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江湖》

第30回 云自遇敌

作者:梁羽生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辛弃疾

牟宗涛深知尉迟炯是个武学大行家,可不能让他看出破绽,是以虽然是在做戏,使的可是真实的功夫,不敢丝毫弄假。

炎炎大师一掌劈出,热风呼呼,牟宗涛冷笑道:“火龙功又能奈我何哉?”折扇一拨,用了扶桑派祖师虬髯客秘传的内功心法,登时就像是在炎炎夏日里吹来一阵清风见。抨击理学,批评政治。后收入《船山遗书》,1975年中华 ,正在剧斗中烦躁不安的尉迟炯世感到遍体生凉,心里想道:“怪不得金逐流时常与他切磋武功,他的内功心法确是有独得之秘,我一向不大看得起他,这倒是我的不是了。”

两人假戏真做,炎炎大师这可就吃了苦头了,热呼呼的掌风给牟宗涛反拨回去,登时令他自作自受,不过片刻已是大汗淋漓,浑身湿透。

刘兴元夫妇双双扑上,丈夫的一双铁尺点向牟宗涛背后的“风府穴”,妻子的两柄柳叶刀盘旋飞舞,“雪花盖顶”向牟宗涛猛砍下来。

尉迟炯焉能任由他们转移目标去围攻牟宗涛,当下一个“移形换位”,跺开了正面向他戳来的欧阳坚的“雷神指”,快刀如电,大喝一声“着!”

“当啷”声响,刘兴元的一双铁尺竟然给尉迟炯劈为四段,幸而他的武功还相当了得,兵器劈断,人倒没有伤着。

与此同时,牟宗涛喝声“撒刀!”折扇倏合,轻轻一敲,刘兴元的妻子双刀坠地。尉迟炯本来正在刀锋斜转,准备削掉这妇人的双臂的,牟宗涛的折扇正在进招,他这一刀自是不便劈下去了。

牟宗涛喝道:“去吧!”腾的飞起一脚,把刘兴元的妻子踢得飞了起来,直跌出了酒店的大门之外。

刘兴元把妻子背起,那妇人装作双腿跌断,连声惨叫,刘兴元骂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打落牙齿和血吞,忍着吧!”其实牟宗涛这一脚用的乃是一股十分高明的巧劲,看来势道凌厉,那妇人可没伤着分毫。

牟宗涛冷笑道:“看在你是个妇人家,我不伤你性命。”尉迟炯以为那妇人真是断了双足,倒是有点不忍,说道:“不错,由她去吧!”

欧阳坚骄指向牟宗涛一戳,“嗤”的一声,把牟宗涛的折扇戳破一孔。尉迟炯快刀劈去,欧阳坚和炎炎和尚已是夺门跑了。

牟宗涛还要去追,尉迟炯道:“附近就是御林军的统领府,咱们露面,可是有点不安,牟兄,穷寇莫追,由他去吧!”

牟宗涛趁势收招,说道:“不错,我可是正要找你的呢。”

尉迟炯道:“欧照坚的雷神指甚是厉害,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牟宗涛道:“不妨事,幸亏他这一指没有戳着我的穴道。”

尉迟炯定睛一看,只见在牟宗涛胸口“璇玑穴”的旁边有一个红点,不问可知,乃是“雷神指”留下的指痕了。饶是尉迟炯胆气豪雄,见了也不禁骇然。

躲在外面墙角偷听的快活张暗自思量:“我若是喝破牟宗涛的诡计,只怕尉迟大侠未必相信。附近也不知还有没有统领府的人埋伏,我的行藏败露,性命可就难保了。”

心念未已,只听得尉迟炯说道:“牟兄,你怎的也到京师来了?”

牟宗涛笑道:“正是为了找你啊。我听金逐流说你来了京师,我就跟着来了!”

