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24回 陌路相逢

作者:梁羽生

花底新声,尊前旧侣,一醉尽生平。司马无家,文鸳未嫁,赢得是虚名。

                     ——彭骏孙

杨牧站在一旁,得意洋洋的为齐建业喝彩。

吕思美正在思量怎样去帮宋腾霄的忙,蓦地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瞅了杨牧一眼,冷笑说道:“杨武师工具不是手,而是脑”,“没有教育,就没有持久的革命”,只 ,听说你在蓟州也有不大不小的名头,原来就只会摇旗呐喊么?”

杨牧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吕思美道:“我们乡下有个笑话,二人吵架,其中一个卷起衣袖,气势汹汹,似乎非得立即和对方打上一架不可,可是当对方起而应战的时候,他却是只敢动口不敢动手了。他骂一句,退一步,大叫大嚷的要人家等他,等他回家去把姻‘伯’请来!”

这个笑话其实是各地都有的,不过多数说的回去请哥哥。吕思美说成是请“姻伯”,当然是调侃杨牧的了。

杨牧大怒道:“不是看在你是个黄毛丫头的份上,我非得教训你不可!”

吕思美笑道:“好呀,那正是求之不得!要打就赶快打吧,趁你的姻伯还在这儿,有你的便宜呢!”

宋腾霄叫道:“小师妹,这不关你的事,你走吧!”

吕思美笑道:“我可不想做笑话中的主角。你们打得这样高兴,我岂可不凑凑热闹?哈哈,杨武师来吧,来教训我吧!”说到“教训”二字,她已是唰的拔剑出鞘,朝着杨牧的面门,就是一晃。

杨牧大怒道:“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双掌划了道圆弧,一招“游空探爪”,左掌拍出,右掌向吕思美的肩头抓下。

这一招本是他家法的“金刚六阳手”的绝招,左掌以阳刚之力荡开对方的剑尖,右掌就可以抓着对方的琵琶骨。刚才在酒家里吕思美曾给他一掌推开,他以为吕思美纵然通晓剑术,也不会高明到哪里去,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内。满以为一定可以手到擒来,心里还在打算要怎样来折辱她呢。

哪知吕思美是谋定而动,早有准备。在空地动手,不比堆满了桌椅的酒店难以腾挪,杨牧一抓抓来,她早已是一飘一闪使出了穿花绕树的身法,绕到了杨牧的背后了。

杨牧一抓抓空,陡觉金刃劈风之声,心知不妙,反手一掌拍出,身形转了一个圈圈。

他的武功也确是委实不弱,这一招化解得妙到好处,吕思美功力稍逊一筹,剑点歪斜,倘若硬刺过去,刺着了他,也不会伤得很重,却得提防给他抓着。

吕思美当机应变,仗着轻灵的身法,迅即变招,杨牧刚刚转了一圈,脚步未曾站稳,只见剑光耀眼,吕思美又已是从他面上刺来了。

吕思美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展开了穿花绕树的身法,和杨牧游斗。端的是俨如蜻蜒点水,彩蝶穿花,衣袂飘飘,绕得急时,就如随风飘舞的一团白影。

杨牧虽然是功力稍胜一筹,打不到吕思美的身上,也是无奈她何。

掌风剑影之中,杨牧一招“阴阳双撞掌”击去,左掌阳刚,右掌阴柔。刚柔两股力道互相牵引,吕思美滴溜溜的转了个身,冷笑说道:“金刚六阳手也不过如此,见识了!”杨牧一掌打空,陡然间只见剑光一闪,耀眼生辉,饶是杨牧躲闪得快,只听得“嗤”的一声,衣襟已是被她的利剑穿过,幸而没有伤着。

齐建业呼的一掌,将宋腾霄逼退两步,叫道:“杨牧,过这边来!”逼退了宋腾霄,他的身形也向杨牧这边移动。

吕思美“噗嗤”一笑,说道:“对啦,快去求你的姻伯庇护吧!”杨牧刚才险些给她利剑所伤,吓出了一身冷汗,性命要紧,顾不得她的耻笑,慌忙便溜过去。

吕思美如影随形,跟踪急上,说时迟,那时快,一招“玉女投梭”,明晃晃的剑尖,又刺到了杨牧的背心。

此时杨牧刚好和齐建业会合,齐建业自是不容吕思美伤他,中指一弹。“铮”的一声,正巧弹着无锋的剑脊。

齐建业施展的是“弹指神通”的功夫,虽然只是用了五成力道,吕思美己是禁受不起,虎口一麻,青钢剑脱手飞上半空。

宋腾霄连忙一剑向杨牧刺去,这是“围魏救赵”之策,攻敌之所必救,杨牧惊魂未定,身形未稳,如何能够抵挡?当然又唯有依靠齐建业替他解困了。

三方面动作都快,齐建业左肘一撞,用了个巧劲,将杨牧撞过一边,横掌如刀,一招“斜切藕”的招式!右掌向宋腾霄臂弯削下。这一招也是攻敌之所必救,宋腾霄一个“盘龙绕步”收剑回身。

