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27回 旧友重逢

作者:梁羽生

一帽征尘,留君不住从君去。片帆何处?南浦沉香雨。回首风流,紫竹屯边住。孤鸿语,三生定许,可是梁鸿侣。

                     ——纳兰容若

云紫萝话犹未了,只见姨妈一声冷笑,已是走上前去,说道:“缪长风是我家的客人,你们登门欺侮我的客人,我岂能置身事外!”

云紫萝这才知道,姨妈点了她的穴道,原来是避免她卷入漩涡的。要知道齐建业与韩威武等人都是武林中极有身份的人物,只要云紫萝不动手,他们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去伤害她。何况齐建业又已有言在先引申为事物之正反两面,以说明自然、社会中的对立、消长 ,声言杨家的事情已经了结。点了她的穴道,倒是似危实安,令她获得保障了。

云紫萝感激姨妈的好意,可是她却又怎能安心于置身事外。心里想道:“缪大哥功力尚未完全恢复,姨妈只怕未必敌得过四海神龙,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好歹也得与他们祸福同当才是!”但她知道姨妈决不会给一她解开穴道,当下只好自己运气冲关,自行解穴。她有孕在身,内功的运用自是受了影响,只能慢慢的凝聚真气,要急也急不来。

齐建业哼了一声,说道:“这么说你一定要插手的了。你没有听清楚我刚才的说话吗,你要插手,这可要迫使我不能不和你动手了。”

萧夫人冷笑道:“十年前你伤了我的丈夫,今日再伤了我,岂不正遂了你的心愿。假惺惺什么,动手吧!”

齐建业道:“萧夫人,你别缠夹不清,这是两桩事情。不过你一定要记旧仇,算旧帐,那也随你的便!”

萧夫人不接这话,却解下一条束腰的白绸带,淡淡说道:“按规矩我是主人应该让客,你不出招,我只好僭越了!”皓腕一翻,白绸便似匹练般向齐建业卷去。

齐建业见她使出上乘的柔功,心里想道:“不给她一点厉害瞧瞧,焉能令她知难而退。”当下施展大力鹰爪的功夫,便想撕她这条绸带。

萧夫人用的是以柔克刚的功夫,齐建业却故意用最刚猛的鹰爪功去对付她,他是自恃本身的功力远较萧夫人深厚,是以不怕为她所克。

哪知萧夫人的功力虽不如他,这条绸带却是使得出神入化,齐建业一抓抓空,陡然间只见青光疾闪,耀眼生辉。原来是萧夫人抽出了一柄短剑,剑尖上吐出碧莹莹的光芒。

萧夫人以白绸掩护青剑,闪电般的欺身进招,绸带风扬,如飘瑞雪,青芒闪烁,恍若繁星,她的剑法自成一家,每一招都是暗合一句唐诗的诗意的。这一招叫做“三春白雪归青家”,正是她的一招得意绝招。

萧夫人剑法固然神妙,四海神龙可也不是泛泛之辈,就在这霎那间,只听得他一声斥咤,登时绸带飘开,剑光流散!

齐建业喝道:“萧夫人,我可不愿与你再结冤仇,你却定然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吗?”

齐建业掌力使开,俨如波翻浪涌,一个浪头过去,跟着一个更大的浪头又打到来。掌风刮面如刀,饶是萧夫人功力不弱,也觉呼吸为之不舒。

萧夫人一咬牙根,倏的一个移形易位,俨如靖蜒点水,燕子穿帘,绸带飘飘,剑光天矫,霎那间疾转数圈。这一招名叫“万里黄河绕黑山”,是绕身游斗的一招极为高明的招数,齐建业抓不着她的绸带,震不落她的短剑,也是不禁心头一凛。

萧夫人疾攻数招,冷冷说道:“不错,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齐建业叹口气道:“夫人苦苦相逼,那我可是没有办法了。”话虽如此,心里却在想道:“有什么法子可以令她知难而退,而又不伤她的体面呢?”

萧夫人这边斗得难解难分,缪长风在那边却已是频频遇险。

缪长风功力尚未完全惭复,跳跃不灵,斗了十数招,欧阳坚双掌斜飞,缪长风躲闪不开,只好和他硬拼一掌。双掌相交,“蓬”的一声,双方各退三步。

欧阳坚大吃一惊,心里想道:“缪长风昨日恶战韩威武,听说受伤很是不轻,不料还有如此功力!”