尉迟炯有点诧异,说道:“这么说今晚可真巧极了。但不知牟兄找我何事?”虽然他觉得牟宗涛来得太过凑巧,但眼见牟宗涛和那些人恶斗,而且为自己几乎受了重伤,也只道的确是“凑巧”而已,对牟宗涛可没疑心。

此时躲进内房的掌柜和伙计已有数人出来,仍是瑟瑟缩缩的不敢上前。牟宗涛道:“尉迟兄,这里不是说话之所,咱们还是早离是非之地吧。”

此时已是将近四更时分了,尉迟炯霍然一省,想道:“快活张为人机警,他并无发出蛇焰箭,可知他在统领府中并没出事。想必他是见这里出了事,如今已经回到崔老板那里报讯了。”

尉迟炯道:“好,咱们另外找个地方。”快活张忙即悄消溜走,躲在长街暗角,只见尉迟炯与牟宗涛联袂而去,走的方向,却不是前往崔老板那间煤炭行的。原来尉迟炯为人胆大心细,那间煤炭行是天地会设在京城的秘密分舵,他事前没有知会崔老板,可不敢随便带一个外人进去。

侠活张倒是有点担心尉迟炯带领牟宗涛到煤炭行去,如今见他们走的是相反方向,心上一块石头方始放下,想道:“牟宗涛决不会今晚就下毒手,尉迟大侠明天自必回来。我且先回去和老崔商量商量。”

他回到煤炭行所在的那条街道,早已是天光大白了。把眼一看,不由得又是暗暗叫了一声“苦也!”

原来那间煤炭行的门前站着两名士兵,大门紧闭,贴住一张大红官印的封条。此时街道上虽然已经有人行走,可谁也不敢凑近去看,快活张当然是更不敢露面了。

快活张心道:“看来煤炭行已是被官府查封了,我且暂避风头,再作打算。”刚刚闪入一条横街小巷,忽地给一个人一把揪住。

快活张练有缩骨功,善能脱绑解困,给人突然从背后了把抓着,虽然不免骤吃一惊,却是虽惊不乱。当下一个沉肩缩肘,企图溜走,不料竟是未能挣脱那人的掌握。方自吃惊,只听得那人笑道:“别慌,是我。”声音好熟,回头一看,却原来是孟元超。快活张又惊又喜,说道:“孟爷,你开这玩笑可吓死我了,但你怎的却也跑到这里来呢?”

孟元超道:“我正要和你详谈。我住在大前门(地名)的一间小客栈。”

到了孟元超寓所,快活张关上房门,说道:“我也有许多事情要告诉你,不过还是先听你的吧。”

孟元超笑道:“说来似是巧遇,其实我是特地到那里去的。”快活张道:“你已经知道那间煤炭行的秘密了?”孟元超道:“不错,李光夏出的事我也知道了,这地址是金逐流告诉我的,我本来想去我尉迟炯,不料却碰见了你。”

快活张连忙问道:“你可知道崔老板他们怎么样了。”

孟元超道:“我来的时候,刚好见着官兵把一行人押走,一共是十三个人,不知有没有崔老板在内。”

快活张道:“连尉迟大侠和我在内,一共是十五个人。这么说,煤炭行里的人是全给他们抓去了。”

孟元超笑道:“你这鬼精灵又是怎么溜走的?”

快活张道:“昨晚我和尉迟炯去了别处,不是住在行内。”

孟元超道:“原来如此,我道尉迟大哥若是在那里的话,岂能容得官兵得手。你们昨晚去了什么地方?”

快活张悄声说道:“御林军的统领府。”

孟元超吃了一惊,说道:“御林军的统领府?李光夏是被囚在那里吗?”

快活张道:“不是,他是被囚在萨福鼎的总管府中。”接着笑道:“还有令你更惊奇的事呢,咋晚我在北宫望的统领府见着一个人,你猜是谁?”

孟元超道:“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快活张笑道:“让你猜也猜不着!这人是牟宗涛!”

孟元超这一惊非同小可,说道:“牟宗涛,他到那里做什么?”

快活张道:“当然是没有好事了,对啦,我忘记告诉你,除了牟宗涛,我还见着了杨牧呢。他们是一先一后来到北宫望的密室的。”当下将昨晚的所见所闻,点滴不漏的告诉了孟元超。

孟元超叹了口气,说道:“杨牧我早已对他起疑,他与北宫望私会不足为奇,牟宗涛竟也如此,这确实是太出我的意料之外了。”

快活张叹道:“名关利锁,不知有多少本来是豪杰之上也冲不破,北宫望以扶桑派的掌门为饵,也怪不得牟宗涛上了钩,不过咱们的当务之急,却不是为牟宗涛惋借,而是赶快找着尉迟大侠,免得他上牟宗涛的当。”

孟元超忽地想起了林无双来,心里想道:“此事若是给她知道,又怕她是更伤心了。我们固然要提防尉迟炯上他的当,更得提防无双上他的当,无双太过纯真,不识人心险恶,比尉迟炯尤其可虑。”

快活张道:“孟兄,你在想些什么?”

