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28回 神偷窥秘

作者:梁羽生

妙手空空负盛名,官街甲帐任纵横,孤身偏向虎山行。不道人心多险恶,诧他“大侠”作嘉宾,神偷窥秘也心惊。

                     ——浣溪沙

一抹斜阳,半山落照;萧条景物,落寞心情。在傍着北芒山的官道上,宋腾霄也和缪长风一样,默默前行。所不同的只是一个向南,一个向北,一个是只影孤身,一个有如花作伴。

宋腾霄默默前行,老半天没说一句话,这时方始长长的叹了口气,吕思美担心起来,倚偎着他唯理论又称“唯理主义”。①泛指同“经验论”相对,把 ,低声问道:“宋师哥,你为什么这样难过?”

“我慨叹的是人事无常,情心易变!”朱腾霄忍不住说出来了。

“哦,你是说云姐姐的事情?”

“你别误会,我是说云紫萝和孟大哥。他们两人不知有过多少次海誓山誓,经过多少折磨苦难,我正以为他们现在可以苦尽甘来,破镜重圆念而存在,这时的运动和发展只在纯粹思维的范围内进行。第 ,谁知他们又各自有了意中人了。”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吕思美不禁“噗嗤”的笑了起来,说道:“你说他们各自有了意中人,云姐姐的意中人想必是那位缪先生了,但孟大哥的意中人又是谁呢?”

宋腾霄若有意若无意的望了吕思美一眼,缓缓说道:“听说他和扶桑派的新掌门林无双很是要好,大概已经不是普通的朋友了,这是云紫萝告诉我的。小师妹,你听了这个消息,高不高兴?”

“啊!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吕思美跳了起来,说道:“我当然是为他们高兴的,难道你不高兴么?”

宋腾霄道:“我是希望他和紫萝能破镜重圆,不过现在已经闹成这样,孟大哥另外有了意中人,我当然也是为他高兴的。”接着笑道:“为什么你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

吕思美双颊微红,啐道:“宋师哥,你好坏,我不说!”宋腾霄笑道:“你不说我也明白。”要知吕思美的父亲生前本来有意将她许配孟元超的,如今孟元超有了意中人,吕思美当然是如释重负了。

宋腾霄道:“小师妹,你想不想见孟大哥?”

吕思美道:“泰山之会已经散了,他行踪无定,怎知到哪里找他?”

宋腾霄道:“咱们到北京找他!”

吕思美诧道:“你怎么知道他在北京呢?”

宋腾霄道:“孟大哥这次离开小金川,是奉命联络各方豪杰的,对不对?”

吕思美道:“不错,他是曾这样对我说过。他之所以参加泰山之会,想必也是为了这个原因。”

宋腾霄道:“北京乃是卧虎藏龙之地,孟大哥虽然在泰山会了许多豪杰,料想也还要到北京一行。”

吕思美笑道:“对,即使找不着孟大哥,咱们趁这机会到京城玩一趟也好。反正咱们已经到了这里,再去北京,也只不过是两天路程了。”

宋腾霄道:“不过京师之地,不比别的地方,咱们可得分外当心才行呢!”

吕思美霍然一省,说道:“是呀,咱们若是在客店投宿,碰到盘查,可是不便!如何是好?”

宋腾霄笑道:“我早已想到一个人了,这个人可以做咱们的居住主人。”

吕思美道:“这人是谁?”

襟腾霄道:“震远镖局前任总镖头戴均之子戴谟。他是咱们萧志远大哥的朋友,和义军也有暗通消息的。”

吕思美眉头一皱,说道:“又是和震远镖局有关系的人,咱们可是刚刚和韩威武结了梁子的呢。”

宋腾霄道:“你不用担心,戴均当年之所以离开震远镖局,就是因为给韩威武的父亲将他挤掉的。如今戴均和韩威武的父亲都已死了,韩威武接任了总镖头,戴均的儿子戴谟和震远镖局早已没有往来。不过我没有想到会来北京,在小金川之时,萧大哥和我说起戴谟这个人,我却没有问他地址。入京之后,还要向人打听打听呢。”

吕思美道:“不怕碰上震远镖局的人么?”