就在这霎那之间,吕思美飞身一掠,也已把青钢剑接到手中,退而复上了。

宋腾霄埋怨道:“小师妹,你何苦管这闲事,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事不用你管。”

吕思美笑道:“我本来就是爱管闲事,何况你的事怎能说是与我无关?”

宋腾霄知道她的脾气,无可奈何,只好说道:“齐老头儿的擒拿手十分厉害,你可要小心了!”吕思美又笑道:“我知道,刚才我已经领教过了。嘿,嘿,我只是一个初出道的晚辈,难得有这机会向名震江湖的四海神龙请教,伤了也是值得的啊!”

四海神龙是何等身份,听了这话,不觉脸上一红,心里想道:“我若用重手法伤了这个初出茅芦的小姑娘,只怕要给天下英雄所笑。”当下说道:“谁叫你这女娃儿不知好歹,你若不和杨牧纠缠,我也不会难为于你,你走吧!”

吕思美道:“你们这边两个,我们也是两个。我若走了,你们岂不是占了便宜?”口中说话,手上的那柄青钢剑招数可是丝毫不缓,剑剑攻向杨牧的要害。杨收空手斗不过她的长剑,齐建业无可奈何,又只好腾出手来替杨牧解招。杨牧不敢离开他的靠山,于是变成了双方都是二人联手作战的局面,齐建业本来是被迫应战的,却给她颠倒来说,弄得他啼笑皆非。

杨牧连遇几次险招,怒道:“这野丫头刁滑得很,她自讨苦吃,可怪不得咱们,姻伯,你还是把她先打发了吧,免得她来歪缠。”吕思美“噗嗤”一笑,说道:“原来那个笑话并不是我们乡下才有”。对准杨牧,唰的又是一剑。

齐建业道:“我自有分寸。”沉下了面,喝道:“女娃儿,你再不知好歹,我可不客气了!”

吕思美笑道:“老头儿,你一把斑白的胡子,生了气胡须也会动的,很是有趣!”

齐建业给她弄得啼笑皆非,想道:“这女娃儿也确实是有点可恶,好,待我想个法儿,不伤她的身体,点了她的穴道。”

可是吕思美的“穿花绕树”身法,运用得十分精妙,她好似窥破了齐建业的心思,身子滴溜溜的老是绕着杨牧来转,无形中等于拿了杨牧来作盾牌,教齐建业无法点着她的穴道。

齐建业不由得动起怒来,蓦地一声大喝,加重了掌力,向宋腾霄猛扑。转换目标,心里想道:“待我毙了这个小子,看你这野丫头还能不束手就擒?”

吕思美所受的压力稍松,立即又向杨牧加紧攻击,叫齐建业不能全神去对付宋腾霄。

如此一来,变成了互相牵掣的局面。不过吕思美的功力毕竟是和四海神龙相差太远,而杨牧虽然空手,却可以与她勉强周旋,是以始终还是齐建业和杨牧这边大占上风。

宋腾霄给齐建业的掌力逼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心里可是感到甜丝丝的,想不到师妹竟要为我拼命,这次倘若能够脱难,我真不知应该如何报答她才好。

缪长风坐在店中观战,心里可是焦急非常,正想出去帮宋腾霄的一把,忽见一个手拿旱烟杆,披着粗布大褂的老头儿在街头出现,正向着打斗的地方走来。

那店小二跳了起来欢呼道:“这可好了,我的东家来了!”

缪长风心中一动,想道:“莫非这个老头儿乃是隐于市肆的风尘异人,为了结交江湖朋友,才开这间酒店?”

心念未已,那老头儿已是走得近了。店小二站出门口大叫道:“老东家,不好了,快来呀!这几个客人在咱们店子里打架,去了一拨,又来一拨,店内打得不够,又打到了大街上。咱们店子里的东西毁了还不打紧,闹出了人命来可不得了!”