孟元超道:“你说得不错,我已经有了主意了。”

快活张道:“什么主意?”

孟元超道:“你刚才说北宫望准备暗助牟宗涛到总管府救人。”

快活张道:“这是一个阴谋,牟宗涛救出了李光夏,就可以取信于天下英雄。将来不仅可以做扶桑派的掌门,甚至可以当上武林盟主。”

孟无超道:“我知道,但咱们不也正可以将计就计么?”

快活张道:“愿闻其详。”

孟元超道:“李光夏咱们是要救出来的,北宫望利用牟宗涛,咱们也可以利用他呀,他和尉迟炯联手到总管府救人,决计不会耽搁太久,想必就是这几天晚上的事情了。”

快活张道:“这又怎样?”

孟元超道:“可要你冒点风险!”

快活张笑道:“越冒险越有刺激,这在我是家常便饭。”

孟元超道:“明天晚上起,每晚你偷入总管府窥伺,一发现有什么动静,你就发蛇焰箭叫我来。”

快活张道:“对,这就无须费神找寻尉迟大侠了。”

孟元超道:“不仅如此,我闯进去帮尉迟炯救人,还可以当面揭破北宫望和牟宗涛的阴谋。”

快活张道:“只怕尉迟大侠不敢相信呢?”

孟元超道:“我与尉迟炯肝胆相照,别人的话他不信,我的话他不至于不信。还有一层,尉迟炯纵或一时间不敢相信,大内总管萨福鼎却是非得相信不可!”

快活张心领神会,哈哈笑道:“不错,萨福鼎与北宫望为了争权夺利,斗角勾心,纵然没有人和他说,他也一定这样怀疑,为什么尉迟炯会知道李光夏囚在我这里呢?对我这里的情形为什么又这般熟悉,一闯进来就直趋囚犯处所,有如探囊取物?咱们一旦揭发了这个阴谋,他当然是非相信不可了。哈哈,这么一来,好戏还在后头呢。妙计啊妙计!”

孟元超笑道:“不过这么一来,咱们可也要冒性命之险了。萨福鼎和北宫望固然要杀咱们,牟宗涛也非除掉咱们不可。我本来是个钦犯,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但你却是不必卷入漩涡的。失掉了吃饭的家伙,你这侠活张,就快活不成啦,你后不后悔?”

快活张若有所思,忽地说道:“对,咱们还可以找一个帮手。”

孟元超道:“于这样的事,须得与咱们有过命的交情才成,你去找谁?”

快活张笑道:“这个人早就是你的生死之交了。你还猜不着么?”孟元超道:“究竟是谁?”

快活张哈哈笑道:“宋腾霄!”

孟元超又惊又喜,说道:“宋腾霄也来了?你见着他了?”

快活张道:“你的小师妹也来了呢。他们住在戴谟家里。戴谟兄弟说不定也可帮上咱们的忙。”

孟元超道:“戴氏兄弟有家有业,咱们不能连累他们。小师妹也不想她冒这样的大险。宋腾霄倒是可以和他商量的。”

快活张道:“多一个高手,到了那晚,即使牟宗涛反戈相向,咱们也可以闯出总管府啦。尉迟大侠是尽可以敌得住牟宗涛的。”

孟元超笑道:“你不要太乐观了,我可保不了你的吃饭家伙。是否要连累腾霄,我也还在踌躇呢。”

快活张笑道:“我打不过,不会跑吗?何况我已经快活了这许多年,亦已够了。”

盂元超道:“当然,不论如何,宋腾霄和小师妹已经来了,我是一定要去见他们的。”

快活张道:“好,那么事不宜迟,咱们今日就去找他。”

宋腾霄和吕思美住在戴谟家里,不知不觉过了几天,兀是未能打听到孟元超的消息。

这天戴谟回到家里,说道:“孟大侠的消息没有,但却听到一桩奇怪的事情。”

宋腾霄道:“什么古怪的事情?”

戴谟说道:“御林军统领府所在的地方,附近有这么的一间古怪的酒店!”原来戴谟是个老北京,那间酒店咋晚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人告诉他了。

戴谟把听来的消息说了之后。接着说道:“这间洒店的后台老板是御林军的军官,居然有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云自遇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