗神龙的招数招招凌厉,在她眼中,却是等同儿戏;用不着使出祖师所传的剑法,随意挥洒,已是足以应付有余!

宗神龙屡攻不胜,不由得心中烦躁,暗自想道:“我若不使出看家本领,只怕是胜不了这臭丫头了。胜不了这臭丫头,怎能和牟宗涛争夺掌门?”

原来扶桑派的剑法,经过了将近辗转千年的传授,每一支弟子所得的都不过是断简残篇,一鳞半爪。但也正是因此,所学的虽是大同小异,却又各有各的不传之秘。宗神龙因年前败给了牟宗涛之后,苦心钻研他这一支的秘传剑法,自创新招,练成了一套他自认为足以出奇制胜的剑法。他就是因为练成了这套剑法,才敢向牟宗涛挑战的。

这套剑法,他本是准备用来对付牟宗涛的,现在却逼得要先用来对付林无双了。

酣斗中宗神龙剑法突变,只见剑花错落,剑势如环,连绵不断。乐划一圈,西划一圈,大圈圈,小圈圈,圈里加圈,式中套式,一个圈圈接着一个圈圈,重重叠叠,好像波浪般的涌上来,圈上来,登时把林无双的身形套在他的剑圈之内。

林无双衣袂飘飘,在他剑圈之内腾挪闪展,似乎是只有躲避的份儿,给他逼得越来越紧了。

牟宗涛暗暗惊心,想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宗神龙这厮真的是在暗中练成了一套剑法来对付我。唉,他这一招如何化解?”自忖倘若是换了自己下场,恐怕也只能与宗神龙打个平手而已,要想破解他这套剑法,实是没有把握。

石卫看得捏了一把冷汗,悄悄的和牟宗涛说道:“牟掌门,你赶快下场替换林师妹吧。否则林师妹不肯认输,只怕会遭了宗神龙的毒手。”

牟宗涛正自用心揣摩应该如何破解宗神龙的剑法,石卫说了第二遍他才听见。但听见之后,仍是淡淡地说道:“你急什么,让她再过十招八招,实在不行,我再出去也还不迟。”

石卫越看越惊,急得顿足说道:“牟掌门,她可是你的表妹啊!再迟片刻,恐怕就要后悔莫及了!我倒想出去,可惜我的本领不济,不能给她化解。”石卫本来是悄悄的和牟宗涛说的,不知不觉,声音越来越大,场中的人,都听见了。

场内群豪也在窃窃私议,陈天宇和金逐流说道:“金世兄,你看如何,这小姑娘似乎还可抵敌几招。”金逐流道:“我看不用担心,这位林姑娘不仅可以抵敌,而且在十招之内,必能取胜。”陈天宇是一位剑术大行家,但听了金逐流的话,却也不敢相信。牟宗涛给石卫说得不好意思,正要出去,就在此时,忽所得林无双笑道:“宗神龙,我着你这十八盘连环剑法,练得还不到家!”

此言一出,宗神龙不禁大吃一惊,心想:“她怎么知道我这剑法?”

原来这套剑法乃是虬髯客从泰山“十八盘”的地势得到灵感,别出心裁创立的。宗神龙获睹的不过是断简残篇,一鳞半爪。他根据这一鳞半爪而演变,以为是自创新招;其实不过是略得原来的“剑意”而已,远远不及虬髯客原来剑法的精妙。

宗神龙冷笑道:“小妮子懂得什么,你说我练不到,你练给我看看。”

林无双笑道:“我练给你看,你也不懂。我也没有工夫陪你练了,干脆破了你的剑法,叫你输得心服口服吧!”

话犹未了,林无双在剑圈笼罩之下,倏的欺身直进,闪电般一剑插去,笑道:“这一招叫做大漠孤烟直,正好破你的长河落日圆!”

旁人连她怎样出手都未看得清楚、只听得宗神龙失声惊呼,剑光电射,他手中那柄长剑已经飞了出去,刚好插在一棵松树上,剑柄颤动,久久未休。

金逐流估计她十招之内可以取胜,谁知说话之后,才不过一招,她就逼得宗神龙的长剑脱手飞出。连金逐流都不禁大为惊诧,旁人自是不用说了。

这霎那间,全杨鸦雀无声,过了半晌,大家才不约而同的突然拍掌大叫起来:“好啊!”其实这一招剑法到底是怎么个“好法”,场中群豪,十居八九,仍是莫名其妙。

牟宗涛惊喜之余,却在想道:“这一招似乎不大像是本门的剑法!”但一来因为他知道林无双从没有学过别派剑法,二来是扶桑派分为三支,剑法本来是各有秘传,是以他虽然觉得“剑意”不大似,却只以为是自己没有学过的一招,唯有惊诧而已。