宋腾霄道:“咱们当然要机灵一些了。到时见机而作吧,用不着太早担心。”

两天之后,他们来到北京,只见京都气象,果是不凡,通衢大道,车水马龙,宫殿巍峨,金碧辉煌。皇宫位在京城的中心,宫殿都是用琉璃瓦盖的,远远看去,就像无数闪着金光的鳞片,壮丽难以言状!

皇宫前面有座广场,广场正北,一片朱红色宫墙中耸峙着一座雄伟的城楼,这就是世界闻名的天安门了。他们不知不觉的被吸引到天安门前的广场上。

天安门的城楼下面是白玉石的“须弥座”,连接着一座三丈多高的大砖台,砖台上有重檐的大殿,横九楹,菱花窗门三十六扇。楼顶覆盖着金黄色的琉璃瓦,前面临“外金水河”,河上有七座玉带形曲折多姿的桥,统称“外金水桥”。门前有浑圆挺秀的华表各一,还有一对威武雄厚的大石狮子。绕着外金水桥,有雕花的白石栏干环列。

庄严巍峨的城楼,巧妙地镶嵌着华表、石狮这些珠玉般的装饰,使天安门成为一个完美的艺术杰作,它既气势磅礴、雄伟壮丽,同时又秀巧精致,平实质朴。

皇宫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以前的人,也只有在经过天安门时,才可以望一望它。长住北京的人,每次经过天安门广场也不禁要驻足遥观。何况是初到北京的宋腾霄和吕恩美,更不免要为天安门前的景物所吸引了。

正在他们目迷五色,陶然如醉之际,忽听得“杭唷,杭唷”的苦力叫喊声,原来是几个炭夫,每人背着重重的一篓煤球,正是向着他们迎面而来。重负压得他们弯下了腰,在经过天安门的人流中,恐怕也只是他们没有心情瞻仰皇宫的了。

宋腾霄道:“小师妹,小心!别沾上煤灰,弄污衣裳!”

话犹未了,一个炭夫从吕思美身旁走过,煤篓摆动,吕思美的衣裳已给轻轻擦了一下,登时黑了一片。

宋腾霄怒道:“你这个人怎的这样不小心?”吕思美说道:“师哥,他们弯着腰走路,也怪不得他们。何必和苦人儿生气?”

吕思美是怕宋腾霄和炭夫生气,所以才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但在她的心里可是有点暗暗奇怪,原来她刚才听得炭夫咳喝之时,已经是小心闪躲的了,但是还给他碰上,她是练过穿花绕树的身法的,竟然闪躲不开,可见那人是有心碰撞她的,而且必定是练过武功的才能有那样灵敏的身法,不过她怕宋腾宵闹出事来,是以不敢说出心中的疑窦。

炭夫过去一会,宋腾霄忽地感觉身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用手一摸,不由得“啊呀”一声,叫了出来。

吕思美道:“师哥,你怎么啦?”

宋腾霄道:“那个炭夫是小偷?”

吕思美道:“你怎么知道?”

宋腾霄道:“我的佩剑不见了!”原来他的佩剑是藏在衣裳之内,挂在腰间的,如今却只剩下一个剑鞘。

吕思美道:“哪有这样厉害的偷儿?”

宋腾霄道,“当真是不见了,快去追他!咦,你头上的玉簪呢?也不见了!”

吕思美把手一摸,果然不见头上的玉簪,不由得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天下果然是有这样厉害的偷儿!”

通衢大道,不便施展轻功,但好在那几个炭夫,背着煤篓,走得不快,他们虽然发觉得迟,追了一会,渐渐也追上了。

过了外金水桥,那几个炭夫分开来走,走三个不同的方向,宋腾霄道:“小师妹,你还认得那个碰撞你的炭夫吗?”那些炭夫脸上都沾满煤灰,黑漆漆的,好像个个都是一样,走路又都是呕偻着腰,身材高矮,若非分外留意,也难分别。

吕思美正自迟疑,忽见向东面走的那个人,回头向他们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吕思美心中一动,说道:“不错,正是此人,看来他只怕是有意和咱们开个玩笑的。”

宋腾霄早已想起一个人来,说道:“咱们且别声张,慢慢的跟着他走。”

那人走到路边,放下煤篓,拿出一条毛巾,绞湿了洗脸。此时跟在他背后的,除了宋腾霄和吕思美之外,已经没有第三者了。

那人抹干净了脸上的煤灰,站起来笑道:“你们赶来要我赔衣裳吗?我这个穷炭夫可是赔偿不起。”

宋腾霄又惊又喜,笑道:“快活张,原来是你,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是你了,天下除了你快活张,还能有谁有这样妙手空空的绝技?”