缪长风和他拼了一掌,只觉好像触着了一块烧红了的铁块一般,饶他练有护体神功,掌心竟也火辣辣的作痛,也是吃惊不小。

“欧阳坚的雷神掌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当年的丐帮仲帮主也要惧他三分,我若战下去,只怕终是难逃一败。说不得只好运用大清气功与他一拼了。”

大清气功颇耗真力,缪长风平时也是不肯轻易用的,如今功力未复,用之当然是更伤元气了。

激战中缪长风轻飘飘的一掌拍出,登时就好像在炎热的夏天忽然吹来了一阵和煦的春风一样,令人感到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欧阳坚是个武学大行家,心知不妙,极力支撑。但雷神掌发出,却仍是力不从心。

韩威武看出不妙,说道:“师弟,今日乃是为了镖局的荣辱而争,不必和这厮讲什么江湖规矩!”他的师弟白武子说道:“不错,咱们并肩子上吧!”

韩威武昨日受的伤不在缪长风之下,但他镖局里有的是上好人参,此时亦已恢复了六七分功力。白武子擅长分筋错骨的功夫,本领和师兄也相差不远。这两人并肩同上,变成了以三敌一,缪长风即使没受过伤,也是难以抵敌了!

欧阳坚来了帮手。本身所受的威胁业已解除,精神陡振,立即转守为攻,把雷神掌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韩威武要报昨日的一掌之仇,七十二招大擒拿手使得更是凌厉无前,手脚起处,全带劲风;白武子则是寻暇觅隙,伺机偷袭。斗到紧处,只见人影翻腾,掌风激荡。欧阳坚的雷神掌热气四溢,韩威武的擒拿手隐隐陕着凤雷之声!

云紫萝正在运气冲关,自行解穴,本来是应该心无杂念,静气凝神的,她却忍不住向缪长风这边看去。俗语说关心者乱,她见缪长风在强敌围攻下险象环生,一颗心禁不住卜卜的跳。

忽听得“嗤”的一声,声如裂帛,原来是白武子偷袭得手,一抓之下,撕破了缪长风的衣裳,在他的胸膛抓出了五道血痕。

云紫萝这一惊非同小可,“啊呀”一声叫了出口,好不容易方始凝聚的儿分真气又再涣散了。

只见白武子踉踉跄跄的连退几步,韩威武说道:“师弟,何必着忙,他已是釜底之鱼,谅也逃不出咱们掌心的了!”

原来白武子虽然偷袭成功,吃亏也很不小。本来他是要用分胁错骨手法扭断缪长凤的肋骨的,却给他的太清气功反震回来,五只指头登时红肿,痛彻心肺!

白武子道:“不错,咱们和他慢慢的耗!”他的一条右臂已是不能用力,领教过缪长风的厉害,再度交手,也就不敢像刚才那样的放肆了。不过缪长凤的险象也尚未解除,只是略为好转而已。

云紫萝看见缪长风虽然受伤,伤得似乎还不太重,稍稍安心。就在此时,忽听得缪长风的声音好似在她耳边说道:“紫萝,闭上眼睛!”他用的是最上乘的“传音窑密”的的功夫,把声音送入云紫萝的耳朵。旁边的人,但见他嘴chún开阔,却不知他说的是什么。

云紫萝霍然一省,心道:“不错,必须待我的穴道解了才能帮他的忙。”当下闭上眼睛,对周围的一切恍若听而不闻,专心一意,把涣散的真气,又再聚集起来。

韩威武冷笑道:“缪长风,你捣什么鬼求天老爷吧?哼,只怕天老爷也帮不了你的忙了,除非你向我磕头!”他想激起缪长风的气,那就更容易取胜了。缪长风却一声不响,沉着应付。

四海神龙齐建业见镖局的人已是胜券稳操,心里想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也应该让这婆娘一招了!”萧夫人的白绸青剑刚好攻来,齐建业大袖一样,将她的白绸卷住,右手中食两指倏的夹着她的剑脊。

这一招使得惊险绝伦,稍一不慎,五只指头,只怕都要给剑锋削掉。但萧夫人的短剑一给他的双指挟着,便即不能动弹。

原来这是齐建业经过深思熟虑,摸熟了萧夫人的独门剑法之后才敢出此一着的,看似惊险绝伦,其实他已是极有把握。

齐建业使出“隔物传功”的本领,萧夫人陡地心头一震,只觉一股强劲的内力,源源不绝的从短剑传来,冲击她的虎口。此时她要撒手扔剑也不可能,因为敌强己弱,剑一抛开,对方的内力更将直接冲击到她的身上。