杨牧喝道:“识趣的走远一些,别来多管闲事,打坏了多少东西我们自会赔给你。”此时正打到紧要的关头,杨牧这边大占上风。宋腾霄被齐建业的掌力笼罩,虽然奋力解拆,已是力不从心,吕思美气力不足,身法亦已渐见迟滞,远不及刚才的轻灵了。

那老头儿慢条斯理的拿起旱烟杆,吸了口烟,缓缓说道:“老兄,你这话又说得不对了。你们在我的店子里闹出事情,焉能说是我多管闲事?东西可赔,人命可是不能赔的。打死了人,你们一走了之,事情还不是到了我的头上?”

口中说话,脚步逐渐走近。突然就插进打斗的圈子当中!齐建业本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料想这老头儿定非常人,正想问他,未曾出口,对方已然出手。

此时杨牧正在一掌向吕思美劈去,吕思美则在全副心神用来帮忙宋腾霄抵御四海神龙的攻势,眼看杨牧这一掌就可以把她的琵琶骨打碎,那老头儿陡地插进当中,把吕思美轻轻一推,推出了三丈开外!他用的是一股巧劲,吕思美好似是给他拉开似的。身形只是转了一圈,就站稳了。

杨牧一来是煞不住势,二来也是怒火头上,心道:“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双掌掌力尽发,“蓬”的一声,竟然打到了那个老者的身上。

齐建业大吃一惊,叫道:“杨牧,住手!”话犹未了,杨牧已是四脚朝天,跌在地上。那“蓬”的一声,却是他身子触着硬地的声音。

齐建业大惊之下,也不知杨牧有没受伤,无暇思索,一把抓去,抓着了老头儿的烟杆。那老头儿笑道:“齐老先生,你也喜欢抽烟么?”

以齐建业的功力,这一抓石头也要裂开。他满以为这烟杆是非断不可的,不料只觉触手如烫,一股力道反震他的掌心,手指一松,烟杆已是掌握不牢。这招一试,齐建业方始知道对方的功力不在他之下。

齐建业蓦地想起一人,连忙问道:“来的可是烟杆开碑陈德泰陈老先生么?”

原来陈德泰这根烟杆乃是一件宝物,外表看来,似是漆木,其实却是青铜混合玄铁铸的。玄铁是一种稀有金属,比凡铁重十倍。有一次陈德泰和几位朋友喝酒,酒酣兴起,曾用这根烟杆试演武功,一敲敲碎了一块石碑,是以得了“烟杆开碑”的外号。齐建业刚才拗不断这根烟杆,反而给震得虎口发麻,也就是因为它是玄铁之故。

陈德泰打了个哈哈,说道:“贱名有辱清听,陈某不胜惶恐,齐老先生的大名,我也是久仰的了,此次光临小店,请恕有失迎接之罪。不知齐老先生何以和这两位客人为难,可否看在小老儿的面上,大家一笑作了?”

齐建业心道:“你倒说得这样轻松?”眉头一皱,说道:“此事一言难尽。本来冲着陈老英雄的金面,齐某是应该罢手的。但好不容易碰见了这两个人,若不趁此作个了断,以后就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请恕得难从命!”

陈德泰淡淡说道:“齐老先生不肯给我面子,那我可没有办法了。”

齐建业道:“不是我不肯给你面子——”话犹未了,陈德泰已是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多说了。”不听他的解释,回过头来,却对宋腾霄说道:“请问,宋时轮是阁下何人?”宋腾霄道:“正是先父。”

陈德泰哈哈笑道:“怪不得你的追风剑法使得这样到家,原来果然是宋时轮的儿子。那么,你想必就是在小金川和孟元超齐名的宋腾霄了?”宋腾霄道:“不错,陈老先生敢情是先父旧交?”

齐建业见他们攀亲道故,心里已知不妙,果然便听得陈德泰说道:“二十年前,我与令尊缔交,后就没有见过面,不料他已经仙逝,实是可惜。好,今日碰上了这件事情,你就让我替你了结吧。闲话少说,你们走吧!”

齐建业是个久享盛名的人物,怎能丢这面子,喝道:“不许走!”

陈德泰冷笑说道:“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撇开私人的交情不说,我是这间酒店的主人,你们两位和他们两位都是客人,客人在小店闹事,我就有权来管。是我叫他们走的,齐老先生不肯甘休,问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陌路相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