快活张笑道:“多承宋大爷夸奖,大爷不发小人的脾气了吧?”

原来这个炭夫不是别人,正是外号“快活张”的天下第一神偷张逍遥。宋腾霄上次与他在苏州相会,分别不知不觉已近一年,想不到如今却在京城碰上。

宋腾霄道:“快活张,你怎的改行做起炭夫来了”

快活张笑道:“我并没有改行呵,做我们这行的是应该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身份的。你宋大爷不就是因为失了东西才来追我的么?”

宋腾霄道:“对啦,我正要骂你呢,你为何和我也开起玩笑来了?开我的玩笑不打紧,把我的小师妹也吓慌了。”

快活张道:“不是和你们开这个玩笑,怎引得你们到这里来?天安门前,可是不方便说话的呢!”说罢拿出了宋腾霄的佩剑和吕思美的玉簪,还给他们。

宋腾霄道:“你甚么时候来北京的,孟元超在不在北京,你知道吗?”

快活张说道:“我来了已经三个月了,可没有听见孟大爷的消息。你们住在什么地方?”

宋腾霄道:“我是今天刚刚到的,想找从前震远镖局的少镖头戴谟,尚未曾打听到他的住址。”

快活张道:“戴家住在奶子胡同,从天安门朝西走,到了路口,向北拐弯,再向东转过一条横街,就是奶子胡同了。”

吕恩美笑道:“这个胡同的名字倒是古怪。”

快活张笑道,“你嫌它难听是不是,它倒是大有来历的呢。它是明朝一个皇帝的奶妈居住过的地方,所以叫做奶子胡同。这个名字已经沿用了二百余年了。”

宋腾霄道:“快活张,你和戴谟既是相识,何不和我们一起去他家里。”

快活张道:“我今天的活都未干完,对不住,可是不能陪你了。”

宋腾霄道:“我和你说正经事儿,怎的你又和我开起玩笑。”

快活张道:“唉,你这位大少爷不用干活,说得倒是风凉。我干的这活儿才是正经事呢。”

宋腾霄皱眉说道:“难道你当真要做炭夫?你不是说你只是用这身份来作掩饰的吗?”

快活张笑道:“真真假假,真也好,假也好,总之我要干活可不是胡乱说的。再说我知道戴谟,戴谟可不知道我呢。”

宋腾霄道:“这是何故?”

快活张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到了一个地方,例必要打听清楚这个地方上的有名人物。那些有名头的人物可就不一定知道我这个无名的小偷了。”

吕思美笑道:“你是天下第一神偷,还说没有名头。”

快活张道:“戴谟或许是知道我的名字的,但他没有和我见过面,也一定不知道我是到了北京。你们见了他,最好不要提及是我把他的地址告诉你们。”

宋腾霄心里想道:“他冒充炭夫,其中定有不想给外人知道的原因。”当下也就不便多问,说道:“那么,你住在什么地方,改天我去拜访你。”

快活张连忙摇手,笑道:“炭夫住的地方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是破破烂烂的地方了,你一身光鲜可千万不要到这种地方来。你不介意,我的同伴也会起疑。你若要见我,我自会去找你的,包你神不知鬼不觉。”

宋腾霄听他这么说,只好作罢,向他道谢过后,便即按址去找戴谟。

戴谟和小金川义军首领萧志远的交情非比寻常,对宋腾霄亦是闻名已久,见他来到,自是欢迎不暇。

宋腾霄和吕思美二人在戴谟家里住下,暂且不表。

且说快活张与他们相会之后,独自一人回到居停处所,此时已经是掌灯时分了。

居停主人正在和一个髯须如朝的汉子喝酒,看见快活张回来,哈哈笑道:“快活张,你溜到哪里去自寻快活去了?幸亏你回来还算及时,再迟片刻,这缸上好的竹叶青,只怕都要给尉迟大侠喝光了。”

快活张笑道:“崔老板,你可别冤枉我,给你老干活,我怎敢偷懒?”

原来这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神偷窥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