萧夫人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里想道:“糟糕,这老头儿要和我硬拼内力,我如怎生是好?”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明知不敌,也唯有拼命支撑了。

比拼内功,全凭实力,决难取巧。萧夫人只好集中全力,将左手的绸带松开,左手抬高,牢牢握着剑柄,力透剑尖,希望藉着宝剑之利,败中求胜,削掉对方的手指。

齐建业挟着数十年的功力,焉能容她得逞?不过片刻,萧夫人只觉虎口酸麻,对方的内力仍是源源不绝的攻来!萧夫人不由得心上一凉,想道:“夫仇报不成,如今连自己的性命也是难保,不如自尽了吧!”

说也奇怪,就在她这心念刚动之际,对方的内力却忽然相应的减弱了。萧夫人虽然还是不能挥动宝剑,但已不怕给对方的内力所伤。

萧夫人暗暗纳罕:“这老头儿的内功远胜于我,论理似乎还不至于到强弩之末的地步,怎的忽然比刚才弱了许多?难道他是有心要耗尽我的气力,才下杀手么?”

再过一会,萧夫人不知对方如何,她自己却确是感到精疲力竭了。心里想道:“我何必受他戏耍?”正要放弃支撑,忽觉压力一松,剑尖竟然能够稍稍移动了。

高手比斗,只要发现对方有一丝破绽,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就要攻击对方的。萧夫人也不例外,在这霎那间,她本能的挥剑向对方刺去,只听得“嗤”的一声,齐建业胸口的衣裳给剑尖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裂缝!

齐建业大叫一声,一个鹞子翻身,倒纵出数丈开外,朗声说道:“夫人剑法精妙,老朽不胜佩服!多谢夫人剑下留情,今日之事,老朽是无颜再管的了!”说罢,以手掩胸,一个转身,径自走了。

箫夫人一片茫然,当啷一声,短剑掉在地上。强敌走了,她亦已是精疲力竭,不堪一斗的了。齐建业说话的声音中气充沛,佯作受伤,其实并未受伤。莫说萧夫人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就是再糊涂心中亦已明白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萧夫人浑身乏力,不觉一际茫然,半晌想道:“齐建业真是个老狐狸,他用这等手段,可是叫我想要插手也难插手了!”

原来齐建业以上乘内功和她拼斗,拿捏时候,恰到好处,刚刚到她真力耗尽之际,这才佯败一招,保全她的面子。这样一来,即使萧夫人不领他的情,她亦是有心无力,不能再去帮忙缪长风了。

萧夫人暗暗叹了口气,心里想道:“事已如斯,我只好带了紫萝走了。唉,但不知紫萝肯不肯听我的话!我若把她背了就走,缪长风若有不测,只怕她要怨我终生!”

正自踌躇不决,忽听得有人叫道,“紫萝,紫萝!你怎么样了?快应我呀!”

云紫萝运气解穴,正在紧要关头,突然听得有人呼唤,如梦初醒,又喜又惊,还有几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应道:“是宋师哥么?快——呀……”她忘了自己的真气尚未收束,一时激动,叫出声来,一口气硬着喉咙,登时不省人事。

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宋腾霄和吕思美。

宋腾霄听得云紫萝那声尖叫,尖叫之后,寂然无声,不由得大吃一惊,叫道:“不好!”立即施展轻功,如飞跑来。

齐建业走上大路,刚和他们打了一个照面。宋腾霄怒道:“清官难管家务事,云紫萝和她的丈夫分手,关你这老头儿什么事,要你老是帮着杨牧欺负她!”

齐建业冷笑道:“我倒要请问,云紫萝的事情与你又有何干?哼,我告诉你吧,杨牧将她休了,我才没有功夫再去理会她呢。你要向她讨好,这倒是时候。不过可惜云紫萝早已看上别人,只怕轮不到你了。”

宋腾霄面色铁青,说道:“我敬你是武林前辈,你再胡说八道,我——”

齐建业一声冷笑,说道:“你怎么样?哼,我可不屑和你打架呢!”大袖一挥,把宋腾霄冲开两步,迳自走了。

宋腾霄气得双眼翻白,心里可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味儿,想道:“空穴来风,其来有由,这老家伙也是这么说,莫非我听到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旧友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