原来林无双用的是石壁上那女子所使的剑法,这一招是她用来破解虬髯客的剑法的,如今林无双用来对付宗神龙,简直可以说得是牛刀割鸡了。

宗神龙像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忽地说道:“你这一招是什么剑法?”原来牟宗涛所怀疑的他亦已想到了。

林无双道:“我不是告诉了你么,这一招名叫大漠孤烟直,正好破你的那招长河落日圆。”

宗神龙道:“我是问你是哪一派的剑法,你别装蒜。”要知争夺掌门之位,当然是必须用本门的武功。

林无双道:“当然是本派的了。本派剑法,有一招就必有相应的解招,你学了这许多年,难道还不明白?”心里想道:“那个女子与祖师切磋剑法,即使不是本门中人,也一定是和本门关系极深的了,我这话也不算说谎。”

宗神龙道:“我不相信,除非你也会使我那一招。”

因为林无双说过本派剑法必有相应的解招,宗神龙就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办法与她为难,心里想道:“我这一招是自创的,不信你也会使。”

林无双笑道:“这有何难?”随手执剑一挥,划出了七个圈圈,旁人还看不出其中妙处,宗神龙种是看得出来,她使的这一招“长河落日圆”确是比自己不知高明了多少。

林无双笑道:“本来所谓相应的解招,指的是‘拆解’而非‘破解’,你给我破了,那是因为你学未到家的缘故。现在你服了么?”林无双用的是虬髯客与那女子的“拆招”,倘若双方所用的招数达到了他们的境界,确实是应该打成平手的。

牟宗涛笑道:“你若不服,我也试给你看。”拔出剑来,唰的刺出,其直如矢,果然极像林无双刚才使的那招“大漠孤烟直”。原来牟宗涛聪明无双,看过的剑招,便能牢记心中。林无双虽然知道他只是“形似”而非“神似”,也不由得暗暗佩服。

牟宗涛使了这招之后,说道:“你还敢说她使的这一招不是本门剑法么?这只怪你自己未曾学得完全。”原来牟宗涛巴不得林无双替他打发了宗神龙,生怕宗神龙节外生枝。

宗神龙不由得心灰意冷,长叹一声,说道:“好,我认输了!”他一走,他带来的那班人也都跟他走了,祈圣因冷笑道:“宗神龙,今日我不打你这只丧家之大,迟早我还是要和你算帐的。”宗神龙哪里还有心思和她争斗,垂着头只当听不见,匆匆下山。

宗神龙一走,牟宗涛只道再也无人与他争夺掌门,心中欢喜无限,说道:“表妹,想不到你本门剑法练得精妙如斯,一出手就叫那老贼夹着尾巴逃走,当真是难为你了,你回去歇歇吧。”

可是林无双仍然站在场中,并不回去。

牟宗涛怔了一怔,说道:“表妹,你怎么啦?”

林无双淡淡说道:“没什么。多谢你称赞我的剑法,我却不知比不比得过你呢。”

余宗涛笑道:“过两天有空的时候,我陪你练招就是。”

林无双道:“你现在没有空么?表哥,我并不是要和你练招。”

牟宗涛吃了一惊,说道:“什么,你是说现在就要和我比剑?唉,你真是太孩子气了,我现在哪有工夫陪你玩呢?”他已隐隐感到不妙,但还希望这只是林无双孩子气的说话。

林无双脸上毫无笑容,一个字一个字的缓缓说道:“表哥,我可不是和你说着玩的,你再没有工夫,可也得和我比剑呀!”

牟宗涛做梦也想不到林无双要抢他的掌门,每一个字他虽然都听得清清楚楚,兀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阵茫然,问道:“为什么?”

林无双道:“难道你不想当掌门了么?”

牟宗涛吓得几乎跳了起来,失声叫道:“无双,你究竟是开玩笑还是当真?难道你也想做掌门?”

祈圣因在人丛中站了起来,冷冷说道:“林无双为什么不可以当掌门?‘不论长幼,胜者为雄。’这话可是你自己刚才说过的!”

牟宗涛强作镇定,暗自想道:“去年我派密使入京谒见北宫望,听说那天晚上恰巧碰上了尉迟炯前来盗马,莫非这秘密已经给他们夫妻知道,告诉了表妹了?”

牟宗涛尚未知道他只是猜中了一半,另一半更出他意料之外。

原来石朝玑前晚得杨牧之助,虽然侥幸避开了孟元超,可是在他下山之后,第二天在路上却又碰见了尉迟炯夫妇。尉迟炯追他去了,祈圣因则独自上山把这秘密告诉林无双。祈圣因是先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争夺掌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